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外篇 追忆

红曲捂着受到惊吓的心口,好不容易恢复了镇定,脑瓜里无数的念头乱转:“可是可是,天帝的嫡子,不是只有……啊?难道你是……?”
“离耀殿下……”语桐鼓足勇气,决心最后一试,“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五皇子烈夏建议:“这样好了,就说我们去看我新培养的天马!”
“哥哥!哥哥!”炫光哭着向辰宫飞去,却被烈夏一把抱住,扛在肩上。“笨蛋!还不快进天华门!”
“乐观?开朗?”黑无常仔细回忆一下印象中的东君——怎么想他都是一个虽然很英俊,但面目阴沉的男子,一点没有太阳神那种热力。“不会吧!也许你是说……除了东君之外的其他哥哥?”
九皇子广荧最怕的人,除了母亲就是语桐,于是他缩缩脖子,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黑无常沉默了很久,才说:“阿白……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我知道这样说很土,但是,人要微笑着面对生活,生活才会对他微笑!反正你现在也是死人一个,再抱怨什么也于事无补。打起精神来!我们工作去!”
“不要紧吧?我们已经离开很远了!”广荧小声嘀咕。
“没什么。反正我早就知道了,只有东君殿下和暮炎殿下比较正经而已……剩下这些孩子,实在是……”
白无常忽然觉得和这小孩在一起真是太累……他虚脱地谴责:“拜托,就算你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也不要说出来!别人会误解!”
离耀点点头,说:“其实我临走的时候,已经吩咐天兵在天华门守候。天华门差不多该开了。”
“阿白——”黑无常垮下脸,委屈地抗议:“难道你就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看到久违的亲戚……”

黑无常在红曲的点拨下恍然大悟,连声附和:“对啊!阿白这么冷淡的人怎么可能关心自己的保姆嘛!他连自己的爹妈都不关心!”
广荧撇撇嘴,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那不是很好吗?省得父王为发大水心烦。”
“别担心,哥哥!”
“阿白!阿白!你看!这是我爸爸!”黑无常抱着一本很厚的档案,把上面的男孩指给白无常看,“我第一次见到亲戚的档案呢!”
黑暗……深不可测的黑暗……
“啥?”黑无常根本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惊讶:“你不是初代白无常吗?你的父母应该早就去世了吧?”
“我也觉得赶快离开比较好!”赤冕皱着眉头,好像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后羿一直扬言报复父亲,对我们都怀恨在心,我们不要中了他的奸计才好!”
其中一个是白无常,另一个,是个面目英俊的年轻男子。
“暮炎!”“哥哥!”
虽然他们的反应滑稽,但白无常很正经地点点头,从容回答:“是啊!”
哭泣的东君哥哥再一次在梦中自责:“我连最小的你都无法保护……”
正在这时,辰宫指着地面,叫了起来:“看,后羿来了!”
“阿白,你在想什么?”他实在很好奇。
“嗯?”少女被他的回答吓了一跳,仔细看了看炫光的伙伴,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叫:“天哪!hetushu.com.com绯曜殿下!广荧殿下!你们,你们快给我上来——!!!”
三个孩子跟着辰宫风一样的跑了,只留下语桐气得哇啦哇啦大叫。
“只是保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他身后很近很近很近的地方传来。
白无常点点头,表情依然很漠然。
暮炎是所有太阳神中最文静温柔的一个,听到语桐夸奖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还在恨后羿?”黑无常大着胆子问。
黑无常转了转眼睛,阴险地笑笑,蹭到白无常身边,怪声怪气地揭发:“可是,上次我明明看到你在看某个女人的档案——”
“被派到人间帮助人类消灭猛兽后,那家伙对天帝的这个决定心存怨恨,但又没有力量报复。为了在人间树立权威,他要干一桩大事业。所以他煽动我们兄弟……本来我们十兄弟是在天空轮值,每天一人。但那家伙骗我们说人间将出现奇观。我们当时都是小孩子,好奇心难免强了一些,被他的花言巧语所骗,同时现世……
白无常的回忆却一涌而上,把他彻底扯进沉思之中……
四皇子离耀急忙提醒:“芳岚门已经关门啦!”
一看自己的打算露了馅儿,暮炎结结巴巴地解释:“那,那是……”
绯曜和广荧不客气地在炫光头上一人打了一巴掌,埋怨道:“都是你!”
黑无常点点头,又问:“可是她为什么在‘人道’轮回呢?而且好像很少能长寿……”
“他成功了——他成了连天神之子都能射落的伟大英雄。甚至没有人怀疑这个英雄成功的背后是不是有阴谋。”白无常哼了一声,眼中划过一丝不屑。
烈夏气愤地指着后羿叫起来:“后羿!你这个大骗子!哪有什么天地奇观呀?!”
阿黑根本没有留意到阿白的心情低落,只是一个劲追问:“那么她是谁呢?”
“啊?”白无常回过神,看着面前的黑无常,眼神依然很恍惚。
黑无常倒是一副乐观的神态,自信地安慰他:“不会!哪有人那么无聊,专门操心别人的事!”
不等他们招呼,红曲自己凑了上来,闪亮的眼睛证明她对这个最新的花边新闻很感兴趣。“真的只是保姆?不会吧?这么关心保姆的下落,可不像白无常的作风啊!”
“别担心,东君哥哥!我找到了抓住我的手的人……”
黑无常没有兄弟姐妹,此刻听得悠然神往,但是仍然有些怀疑:“是你把他们美化了吧?东君的样子我也见过,在资料室的‘天道’部,他好像不像你说的那么……”
“不,不,不,不,不,不……不会吧?”黑无常揉了揉眼睛,目光中充满了崇拜。
“后羿这个大骗子!哪有什么天地奇观嘛!”烈夏气愤地抱怨。
“好了,阿白!”黑无常使劲揪着白无常的袖子,“什么都别说了!”
白无常笑笑,说:“是啊,很开心。我的哥哥们,都是非常乐观开朗的人。”
“炫光!炫光!对不起!”
炫光低下头,看到了自己胸口的箭……东君哥哥和天华门,还有天华门里的天兵迅速向远处退去,越来越小……后羿得意洋洋的声音https://m.hetushu.com.com却在耳边打雷似的咆哮:
少年看了自己的伙伴一眼,对女孩挥了挥手:“我不回去!我要和哥哥们一起玩!”
头一次听到这么轰动的消息,黑无常毫不犹豫地蹦了三尺高,开始用他惯常的语调大呼小叫:“什么什么!阿白竟然是天帝的孩子!”
“什么嘛!这么肉麻!”
地面上确实来了很多人,为首那个高大的成年人正是后羿。
语桐擦干汗水,又沉下脸,“可是……暮炎殿下为什么和来洗澡的辰宫殿下一起出现在天河边呢?难道你也……来洗澡?”
“东君哥哥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笑过……”白无常喃喃道。
“时照殿下!我……”语桐又想推掉,可是没有人注意她的态度。
“喂,阿白!”黑无常在安静的资料室里大呼小叫,惹得所有人都对他行注目礼——惟独白无常装作不认识他。
“赤冕殿下!”语桐刚想推掉,“我……”
兄弟们在震惊地呼叫,但暮炎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见,径直向地面坠落。
炫光愉快地补充:“还有绯曜哥哥和广荧哥哥!”
白无常看着抓住自己的他的手,缓缓说:“没什么……已经是那么久以前的事情。我不会为这件事再失控。”
“我们不能再呆下去了……”东君忧心忡忡,“地面上会受不了!”
看到白无常脸上幸福的笑容,黑无常不禁怔住。
说完,白无常站起来,伸个懒腰,平静地提醒:“阿黑,走了!工作时间快到了!”
话虽是那样说,但是阿黑没有放开阿白的手。
“啊,对了,”三皇子赤冕对语桐点点头,“语桐!如果母亲问起来就说我们去天华门巡查!”
他伤心欲绝,泣不成声:“炫光……炫光,对不起!我,竟然连最小的你都无法保护。”
白无常的眼神有些伤感,有些复杂:“因为她帮助后羿偷盗天箭。本来只是被小小惩罚了一下,但是皇子被杀,她也就被剥夺了天上人的资格。”
当然,辰宫没有错过怒气冲冲的语桐,嘿嘿笑了两声:“怪不得天河水烫得能炼仙丹……”
“去!去!”暮炎见到救星似的冲了过去——从他逃跑的姿势就可以肯定:他和辰宫、炫光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弟。
“没什么。只是……从那以后,我就很喜欢被人拉着手。”
炫光立刻像见到救星似的,向那两个人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张开双臂欢呼:“辰宫哥哥!暮炎哥哥!”
白无常沉下脸,似乎不想听到别人对哥哥的批评:“因为经历了那样的事,自己疼爱的弟弟们就在面前被杀害。从那以后,东君哥哥就再也没笑过!我也一样……”
赤冕最先发觉不对,惊惶地对兄弟们大嚷:“那是天箭!快跑!”
白无常的表情恢复了平常的漠然,缓缓答道:“她是我从前的保姆。”
白无常在他悲哀的语调里放声大哭,“哥哥,东君哥哥!”
白无常在叙述这往事的时候,脸上依然是一副冷淡的表情。红曲不禁想起,这孩子般的外表下,是一个游荡了千万年的灵魂。
可是已经晚了,第一支神箭闪耀着金光破空而至www•hetushu.com•com
白无常头上的青筋第N次不由自主地开始跳动:“我不关心爹妈,是因为他们都活得很滋润呢!”
当然,那少女——语桐——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叉着腰,气势汹汹地唠叨:“你们不知道自己是太阳神?怎么可以三个人一起到天河里游泳?完了完了……今年天河又要干涸了!”
他还没说完,就被脸色铁青的白无常捂住了嘴巴。整个资料室安静下来。
白无常无奈地扭过头,发现果然是那个不务正业的拂水殿执事——拂水姬红曲。
“那……你,你,白无常,你是……天帝的嫡子?!”红曲更加惊讶,连最后一点装出来的淑女风度都吓丢了。
白无常的目光有些黯淡,申辩道:“不,大哥从前也很开朗的,总是笑着带我们这帮弟弟到处去玩……辰宫哥哥虽然有点轻浮,但是最疼爱我;赤冕哥哥有些傲慢,但却是我们兄弟中最聪明的一个;离耀哥哥呢,做事最细心;烈夏哥哥脾气暴躁,可是那天……是他一直保护我到最后……暮炎哥哥最安静,对谁都很和蔼,我们都喜欢他;时照哥哥总是把他在天空轮值时看到的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讲给我们听;绯曜哥哥最喜欢装成大人的样子……还有,广荧哥哥,年纪和我最相近,但总是为了照顾我而放弃自己的爱好。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就是用整个世界来交换,我也不会放弃对他们的回忆!”
辰宫一咬牙,不顾一切地去拉暮炎,东君急忙制止:“回来!辰宫!”
炫光想把手伸给哥哥,却怎么也抬不起手臂。他看到了东君哥哥的表情,哥哥从来没有过那样的表情——悲伤绝望的表情!
红曲看着他们离开,终于把想说的话埋在心里:“阿白,你真的不恨后羿?当你说到他的时候,肩膀都在发抖呀!”
当辰宫终于抓住暮炎不再温暖的手臂时,自己的胸膛也插上第二支金箭……
他的话马上得到兄弟们的赞同,于是这些人飞一般离开了,留下语桐一个人目瞪口呆。
“咦?你笑什么?”
“哈哈,你们不是想看天地奇观吗?看呐!这是多么伟大的奇观!我,后羿,射落九个太阳!这将是流传永世的传奇!”
恰巧这时候,天河边又来了几个人。为首的男子正是天帝的嫡长子东君。
“语桐?”白无常若有所思的沉吟一下,说:“她是后羿的族人,我的保姆。”
伏在烈夏的肩头,炫光被眼泪浸湿的眼中,时照哥哥、绯曜哥哥、赤冕哥哥、离耀哥哥,还有,他最喜欢的广荧哥哥……哥哥们惊慌失措的表情渐渐变成了空白,他们化为火球坠向地面……距天华门只有一步之遥,烈夏哥哥也不动了,他开始向地面坠落,但仍然用尽全力把炫光推向那扇充满一线生机的门。
炫光委屈地捂着头,还想争辩:“可是……”
“你笑得很开心……”
语桐沉下脸,不客气地说:“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吧?辰宫殿下,您要是想洗澡,应该去东海!您怎么往天河里跑?把弟弟们都带坏了!”
最初,所有和后羿有关的天人都被罚入畜https://www.hetushu.com.com生道,但语桐的力量竟强大得令人意外——话说回来,她本来就是后羿和宓妃私生的女儿,没两下子也偷不出神弓天箭……总之,因为语桐的力量太强,宋帝王,也就是分管畜生道的阎王,根本没办法制伏她。最后还是阎罗大王亲自出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又向天帝求情,她才进入人道……
三个年少的太阳神被逮个正着,无可奈何地爬上岸。
白无常看他这么有精神,把手里一大摞文件往黑无常怀里一扔,冷淡地说:“这么有精神的话,把这些全部重新抄写一遍!”
“不管世人是怎么说的,但后羿确实是天界的叛徒!卑鄙下流、阴险狡诈、无耻至极、道德败坏、作风不正……他偷盗神弓神箭,意图刺杀天帝!
“也许再等一下?”时照偏着头推测。
正在这尴尬的时候,从不远处走来两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其中一个还在抱怨:“怎么回事?忙了一天,想泡个冷水澡……可是天河的水怎么是热的?”
看着他的手,白无常忽然笑了。
语桐擦擦头上的汗——也不知道是热出来的还是气出来的。
虽然她是帮助后羿行刺天庭皇子的帮凶……虽然偶尔炫光也会怀疑,她心甘情愿照顾这些嚣张的小太阳神是不是另有目的。但是,他始终无法忘记她对他微笑时那种温柔的神情……
“咦?天华门?昨天不是才说过去天华门巡查吗?”其中年纪比较小的七皇子时照提醒哥哥。然后他扭头对语桐说:“对母亲说,我们去芳岚门!”
“各、位、殿、下……我会被天后骂死的……”
白无常轻蔑地笑笑,“都过了这么久……在那个时代,女人如果不是对自己的丈夫彻底绝望,是不会轻易离开丈夫身边。而后羿就是那样一个连老婆都跑了的可怜虫,我不屑去恨那个孤家寡人!”
那天的梦里,炫光终于笑了,没有像过去那样和哥哥相拥而泣。
“那就走吧!去接引人世间迷途的羔羊!”黑无常拉起白无常,向鬼门关外走去。
“真是对不起,总是给你添麻烦!”没有跟着他们跑掉的六皇子暮炎诚心诚意向她道歉。
直到在地狱做了执事,炫光才知道语桐受到处罚,被剥夺了天上人的资格。
“是啊!我就是被后羿射落的九个太阳之一,天帝的幼子炫光。”
黑暗之中有两个人相拥而泣。
东君在水底发现了找寻已久的定海神针,于是叫弟弟们一起来看;辰宫和大哥在定海神针下面认真地讨论“一万八千斤”这个重量的可靠性;赤冕和离耀专心致志去研究东海的水质,并且就东海和天河哪里的水质比较好展开一番争论;烈夏一心想挑一株美丽的珊瑚,不停地在珊瑚丛中窜来窜去;暮炎被烈夏哥哥的行为吓坏了,生怕哥哥被珊瑚划伤,在一旁拉也不是,劝也不是;时照显然对别的都不感兴趣,只有游水的小龙吸引了他,他跟在小龙后面吓得人家东逃西窜……;绯曜虽然听不懂大哥和二哥的话,但为了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硬着头皮呆在他们身边努力思考“一万八千斤”到底是多重;广荧虽然很想和五哥烈夏去挖珊瑚www.hetushu.com.com,但是又不放心最小的弟弟,所以陪在炫光身边;炫光可以说是此次外出最兴奋的人,一会儿游着追赶鱼儿,一会儿去水草丛里寻找珍珠……
白无常的脸色“唰”一下更加难看,拖着黑无常逃跑似的离开。
暮炎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只剩下一簇箭翎……
“阿白!”看到白无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黑无常不禁抓紧了他的手臂。
“那不是你妈妈么?”黑无常呼吸了一口室外的空气,终于把刚才想问的问题说了出来。
白无常绷着脸,“我没有兴趣!”
“我本来就不觉得有什么。”
红曲知道个中情由,她沉默了片刻,叹口气,搭着白无常的肩宽慰道:“阿白,我知道你的身世很坎坷……虽然王母对我的前生——煌瑛——蛮不错,但我不得不说,按照传统神话看来,她确实是个刁蛮、阴险、刻薄、爱嫉妒人的老妖婆……你的母亲一定比她温柔善良一千倍,不然天帝陛下怎么会爱上你母亲呢,是不是?虽然我不认得你母亲……”
辰宫假装不明白她的意思,扭头对弟弟们说:“听到没有,语桐说了,我们可以去东海!走,哥哥带你们去东海玩!”
“啊——”伴随着喉头古怪的声响,红曲和黑无常同时发出悠远绵长的惨叫。
白无常在这不正常的静谧中猛一扭头,怒视身后——他们后面,从各个方向伸出的好奇的脑袋都迅速缩了回去。
黑无常发觉白无常的心情越来越差,不敢再多问。
白无常“呼”地站起身,吓了黑无常一跳。
看着他单纯的双眼,白无常只得在心灵深处发出一声叹息:“难道你还不知道地狱这些执事?没有一个正经的……”
“暮炎!”东君挥手招呼:“跟不跟我们去东海啊?大家都要去呢!”
二皇子辰宫抱起小弟,捏了捏他的脸颊,疼爱地责备:“是你这个小家伙在天河里玩,对不对?”
面对这两人这么引人注目的表现,白无常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无奈。他尴尬地对红曲说:“红曲……我真不知该怎么说……我非常感谢你这么偏袒我母亲,但我还是得说,那个‘刁蛮、阴险、刻薄、爱嫉妒人的老妖婆’……她就是我亲妈……”
“后羿趁此机会,将我们兄弟九人射杀。只有长兄东君被赶来的天将所救。”
“炫光!把手给我!”唯一逃脱进入天华门的太阳神东君,伸出手向小弟大叫。
“殿下!”一个少女站在天河边,冲河中的少年大叫:“炫光殿下!不能往前了!请回来!您会把天河水蒸干的!”
……
“可是那个女的究竟是谁呢?”黑无常发现漏了关键的问题。
那是真正恐怖的回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语桐严苛的眼神打断:“广、荧、殿、下!!!”
后羿的笑容让炫光很不安。但更令太阳神们惊讶的是,后羿竟然搭弓引箭!他想干什么?普通的弓箭根本不可能伤害天上的神祗!
这个白衣少年显然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漠然。
——地狱办公大楼——
东海龙王最头疼的事情,就是这十个半大不小的太阳神跑到东海胡闹。今天他注定要非常非常头疼了……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