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你!”朱璧尖叫了一声,正要说话,陡然就见得身边人影一闪,之后便是头上一痛,晕了过去。
他虽然爱慕成嫣,可是却很有自知之明,对执法殿里的厉害家伙从来都不敢接近。
魏无伤却对那殿宇并不在意,只在这眼前被施了万里庭户之法,广阔无边的广场上眯着眼睛细细感受,最后,目光落在广场一侧,一处水汽朦胧的药田。那药田郁郁葱葱的灵草带着令人心中舒畅的乙木灵气,上方是一朵朵小小的灵雨云朵,淅淅沥沥地将灵水灌溉在灵草之上,越发地叫这些灵草生机勃勃。
“不过是在同阶称雄,又算得上什么?”魏无伤也冷淡地说道,“若是被天下人知道,只怕要笑掉大牙。”
魏无伤的身上,带着淡淡的血腥气,况且目光森冷,显然不是个善主,修桐自己便是这样的人,想到若是有人敢冒犯自己,绝对会被一剑斩了,便不知魏无伤为何会手下留情,饶了朱璧的一条性命。
说起来,上一回为了陪魏无伤寻找一种罕见的灵草,凤安已经冒死跟她去过一回辛织山的深处了,虽然最后是被一头筑基巅峰期妖兽追得逃回来的,不过收获也不小。
忘了提,那对手,正是一只精神抖擞的……兔子……
修桐砍晕了朱璧,这才对着那方才没有受伤的青年指了指脚下的朱璧,后者很听话地将朱璧拦腰抱起,规规矩矩地站在他的身http://www.hetushu.com后,见此地风平浪静了,修桐便露出了些满意来,对着魏无伤颔首道,“你对她说的,只要她能领会一半,便会受益无穷。”顿了顿,他孤傲的脸上便露出了几分好奇,问道,“方才,我以为你会杀了她。”
见了这些灵草,凤安却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儿。
凤安果断地摇了摇自己的头,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这个贼胆。
“炼心幻阵?”魏无伤是个初入此地的小白,哪里知道这个,便向着凤安看去。
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三日后子时,安天峰顶。”成嫣便在一旁笑道,“师妹不必这般见外,只唤我等师兄师姐便可。”
之后这不对消失得急快,见魏无伤笔直地直奔那药田,他便急忙跟了上去,却见得水汽在两个已进入药田之后便向着两旁分散,只后入目的场面,却是叫凤安脸上重重地一抽,竟是想要转身便逃。
“三只肥羊,竟然被两个家伙就这样带走了。”魏无伤摸着下巴,在凤安带着的目光里叹了一声道,“看起来,躺了几个月,我这业务也不熟练了,只顾着说话,竟然忘了战利品!这真是对我的一种讽刺!”同时,她倒是觉得这朱璧,运气不错,至少没有被自己剥光了。
“是有这么一处。”凤安遗憾地说道,“不过却是执法殿弟子的禁脔,宗门别的弟子想去,会m.hetushu.com被收拾的。”执法殿里头大多是一些疯子,凤安觉得,能被修桐英雄惜英雄,这魏无伤的本质,呵呵……
这女修神态平和,颇带善意,而且竟也是一名练气八成的修士,魏无伤眼中微微柔和了些,客气地回礼,之后目光,却落在了成嫣的身后,一名面容冷淡孤傲的青年的身上,见他与成嫣修为相同,手上一把黑色的长剑,竟是带着几分肃杀之气,显然是经历过不少厮杀的修士,便眯起了眼睛。
两人的前方,一名道骨仙风的老年修士,此时正在奋力地与对手做着殊死搏斗!
“我嫉妒你?”成嫣真是诧异极了,不由有些疑惑地反问道,“我嫉妒师妹什么?”怎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呢?
“并不是。”修桐似乎对这些完全没有兴趣,成嫣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便对魏无伤温和地说道,“我与师兄,只是听说此地有人斗法,因此来看看情况,毕竟,我们都是执法殿的执法修士。”见魏无伤缓缓颔首,这才转头,对朱璧冷声道,“朱师妹,辛织山五宗向来交好,你敢袭击魏师妹,这是大罪!三十打神鞭,请你与我和师兄前去执法殿领罚,至于你们……”看了那两名有些恐惧的青年一眼,她沉吟道,“就……”
“有时间,我们战一场。”那青年似乎很是同意的模样,之后便指了指自己,漠然道,“边阳宗,修桐。”
和*图*书“万古宗,魏无伤。”对着这两名修士正式介绍了一下自己,魏无伤便对着那正嫉恨地看着自己等人的朱璧抬了抬下巴,问道,“帮忙的?”
“这女人方才虽然斩我,却避开了我的要害。”魏无伤淡淡地说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既然她不想杀我,我自然也不会杀她。”
“你不想去?”魏无伤看着脸色丰富的凤安问道。
“师妹想多了。”成嫣真是哭笑不得,虽然觉得这师妹病的不轻,然而因性格温柔,到底说不出重话,只摇头道,“我并未嫉妒师妹。”她追求的是大道,可不是几个师兄的爱慕。
然而待得那剑光到了很近的地方,看清了上头的修士的身份,凤安却露出了放松的表情,之后竟是没有了方才的剑拔弩张,飞快地转过身,在魏无伤一抽的目光里迅速地抹头发理衣裳,之后转身摆出了一个优雅的造型,对着落在地上的两个修士中的女修问候道,“成师妹,好久不见。”
“三日之后,我与师妹会前往辛织山深处的一处幻境,你可愿同往?”修桐的目中闪过一丝赞赏,邀请道,“那处虽不过是炼心幻境,然而却可以累实道基,与我等进阶有妙用,只是在辛织山的深处,不好行走,这一次我边阳宗几名精英弟子同去,你若愿意,便与我等结伴如何?”
魏无伤向来很够朋友,那一次爽快地对半儿分了灵草不说,便是最后的灵兽,http://www.hetushu.com若不是魏无伤拼了重伤将那妖兽击晕了半刻,两个人也逃不回来,因此凤安对这有时候很不是个东西的家伙还是很亲近的,此时便认命地给她讲解起辛织山的究竟来,不过说说话,两个便已然走到了山顶,便见得一轮烈日在远处喷薄而出,远处的云海之中,一间小小的殿宇现了出来。
“况且,一个废物,有什么好嫉妒的。”却见魏无伤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讥讽来,看着那朱璧,突然挑眉笑道,“知道为什么,凤安更亲近我么?”在凤安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中,她平淡地说道,“因为我能给他带来利益,因为我是能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蠢货!”她冷笑一声道,“告诉你,女修,最没用的就是那一张脸!长得好看,修为就如同你这样废物的,只能去给别人做炉鼎!与其在这里与我找事儿,不如滚回去好好修炼!不然三百年后,你就不过是一堆枯骨!”
魏无伤便默默地点了点头,接受了成嫣的善意,见凤安似乎并不急着走,成嫣便与修桐一同对着魏无伤点了点头,带着垂头丧气的两名青年再次消失不见。目送他们离开,魏无伤这才转头,对着恋恋不舍地远眺着的凤安遗憾地说道,“我竟然忘记了一件大事!”
便是魏无伤,也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直直地看着前方。
“你你你……”在魏无伤真切的遗憾中,凤安真是要哭了,浑身哆嗦地问道,和_图_书“你从前究竟是做什么的啊?!”怎么竟然有一种悍匪的感觉?
“如此,我与道友又该在哪里集合?”魏无伤便开口问道。
“忘记了。”魏无伤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之后跳起来将凤安的脖子拐住,在这青年猛地塌下的腰中,好奇地问道,“炼心幻境,听起来有些不同,你来与我说说。”她眯起了眼睛问道,“辛织山的深处?莫非上一回,我们两个进入的,还不是最深处么?”
“这个,无伤啊,冲动是魔鬼啊。”凤安觉得,为了自己的小命儿,还是应该安抚一下身边这个很有杀气的家伙。
“什么大事?”凤安便急忙问道,“可有妨碍?”
“你嫉妒我生得比你好,比你更受师兄们的喜欢,莫非不是这样?!”朱璧用一种“我拆穿你了!”的表情对着成嫣。
那青年也在观察魏无伤,许久之后,竟是对她淡淡颔首,有些冷漠地说道,“你很强。”
那女修一身水蓝色法衣,身上灵气勃勃,一张芙蓉面上尽是错愕地看了凤安一眼,之后礼貌地回礼道,“见过凤师兄。”之后目光落在了魏无伤的身上,微微一怔,竟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和气地说道,“你便是万古宗的魏师妹吧?我是成嫣。”
“成嫣!”朱璧真是要疯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同门来了,不去教训那个魏无伤,却还要惩罚受伤的自己,尖声道,“你从前就嫉妒我,如今,不为我报仇,竟是要公报私仇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