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再收下去,就没米下锅了。”万古斐真是觉得眼前这姑娘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真当掌管一个宗门那么容易呢?
说起来,她不记得自己的身世与为何会出现在小空界,可是如修炼的功法,抑或是制符这般的旁门,竟是一点儿都没有忘记,甚至她还记得如今自己主修的功法的名字是《太上锻天诀》,善制符,三品之下的符箓大多没有问题,当然,人无完人,炼丹什么的,呵呵……
她的性情,向来有仇必报,不管当年她遭遇过什么,哪怕再痛苦,她也要回想起来,然而,亲手将叫自己痛苦的人,送下黄泉。
“收徒?”魏无伤举着这个变脸比翻书都快的奇葩青年,眯着眼睛问道,“我记得,万古宗从不收徒?”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妒英才?”苦笑了一声,狐狸眼儿的青年,觉得自己的词语,终于用对了一次。
“本掌门只需要貌美如花,叫天下仰慕就好了。”狐狸眼青年笑嘻嘻地对着魏无伤飞了个媚眼儿,身前金光一闪,便有一道温和的灵光落在了魏无伤的手上,令她不由自主地放开了自己的衣襟,脚下一动,便有一朵白莲绽放,风华无限的青年立在白莲之上,竟是有种令人不可直视的圣洁。
“神经!”作为一个师妹,魏无伤完全没有敬意地嗤笑了一声,之后便不耐地说道,“赶紧回去吃药!”这家伙的病真是越发严重了。
这样变化系http://m•hetushu•com的青年,竟赫然是一名筑基修士。
“本来,咱们宗门就只剩三个人了吧?”魏无伤的眼神微妙了起来。
这样的弟子,在哪里都不可能会被轻视,可是想到当时自己的伤势,和每每想要回想,却不知为何感到痛苦的记忆,便叫魏无伤忍不住心中一冷。
她没有从前的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是魏无伤。三个月前,她在辛织山的深处被自己的师尊发现,带了回来,之后竟因身上的重伤在床榻上躺了两个月,再次清醒,便发现自己没有了之前的全部记忆,然而已然有着练气八成的修为,和身上莫名的战甲,却叫魏无伤明白,自己的出身想必颇有来历。
不过,就算想不起来又如何呢?她是魏无伤,只要知道这个,便已经足够了。
万古斐见过她所绘的符箓,曾经十分惊讶,因为她的符箓之法,似乎是传承自上古法门,与如今的符箓多有不同,而且或许是因为是失传的绝学,她的符箓,甚至比同样效果的符箓要强力许多,这更多的表现在攻击类的符箓之上。
“欺师灭祖啦!”青年尖叫了一声,之后见四下无声,连个援手都没有,这才尴尬地一咳,露出了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一身风华消失得比流星还快,赔笑道,“千万不要打脸!”见魏无伤浑身都被刺激得直哆嗦,急忙说道,“十日后,辛织山之中http://www.hetushu.com五宗一同大开山门收徒,我们也要出席的,若是到时我不美丽了,不是叫大家失望么。”
“不过是几个废物,收拾起来并无麻烦。”魏无伤有些漠然地弹了弹身上的黑色战甲,冷淡地说道,“若不是看在那小子与我万古宗同出辛织山,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说罢,便向着正眯着眼睛看过来的青年漠然道,“师兄还有何吩咐?”
“我给宗门赚钱,你干什么?”魏无伤见这家伙已经在兴致勃勃地扳手指了,便冷笑道,“你才是掌门吧?”说起来,这掌门师兄,真是一朵叫人不能置信的奇葩。
“真是个败家孩子啊。”看着魏无伤漠然的脸,青年便感叹一声,狐狸眼儿中闪着微微的光亮,谴责道,“你说说,若不是你,万古宗会落到这么穷的地步?”觉得自己说对了,他便慢慢地将手里的灵石揣到了怀里,哼哼道,“多了你这一张嘴,你知道你吃了多少么?”
不过听到这家伙竟然敢这么颠倒黑白,魏无伤只觉得一股火儿从心里头窜起来,别说什么符文了,就是现在有一个活生生的和尚在她面前念经都不好使!猛地站起,她大步走到这坐在石桌前悠悠然的青年的身前,在他侧头看来的同时,一把便拎住了他的衣襟,小小的少女,竟是将俊美修长的青年凌空拎起,举在空中,咬牙恨道,“万古斐,你少给我在这里装疯卖傻!这一和*图*书个月,是我在养着你和那老头子吧?!”
她……是在什么时候,学会的制符?
魏无伤沉默地看着这青年,看似没心没肺,然而却为她与她的师尊遮蔽了大半的风雨,心里微暖,却还是冷哼一声,甩袖就走。
“嗯。”魏无伤淡淡地应了,一只手,却在身后慢慢地抓紧。
“还记不起来?”青年不答反问,却有些没头没脑。
“所以,你才要继续努力啊。”万古斐沉重地在半空拍了拍魏无伤的肩膀,恳切道,“听说,开山门之后,几个宗门的练气弟子便要进入一个什么……”他远目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咱们宗门几十年没有弟子,这个,我也忘了,不过!”见魏无伤的表情不善了起来,他急忙指天叫道,“我敢保证,绝对是个能发财的地方!”
难怪能在大郑之北的辛织山中,以一人之力,便能够占据山北。
一开始她不过是以为这个家伙在哭穷,可是现在一看,自己为了报恩拜入的这个门派,真的是穷得掉渣啊。
摊开的手心里,一抹鲜血,顺着洁白的手掌滑落了下来。
深沉地思考了一下人生的哲理,魏无伤便默默地将符纸收起,眼中也带了些冷漠。
看着魏无伤毫不动摇的背影,万古斐很是哀怨,突然手飞快地捂住了嘴,低低地咳嗽了几声,放下后,这才喃喃道,“莫非,本掌门已经没有魅力了么?”突然一个媚眼儿向着不远处的和图书树梢甩去,瞬间便见几只被迷得五迷三道的小雀儿眼里全是星星地翻下了树枝,他这才得意地笑了起来,之后目光落在方才捂嘴的手上,微微一怔。
怀璧之罪,万古斐从不叫她将这些符箓示人,不过魏无伤却觉得,似乎她的内心深处,是记得那个传授了自己符箓之道的人的。
好容易在白莲上摆出了一个美丽的造型,万古斐就见魏无伤一脸的无动于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便觉得深深地愤怒了,不由叫了一声,“魏无伤!”见少女不耐烦地看了过来,他急忙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含情默默地说道,“小心脚下。”快点儿看美人啊你个少根筋的男人婆!
说起来,她还急着要找上回那和自己修下了不解之缘的一个好朋友玩耍呢,想到好朋友一来,自己便能发点儿小财,魏无伤不由露出了些许欢快的笑容,手中一翻,便是一摞的符纸出现在手里,爱惜地摸了摸,顺便感谢了一些自己很会选择的记忆。
魏无伤这在检查自己的丹田,她的丹田又似乎与别的修士不同,气态盘旋的灵气之中,却似乎有着一段金光闪闪的符文在灵气之中若隐若现,隐隐传来梵唱之声,神识只要靠近,便会有一种安宁的感觉,甚至连魏无伤有时连自己都感到无法压抑的暴躁,都会平息下来。
“咱们宗门的库房,已经海阔天空了。”
魏无伤虽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不过“被”相报,这个心情就不那么http://www.hetushu.com美妙了好吧?
她不过十二岁,却已然练气八成,这在这小空界的修士之中,可以称得上是天资卓绝了。
魏无伤坐在一旁扶额,越发地觉得自己无法忍受这个家伙对词汇的奇葩运用,沉默了片刻,这才在这青年若有若无地看来的目光中咬着后槽牙问道,“你可以直接说,没钱了。”混蛋!海阔天空,她还万里无云呢!若不是这个家伙对自己实在是有救命之恩,如今自己还要唤他一声掌门师兄,魏无伤现在就送他去见祖师!
精致小巧的亭台中,一名身形修长,俊美无比的青年,正惦着一枚灵石,皱着一双秀眉,狭长的狐狸眼中泛着桃花般,带着无限的情意,之后语气却苦恼的很,微微一叹,便叫人心中带了几分的怜惜。
“连本掌门语境之中的美都感受不到,你真是个糙人!”青年微微一叹,风情无限,颇觉自己曲高和寡,颦眉道,“你,真的是个女修?啧啧……”他摇头看着天边的云空,悠然地说道,“真为你的姻缘感到担忧。”咳了一声,他便好奇地问道,“听说,几日前你进山里的时候,与边阳宗的核心弟子起了冲突?”
哪怕脑海中,那个人,不过只是一道红衣飞扬的高挑背影。
努力地挺直了脊背,魏无伤大步沿着山道向着更高的山峰走去,那其中,一座小小的殿宇正隐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
在金丹期修士便可叱咤风云的小空界,筑基修士,也算得上是一界的强者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