篇外篇 姻缘

“寒蝶,”那女人说:“我听说,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她自己……(她自己也忘了这是从哪位作家的大作里挖来的语录)这话真是太适合你——桃花仙子绚姬,你一定可以找到自己,在迷失了一生之后,你这次一定会找到你的幸福。别忘了你是为了什么而来。别忘了呀!姐姐……”
星宇呆了呆,垂下眼睛,轻声说:“我对年纪大的女生也没兴趣。”
红曲没精打采地对自己发誓:“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看来我得帮那小子一把……”
白无常小声说:“她就是这样的女人……难道你还没有看透吗?”
“空——”天空恰巧在此时扫过一丝阴霾,闪过一个炸雷。寒蝶被这诡异的气氛吓坏了,脸色苍白地看看自己身后——确实什么都没有。于是她真的生气了。
白无常点点头,说:“所以红曲才让我们来。专程来见这个女子——红曲前世的姐姐,星宇未来的妻子……”
“那男生不是很好吗?”寒蝶的舍友赵烟痕偏着头问。
星宇微微笑了。因为他看到:寒蝶身后那个女子展现出发自内心的笑容。那笑容让星宇莫名其妙地感动……
“学校!红曲不是说了吗?今天是大学开学的日子。她本来想亲自来的,可是冰萱这次也学聪明了,从一大早就盯着她不放……所以她才拜托我们来观摩。”
黑无常瞪大了眼睛,他对冥界小道中传诵的过往传奇已经耳熟能详。“就是她?天庭的桃花仙子?叫……什么来着?”
星宇闭上眼睛,打算睡个回头觉,打扫一下自己的头脑——她说的算什么话嘛!
“奇怪。我从来没有要求你做我的女朋友!”
“绚姬。”
每当秋风吹过,星宇都觉得是母亲在他身边叹息。
原星宇知道,他一直与众不同。
“大学……我也一直在为大学而努力哩!”黑无常伫立在云端,双臂环胸,有感而发,“为了考上,我把兴趣爱好都放弃了,偏偏还不到考试的年龄就死了……人生在我来说成了毫无意义的奋斗——真是讽刺啊!”
寒蝶刚要发怒,却听到那男生说:“我只是很奇怪……我妈妈,为什么会在你身后哭泣呢?”
拂水殿的秘书冰萱冷冷的目光透过眼镜,狠狠戳穿了红曲的借口:“不要为你以前的懒散乱找理由。”
白无常看着他,郑重地安慰:“阿黑,看开点……我和图书们的时间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如果看不开,会非常痛苦。”
“知道了,知道了!我自己也能看到!”
“啊!”一直在旁边像木头人似的冰萱开口了,“真是不长进的家伙!幸亏你已经死了……不然这辈子你们三个岂不是要演‘儿子爱恋母亲发生乱|伦,之后又和别的女人结婚,逼死自己的母亲’?”
“……李寒蝶!”
烟痕托着腮的手直打滑,惊愕地问:“寒蝶!你已经老了吗?已经和现在的年轻人有代沟了吗?”
他的母亲就是在秋天去世。那时他不过是个小孩子,正需要母亲的关怀,可是妈妈竟然就那样走了——为了救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孩子,被汽车撞到,那温柔风趣的妈妈就那样走了……
寒蝶醒来之后还是没有从梦的惊竦中恢复。“……桃花?绚姬……”
清晨,寒蝶从梦中醒来,只觉得头痛不已。
而李寒蝶,就是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她的身后,有一个很美的女人在哭泣。那个女人飞扬的发丝、凄美的脸庞仿佛全都浸透在泪光里。
“‘我妈妈为什么在你身后哭泣’?”红曲又把这话咀嚼一遍,“我可没有在那姑娘身后!应该是绚姬吧……小星看到的肯定是绚姬!竟然连自己的妈都认错了?果然是个不孝子。”
黑白无常同时瞪大了眼睛,“等等!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说……”
寒蝶迷迷糊糊顺着女子所指的方向走去。等在那里的人竟然是那个原星宇!
寒蝶不知该说什么,她心里一片迷茫。那女子冲她一笑,伸手一指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说:“看,萤星在等你!他是为你而来的,绚姬姐姐,快去吧!”
又到了秋天……
他笑得那么温柔,那么真诚。他的眼里隐隐约约闪耀着泪光,他说:“绚姬,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不会再忘了我们的约定……这次决不会忘!以后,也不会忘……”
红曲耸耸肩膀,满不在乎。“小冰呀,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在意的人或事情吗?”
“‘那不是红曲吗?’——你想说的是这个吧?”白无常冷静地分析。
“我已经看到了!你镇定一点好不好!”
烟痕笑了,若有所思,“那么,他到底是哪点吸引你呢?”
“跟那个没什么关系吧?他又不记得自己曾经是黑无常!”
星宇点点头。
“儿子,你听我说,妈现在过的很好!你千和图书万别以为妈会变成什么无聊的怨灵在人间徘徊……当然,偶然我也会去瞧瞧你,但最近我的秘书对我监视很严密,所以妈暂时是不能去看你……况且就算我去了,你也看不到我。
寒蝶根本没有认真听,一边整理自己的课本资料,一边说:“这么说我还得感恩戴德、痛哭流涕?现在的孩子,不好好学习,一天尽胡思乱想!”
“什么,什么?”红曲瞪大眼睛,伸直了脖子:“他真是这样说?”
“怎样怎样?”红曲洋洋自得,对黑白无常说:“我果然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天才,天才!”
黑无常重整精神,仿佛所有的烦恼一瞬间被丢到九霄云外:“是啊!生前什么爱好都没有,无论如何也要用这不老不死的魂魄补偿一下!”
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不断做着恶梦——在那些可怕的梦中,他握着一柄短刀,刺穿了母亲的后心……一条龙在深深的黑暗里看着这一切,而龙身边的地上,还有另一个母亲在不住地淌血。星宇不知道为什么梦里会有两个母亲——两个一模一样、垂死的母亲。
烟痕摇摇头,叹息一声:“我当然是知道的!原星宇都不行,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心甘情愿的放弃你的苦学派理论,只为跟他留下点回忆……”
寒蝶一眼就看出:这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意思的孩子。要求这样的人主动说话是很难的。于是她又问:“为什么找我?事先声明,我对小孩子没什么兴趣……况且最近社团活动又很忙。有什么话尽快说!”
寒蝶红着脸,尴尬极了。“不可以啊?”
白无常对他这么丢脸的表现忍无可忍:“难道你没见过活人?”
但她扭头看到黑白无常惨绿的脸色,觉得大家好像都已经相信那是必然……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
红曲灵敏的耳朵没有放过这简短的嘲讽,她一扭头,怒斥:“你们鬼鬼祟祟在说什么?今天的地狱蛋糕不给你们!”
秋天,是原星宇最讨厌的季节。
“那么要不要跟红曲说:‘你儿子看起来像个阴沉的黑帮老大’?”
星宇看着那女孩气呼呼地远去,心又沉入落寞:“以为你和妈妈有什么关系才和你打交道。原来……你看不见呐。”
黑无常偷偷扯了扯搭档的衣袖:“听到没,她把对小星的照看当成‘娱乐’呢!”
烟痕托着腮,幻想似地说:“可是你不觉得他和_图_书很不错吗?一年级的原星宇,面貌英俊,身材高大,头脑清晰,运动全能……上哪里找这么好的男孩子呀!现在全校单身女生的目光都停留在他身上呢!——不是单身的,恐怕也开始有些小想法了……”
这个悲伤的女人,在星宇梦中出现过无数次——那是他的母亲!
“你在胡说什么!吓唬我吗?”
清晨,星宇从梦中醒来。他实在不明白,妈妈怎么会再一次出现在他的梦里,还说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自从她死后,他第一次梦见她。而这个梦境的最后,妈妈笑得那么深沉,还说:“不会错的。你现在说不喜欢她,但是到了最后,你一定会发现,她就是你轮回这么久要找的人,唯一的爱人!”
黑无常扯着白无常,依旧在发飚,“可是……那,那,那,那,那……”
他一直在等待着,等着一个同样与众不同的人出现。
“他看起来很阴沉。不愧是我的前任转世……”
红曲肯定地点头道:“是的!他又把我和绚姬弄错了。因为自责,他眼中看到的绚姬总是在哭泣——这是融化在他灵魂里的执迷不悟。”
那个什么星宇的头脑到底是什么物质构成的,和正常人不一样吗?竟然这么顽固,追到自习室来了!可是她又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只是在后排看着她……不,给她的感觉更像是……他在看着她背上的什么东西。
冰萱千年不变的扑克脸上依然是一片寒霜,“如果硬要说,我最在意的就是你积压的工作!”
“你敢的话就那样说吧。我可不敢……”
她把后半句话藏在心里,只对自己说了一遍:就好像,那道目光已经温和地追寻她很久很久。
寒蝶看着面前这个人高马大,目光却不失天真的男孩子,拧着眉头问:“你,你是新生吧?”
“可是可是……我能镇定下来吗?”黑无常手舞足蹈,倒不是因为兴奋,只是太过惊讶。“她是活人!活人!”

“哦呵呵呵——”拂水殿传出得意的笑声。
“看吧!我就说过,小星一定会和绚姬相遇!就是今年!”红曲得意洋洋地说,“太好了,从现在开始,他们永生永世的姻缘就接起来了!我这个当妈的也可以安心工作……”
——地狱·拂水殿——
黑无常挠了挠腮,万分不解,“感觉完全一样啊!”
她是四年级的师姐。星宇听到有人叫她的和_图_书名字:
说到地狱蛋糕,黑白无常马上陪着笑点头哈腰:“啊呀啊呀,拂水姬,好歹我们也替你跑了一趟人间……”
回来汇报监督记录的黑白无常都偷偷笑了。红曲一脸无趣,嘟囔着给自己找台阶:“好吧,好吧。看你这么负责,我也不好意思悠哉下去。我会好好工作的……但我不会放弃对小星的关照!等着瞧,我一定能找到工作娱乐两不误的方法!”
“我的话你有没有注意听啊?你、看、不、到、我!所以那女孩身后的不是我!
星宇笑了,笑得高深莫测。寒蝶却觉得,这笑容里有一些让她很感动、很熟悉的温柔……星宇的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摇摇头,用力把这可怕的幻觉甩开。
她实在不明白,怎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
黑无常没理他,自顾自说:“看,星宇一个人在那里发呆耶?是被人欺负了?我们可不能不管呀!”
“可是他长得好大了呀!当时还只是个在摇篮里睡觉的小孩子!”
“是是是……去看看吧……”
红曲脸色铁青,恶狠狠瞪了秘书一眼:“冰萱,别说得那么恶心。”
烟痕笑吟吟看着寒蝶,戏谑地追问:“咦?你竟然找到男朋友了?真的假的?”
她头上的青筋愤怒地开始跳动……
冰萱在一旁,依旧面无表情,“你们两个难道就没有自己的工作?怎么有事没事往我们拂水殿跑?”
“当然了,人类成长起来可是很快呢!”
李寒蝶真不明白……
“喂喂!快看那个女孩!看哪看哪!”
“但是!我可是告诉你,你们的姻缘好不容易因为你上辈子的牺牲而矫正,你可不能白白糟蹋了……”
“我警告你!”她沉下脸,挥了挥手:“别用你那些无聊的鬼话来烦我!”
冰萱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们胡闹,无奈地摇头自语:“地狱靠这些人来运转,迟早会出问题。”
——三个月后——
白无常漠然回答:“那不是。”
寒蝶不知所措,回头去寻找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寻求解释,却看到另一个年长一些、身着洋装的女人在对自己微笑。那女子气度从容,又温柔又高贵,让寒蝶忘了一切恐惧。
寒蝶又想到那天那家伙说的话,不禁一个劲打冷颤……
“什么?不满意?不喜欢那个傲慢的女孩儿?可恶!不喜欢你怎么不早说?在天庭当天官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害妈妈我自杀了六次……算了,说这些www.hetushu.com.com也是白搭。
寒蝶偏着头,想了想,慢慢地说:“也许是他的眼睛吧……他看着我时,那样的目光,我从没在别的男人眼里见过。就好像……”
“那是谁呢?咚咚咚咚!(命运交响曲的前四个音……)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让我来告诉你吧!她、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妻子!
黑无常肯定地点点头,白无常用沉默辅证。
“烟痕,你又不认识他!”寒蝶很不服气地抗议。
星宇第一次见那个女孩,就是在开学典礼那一天。她的短发在秋风里飘扬,她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和熟识的朋友聊着天。
梦里的自己,一身长裙曳地,却置身一片黑暗之中。面前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面镜子……不,不是镜子,是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黑无常嘀咕道:“三个月,天天给自己的儿子灌输奇怪的梦就算了,连人家小姑娘都被你骚扰……”
白无常偷偷地回答:“你还能对她抱多高的期待啊……”
所以星宇没有和寒蝶争辩,只是自己在心里悄悄地反驳:
寒蝶早就知道,等这木讷的家伙先开口说话是不可能的,于是她自己说:“本来,我决定在念书期间不谈恋爱。可是,你这么有诚意,我也不好意思让你难过,只好破例一次……你别得意!”
红曲得意地看着从摇风公那里拐来的水晶球,里面映出一男一女,正是星宇和寒蝶……
寒蝶狠狠瞪她一眼,“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苦学派!不学无术的人我最讨厌!”她说完,把门摔上,上自习去了。
白无常依旧冷如冰霜,淡淡回应:“应该说‘真是奇迹啊!’你竟然没有变成怨灵在人间徘徊……听你的口气可是完全有那样的可能!”
黑无常用力点点头。
“姐姐!”那女子笑着说:“你看,我再也不会缠着你和萤星了……这次你要幸福啊!”

看他这大起大落的心绪,白无常摇摇头,“你只是因为这个才不甘心吗?”
“哈哈哈!”黑无常开怀一笑,拍了拍搭档的肩膀:“谁要为那样无聊的目标变成怨灵!”他又沉寂下来,苦笑道:“可是,确实有点不甘心……”
“喔,喔!阿白,你看,那就是他!那就是他!”
没人能和他分享这个恶梦,他甚至不能把这些话告诉母亲——尽管他只是个孩子,却也知道,没有任何母亲愿意听到孩子在梦中把自己杀死。
“可是他这是要去哪里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