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衰地竭
第002章 女武曲星(一)
“什么!?”洪熙绝霍然从椅子上站起身。其他的宗主虽然不像他那么失态,但是脸上也露出极度惊奇的表情。
“洪师叔!”
洪熙绝脚步沉重地朝着七宗堂缓步行进,脸色比此刻的天色更加阴沉。自从八年前丧女,他脊背再也没有往日那般笔直,头发也变得焦黄杂乱。只有他的眼神,仍然像鹰隼一般犀利。
“大家都知道,再过几日,神命天星选拔大赛就要开始,在这个选拔大赛中,我们会找到化解天衰地竭的神命天星,江湖各大势力的少年英杰都会作为候选者聚集麟台峰……”靳奇说到这里,堂内忽然传来一声猫叫。
“洪兄不要激动。”靳奇举起手安抚道,“这条消息绝对不假,是乘风会会长亲自以秘藏符鹤传书而来。祖师也确定了消息的真实性。”
“什么传言能够惊动他老人家?”其余六宗宗主纷纷诧异地问。
众人纷纷转头望向召唤宗宗主慕容婷。这位灵犀族女郎苦笑一声,转身安抚了一下她的召唤猫:“小花的意思是想说,有的候选者早已经到了麒门。”
“绝处逢生的命格绝不可能与生俱来!”洪和*图*书熙绝厉声说,“这是命格在人生逆旅中不断激变挣扎,最终进化而来。我从未听说人一出生,就能携带如此特异的命格。”
“这只是江湖上一条越传越邪的谣传而已。”洪熙绝不屑地一弹袍袖,“朱雀双花年纪和麟台祖师相当,她们的开山四大弟子都已经徒子徒孙满堂,怎么还会去收一个婴儿为徒?”
在通向七宗堂的路上,凡是看到洪熙绝的麒门弟子和师长都下意识为他让开道路。洪熙绝并没有对他们假以辞色,而是如一艘快艇一般无情地劈开人群,朝着七宗堂大步流星地走去。北风追着他的身子呜咽地吹送,将彻骨的寒意和危机感刺入七宗堂的庭院。
七宗堂面南的三道门无风自动,同时开启,洪熙绝尽力昂起头,挺身穿门入堂。在堂内安坐的六人同时站起身,朝他淡淡地点头。
“嗯。”洪熙绝简略地打了个抱拳,快步走到局里七宗堂主坐最近的剑宗宗主之席,一振衣襟,巍然坐下。他身后的银发少年双脚一点地,犹如幽灵投下的幻象,悄无声息地站到他的身后。
山雨欲来!这是所和图书有麒门弟子心头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十三年前,在芝族雪融原凤凰森林出了一个武曲星转世的少女。闭关多年的朱雀双花亲下忘月峰,将她收为关门弟子。从此落月留香阁又出了一把神剑。”靳奇沉声说。
“怎么,是不是我的跟班让你想起了做摩沙门大护法的好日子。”洪熙绝眼角都不抬地问,“不过我记得你在摩沙门里做的好象也是跟班啊。”
“好啦!别一进门就顶牛,都是七宗院的宗主,以和为贵。”坐在七宗堂主坐上的灵犀族男子沉声道。听到他的话,松近勇不得不气闷地坐下。这位灵犀族男子正是执掌麒门灵剑宗的靳奇,据说他的祖辈和麟台祖师相交甚密,自己也是祖师的关门弟子。所以他在七宗院里扮演的是祖师代言人的角色,这让其他宗主都必须给他几分面子。
“因为这个特异的婴儿刚一出生,就已经显露出绝处逢生的命格。”靳奇微微一笑。
不知从何时起,麟台峰瀑布的水变得浑浊而沉渣泛滥。天华山脉的天空总是罩着一层淡淡的黄色雾霭。本来绵延数千里的碧绿山林犹如被烧焦和-图-书的桌布,山脚下的林莽开始一层层地变黄枯萎。山腰处的林带变得格外单薄,朝不保夕。天衰地竭的征兆终于开始蔓延到了麒门。
“如果传闻属实,那么她身上拥有的,就是宿慧!”麒门气宗的宗主柳青澜开口说。
“全部七十二诀?!”七宗院的宗主们都耸然动容。
“洪师伯!”
“乘风会的灵霄……”众人闻弦歌知雅意,无不苦笑。这个乘风会著名的小风媒刚到麒门两个月,已经打听到了不少猛料。哪个宗主以前的老情人是谁,哪个宗主年轻时出过什么糗事,哪个宗主心中暗恋着哪个宗主,哪个宗主的底裤是什么颜色,哪个宗主有什么不良嗜好。因为这个小风媒的超级活跃,这些宗主的威信在门人眼中下降了不少。
“这个传闻并没有到此为止。你要知道,朱雀双花赖以成名的剑法,乃是落月留香七十二剑诀。传说这是天下四绝之一百花仙子托梦传世的天下神剑。得其一诀者足以纵横江湖,落月留香阁因此被江湖人称为剑门,占了江湖四金字中的一席之地。而忘月峰也被江湖人称为天下第一剑的发祥地。令和图书人乍舌的是,这位神命天星在九岁那年就习得了全部七十二剑诀。”靳奇接着说。
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中等身材的少年。他的身材瘦削,背和洪熙绝一样微驼,连头发困扎的式样都和他一模一样,乍看上去,就好像洪熙绝的一个影子。但是他身上有一样东西令人一下子就会注意到。那就是他的头发。那是一头欺霜傲雪的银发,每一根发丝从根到梢,全部都是银白色,犹如银丝锻造而成。他的脸色和洪熙绝一样阴沉,嘴唇神经质地蠕动着,似乎在默念着什么口诀。
这一年,是麒门乃至整个江湖至关重要的一年。阴阳卜仙道轩预言中的救世主,注定要化解天衰地竭之厄的神命天星将会在这一年在江湖中出现。而在这一年里,江湖各大势力的宗主们身上,都卜出了和麒门宗主们一样的流星陨落命格。这意味着,天衰地竭的大爆发已经迫近。在十年之内,世上所有的英杰都会像陨落的星辰一般消失。
“洪宗主!”
“这一次召开七宗聚会,是祖师的主意。”靳奇沉声说,“请各位以大局为重,不要让私人恩怨影响了会议的http://www.hetushu.com主旨。”
七宗院里顿时嗡地一声炸开了,六位宗主情不自禁地议论纷纷,都为这个突兀的消息感到震惊和兴奋。
“洪熙绝!”松近勇瞠目怒喝道。
“洪宗主好大的派头,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带上你的跟班,搞得麒门七宗院简直像帮派会场了。”厅堂中一名身材魁伟的沙族大汉忽然开口道。此人正是麒门力宗的宗主松近勇,以前行走江湖时曾经有单臂擎天的称号,曾任雁之大陆黑道著名势力摩沙门的大护法,和洪熙绝曾经身属的雁之大陆白道势力众志盟很打过几场硬仗。所以他和洪熙绝一向很不咬弦。
“是!”听到他的话,堂内七宗院的宗主同时站起身抱拳道。
这一天的麒门麟台峰,黄云密布。北方的风卷着滚滚的沙尘,无情地撕扯着麟台峰上半露颓色的迎客松,青白色的松针随风卷散。
“祖师这一次召开七宗聚会,是因为江湖上已经越传越火爆的一条传言。”靳奇神色严肃地开口。
“哈哈,洪熙绝,你别以为你的弟子就如何了得,看来落月留香阁的女武曲星比起你这位只会麒门基本剑的弟子,可要强上百倍。”松近勇冷笑着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