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衰地竭
第001章 楔子
“没错,我的梦想就是成为神命天星。”小枫哥得意地说。
“师父!是师父!”小枫哥仓惶地抬起头来,眼前的景象让他五雷轰顶。在师父的怀抱中,静静躺着犹如在沉睡的小师妹。
“看到了吗?”小枫哥轻声说,“那颗星就是神命天星,传说中神命天星的命格。只有神命天星,才能够挽救天衰地竭的厄运。他会成为天地间最伟大的英雄。”
“嗯,说吧,怎么报答我?”小师妹闭上眼睛昂起头。
“对了,小师妹,你这么晚追在我身后赶过来,是要做什么?”小枫哥忽然问。
“真的?!”小师妹惊喜地睁圆了眼睛,“你不怕爹爹怪你?那天爹爹不是说,九重天瀑上有异象,叫我们千万不要靠近吗?”
“那……”小枫哥眼珠子一转,“你不是已经学会乘风术了吗?我们今夜去飞跃麟台峰九重天瀑,让你玩个痛快。”
“哈哈,小师妹你看!”小枫哥连忙举起手朝头顶的星空一指,试图转移她的视线。
“小师妹——!”小枫哥惊恐万分地嘶声吼叫。
“不!不要——!”小枫哥嘶吼着想要扑到小师妹的身边,却被师父一脚踹倒在地。
“你给我好好记住今天的教训,永生永世不要忘了!你是这个世界的最后希望,天下的安危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今天,你害死的,是我的女儿。明天你害死的,将会是整个天下,明白吗?隋枫!”师父的话如利刃般一遍又一遍插入隋枫的心口。他跪倒在地上,拼命用头磕着地面,嚎啕大哭,眼中热泪渐渐化为鲜红的血痕。
“小师妹!小师妹她……”小枫哥嘶声惊叫。
“今天是爹爹把你从出云泽捡回来的纪念日,也是你的重生日,难道你忘了。从今和图书天起,这就是你的生日啦。”小师妹从怀里掏出一枚红色的如意结,递到小枫哥的面前,“生日快乐,寿星公,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放心。你看天上!”小枫哥指着空空如也的夜空。在天顶中,有一颗闪烁着橘红色光芒的星辰仍然放射着迷人的星焰,照亮了漆黑的天空。七颗金白色的星辰从地面冉冉升起,环绕着这颗星,形成一柄长剑的形状,而这颗橘红星则是剑的中心。这把星辰合成的长剑在空中一闪,化为一道刺目的炫光,无情地划开了周围死寂的黑暗夜色。失去星辰的天空烟消云散,在小师妹和小枫哥的眼前,重新出现了繁星闪烁的天空。
“走!”小枫哥原地一旋身,身子呼啸着直追上小师妹的背影,凌空一个叠翻,嗖地一声窜到她身前。空中散落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啊——”目眩神迷的她发出一声惊悚而兴奋的尖叫。
“嗯……”小枫哥摸着下巴,拼命思索。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然在水雾中一闪而过。
“你一定能成的。”小师妹抿着嘴,无比肯定地点头,似乎已经认定了小枫哥就是神命天星。
“我们麒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你能不能早点长大,早点懂事,不要做毛孩子才做的蠢事,给我好好想清楚!”师父最后的话语犹如烙铁一般无情地烙印在隋枫的心中。他拼命地咬紧牙关,神经质地重复着师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砰!”他猛然一跺右脚。漂浮在八双脚印周围的金色雾霭被激荡出一片狂野的涟漪,呼啸着朝天顶飞去。周围的景色忽然全都消失不见了。围绕小男孩的是一片洁净而空灵的星空,金色雾霭和_图_书汇聚成上古二十八星宿,在空中闪烁生辉。
在黎明来临的时候,他在湖岸边的鹅卵石地上找到了被冲上岸的一只绣花鞋。小师妹的绣花鞋。
“我要记住今天!永生永世都不要忘了自己犯的错。我不会再犯了!师父!我不会再犯了!”整个麟台峰谷地都回荡着隋枫凄怆而悲凉的嘶吼。
师父阴沉着脸摇了摇头。
天华山脉麟台峰顶的灵珠台上,有着一片陨坑一般的凹地。凹地的内部,有着八双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脚印。这些脚印犹如被石工刻在凹地底部的青石上一样,纤毫毕现,纹理深邃。在这八双脚印的周围,常年漂浮着犹如星辰一般的金色雾霭,在晚上观看的时候,仿佛群星闪烁。
“嘻嘻。”小师妹对他眯眼一笑,“小枫哥,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师妹……”小枫哥双手接过如意结,感动得小脸通红,“我……我……”
“啊!”一声短促的尖叫在他背后响起,叫声凄恻惊惶,令他浑身的汗毛倒立。
“那当然,当初他老人家牺牲生命挽救了麟台祖师的宿命。当麟台祖师创造出麒门,道轩功德圆满,被天界选中,所以在麒门最高峰飞升。但是,在飞升之前,道轩算出了一千年后的厄运,留下了这江湖历史上最神秘莫测的飞升卦。在这个飞升卦中,隐藏着天地间最神秘的宿命奥义。难道你不想知道吗?”小男孩满脸都是兴奋的表情。
“臭不要脸。”小师妹放声笑了出来。
幽静的夜色中,一个看起来不到九岁的小男孩,手脚利落地顺着麟台峰的绝壁爬到灵珠台的顶端。他探头看了看灵珠台的四面,确认没有人之后,身子一个前空翻,灵活地跳入灵珠台的凹地之和_图_书中,将他的双脚踩在八双脚印形成的圆圈中央。
“小师妹?”小枫哥扭身回头,向身后望去。刚才仍然紧紧跟随他的小师妹,忽然消失了,只有她披在肩上的一件雪白色的披帛在空中空空洞洞地飘舞,随着山风的吹动无助地扭曲变形。
“是师父说的。”小枫哥闭上眼得意地说。
“隋枫,你做的好事!”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他的头顶响起。
“群星陨落——天衰地竭爆发的征兆。”小枫哥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整个天地的灵气全部枯竭,山川不再,林野糜烂,世上英杰死伤殆尽,世界重新化为混沌。”
“以身相许成吗?”小枫哥连忙问。
“我是这个世界的最后希望!天下的安全就在我的一念之间!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早点长大,早点懂事,不要做毛孩子才做的蠢事!我必须做这个世界的救世主!”每说一句话,他就用头狠狠砸在满是鹅卵石的地上,让椎心的疼痛无情地刺入他的大脑。
“师父,我好愧……”小枫哥咚地跪倒在地,一头磕在湖边的鹅卵石地上,额头上鲜血迸现。
“什么?为什么爹爹不跟我说!哼,偏心。”小师妹嘟起嘴,脸上酝酿起了发怒的表情。
“哇!”小师妹感到如梦如幻,天旋地转。不知身在何方。
“那还不快走!哦……飞呀!”小师妹双脚一点地,身子如炮竹一般冲入云霄。
“小枫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的?”小师妹满脸都是膜拜的表情。
小师妹仰头望天。夜空中的二十八宿星辰忽然在同一时刻朝着地面呼啸陨落。每一颗星都在夜空中拖出一条长长的光尾,犹如千百道金白色的光矛刺破了黑夜的寂静。在这和_图_书一瞬间,小师妹忽然有一种错觉,不是满天星辰同时坠落,而是她自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上了万里长空。
“好看,好看……”小枫哥忙不迭地点头,“这是我见过,最美,最好看,最精致,最有爱的如意结。”
“小枫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些金色雾霭会变成星辰?”那是一位相貌秀美的八岁女孩,有着一对可爱的眯眯眼,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像灿烂的珠贝。
“小师妹……小师妹……”他浑身无力地爬上岸,四肢并用爬到绣花鞋边,一把将鞋紧紧抓在手里,浑身筛糠一般颤抖了起来。不祥的预感犹如沉重的山岳压在他的心头,他感到自己快要被碾成了碎片。
“小师妹,气沉丹田,劲贯腰腿,提气轻身,这样……这样……这样……!”小枫哥灵活自如地运用着麒门乘风术,在空中如飞燕穿云,破开一重又一重水雾,在麟台峰瀑布的最顶端奔行如电。在他身后,小师妹娇笑着学着他的样子双脚踏波而行,犹如凌波仙子。
“啊——”小枫哥催动急降术——千斤坠犹如一枚子弹射入瀑布顶端,劈开千万重碧波,从峰顶直穿到山谷的平湖之内。平湖内鱼群看到他的身影,立刻惊慌四散,将清澈的湖水搅浑。他一口气直降入湖底,发了疯一般在湖床上游走,焦急地寻找每一个角落。但是一路之上,他看不到小师妹的半点影像。
“干什么,难道你觉得不好看吗?我可是做了很久才做好的,你看我的手,都是针眼。”小师妹举起她的双手,递到小枫哥的眼前。她的手指上密布着猩红色的血点。
“小师妹——”他浮上湖面吐一口气,再次坠入湖底,翻遍了湖底的每一块石头,踏遍了每一和*图*书处水草丛。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不觉间,小枫哥已经在九重天瀑的湖底寻找了整整一夜。
“太可怕了。我不要!这么恐怖的事我绝不准发生。”小师妹吓得叫了出来。
“哈哈,那个老家伙今天出门办事,没空管咱们。”小枫哥一脸坏笑。
“小枫哥!”就在小男孩沉浸在这片美丽的星空中的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犹如山间的黄鹂。
“这是什么?”小师妹兴奋地问。
“喔吼!”小枫哥尖啸着提聚真气,瞬间催发神行术,在空中凌空连翻三个跟头,随即大喝一声,四肢张开,如云朵一般在空中轻盈地漂浮,俯瞰着身下万顷碧波,雷声涌涌,一派神清气爽。
空旷的麟台峰谷底中传来他惶恐无助的回音,犹如地狱深处传来的挽歌。
“小枫哥……”小师妹深深吸了一口气,怔怔地望着小枫哥。
“小师妹?!”小男孩转过头来,惊讶地叫出来。
“飞升卦?你是说道轩道师祖飞升仙界的时候,卜出的最后一卦?”小女孩吃惊地问,“想不到他居然是在灵珠台飞升的。”
“这是阴阳卜仙的飞升卦,只要人在飞升卦存在的地方踏一脚,就可以激活飞升卦的卦象。”小男孩笑嘻嘻地朝她招手,将她拉到凹地的中心。
“哈哈哈哈……”小枫哥激动地笑声在身边响起,令她感到一阵安然。
“你别碰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带着灵舞到九重天瀑去玩,自从道轩祖师卜出飞升卦,这里就时时有异象发生,随时会出事!你就是不听!你忘了吗?我只是出门办事一晚,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你是我选出的应相候选人,将来有机会成为天下的救世主。这就是你报答给我的知遇之恩?”洪熙绝嘶声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