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003章 稻花香里说丰年
“二和,俺看这些东西哟,3块多钱呢,咋的今天发财了。”对面的冬梅婶看那二斤肉眼都冒光。
“姐,等会用旧衣服给我和老三做个大短裤,裤腿留个四分。”李和好怀念大裤衩子啊,长裤就怕捂了痱子出来。
找了一条旧的不像样的就旧裤子,用剪刀把裤脚一剪,然后针线收头,也就十几分钟的。
“二和,你说的是真的?俺们家那口子最近也闲,队里不上工,在家蹲着也是没事,你要是真收,俺下午就让他给你送。”
李梅都翻来覆去数量三遍,老四也搂手里数了几遍没松手。
“早上去你家,想问你要不要赶集,婶子说你们去县里了。”刘大壮边赶驴边回头说道。
也没客气,把东西往驴车上一放,就和李隆爬了上去。
去县城都是两眼一抹黑,老思想作怪,没人敢担风险去县城。
这时候可没个傻的,潘广才他老娘说道,“你这孩子客气啥,谁有那脚磨功夫去县城,几十里地呢!”
李和看着小丫头把碗底添得干干净净,他心酸的不得了,把自己碗底的最后一块肉夹给了小丫头。
“别哭,明天哥给你买糖,大白兔,晓得不。”
“三哥,还剩下27块5毛2分,3斤肉票。”老四数完最后一遍才肯定地和_图_书说道。
李兆坤张口就是四大件,手表、收音机、缝纫机、自行车,我了个乖乖,比城里人还作怪,硬是吓得人家没敢再接茬。
李和念书,镇上第一,县里也第一,前几年都有人还说,李庄这旮旯莫非要出状元。
有了这么一档子事,后面谁家还敢到李家提。
村里人都明白,这李兆坤是个不靠谱货,这家里几个娃,那是一个赛一个的懂事,老大姑娘家里家外一把好手,至今单着,一个不靠谱的爹,屁股后面一串子拖油瓶,哪个过日子人家敢沾惹这样的亲家。
李和看了一眼这女人,如果记忆没出错,这抢话的应该是来松他媳妇。
“都是哥说的,哥说以后要天天进县城,还收黄鳝。”李隆急了,他做不了主,可不得都听他哥的啊。
李隆也是个壮实的后生,干活做事也是一把好手。剩下老四老五俩姑娘也是水灵机灵的不得了。
这时候李隆赶紧的趁着老娘在灶台忙活,把大姐拉进里屋,口袋掏出一大把钱。
一回家,最高兴的莫过于小丫头,得了麻花糖愣是没放手,不是过年过节,可吃不上这好东西。
有现成的捡,谁愿意去担着投机倒把的风险。
姐们俩白眼一翻,这还需要交代。
和_图_书哎,他感叹着自己越来越没出息了。
“壮啊,瞅啥,赶紧走,我都热得喘不过气来了。”李和看刘大壮墨迹,冲他摆手让他抓紧走。
这年头虽然也有做生意的,可顶多在镇上卖卖小菜,水果。
李和觉着家里除了爹妈,就没一个善茬啊。
看着小五边哈喇子边眼水,哄都没哄。
手里拎着米袋子,这鬼热天,怂坏了。早上两个人去县城虽然也有七八十斤黄鳝泥鳅,可没这么毒的太阳啊。
前些年是有一户人家仗着家底厚实,喜欢这李家大姑娘,要开亲。
“二和,你明天带着卖了,这些家里我养着不少,吃吧又老费油了,我一直放泥窖子了,钻洞跑了不少。”刘大壮一掀口袋,李和一瞅,黄鳝泥鳅,起码五十多斤。
“婶子,我昨个抓了不少黄鳝泥鳅,今天去换了点闲钱。”本来早上出门李和还想着偷偷摸摸做生意,低调着点。
“嘿,你自己是麻杆还来挑唆我。”老四虽然得了便宜,可嘴上也不饶人。
老四虽然是个姑娘,可是看到二哥三哥笑嘻嘻的回来,又买米,又买肉,就知道哥俩一准赚了,老娘在身边,一直忍住没问,这时候也贼兮兮的跟了进来。
李和对着前面不远处坐牛车的人家羡慕不已和*图*书,牛车虽慢,也是辆车啊,总比他的两条腿强。
再说几十里地的,那是那么容易好去的,她家可舍不得娃吃这苦。
“都中,不过要收那么多,我可没那么都闲钱,要下集回来才能给你们结了。”李和琢磨着自己几十块钱就全部家底,“要不你们也可以跟我一起去县里卖,左右就费点时间!”
大部分人骂李兆坤不是东西。
“晓得了,吃饭完,俺就做,左右不费事。”李梅在针线活上也是个利索人,短裤更不在话下。
李和听到后面有喊他名字的,扭头瞅眼一看,乐了,真是盼啥来啥,村里刘大壮赶着驴车正朝这边来。
李隆手里提着肉和麻花,嚷着让李和休息,东西给他拿着。
“大姐,给,好甜,阿果说吃完还买!”
李和前世的记忆还是那么有些不靠谱,上学的时候也没怎么关注过这些生意的事情,一直一心读书想着吃公家饭,真正他做生意也是九十年代才开始,早一批下海发财的人刺激了他。
家里孩子多,哄孩子简直就是闲的,也没那么娇气。
李隆有样学样,也把碗里的一块肉,夹给了老四,“多吃多长肉,瘦不拉几的。”
“中不,二和。”潘广才他老娘和冬梅婶子都急忙问道。
“收黄鳝,怎么收hetushu•com。”李梅也觉着老二太能折腾了,这才放假第三天呢,以前放假他也没这样啊。
李和终究没忍心让弟弟受这罪,还是他自己咬咬牙,又走了几里地。
兄妹几个在“防火防盗防爹妈”这一条上,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可把李梅乐坏了,兴奋的样子也不比李隆出息多少。
香喷喷的大米饭,加上一盆子红烧肉烧土豆,一家人吃的油光满面,连盆底都被刮干净了。
这会子他就索性说开了,没啥藏着掖着的,“你回去问下柱子和叔,要是有功夫也去地里抓点黄鳝,泥鳅,我全收,泥鳅1毛6,黄鳝2毛2。”
做饭的时候,老娘王玉兰本来还想留一半肉,在李和的坚持下才全部做完。
李隆一听他哥这样说,都快急白了眼,要是把人家带了县城,还能有他哥俩啥事。
“自己问。”李隆冤枉的很,他自己找谁说理去。
结果出门一看,好家伙,从县城到镇上全都是小商小贩,感情聪明人还是多啊。
“老四,给我用大碗泡个茶。”李和喊老四道,家里的茶叶都是积攒下来的茶叶末子,只能泡个味道。
李和正在井水边冲澡,看着泄洪的小丫头,赶紧的用毛巾给他抹了脸。
村里村外哪个不骂这李兆坤赖人赖福,狗东西不知道上辈子和_图_书走了什么运。
“赶紧柜子里放好,你都吃多少了,还吃饭不。”李梅一把夺了麻花袋子,放了柜子上。
“阿果最好了,明个别忘了。”小丫头一听有糖吃,立马就不哭了。
“骚的吧你,还顿顿吃肉,你咋么买的还是五花肉,根本就没油水。”李梅有点心疼,直接给了李隆一个脑瓜子,这年头大家买肉都喜欢膘厚的大肥肉。
吃晚饭,李和上床眯会的愿望破产了,前脚来了刘大壮,后脚潘广才就进了门。
近前一看,驴车坐了不少人,都是村里的小媳妇,老娘们。
“二和,二和。”
刘大壮和李隆一般大,从小就喜欢跟在李和后面,李和说东他也从来不跑西,后来在李和帮衬下去南方搞工程承包,成了名副其实的刘老板。哪怕家大业大,也照样在李和屁股后面混,也不嫌弃跌份。
几个老娘们都心里念叨着,这李兆坤家里割尾巴,也不是割过一次两次了,多割一次也就无所谓吧,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她们这种清清白白的人家,可不能去做这种丢人事。
几个老娘们都想着,估计这李家快揭不开锅了吧才去冒这个风险。
“哥说给大姐收着,开学就是学费,顿顿还要吃肉。”李隆瞅瞅屋外,低声说道,“不能让老娘知道,就怕咱爹回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