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004章 二道贩子的野望
“中,要不我把驴车赶着。”刘大壮他爹就是生产队饲养员,这点权利还是有的,要不咋能得瑟的上街赶驴车。
但是东寻西找,海面上只有飘着“苏省”“浦江”信号旗的外省、外地国营水产公司的收购船,没有浙省的收购船。
“哥,一个摊300斤,应该问题不大,顶多耗点时间,卖个几天没问题,可都是附近老客,人家也不能天天吃这玩意啊?再说,今天第一天还没怎么传消息,咱家就收了600斤,后面的也是得了消息,咱2000斤也不止啊。”李隆可不是傻子。
李和心里一乐,“那咱爹能乐意吗?”
这下他有些心慌了,统共600多斤呢,明天要是销不出去,这乐子可就大了。两辈子,他也没做过水产啊。
“你是他儿子,他不乐意也得乐意。”王玉兰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男人啥时候能回来,“你爹走的时候身上就装了一块钱,又受老罪了。”
“说的什话,我泥窖子里一堆呢,又不值钱,一直留给母猪上奶,多了都没用,你要不提,也就放那了。”这年头能吃这么体面的胖子可不多,陈永强可真不知道吃的什么长的这么膘。
如果轨迹没有出现变化,他想想自己这爹也就快回来了吧,记得前世也就自己高考后半个月后。
“去省城,远不?”李隆最远的和-图-书也就去过县里,省城在哪个方向都不清楚。
这些鱼国家收购后加工处理,亏本二千多元。
“没事,我心里有数,姐,给老三1毛钱,让他买包烟送给老拐头,把生产队的板车借出来。”生产队的东西,一般都放在牛棚那边,归五保户老拐头管,得了烟或者钱,这老东西也愿意拿生产队的东西做人情。
没奈何,他们只好掉转船头,装着鱼返回故里。
上完秤,李和说道,“谢谢哥几个帮衬了,明天下午这个点你们过来就行,我把钱算给你们。”
李梅把手里的本子递给李和,“你自己瞅瞅,啥还没干呢,就先欠了31块2毛1分。”
因为按照现行规定,渔民生产的鱼,只能卖给本县的国营水产公司,不准跨县,更不许跨省投售。
李和有时想父亲人生的前半部分,除了王玉兰对其有死心塌地的爱,周围并没有几个人对其存有好感。
实在不行,就得分两个摊位,他自己去北街重新开摊,让李隆去已经熟悉一次的南街。
“你爷俩做好人,就俺是坏人是吧。”
至于现在本地到底是什么政策,李和把握不准,只能明天去省城看一趟。
“出息,沮丧个脸给谁看,你别管。”李和算计着必须找水产供销公司,黄鳝泥鳅在农村不是稀罕玩意,但是在城市可是好东西http://www.hetushu.com。小县城的供销公司只是三级站,一般不收购,只能去省会城市了。
李和送完人,一看小本子,乖乖,又多了300多斤。
“我就不进去了,你跟家里交代好,明天跟我去趟县城帮我看摊子。”李和也没矫情客气,这家伙基本半辈子都在自己屁股后面做小弟,啥脾气,啥尿性,他还能不清楚。
大壮呼噜咽下最后一口稀饭,“你想啥呢,他就找我明天陪他去县城办点事。”
大壮老娘眼睛一瞪,“能有啥事,天不亮就去?”
“赶驴车要4个多小时,比去县里多两半路。”李和也没多说,站起来就要往刘大壮家去。虽然自己大姐也是个能顶事的,可是在县里一个大姑娘,人生地不熟,自己还是不放心,磕着碰着也会让自己提心吊胆。男孩子就一点好,胆大皮厚,万一出点事跑得快又抗揍。
李和也没客气,大不了友情后补。
后面经济改革的时候,李和还听到一个关于渔场的笑话,说是浙省的渔民到黄海捕鱼,喜获丰收,几网围捕大黄鱼二万多斤。
潘广才是个贼精的,也就先拿了5斤过来试试,等7毛钱到手,说家里还有,又继续回去拿去了。
一直折腾到3点钟,才算完事,兄弟俩根本没时间自己出去抓黄鳝了。
“我明天把大壮带着,你俩一和-图-书人一个摊位,我抽个空去省城。”
还有一听说没现钱,就半道折回去了,要不然能收的更多。
大壮他娘一口气堵在心头,立马骂道,“你个兔崽子,不认好人心,人家哥俩多精着呢,俺怕把你卖了数钱你还不知道呢!”
“我也不和你们客气,你们自己找地方坐啊,热头还没下去呢。”又对李隆说道,“来人了,你也把我喊起来呀。”
“横竖有自己有主意就行。”李梅也没多说,她下午跟在弟弟后面也看的清清楚楚,接人待物没纰漏,大气宽厚,比一般人强多了,再说毕竟也是读书的,比一般人不知道要高明到哪里去。
生命其实很简单。他虽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但其实心地不坏,没有流氓无赖习气,更不会欺侮别人,甚至有些胆小怕事。
李兆坤这好吃懒做的毛病倒是有一半是王玉兰惯出来的。
一看李隆神色,哥俩想一块了。
醒来发现院子里又站了几个人,也是送黄鳝过来的。
李和一走,大壮他娘就过来问道,“二和过来干啥?听说他还有继续读大学,不会是来借钱的吧?”
兄弟俩一合计,就只能这样了。
李和倒是以前倒是听一个四钏的朋友聊起过,他们川内在七十年代生产队就开始养黄鳝、养鱼,李和还好奇的问卖给谁,朋友当时就说,“当然是卖给水产公司和*图*书了,每个县城都有水产供销社。沿海的就方便多了,渔业队捕到鱼直接卖给海面上水产公司的收购船。”
王玉兰在旁边听着也不知道说啥好了,“你爹当年倒腾耗子药,可是进去过好几回,现在想想都心慌,你这不会出啥事。”
明明他只对那么几个人说过,可是确有十多家送黄鳝泥鳅过来,最后收了大概305斤,大部分都没给现钱。
“你别管,人家哥俩打下就照顾我,你忘记了俺以前受人窝囊,人家哥俩没少帮我干架,二和头上还开了口呢,那血流的霹雳巴拉的,人家也没埋怨咱呀,你倒好,就送了几个鸡蛋了事。”说完头一拐,也就没理会自己老娘。
李和也知道,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的亲娘啊,没事,这不都改革开放了吗,听说地都要马上承包到户了,你别乱操心,你没去县城看,现在满大街小摊小贩,咱也不是那出头鸟,轮不到咱。”
李和有感于老娘对于自己的爱护,不过听她最后一句话还是向着李兆坤的,她担心李兆坤外面过得好不好,可李兆坤又可曾想过家里能不能吃的上饭。
家里又没水泥池子,又没大盆,就直接装袋子里收紧袋口,扔到水沟里面了,等后半夜出发再捞出来。
就这样,经过二天二夜的长途运输,不仅一船金光闪闪的大黄鱼变成了臭气熏人http://www•hetushu.com的次品鱼,而且,渔民丧失良机,影响生产。
大壮他爹刘老汉说道,“娘俩有啥吵的,这哥俩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算是义气人,你啊别瞎操心。”
王玉兰心一横,“行吧,反正我就做个心理准备,倒时候有事情还是推你爹头上,他也是虱子多了不愁,你爹要没回来,就推我头上,你可是要考学的。”
“暂时不用,我已经让老三找老拐头借来了板车,反正东西不多。”李和准备去省城找好渠道,再通过刘大壮他爹从队里借牲口。如果真要去省城,靠两条腿,真是要累死个蛋蛋的。
作为父亲,他不能自己和弟弟妹妹更多的爱;作为丈夫,他不能够养家;作为商人,他没有足够的知识去应付瞬息万变的经济;作为农民,他没有劳动技能……
刘大壮正蹲在门槛上喝稀饭,“进来,喝一碗不。”
又在井边重新冲洗了一番,换上大姐重新改的大裤衩子,终于有凉爽的感觉了,困意席卷,迷迷糊糊地的就倒床上了。
李和给刘大壮上完秤,要算钱给他,他摆摆手,“你卖了再回来给我,我来的时候看好几家窖子里扒泥鳅呢,你手里估计挪不开。”
“是我没让他喊得,看你睡得哈喇子都出来了。”这李辉是李和没出五服的本家,和李和年龄差不多,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他可不敢告诉老娘他这是去投机倒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