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005章 省城
现在还都是国家经营,跟供销社都是一个性质,供销社也会从个人收些干货,比如皮毛,猪鬃,草药,蘑菇之类,根本没有私人的批发市场,“大哥,对,对,就是水产公司,麻烦你指下路。”
李和慌忙说了声谢谢,又把口袋最后一包烟给了老头。
“你好,同志,我就是来找下人,你们经理在不?”李和扭头一看,穿着一身灰装的老头站自己面前,本人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李和嘴巴裂开笑,这讨好的笑容自己怎么咧的不自在。
“那真谢谢大哥你了。”李和记忆缺口立马就回来了,虽然后世城市改造变动比较大,但路名基本没啥变动。
看大壮能在这顶事,他也就能放心去省城了,“大壮,那我先走了,我去趟省城,你跟老三汇合了就直接回家,不要等我,我自己回去!”
李和笑着说道,“我们是淮河阜南边的,你老也知道,这梅雨季节雨水多,地里沟里到处是黄鳝泥鳅打洞,这田地就蓄不了水,严重影响粮食产量,所以哪,我们村积极除害,抓了少,不过你也老知道,黄鳝泥鳅肥啊,有营养,本着提高为人民服务,提高人民物质人民水平的目的,想看你们水产公司,收不收?”
李和对李隆说道,“这边你守着,你俩路记熟了没有,谁先卖完就去m•hetushu.com找谁,要是迷路了,就问人,晓得不。”
刘大壮根本没要兄弟俩去喊,就过来了,这倒是省了事,省的等会进巷子喊人搞的鸡鸣狗叫的。
出水产公司大门的时候,刚才带自己进门的老头提醒道,“别忘记你们生产队的介绍信。”
他心里只能念叨,黄鳝祖宗,泥鳅大仙,你们要是断子绝孙了可也怨不着我,没我这一茬,后世的农药化肥你们也躲不过。
李和对着宣传栏的文件,仔细的看了一遍,主要是省委委书记今年五月九日在全省水产工作会议上讲话,强调渔业是社会主义大农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只有渔业发展了,农村经济结构才能更加合理,要大力的发展渔业生产。要求各级党政领导提高对渔业生产重要意义的认识,养鱼生产和粮食生产一样看待,加快渔业养殖发展的速度。
“不管人多人少,都不准。”
李和一听这话只能把兴奋憋心里,“王经理,俺做得了主,俺们保证每天至少有1000斤以上的量,坚决不让领导失望。”
天没亮,兄弟俩又赶紧起来,把沟里的装黄鳝的袋子捞起来放板车上。
王经理邹邹眉头,“小同志,这个量,有点少,总之有多少我要多少,死的不要,小的不要,不能以次从好www.hetushu.com。”
旁边的人也不是第一次见李和这种破解放鞋,补丁衬衫的乡下人了,还是很和气地说道,“你说的是省水产供销公司吧?”
他收别人的泥鳅1毛6,黄鳝2毛2。也就是说,泥鳅有5分差价赚,黄鳝有9分的差价赚,虽然看是少,可是架不住量多啊。
李和可不敢说这是自己私人做的,只能顺着话说,然后穷嗖嗖的装傻卖呆,“王经理,都是为人民服务,谁来都一样,关键俺腿脚好,多跑跑还长个。再说来回车票5毛钱呢,多来一个人多糟蹋一分钱呢。”
两人齐齐点头。
李和心想得了,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他这身打扮在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农村太正常不过,可到了城里就要被人低看。
李和大腿一拍,“不管成不成,我都承你老的情。”
老头吐了口烟圈,抬手指指李和,笑道,“小同志,为人民服务,你找我们经理有啥子事。”
就这一小会,50多斤泥鳅,30多斤黄鳝都出去了,比昨天可好多了,毕竟有昨天的老客垫底,再说这年头买肉的肉票都是有限的,这泥鳅黄鳝又不需要票,比肉也便宜。
他跟昨天一样,吃了两块饼子,喝了点开水,就带着刘大壮招呼了几个买菜的大妈,之后让大壮自己撑场了,他抱着胳膊在后面。和_图_书大壮做事情还是蛮麻溜,比他都强多啦。
“从这坐3路到底直接到寿春路,到了寿春路和阜阳路交叉口就是了。”
到了南街,摆好摊子,还是昨天的位置,把板车放到远处的空地边,虽然远点,也在眼皮子底下,不会被人顺手牵了。
李和赶忙应了声好。不一会老头就出来了,冲李和招招手,“赶紧进来,这是我们王经理。”
“晓得了,你忙你忙的去。”大壮兴奋的不得了,哎哟妈呀,一会就挣了好几十块钱,今天也算开眼了。
李和慌忙用愣头青般坚定夸张口气说道,“领导,你放心,坚决不能让国家利益受损,否则就让俺吃枪子。”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老头接了李和的红塔山,拆开抽了一根。
“同志,二毛钱。”一个老大姐套着一个破帆布包,收完钱,直接撕了一张票给李和。
先去了北街,卸了几个袋子,这边倒是跟南街差不多。
“行了,你赶紧带大壮去南街吧,已经有买菜的了,我先忙和了,300多斤呢。”李隆撑开袋子头,卷起来,人家要买黄鳝泥鳅,都能方便挑选。
饶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写‘办公室’牌子的门,还没进去,就被人拦下了,“哎,哎,说的就是你,东张西望的干啥呢。”
李和朝口袋装了几张刚刚换的粮票,http://m•hetushu•com匆匆往汽车站去。
因为刘大壮也要去,李和就让李梅多烙了几个饼子,他口袋里又揣了五块钱。
李和一听,可不就是水产供销公司嘛!
屁颠屁颠跟着老头穿过一道小门,直接上了二楼。老头扭过头说道,“在这等着,不要乱走,我先进去问下。”
这年头那黄鳝,泥鳅在地里都快成精了,自己要是在附近十里八乡打下收购,那量还能少了。
“我当什么事呢,不过你也算来着了,赶上政策了。”老头笑眯眯的指着墙上宣传栏的一份文件道,“识字不,自己看看。”
水产供销公司满地水渍,都是下一级的水产公司车辆往来拉货,空气中的腥臭味李和也懒得理会了。
出了水产公司,李和心里最满意的就是收购价格,泥鳅2毛1,黄鳝3毛1,严重超出了预期。
“遇到事先忍着,不要按性子来,这里可跟家里不一样,要是强找茬的,先跑路再说,其他不要管,总之安全第一。”
前世李和军工系统混了十来年,后面自己做生意又做了二十多年,什么人打眼一瞧就心理还算有谱,这老头可不是什么清高派头人,所谓小鬼难缠,指的就是这类,给包烟一点都不唐突,人家也不会给你递什么行贿的话头。这类人说难缠也对,但也是最实惠的一类人。
公交车背着大气包在马hetushu.com路上跑,充满了天然气时,看上去有一种危险感。这时候一站一分钱,坐14站,一共就是一毛四分钱。
“俺俩又不傻,遇到人多,不跑还能干啥。”大壮笑着说道。
王经理看着李和这样有点好笑,“你能做得了主不,我也跟你说实话,这泥鳅黄鳝在以前那根本没人在乎,也没人愿意吃,可这两年行情涨了,我们也基本给浦江、京城这样的兄弟省市,你们什么量,要是量少,我们也不稀罕。”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汽车,直奔公交站台,在公交牌上,也没找到记忆中的公交线路了,毕竟30多年了,李和只得问旁边的人,“大哥,问下,去水产批发市场怎么走。”
老头眼睛盯着李和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眼,总有那么一丝不屑。
“你老受累,来点根烟。”来之前,李和去供销社花七毛钱买了2包红塔山,他现在虽然不抽烟,可25岁以后就是老烟枪了。
李和笑嘻嘻问道,“怎样?味道还不错吧?”
汽车站很小,每天只有两班到省城的车,李和来的也算早。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刚想眯一会,售票的就过来了。
老头把李和领到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跟前,男人皮肤黝黑,额头饱满下巴宽敞,一副结实壮汉的模样。老头把领进来人就走了,经理问道,“你们村就让你这么个小年轻过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