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不行。”见凤安坚持,魏无伤又低头将这玉佩挂在了腰间,淡淡地说道,“他要换的东西,我有用。”
“不是吓唬你。”魏无伤便淡淡道,“不过是血脉之故,一时没忍住。”
“五阶妖兽?”魏无伤也是眼皮一跳。
“万古前辈……”这老年修士名为万古仙,虽觉得这名字古怪得很,不过起名儿是人家自己的事儿,凤安便也不好多做置评,只低声道,“从前……”没发现这位有灵智上的问题啊。
见魏无伤并不勉强,凤安微微犹豫,还是将嘴里的话咽下,却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了一枚玉佩来,一边嘀咕一边挂在了魏无伤的腰间,恨恨道,“你个穷鬼!去辛织山深处,竟然什么都不带么?”见魏无伤偏头看他,他便侧头冷哼道,“借你的,若是坏了,”他龇牙道,“你等着这辈子给我卖命制符吧!”
凤安惊恐地看到平日里镇定自若的魏无伤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心疼,走到这老年修士的面前蹲下来,由着他撅着嘴扑进了她的怀里,摸着他的头发轻声问道,“师尊,疼不疼?”之后便用自己的衣袖给这老年修士擦脸上的泥土。
“没想到,你竟然有妖族的血脉。”凤安见生命得到了保障,竟也不去管什么师尊不师尊的了,反而兴致勃勃地蹲在了魏无伤的身边,掰着手指头想道,“你的血脉看起来很高阶,咱们小空界有名些的灵蛇不多,你是哪个呢?”他试探道,“黑水蛇?”
自己,不会被杀人hetushu.com灭口吧?
“师尊。”魏无伤温声提醒道。
“呵呵……咱们现在是在一个时空对话么?”海阔天空?什么见鬼的名词啊!
“多谢师尊。”魏无伤很有耐心地将灵草收了起来,见自己的师尊还在眼巴巴地看着那只兔子,便冷冷地一哼,那兔子立时便抖了抖,乖乖地往前一跳,趴到了老年修士的怀里,讨好地拱了拱。
“竟然有妖兽进阶了。”凤安便嘶地一声,惊叹道。
“就是这么个意思罢了。”魏无伤便一翻手,抓出了几张符纸来,在凤安的面前甩了甩,慢悠悠地说道,“记得那烈火雷符的事,三日后我还要与你成师妹去炼心幻阵呢,若是真的着急,这几日便将材料交予我,在前往幻阵之前,我会将它制出。”
“看起来,它能够通往函元界了!”凤安便有些羡慕地说道。
“不知道。”魏无伤的目光慢慢地落在了那得意的兔子的身上,被那双阴寒的竖瞳看了一眼,兔子身上的绒毛儿全都竖起来了!浑身哆嗦着趴在了地上,爬到了魏无伤的面前,兔子两只前爪将那灵草捧到了毛茸茸的头顶,做出了投降的模样。
这老者似乎对魏无伤此时叫人心生恐惧的模样完全不在意,拍着手把那灵草抓在手里,之后送到魏无伤的面前献宝,脸上露出了天真的表情,“给无伤。”
“不是……”凤安被魏无伤的抠门惊呆了,不由呆呆地问道,“你的符箓卖的这么好,我和-图-书分给你的灵石都哪儿去了?”苍天!这样的守财奴可不好找了啊!
这就是魏无伤的师尊,这就足够了。
“真的?”
“多少灵石?”魏无伤便挑眉问道。
“本没有想着要瞒着。”魏无伤放自己的师尊去跟那几乎成了精的兔子玩耍,这才淡淡地说道,“不过是我师尊深居简出,你们并未多做了解罢了。”她突然笑了一声道,“便是这样,又如何呢?我魏无伤的师尊,便是这样,我也能护住他,叫他永远都这样快乐。”
“为什么?”土包子虚心求教道。
斜眼看了这土包子一眼,凤安便决定给这个小白普及一下修真界的常识道,“连函元界都不知道,你还怎么混啊!你不知道,我等小界之中的修士,只要修炼到金丹期,便不允许继续停留在这里,而是要前往函元界继续修炼么?”
“乖啊,今天给你吃好吃的灵果。”魏无伤再次摸了摸他的头。
凤安觉得自己一定撞破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面上现出了几分忧容,凤安便试探道,“要不,就算了。”再多的灵石,也没有性命来得重要啊。
当初昏迷在辛织山的深处,她还是有些意识的。
“上次你说,你的兵器是战斧?”凤安真觉得这世道疯了,一个小姑娘,身上穿着沉重的,颇有古风,如今已然很不多见的黑色重甲,最趁手的竟然还是斧头,这叫他一个主修剑诀的怎么活呢?想到魏无伤的一拳破万法,他的眉毛就飞快地跳了跳,坚和-图-书强地继续道,“坊市之中,我见到了一柄灵斧,中品法宝不说,其上还绘有破坚,聚灵两种符阵,又是以最坚硬的下品冰铜砂炼制,很合适你用。”
“海阔天空去了。”魏无伤很温和地回答。
“嗯。”魏无伤低低地注视着远方的云海,目中飞快地闪过什么,之后,便闭目道,“我想要……”
五阶妖兽,可比修士之中的金丹期,这才小空界来说,已然是最顶尖的实力了。
“比你性命还有用?”凤安简直就要抓狂了,他真想扒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是不是出了问题。
万古宗掌门的这位师叔,那一向是以不喜言谈,道骨仙风闻名的,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来呢?目光在这老年修士与那兔子争夺的灵草上掠过,眼看此时,竟是那兔子占了上风,凤安便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远离了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看着的魏无伤。
话音未落,陡然就见得那连绵无尽的山峦之外,极远之处,竟是一道灵光冲天而起,其中巨大的威压,竟是缓缓向着四周扩散,晴朗的天空之中竟是一声闷雷响动,一只巨大的狐族妖兽的虚影独占了半个青空,三条狐尾舞动,将天地间的灵气尽皆搅乱。
“哎呀!”老年修士仰天就倒,一眼看到了一旁的魏无伤,立时便找着了亲人,顶着一个小爪印对着魏无伤哭道,“无伤,灵草被抢走了呜呜呜……”
那又如何?
此时的争斗,已经进入了最激烈的时候,就见那老年修士拼http://www.hetushu.com尽了全身的力气,连屁股都撅了起来,却还不是这兔子的敌手,一爪子抢过了灵草,雪白的兔子的眼里露出了一抹人性化的嘲笑,之后凌空而起,飞起一脚揣在了老年修士的脸上!
凤安到了此时,便觉得有些不对了。
在她清透的目光里,凤安只好实话实说道,“师尊给我的,”见魏无伤默不作声地往下解这玉佩,他便急了,叫道,“做完了烈火雷符,便是你不还,我也是要找你要的!”真是,若是真的没有危险,这家伙这么爱财如命的性子,当时会一口拒绝?
“疼,疼极了。”老年修士揉了揉眼睛。
神智如同一个孩童的老年修士,看到了浑身是血的自己,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不是吓得转头就跑,而是飞快地跑上来,把自己背在他瘦弱的肩上,慢慢地,艰难地爬着走出了深山,口中一直在叫着,“不要死,都不要死!”
“函元界?”
“好。”老年修士露出了幸福的笑脸,乖乖地点头。
正在想着,凤安冷不丁便见魏无伤向着自己的方向看来,那双目,竟陡然化作了一双金黄的竖瞳,竟如同一条毒蛇一般,只叫凤安看了一眼,便心生恐惧,动了动嘴,方才低声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人方才,竟不是性格跳脱的问题,而是……似乎灵智有些……
目光温煦地看着那在灵药田里和白兔嘻嘻哈哈叫着的万古仙,魏无伤便侧头问道,“你跟着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太贵了,买不起。”魏www.hetushu.com无伤很是爽快地说道,“多谢你了,不过我没灵石,还是先用拳头吧。”对于一穷二白的修士们来说,拳头是最好用的武器了。
魏无伤低头,见那玉佩之上,竟是频频闪过一丝流光,其中带着淡淡的灵气,之中竟还有小小的青色的风的漩涡在玉佩的周围盘旋,魏无伤只是失忆,又不是伤了脑子,立时便看出这是一件上品的法器,便皱眉道,“谁给你的?”
“你不会有危险吧?”赚钱是好事儿,不过凤安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知道最好。”此时魏无伤的声音,竟然也带了几分蛇类的嘶哑一般,凤安心中一凛,便咳了一声道,“那什么,我师尊哪里还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迟疑了一下,他便撇嘴道,“还有,别吓唬人啊,真以为小爷怕你啊!”
“魏无伤从不说假话。”魏无伤嗤笑了一声道,“这要宰了你,一拳的事儿,还用得着跟你在这吓唬人?!”吓唬人的功夫,八个凤安都死透了好吧?
“死不了。”魏无伤目中微暖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淡淡地说道,“别忘了提那舒望灵花。”
话说函元界,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八十。”凤安飞快地伸出手来比了比,说道,“中品灵石。”
那个时候,她用迷茫的视线,看到这老年修士脸上,被妖植划出的一道道的血痕,就在心里发誓,这个救了她的人,她会用自己的一切去维护,哪怕,他是个在别的修士眼中不过是个傻瓜的练气期废物。
哪怕他的修为,连她都不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