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无常

黑无常一兴奋,不顾自己现在用的是小黑狗的身体,忘乎所以地趴在床边大呼小叫:“哇——这就是我的前任吗?真难以想象,好可爱哦!”
黑白无常平常都是一个鬼影子晃来晃去,偶尔想一饱口福,就会找个小动物的身体借用一阵……据说是因为小动物比人类敏锐,和鬼沟通比较方便,而且好说话。
大白猫面无表情地道谢,小黑狗却兴高采烈地大呼小叫:“哇——我生前最喜欢这种蛋糕!谢谢红曲!我要开动喽!”
……
他身后,愤怒的黑无常正爬在司机的肩膀上痛打对方的头:“什么叫‘臭小鬼’?你给我解释一下啊!”
红曲轻轻吐口气,气定闲逸地坐回椅子上,满意地笑了。他唯一的弱点早就被红曲摸清——这一代的阎罗没什么缺点,就是爱传小道消息……
“为什么你就不能提前准备一下,从容一点去工作?每次都赶时间,弄得自己很紧张。”
白无常的表情很复杂,目光在一张张照片上游弋,透出淡淡的哀伤。“语桐,你在轮回,会成长,会衰老……”他低声喃喃:“而我,永远都只是这个样子……”

白无常笑眯眯地拉着在车祸里死亡的女学生,安慰道:“来,别害怕,我们可以先走一步。”
黑无常放开死人,难以置信:“真准时。他竟然是笑死的……很少见吧?”
“阿白!”黑无常兴冲冲跑过来,两眼放光,喋喋呱呱说:“今天是星期五!我们去看望红曲,好不好?”
“好了!工作开始!”
红曲注意到这份不寻常的安静,关心地问:“阿白,你还好吧?”
“哎呀,他生气了……”“可是话说回来,他为什么不去转世呢?连阎罗大王都换第三任啦!”
白无常面无表情,拿出秒表开始计时:“……四、三、二 、一,时间到!”
高大威猛的司机一拳打在黑无常头上:“臭小鬼,你给我闭嘴!”
“真是——小鬼毕竟是小鬼……我费那么多精神才构思好的话,你竟然不懂!”
看到红曲这么了解自己,阎罗王得意地笑了,“就是这个意思——啊……” 他猛然发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妥。
“啊,到了!”白无常没有回答他,穿过一面墙。黑无常急忙跟过去。
“你也有立场说别人?”白无常依旧是笑眯眯的,只是和-图-书稍微带了点无奈。
白无常惊讶地瞪大了眼,笑了,说:“你竟然真的记得!”(黑无常:什么!她竟然真的知道?喂!你知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啊?)
片段一:医院病房。
“阿——白!阿——白——”
“因为……”阎罗把声音压得更低,悄悄说:“这是天后甘碧王母的秘令!”
那是一个孩子的房间,墙壁是温暖柔和的浅黄色,玩具和柔软的坐垫随意散放在艳丽的地毯上,小小的摇篮里,一个小宝宝安静地睡着。
红曲说得对。能永远守护自己喜欢的人,也许是他能做到的最幸福的事情……
他郑重的神态挑起红曲的好奇心,“为什么?”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其实你是想敲诈她一顿饭才对吧?”
惨痛的回忆再次浮现在眼前……
“我说红曲呐,”阎罗大王慢条斯理地问:“前任黑无常过得还好吧?”
“哎……跟你这样的小鬼搭档,我就得多忍耐才行啊!”黑无常夸张地耸了耸肩。
“语桐?”老人不解,“不是我的名字呀!”(黑无常翻着目录说:对哦,她不是。)
白猫轻柔地跳上床栏杆,端详着小宝宝的脸,似乎很伤感:“黑无常变成了小星,会长大,会衰老,会死亡。连红曲也是,刚见面的时候是个二十岁的孩子,(红曲:讨厌,二十岁还被你说成孩子……)现在,你也变成一个孩子的妈妈了。”他别过头,但难掩声音中罕见的忧伤:“这个世界,除了我以外,还有什么东西不变呢?”
“嘿嘿,以后也要继续捧场啊!”
黑无常扯着他的衣襟催促道:“走啦!走啦!人都死了,还计较那么多干吗?警察叔叔又听不到。快别添乱了!”
“真是一群傻孩子,到了我这个年纪才死已经很满足了呀!”老太太的幽灵爱怜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她注意到其中有两个孩子也在看着她。
阎罗王的脸色变了变。他很快假装镇定地说:“这个嘛……白无常有六千多年的工作经验,就是我这个阎罗王也舍不得放他走呀!”
这一拳无疑是个很沉重的打击——黑无常捂着头,怒火中烧:“可恶!你以为自己是谁?竟敢打地狱的执事!”
“当然!那些在尘世中因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迷惑的灵魂,因为寻找而疲惫的m.hetushu.com.com灵魂,成功后欣慰的灵魂,因为失败而灰心的灵魂……他们都要靠你去带领,才能开始新的寻找和奋斗!所以,你千万不能沮丧啊!要打起精神帮助他们!而且,其中也有你喜欢的人吧?”红曲诚恳地说。
看到刚刚进门的安静的白衣少年,咨询台后的千年女鬼忍不住展开热情的笑容,“哟,这不是白无常吗?今天怎么这样有空?”
当白无常拉着老人的手,一起穿越冥界的黑暗时,心中却是一片明亮。
红曲被他出乎意料的感慨搞得莫名其妙,但她却不好多问些什么——这个孩子似的外表下,似乎隐藏了许许多多复杂的往事。他不愿提起,红曲也不愿在他沉入回忆时挑起他的伤心。
白无常扔下手头的文件,无可奈何到了极点:“你真是的!没事总是来地狱里乱晃。”
“把人们带到死亡世界,是帮助他们吗?”白无常漠然看着她,“你以前可是最讨厌我们的工作,现在怎么说成‘发挥作用’?”
红曲笑着带他们来到楼上的房间。
原红曲,已经不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她的脸上多了一份从容安详——虽然有时候还是会调皮地捉弄黑白无常这两个小鬼。
他们一路小跑进入目标中的那栋豪宅。
新任黑无常气愤地揪着那人的领口,大叫:“有什么不对吗?我告诉你,你马上就要死了,正经一点好不好?阿白,你倒是说话呀!”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没回答,径直向资料室走去。
“咦?你们能看到我吗?”老太太惊讶地问。
“阿白……”她只是担心的看着他,许久也想不出用什么措辞能安慰他。
两个人开始喝茶聊天。
白猫那双美丽的眼睛却有些落寞。
那天晚上,红曲在儿子入睡之后,用冥界赠送的《通行证》,笑容满面来到阎罗宝殿。“阎罗王!好久不见!我带了您喜欢的茶点!”
片段二:十字路口,车祸事故现场。
“可是阿白,你从来也没有提前准备过呀!”
黑无常松口气,“时间刚刚好!”
档案里有很多照片,都是很年轻的女子——不难看出:她们都在年纪轻轻时香消玉殒。
“啊,红曲呀!”阎罗大王放下手里的书,他是三年前刚走马上任的第三任阎罗大王,似乎是个爱学习的老头。“来,坐和_图_书坐坐!刚好我沏了茶!你写的这本小说满不错,我正看到第六章。”——原来也不是看什么了不起的大部头。
“嘿嘿——阿白真是了解我呀!”黑无常挠着头笑了,“走吧,今天晚上才有工作,我们可以赶得及!”
红曲当然不给他反悔的机会,不失时机凑到他面前,阴险地眨眨眼,压低声音问:“阎罗王,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红曲笑了,“你还说人家!前任黑无常在的时候,你还不是像个孩子一样!(白无常:只有做外貌对比时我才像孩子!)现在轮到你来照顾别人了——发扬一下风格吧!”
红曲开始觉得事情不想自己想象的简单,不过这样才有趣嘛!她的兴致完全被提起来,声音忍不住随着阎罗大王的语调而降低。“天后为什么在意一个地狱里的小官吏呢?”
“因为……”阎罗把声音压得更低……仿佛即将宣告一个不可思议的大秘密:“白无常是天帝的儿子!”
“……”
阎罗把脸扭到一边,却仍然无法掩饰嘴角的抽搐。红曲紧追着问:“一定有吧?”
白无常带着复杂的微笑对老人说:“又见面了,语桐……”
红曲露出只属于“母亲”的慈祥的笑容,“是呀。那孩子很乖,总是早早就睡觉了!对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红曲自己坐下,笑了笑,郑重地看着白无常说:“阿白,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人活在世上,看来在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其实只是在做一样事情:寻找合适自己的地方、适合自己的生活、适合自己的同伴……到底那地方在哪里,那种生活又是什么样子,那些同伴又是怎么样的人,人类并不知道,只能依赖自己模糊的感觉去慢慢搜寻。这样就造成了很多悲剧(比如说,萤星和自己不爱的煌瑛结婚六次,又抛弃了她六次……真是惨剧啊!)我倒是很羡慕你。你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归宿,剩下的时间可以完全的利用起来发挥自己的作用。”
白无常漠然地吃着蛋糕,哼哼唧唧说:“看,跟这样的小孩子搭档,想也不会顺利。”
已经死掉的司机的鬼魂,根本不理站在身旁的黑白无常,而是拖着正在做笔录的警察,“警察先生,不是我的错呀!是这两个小鬼(他指着黑白无常)突然趴在我的车窗上,我才会冲到人行道m.hetushu.com.com上撞死那个女学生呀!”
“这么说,你们最近的工作都不顺利喽!”红曲把点心放在黑白无常面前——准确地说,应该是被两位无常附身的大白猫和小黑狗面前……
白无常却像是轻车熟路,不费力地在豪宅中穿梭。
——地狱三号办公大楼·卞城王殿——
“那些家伙真是无聊,一天到晚就知道议论别人!”白无常找了一个浮在空中的亭子,坐下来看自己借出来的档案。
“咦?有吗?”白无常仍然笑眯眯的。
“这么说的话,”红曲假装天真,“他继续呆在这里,工作经验就会越来越丰富,你就越来越不能放他走了……”
白无常笑了,说:“真是服了你!红曲,虽然你说的话我有一大半不能理解,剩下那小部分让人莫名其妙,但还是要说谢谢你——好像你是想安慰我,对吧?”
红曲在阎罗宝殿耽搁了很久,却没得到更多的信息——阎罗大王只是忠实地履行前任交待的任务,对其中的内情并不十分了解。确定自己再也不能从他嘴里挖出更多内容之后,红曲又跑到白无常的办公室。“阿白,你很忙吗?”
想到自己从前的搭档,白猫那双碧蓝透亮的眼中划过一丝异样的光彩。白无常撇开蛋糕,问:“说到前任黑无常……小星呢?已经睡着了吗?”
这个可怜的死者脸上到死还保留着诡异的笑容,成就了又一个医院恐怖故事。
“呵呵呵,抱歉啦!”
白无常把他们的话都听在耳中,狠狠地环顾四周,绷着脸离开了。
“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嘿嘿……”
阎罗的汗流了下来。“我只能偷偷告诉你一个人哦!”
“托您的福……我本来以为那个小鬼很难缠,没想到他乖得很!”红曲笑着说,“不过后来想想,那小子的运气还真不错!生为我的儿子,死后还可以到拂水殿当执事……对了,”红曲话题一转,绕到了正题,“白无常什么时候投胎呢?要是赶得巧,不如给我家小星当儿子!那可有趣得很了!”
黑无常抱怨道:“这么大!怎么才能找到那个老太婆啊!不及时赶到,她会成为迷途的羔羊!”
红曲瞪着眼睛,嘴巴张成完美的“O”型,彻底惊呆了……
“这里的主人?难道是今天要死的那个奶奶?她出生时你就在这里?难道她出生时有人死了?”
“是啊!和-图-书”白无常回头冲他笑笑,“这里的主人出生时,我也来过。”
“并不是我想闲下来。”他暗自想:“有那样的搭档……工作实在太痛苦!”
白无常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的搭档——活力四射的黑无常来了,“噗”一声,他及时把档案合了起来。
他的抽泣在静谧的资料室中格外清晰,来来去去的地狱司事们不约而同地看着他的背影沉默片刻,旋即凑到一边交头接耳:“白无常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看到了初恋情人的档案?”“不会吧!他的初恋情人?那都是几千年以前的事了呀!”“对喔!我听说白无常是地狱里资格最老的地官呢!比现在的阎罗大王都待得久!”
病床上那个即将要死的人一点都不悲伤,而是笑得眼泪横流。
阎罗干咳两声,四下看看,确定没人偷听之后,压低声音一本正经地说:“我也是听我的前任交代的:地狱里所有的执事,只要能找到继任者,就可以去投胎,惟独白无常,绝不能让他离开!”
“哈哈哈哈——黑白无常?笑死我了!”
“咦?阿白,你从前来过吗?”看着他毫不犹豫的步伐,黑无常好奇地问。
不等白无常回答,黑无常积极地叫:“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我有多年工作经验!你呢?真拿你没办法……”
白无常有些伤感,看着老人温和的眼眸,嘴边绽开一个牵强的微笑:“是你,只是你再也不会记得。我们走吧!你要开始‘新的寻找’……让我带你去吧。”
老人笑了,摸摸白无常的头(黑无常:喂喂,别随便摸无常的头!),说:“真是奇怪的孩子!不过我确实觉得和你很有缘……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吗?对了,我年轻时常常做一个梦,你很像我梦里的那个孩子!你的名字是……是……是什么呢?我得好好想想……(黑无常:别想了!直接叫白无常大人,就足够了。)——‘炫光’,明亮得让人目眩的光辉。”
……
“妈——!”里面一屋子的人都哭了出来。
“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白无常一边翻档案夹,一边伤心流泪,“以前要忍受前任搭档的扑克脸,还得管教他不要被饿鬼迷惑。好不容易换个搭档,却是个心理不成熟的热血少年……”
“这里就是这次的工作地点。我说阿白……”黑无常皱着眉头问:“你为什么笑得这么不自然?”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