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当年,你曾经为我挡住了一刀,救了我的性命。”在魏无波发现她已然就要死去,终于可以安心离开时,魏无伤轻轻地说道。
真是好奇啊,背叛者。
荒山。
她的意识开始模糊,然而眼前,却仿佛现出了一道顶天立地般巨大的佛陀的虚影,那佛陀拈花而笑,目中慈悲,从不敬畏神佛的她,第一次在这佛陀的面前叩拜,虔诚地伏在地上。
“你的存在,就叫我痛苦。”魏无波冷声道。
眼见那女子似乎受到了惊吓匆匆离去,魏无伤闷哼一声,手中一动,艰难地放开了到死都在紧握的一丝元神,轻笑道,“和尚,下一次投胎,不要,再遇到魏无伤这样的无心人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的这个样子!”见她似乎连生死都不在意,魏无波的脸色嫉恨扭曲,尖锐地说道,“就是因为你!元恒师兄看不到我的好,张口闭口的都是你!”她的眼前,似乎现出了一名俊美青年的身影,一开口,总是在问她,“无波,你六妹可好?”想到那青年面上的关切与不经意露出的情意,魏无波再也隐忍不住,怨毒地说道,“你看看,就算是死,你也只是这样的表情!你与姐姐们,这一辈子连泪都不会流,这样的怪物,怎么配得上师兄!”为什么这些人,伤到了极致,却连疼都不叫,连哭都不肯?!
她想不明白。
“不,不怕。”宝镜女子挣扎着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样俊美清逸的青年啊。
“是么。”
她手和-图-书中持着一面宝镜,映衬着她苍白的脸,竟带了几分的诡异。
魏无波微微一怔,转身,便见到身后的女子,在月光之下,露出了释然的笑容,喃喃道,“我不再欠你什么了,魏无波。”欠她的,终于叫她以命来偿还。
曾经美丽的脸,如今却被一道血痕贯脸而过,带着满脸的血水,现出了几分狰狞,还有那一双血色的,不似人类的竖瞳之中暴虐疯狂的杀意,都叫这女子感到害怕,害怕这名为无伤的女子,会突然暴起,将她如同地上的尸首一般斩成两段。
名为无伤的女子微微一颤,之后缓缓抬头,那手持宝镜的女子在看到她的脸的瞬间,猛地惊叫了一声,向着身后退去,目中泪光盈盈,似乎想要找个地方躲藏,然而到底没有成功,只好低下头,不敢去看那张脸。
这是一位美丽得带着几分清雅的女子,然而走在这满是血污的山路上时,面上的表情却带着几分恐惧与说不出来的忐忑。
“都是你不好!”似乎是因为魏无伤不能动弹,魏无波的脸上现出了几分诡异的红晕,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温婉,对着重伤的女子尖叫道,“做散修有什么好?!什么都没有,资源,灵丹!没有这些,我们只能眼睁睁地坐化你知道么?!你看看大姐她们,生前叱咤风云,可是却还是无法进阶,寿元将尽坐化掉!这有什么意义?!”
魏无伤疲惫地阖上了双目,等待最后的终结。
“想要你的命的,是师http://www.hetushu.com兄的师尊天丹真人。”魏无波看着血水在那女子的脚下蔓延,竟然露出了快意的表情来,轻声道,“无伤,你的血咒太可怕,他们都不敢叫你结丹成功。况且,你对师兄的影响太大,真人容不下你,”她脸上露出了轻轻的笑容,“无伤,你成全我吧,只要你死了,真人便会收我为徒,还愿意为我与师兄定亲。”
她似乎已然死去,然而正在微微颤动的身体,与一声声剧烈的喘息,却见那女子明白,这个人,竟然还在挣扎。
似乎是看到了活人,喘息中的女子血红的双瞳露出了扭曲的兴奋,然而却死死地扣住了自己的手臂,似在压抑一般,嘶哑地唤道,“五姐。”她慢慢地垂下了双目,轻声问道,“为什么,离我这么远?”她挑眉,血水在面上蜿蜒而下,邪异万分,然而口中却还带着清明的神智,“你害怕我?”
一道金光大盛,那元神,在她的面前舒展成了一名清秀绝伦的僧人,佛光大盛之中,他向着她伸出了手,轻声颂道。
“佛祖慈悲,叫这和尚,功德圆满。”
那样爱过她的姐姐,为什么,会想要她的命呢?
“我永远都不后悔!”魏无波色厉内荏地叫道。
血夜。
天羽门,为什么会重视魏无波?
她与墨沉舟,是这个末法时代的地球,金丹之下,最强悍的两名修士。
“什,什么?”宝镜女子脸上一变,骇然地看着她,强笑道,“无伤,你在说什么?你和*图*书是我的亲妹妹,我怎么会……”然而手中的宝镜,却颤巍巍地向着魏无伤的方向照去。
“魏家的女人只流血,不流泪。”魏无伤却仿佛听不出她声音之中的怨恨般,漠然地说道,“就为了个男人,你,就要我的命?”
目光落在这女子身后,那只探出一点儿,似乎是被她护住的人影一眼,女子的面上露出了害怕的表情,犹豫再三,还是颤抖着唤了一声,“无伤。”
“你连元恒那蠢货的话都信。”魏无伤似乎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眼睛,猛地咳嗽了一声,喷出了带着黑色血块的鲜血,却还是面无表情,似乎重伤的那个人,不是她一般。
“为什么?”魏无伤觉得,就算是死,她也想要一个答案,她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女子,问道,“魏无波,为什么?”从前,这个人对她多么的好啊,甚至很多年前,在她还弱小的时候,是眼前的女子,背着她走过了山川平原,只是为了给她找到能够修炼的法门。
魏家六姐妹,作为散修在这个时代修炼,一个姐妹一个姐妹的陨落,到最后只剩下她与她的这个姐姐。她拼尽了一切护着她在这个世界挣扎,可是如今,想要她死的,却是她的亲姐姐。
“没有想到,背叛了我的,竟然是我唯一的姐姐。”魏无伤目中赤红疯狂,然而口中却无悲无喜,似乎是在阐述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故事,轻声道,“趁着我结丹,无法压制这股凶念,你勾结了天羽门来铲除我,有什么不能说hetushu.com的呢?”她哼笑了一声,平静地抬头,看着眼前被她揭破了真相的姐姐,说道,“不用这样害怕我,”她的目中闪过一丝黯淡的死气,“我的丹田已经碎了,五姐,你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就要死了,这就是你要的么?”
“我佛慈悲……”
两名女子的中间,一名青年僧人的尸体在月光下显露了出来,他面上带着安宁,仿佛不过是睡去。
“原来,真的是为了一个男人。”魏无伤淡淡地笑了,轻声道,“我对男子,从来不曾抱有期待,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妖血无伤,魔剑沉舟。
没有了她的庇护,在那样勾心斗角的门派里,她的姐姐,会活到什么时候呢?
不安地四处看了看,她的身影猛地一滞,目光便落在了无数的尸首间,此时正坐在地上,将头枕在支起的膝盖上的一道人影。那似乎也是个女子,长长的黑发散落在肩膀上,浑身被鲜血浸透,手边是一柄已然破裂散碎了的战斧。
死寂的荒凉山峰之上,还带着一股未散的肃杀之气。满目疮痍的山坡,无数的残肢断臂散落在四下,汇成了小溪一般的血水在慢慢地向着山脚之下流淌,冰冷的山峰呼啸而来,连整个山峰都似乎有着不甘的亡魂在嘶吼。
“我这一生,从不亏欠旁人。”听到此时,魏无伤的面上方才露出了几分悲色,看也不看面前的女子一眼,只是将手放在这僧人的面上,轻声道,“却没有想到,死到临头,竟然亏欠了你。”一道血柱突然从她的丹www.hetushu.com田喷出,这重伤的女子,身体竟然开始崩碎,抹了一把血,她对着面前吓得向后退了数步的魏无波淡淡笑道,“我要死了,五姐,你以后,不要后悔。”
两小无猜的姐妹,为什么,会走到这样的一天?
一道纤细娇弱的身影,在缓缓而行。
“我们守着祖辈的承诺,永远都不能加入如何门派,你忘记了?”魏无伤看着眼前似乎要将全部的悲愤吼出的魏无波,轻声问道。
“什么承诺!”魏无波却冷笑了一声,柔软的身躯在轻颤,“无伤,我只是累了,想要过好日子罢了。”她颤抖着声音说道,“天羽门是修真界最大的门派,而且,元恒师兄说过,只要我愿意,我就能成为内门弟子!”
“还是,在心虚?”魏无伤再一次淡淡地问道。
如果当初,他愿意引她进入天羽门,不是为了接近眼前的这个人,那么,她也不会陷入疯狂,恨着她这唯一的妹妹。
为什么她爱的人,会将目光,落在这样的怪物身上!
“那么,我会死的。”魏无伤毫不在意地说着,却颤抖着手,将身后的一个人捧到了自己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放下,第一次带着几分动容地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连这个人也要害死?”
还是因为,她是魏无伤的姐姐吧。
“我知道他要帮你结丹!”魏无波狠狠地指着这僧人说道,“多管闲事!明明,你的功法到了结丹时,会使心性大乱,狂性大发,可是这和尚,竟敢将舍利渡给了你,就是为了叫你成功压制自己的疯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