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怨不得边阳宗是小空界中有名的门派了。”魏无伤揉着自己的额头,只觉得一股股的各种的情绪在脑中冲击而出,就在她头疼欲裂,想要发泄这股可怕的情绪之时,便感觉到丹田之中的气态灵气,竟是自己缓缓地转动了起来,一段段金色的符文发出了淡淡的光芒,竟是一股稳定的力量将她心中的戾气化解,目光便清明了起来。
不知失败了多少次,她到底制出了烈火雷符,到时候只要换到她想要的东西,再填上一笔符文,这符箓便算是彻底成功了。
魏无伤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反手将门扣上,上前几步,一把将这青年按在了手下!
“烈火雷符没制成,倒炼出了一枚雷火珠。”魏无伤把玩了这雷火珠片刻,摇了摇头,便继续低头制符。
整个大殿,便是陷入了一片的震动爆炸之中,待得终于一切平息,大殿之中禁制消散,便见一个脸色苍白的重甲少女慢慢地走了出来,摸着脸上被方才的雷电劈出的三道伤口,指着不知名的所在叫骂道,“万古斐!你欠我一次!”
呵呵……
万古宗很穷,于是很会过日子的万古斐掌门,便连个童子都舍不得收录,平日里要做点儿什么只能是自己动手,将储物戒放在一旁,见大殿之中无人,魏无伤径直上了前方的卷云纹条案之后,取出了符纸与灵毫笔与妖血,准备绘制符箓。
目中一凝,魏无伤扬手便是一道灵光,将整个大和_图_书殿禁制在其中,这才用灵毫笔点了几点妖血,便见灵毫笔上灵光闪烁不定,之后,竟有一道道细小的紫色雷电在笔尖之处游走不定,发出了小小的炸裂声,眼看着有饱满的雷浆在笔端汇聚,魏无伤脸上紧绷,猛地下笔,将那凝聚了雷电之力的笔尖飞快地落在了一张符纸之上,之后便听得一声巨响,那张符纸竟是陡然炸开,一道雷光闪过,条案上红光一闪后,魏无伤的半条手臂,竟被炸得鲜血淋漓。
凤安的速度极快,刚刚与魏无伤分别,便将那生意谈妥了,之后魏无伤掂量着手中的储物戒,却并不准备立刻将烈火雷符交出去。不是不信任凤安,而是……不信任对方的修士。
不知入定了多久,魏无伤方才缓缓地张开了眼睛,一翻手,便有一个小小的阵盘光芒暗淡,飞入了她的手中。阵盘停止了运转,门外便有一道剑光向着魏无伤而来,下意识地一把抓过,便见那剑光之上竟是一枚小小的储物戒,之后便是一段传音。
鲜红的血滴落了下来,魏无伤却视而不见,慢慢地抹去了腮边的血迹,她再次展开了一张符纸,这一次,却微微地运好了起手式,先行在其上,绘制出了几个不同的符箓,环环相扣,竟有此起彼伏之感,她低头,又在手边的妖血上一点,丹田之中再次转动,引动了一丝灵力沟通了雷电之力,却并不动笔,反而将这笔尖,在一旁一小http://www.hetushu.com撮鲜红色的粉末上点了点,眼见其上,竟是开始又燃烧起一丝火焰,这才双手一合,口中闷哼一声。
摸着手中,当初凤安花了十块中品灵石才买下来的灵毫笔,魏无伤便撑着下巴,看着手下的符纸若有所思。
“这一次,我是真的要走了。”凤安给她普及了点儿常识,便甩手说道,“每三百年,传送阵会大开一次,到时便不是金丹修士,我们也可以通过传送阵前往函元界。不过,”他遗憾地说道,“每次传送阵只会送走三十名小空界最顶尖的修士,只怕我有生之年,是做梦都别想了。”
什么时候把库房装满,她想要前往什么地方,才能安心哪。
许久之后,也知道自己是在唱独角戏,魏无伤这才耷拉着眼皮坐在了大殿的台阶上,吐出一口气来。
“当年仙界曾有过一场大战。”凤安觉得必须要给这小白掰扯明白了,不然以后若是还“为什么”、“为什么”地问,他不是要麻烦死,便低声道,“据说当年有个图谋不轨的仙人,妄图斩断仙界的三十三天,如今的南方仙帝南沉帝君,与那仙人在三十三天一场争斗,曾经过度地牵引了下界的灵力稳定三十三天的平衡,我等小界因此灵气稀薄,再难进阶。南沉帝君有感自己的失误,因此将诸小界引在了她出身的函元界之下,设下了传送阵,允许诸小界的精英修士前往函元界继续修http://m•hetushu•com炼。”
她如今,对于函元界一点儿想法都没有,比起这个来,她更看重的还是万古宗那该死的,无边无际的库房。
一边默默叹气,在大山里追得低阶妖兽满山乱跑的少女,此时却只能无声地在药田之中俯下了身子,低头将药田之中成熟的灵草都采摘下来,收到一个特定的储物戒之中,之后再勤奋地播撒灵种,将药田填满,摸着怀中的装满了灵草的储物戒,魏无伤咬着牙诅咒了一下跑得不知去向的那掌门师兄,之后便向着大殿之中走去。
只是这其中,危险的很啊。
烈火雷符的威力极大,甚至若是一个不小心,金丹修士被炸到也要去掉半条命,花大手笔买这样一张符箓,只怕那修士图谋甚大,魏无伤不怕有人敢对自己动心思,大不了一张符箓送他上西天而已,毕竟能绘制一张烈火雷符,第二张也必不为难,更何况雷火珠也不是吃素的。只是,却很麻烦。
“那位南沉帝君,行事倒还公允。”身为一方之主,竟然还会关心下界之中的修士的死活,魏无伤便真心觉得那位帝君不错,闻言便好奇问道,“边阳宗的祖师,听说便是一位金丹修士,莫非就是护界修士?”
说起来,她的修炼竟有一种轻车熟路的感觉,甚至如何修炼,如何进阶,都无需旁人来指导,仿佛修炼对于魏无伤,是一种本能一般,是一种刻入到骨子里的意念。
笔尖顶端,此时竟是光华大作,紫和_图_书色的雷光与红色的火光在彼此相抗,将四周的一切都开始冲击击碎,除了那卷云纹条案完好无损,还护住了条案上的符纸,别处竟已是一片狼藉。许久之后,炸裂的声音方才变得小声了起来,两道对峙的灵气有了缓和的迹象。
若不是那人要换给她的灵草与灵丹是她需要的,魏无伤也不会答应制作烈火雷符。
“那当然。”凤安得意地说道,“我们老祖宗,虽看着和蔼可亲,可是我告诉你,那不是一般的修士。只要身在小空界之中,便是仙人也不能奈何他呢。”
心里也有些得意,只是身边连只兔子都没有,魏无伤遗憾地眨巴了一下眼睛,也不理宗门另外两个家伙,只自行前去闭关修炼,顺便,把身上的伤好好消除掉。
此时魏无伤却更加紧张了起来,左手灵光一闪,向着笔尖一点,那雷电便飞快地将火光引入了其中,就在这稳定的瞬间,便听得一声爆响,那笔尖再一次炸开,魏无伤手中向下一拍,向着其中一抓,竟是抓出了一枚小小的雷电的圆珠,其中一点火光闪烁,同时便是一道灵气向着她的方向爆炸,身上重甲一闪,方才护住了她的全身。
她说自己有独特的绘制符箓的法门,并不是在吹牛,而是确有其事。万变不起其中,所有的高阶符箓的根源,其实都能够拆解成无数的基本的低阶符箓。烈火雷符也是如此,所以对别的制符师来说,烈火雷符的绘制需要不少稀罕的材料,可是对于hetushu.com魏无伤来说,手上的这些已然足矣,只要到时再加上一丝高阶妖兽的精血,符箓便可大成。
练气八层,在小空界来说,已经很不得了了,可是对于魏无伤来说,却只是修真路上的开始,叫她不敢松懈。闭目端坐,将灵气游走在经脉之中,魏无伤便缓缓地将天地间的灵气引入身体。这股精纯的灵气在经脉中游走之时,也在淬炼她的筋骨,她也并不急迫,只缓缓地巩固自己如今的修为,为日后打好根基。
“所以,小空界最高阶的,才是金丹修士?”一说起函元界的时候,魏无伤只觉得脑中一阵地剧痛,无数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之中浮现,却闪烁连连,看不真切,此时便忍着头疼问道,“那若是旁的高阶修士进入小空界,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小空界之中被设下过禁制,修为超过金丹期,又不是护界修士的,都会被禁制主动地隔离出去。若是高阶修士想要动手,”凤安一脸神秘地指了指头顶,小声道,“只怕立时便会引动雷劫,死无全尸呢。”
“好好修炼吧。”魏无伤同情地拍了拍这个家伙。
想到此时,魏无伤便脸色淡淡地看着手上,那修士提前换给她的灵丹与灵草,脸上抽搐了一下,走出门去,径直穿过了一条蜿蜒的,四周皆是灵花的长廊,走到了一处关闭的房门前,抬脚一踹,见房门大开,一名狐狸眼的俊美青年掩着半开的衣襟,面容惊恐地问道,“你,你想要做什么?”他尖叫道,“救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