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凤安猛地咽下嗓子里的一口小血,挤出了笑容回道,“不是。”这么一个母老虎,实在不是他的爱啊。
“你说呢?”飞快地在那药桶上雕刻出了几个头尾相连的聚灵阵盘,魏无伤扭曲冷笑道。
青年呆呆地点了一下头。
“我灵草都用了,你跟我说你不要?!”魏无伤面无表情地眯着眼,看着万古斐一拱一拱地往角落隐藏,突然冷笑了一声,上前将那青年一把抓住,拖着他就在他拼命的呼救中按进了药桶,喝道,“浪费了灵石,你就去死吧!”
“真是可惜。”那老者自己很是遗憾地摇头道,“根骨极佳,性情坚毅,很有决断,若是你能与她成为道侣,我凤家兴盛,指日可待。”
“帮我好好照顾师尊。”魏无伤铁石心肠,一点儿都没有动容,继续提醒。
刚刚开始疾奔,却猛地听到后面美貌青年悲声叫道,“魏,魏无伤!你撕掉了我唯一的衣裳,我,我以后还要再花灵石买衣裳!你好败家啊!”
魏无伤微微迟疑,之后便双手接过道,“长者赐,不敢辞也。”
方才的撕扯,狐狸眼的青年的衣襟已经大开,露出了光洁的锁骨与胸膛,显得格外地风情万种,极具魅惑。此时他还用无助的目光向着自己身体上方,死死地摁住自己的手的魏无伤看着,目中堆着晶莹的泪水,软软地说道,“无伤,你,你不要对我……”
魏无伤一直觉得自www.hetushu.com己是个有仇必报的好孩子。
“一言难尽。”被精纯的灵气治疗得舒服得直哼哼的青年,眯着自己的狐狸眼儿摇头说道,“那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啦!”
“我不……咦?”万古斐正欲挣扎,便感到落入这药桶的一瞬间,那股难闻的臭味儿,竟然化作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惊讶了一下,这才含笑点头,之后便感到一股股精粹温和的灵气,涌入到了他的经脉之中,缓缓而行之中,竟汇聚在了他的丹田,缓缓地修复着他那破碎的丹田,便诧异道,“这效果不错啊。”
“我还要与凤安做个生意,这几日便不回宗门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储物戒,魏无伤便再也不语青年说话,打开门就走了出去。与万古斐这番治疗,看似时间很短,其实外面已经是又一天的清晨,魏无伤伸了伸腰,手中放开了一个小小的神行符拍在脚上,便向着边阳宗的方向狂奔而去。
“等我从大山里回来,希望看到一个完整的师尊,和一个完好的掌门师兄,知道么?”魏无伤目光温和地看了怔了一下的万古斐,拍了拍他的头。
“没你之前,师叔都被我照顾得好好的!”美貌掌门抗议了一下,之后在魏无伤冷笑的表情下咳了一声道,“那什么,我怎么知道如今,连只兔子都那么凶残呢?”
“废话!”魏无伤翻了一个白眼,将这青http://www.hetushu.com年的上身扒光,这才将双手按在了他的肩上,放开灵气推动他体内灵气运转。
嘴里骂骂咧咧地站在了药桶的旁边,魏无伤只小心地搅拌着这其中的灵草,眼见这些灵草化作了一桶粘稠的液体,这才捂着心肝儿把地黄草与舒望灵花投入其中,继续飞快地搅动,同时手中竟开始泛起淡淡的灵光,引动了天地间的灵气,融入到这桶药液之中。
那老者便露出了欢喜的模样,手中一翻,便现出了一只小小的凤钗,温声道,“这是划天钗,其中封有筑基修士的倾力三击,送与你防身吧。”
若是她没有看错,这老者也是一名筑基期修士。
凤安一脸木然地看着这摇头晃脑的老者,很想问问,短短的一眼,这位老祖是怎么看出魏无伤这么多优点的。话说他与这家伙接触这么久,怎么不知道魏无伤是个这么讨人喜欢的姑娘呢?张了张嘴,他还是强笑道,“老祖说的是。”
“知道了。”万古斐眼睛正发亮呢,此时便耷拉着头无精打采。
魏无伤嘴角一抽,还是对着那老者一礼。
“其实,你不需要夜袭我的。”万古斐赔笑道。
魏无伤只觉得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撞到前方那万年的沧海木上。心里一边腹诽这个视财如命的奇葩掌门师兄,脚下却不敢耽搁,只飞快地到了凤安的洞府前,熟练地弹指一道灵光打开了洞府外的禁制和图书,便快步走了进去,之后,却是微微一怔,就见那正堂之上,明亮的宝珠之下,除了一脸尊敬的凤安,竟还有一名白须老者,正在温声说话,见了魏无伤,那老者似乎也十分惊讶地看过来,之后便转头问道,“这是你口中的那个心上人?”
这么些灵草,若不是给这个丹田都要崩溃,却还死撑着不说的该死师兄疗伤,她都能卖不知多少的灵石了!
噗……
“爱说不说。”魏无伤撇嘴,见他不想说,也懒得问这些爱恨情仇,却还是提醒道,“这药你要泡五天,什么时候这药液变成了清水,你才能出来,知道么?”
“我家的凤安无福,不过我很喜欢你,”那老者见魏无伤有礼,目中便温和了起来,对她温声道,“若是你不嫌弃我的修为低劣,便也唤我一声老祖便可。”
“没想到你的炼丹术如魔似幻的,做的药浴倒是非常正常。”感觉到自己的伤势确实在好转,万古斐就笑嘻嘻地“夸奖”了一下。
“见过老祖。”魏无伤再次一礼。
“其实吧,”狐狸眼儿青年一点都不害怕,小嘻嘻地说道,“无伤啊,你要知道,师兄师妹,这本就是官配不是?该是你的,怎么也跑不掉的!”看着魏无伤一脸吃了苍蝇一般的扭曲,他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一个大拇指,再接再厉地说道,“你现在还小,等以后你长大了,师兄,师兄随你……”说完,就是一个娇羞地扭头和-图-书,坚决地避开了魏无伤的黑锅脸。
魏无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的小黑账上重重地记上了这家伙一笔,等着以后找个时间,叫他真正地认识一把什么叫如魔似幻!嘴里却冷笑道,“到时候你不死再说吧。”说完便看似不经意地问道,“谁把你伤成这样的?”伤了她师兄,说什么都给报仇不是?
这还是人话么?!
“我与边阳宗的几位道友去炼心幻阵,没时间看着你。”魏无伤感觉到这青年的身体已经能自动地吸收药力,这才把双手撤开,反手又细细地在这药桶上绘制了一个防御阵盘,便说道,“别趁我不在去贪污灵石啊!库房里的灵石我都数遍了,少一枚,你,死啦死啦地!”
“你,你要做什么?”怯怯的,软弱的声音问道。
“我我我,我不要!”万古斐觉得,如果一定要进入这么一桶跟粪水一个味儿的药桶,他,他还不如赶紧死掉算了。
“闭嘴!”魏无伤不耐烦地用空着的手扒拉了一下万古斐的脑袋,毫不怜香惜玉,之后将手按在了这青年的丹田中,在这青年古怪的一声闷哼之中,一脸凝重地探入了一丝灵气,之后脸上一变,若有所思地向着这青年看去,喃喃道,“我果然没有看错!”
“什么?!”魏无伤好容易听明白这货在说些什么,不由脸色一青,打量了这冲着自己飞眼儿的青年许久,一拳砸在了这家伙的身边,威胁道,“你敢再和*图*书说一遍么?!”再敢说一遍,魏姑娘非干掉这个家伙不可。
“看来,你是真想死啊!”魏无伤气得五脏六腑都发疼,此时狰狞地一笑,恶狠狠地将这青年的脸扳过来,手中一翻,就在指间夹住了一枚小小的灵丹,趁着青年张口欲言之时,恶狠狠地塞进了他的嘴里,就见这青年白皙的脸,瞬间便变得通红一片,身子卷缩成了一个弓形,摊在床上说不出话来,这才将他撇在一旁,手上储物戒灵光一闪,飞出了一个极大的药桶,一边心疼地将无数的灵草飞入了这药桶,一边指着自家掌门师兄骂道,“个败家掌门!知道我为了你,花了多少的灵石么?!”
“你不看着我啊?”万古斐便好奇地问道。
老者的面上果然极为满意,之后看了身边赔笑的凤安一眼,施施然起身道,“你二人既有话说,我便不在此碍眼了。”正笑眯眯地走过魏无伤的身边,却陡然鼻尖微微一动,飞快地皱起了眉头,到底不动声色地走出了凤安的洞府,这老者这才喃喃道,“地黄草,望舒灵花?莫非,制符的是这孩子?”
“那,那是什么啊?”被浮灵丹的药力烧的脸色通红,万古斐就闻到了一股非常古怪,古怪得叫天仙儿似的掌门大人很是心头发凉的味道,挣扎着抬起头,就见重甲少女,此时脸上笑得如同恶鬼一眼扭曲地飞快搅动那桶药液,他便怯怯地闻到。
你才如魔似幻!你们全家都如魔似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