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刚刚走到山半腰,魏无伤便见天边一道剑光扑面而来,落在了自己的身前,露出了一名笑嘻嘻的俊秀青年,身上穿着一件颇为华美飘逸的法衣,手上持着一把灵气逼人的灵剑,头上插着一根带着逼人火气的玉簪,腰上围着一根频频有灵光闪动的腰带,手上还有一枚光华璀璨的储物戒,魏无伤打量了他很久,最后,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
青年想要爆发!
“你简直不可理喻!”凤安跺了跺脚,带了些火气道,“从前你在宗门里欺负比你长得好的师妹也就算了,今日,我……”
青年再次乖乖地点头。
魏无伤猛地停住了脚步,意味深长地看了这好奇心很重的青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道,“你知道,这世上,什么人死的最快么?”见青年猛地抖了抖,之后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连连点头,这才满意地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狗头,和气地说道,“好好儿赚你的灵石吧。”
“什么师妹!”那朱璧尖声叫道,“一个小丫头片子,凭什么你们都围着她?!我就是要她死!你能把我怎么着?!”她在辛织山,是出了名儿的美貌,向来风光无限,被人围着团团转,冷不丁这名为魏无伤的死丫头出现,竟是连凤安这般从不与女修多说什么的精英弟子,都看重她,早就叫朱璧心中不忿,只恨今日未曾成功伤到这贱人,叫自己反倒叫自己受了伤。
然而,却见一只修长的手将http://www.hetushu.com他阻拦住,一转头,便见身后的少女,望着远方匆匆而来的两道剑光,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慢慢道,“莫非边阳宗,是打了一个,便再出来一个?看起来,今日我魏无伤,若不一劳永逸,还真的很麻烦。”
虽然自己的师尊也是个强悍的筑基修士,可是总靠着师尊的威风算是什么事儿呢?
生意上门,魏无伤便多了些耐心,问道,“什么符?”
一边说,一边竟是从怀中,翻出了一沓灵气各异的符箓来。
魏无伤可不是那些只会嘴上说说的女修,前几日与这家伙进山,他亲眼看着她一拳砸碎了一名想要杀人夺宝的散修的头,看着这少女冷漠地站在尸体的身边,弯下腰很平静地翻检那散修身上值钱的东西,从小在边阳宗太太平平长大的凤安,便觉得心里一股凉气直入肺腑,并且,对于这少女从前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十分好奇。
跟在魏无伤的身后,凤安越发有一种自己才是女人的性别颠倒感,刚刚抹了一把眼泪,想要抓着这少女说点儿好听的,便听得身后,突然便是一道尖锐的啸声传来,一时间竟是灵气涌动,一道森寒之气竟是从身后扑来,就在凤安骇然转头的瞬间,便见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突然猛地转身,一拳向着那灵气轰去!
有些灵石,魏无伤便觉得应该马上回去,好叫库房不那么“海阔www•hetushu.com天空”,却在此时,被那青年突然唤住道,“无伤,还有一件事儿。”
女修,不是应该娇娇气气,美丽动人地躲在他们这些男修的身后,见到血的时候发出害怕的叫声,叫他们怜惜的么?
凤安虽觉得活该,却也知道,若是今日叫这家伙死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一边暗唾了一声晦气,一边飞快地冲到这青年的面前,将一枚灵丹塞进了他的嘴里,这才指着那不远处正在慢慢爬起来的女子呵斥道,“朱璧!辛织山中,我边阳宗与万古宗向来同气连枝,你竟敢伤及万古宗的师妹!今日之事,你给我等着!咱们一定要去掌门师伯的面前走一遭!”
然而摸了摸自己一见到魏无伤便隐隐作痛的肋骨,他便再一次萎了,忍着心酸将怀中一个储物戒抛了出来,这才无力地说道,“这是你的那一半儿。”想到一个月之前,他还是个无忧无虑,风华正茂,年轻有为的小空界优秀青年修士的杰出代表,却在某一天那该死的大山里,一不小心招惹了一个名为魏无伤的人形怪兽,从此自由快乐都成为浮云,青年都想要给自己鞠一把同情的泪水。
凤安一见那女子,便露出了厌恶的神色,见那青年既然还敢动手,便飞快地出剑,想要阻拦他的攻击,却陡然听到身后一声冷哼,便见身后,又是一道拳影击出,这一次,竟是发出了恐怖的啸声,将那剑光绞得粉碎,之后和_图_书一转,竟将那剑气的碎片搅在了一处,一同冲入了那青年的身体之中。
凤安犹豫了片刻,便坦白道,“你的符箓效果不错,卖的很好,回头客很多。”见魏无伤渐渐不耐烦了起来,这才抓头道,“几日前,有一个前辈,想要你帮他绘制一张符箓,他愿意用别的东西换。”
这货是个肥羊!
魏无伤在凤安期待的目光中有些冷淡,沉默了许久,方才淡淡说道,“将两种暴烈的不同灵力绘制在一张符箓上,这已经是高阶制符师的水准了,”目光落在失望的凤安的身上,她便摇头道,“拒绝他。”绘制烈火雷符她虽然有独特的法门能够做到,然而其中却有着极大的危险。在制符中,只要一个不小心,凭她如今只是练气期的修为,只怕要被炸个尸骨无存。
可惜是自己认识的人,不然这一次应该能给宗门那库房添砖加瓦了。从不吃窝边草的魏无伤再次用遗憾的目光看了这青年一眼,并且作声,只淡淡地立在原地。
这青年在魏无伤诡异的目光里抖了抖小身板儿,觉得自己很有些生命危险,便急忙叫道,“无伤,你可别冲动!”见不远处的少女用鄙夷的,看草履虫的眼神看着自己,咬着牙在心里记了这家伙一笔小黑账儿,这才挤出了些笑容来,赔笑道,“我是来给你送灵石的。”
魏无伤转头,做出了一个说的示意。
凤安大喜,一边急忙点头道,“这本就是制符师的传www.hetushu.com统了,想必那位前辈应该深知的。”想到自己会从这其中得到不少的好处,他便眯起了眼睛笑得如偷了鸡的黄鼠狼似的,只有冷不丁便追在不再开口,继续沿着山路前行的魏无伤的身后好奇地问道,“不过,舒望灵花,对你有什么用呢?”
有哪个女修会不在意地把沾到的血往死人的衣服上抹啊?!
“凤安,你这一回,做得不错。”看着了灵石,魏无伤便决定给眼前这家伙点儿好脸色,点了点头,便扬手一摞灵符飞到了凤安的面前,挑眉道,“这些,够卖了吧?”虽然自己习惯的绘制符箓的方法与现在不同,然而魏无伤不过专研了几日,便已然将如今的制符手段学的差不多了,因此便与这凤安联合,自己制符,凤安卖符顺便提供符纸妖血,所得的灵石一人一半。
往事不堪回首,多想无益,坚强的青年便在魏无伤面无表情地翻看着手中储物戒的动作中叹道,“你放心,没贪你灵石,我还想要活命呢。”当初在大山里,就因为争抢一株二阶灵草,他险些被这魏无伤送去地底下陪祖师喝茶,如今,他哪里有胆子贪她的灵石呢?
“答应他。”敛目片刻,魏无伤便慢慢地说道,“只是你与他说,我还要一株五阶舒望灵花,另外,绘制符箓的符纸与灵血,都要那人来准备。”
那青年指着魏无伤,脸上一阵苍白,喷出了一口血,竟是仰天就倒。
竟是一道泛着金芒的灵气,带着几hetushu.com分爆裂地冲击而去,一时间,便听到身后突然便是一声冷哼,之后便是轰地一声,凤安转头,便见那巨大拳影,竟是将身后一道水蓝剑气从中间冲击得七零八落,之后,便带着几分霸道地重重击在了一名女子的身上,那女子身上灵光闪动片刻,身上的灵甲突然炸裂,之后便是一声惨叫,这女子竟是被砸飞了出去。
“我就知道。”凤安失望地强笑道,“那人竟然会用六阶地黄草与六阶浮灵丹来交换,便就知道……”这玩意儿只怕不好做。
“烈火雷符。”凤安从来没听过这样的符,然而想到那人所说的交换的物品,便忍不住生出了些希望来,问道,“你会么?”
凤安只觉得头上的汗,刷地就下来了……
“你说他用什么交换?”冷不丁,魏无伤突然打断了他,凝重道,“地黄草?浮灵丹?”一只手,便已经微微发颤。
“是啊,怎么了?”凤安觉得这不需要重复啊。
“那你还不拿来?”魏无伤翻了个白眼儿,慢悠悠地看着这青年青白交错的脸说道,“磨磨唧唧的,你是个女修么?”
“你大胆!”那女子的身边,本跟着两名笑嘻嘻看好戏的青年,本是要看这前头两人的笑话,电光火石之下,竟是场中逆转,自己的同伴吃了大亏,见那女子的腹部,一个巨大的创口正在涌出鲜血,其中一名青年哀嚎了一声向着那女子扑去,另一名青年,却是喝了一声,扬手便是一道灵光,向着魏无伤而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