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衰地竭
第003章 女武曲星(二)
“没错,用生命在舞剑!这才是他吸引我的地方。”少女嗖地窜起身,双手捧着书,仰望着剑池畔的夕阳,“现在江湖上的剑法,要不就是中规中矩,只求自保,要不就是急功近利,涉险求胜,要不就是从中古时代传下来,以易理和道心为凭的冲和剑法。剑法之中没有激情,没有活力,没有那种从心底深处迸发出来的东西。但是他的剑法不是这样,他的剑法热情洋溢,慷慨激烈,充满了诗情画意,我似乎从他的剑法中看到了美人、名将、夕阳、枫林、西风,重山。他似乎想要用自己的剑锋在人间刻下不朽的诗篇。哦,太让人迷恋,太让人向往了!”
“哎哟,那个麒门的怪胎又出新书了?”白媚睁开眼,好奇地凑到少女身边。
“哎哟~~~~我的大剑客,你又疯癫了?今天吃药了吗?”在她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师父,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只是还没找到成事的方法。”少年低声说。
“对呀,小师叔,把他收进你的后宫里,咱们还等什么,赶紧走吧。”白媚眉飞色舞地说。
“夕华染霜花,层林浸秋霞,剑落斗圣影,零丁西天池,银鱼出血海和*图*书,曼陀镶朱鬓,丹唇印重山,红烛照美人……真是好美的剑法!”少女的手颤抖着追随着图册上动若惊鸿的剑影图示,一边疯狂舞动一边摇头晃脑。
“这……”少年的话,让松近勇顿时闭上了嘴,脸色一黑。其他宗主听到少年的话,都忍不住侧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小师叔,请原谅我打破你梦幻的泡沫哈。除了你之外,江湖上没有别的人对他那么看重。这本剑谱在乾堂书局卖得一点都不好。我听下山买书的师姐们说,她们再去的时候店里还屯了好几本呢,就是卖不出去。”白媚笑嘻嘻地说。
“柳宗主果然说的没错!”拳宗宗主叶寸金用力一拍太师椅的扶手,“能在九岁学全七十二剑诀,这一定是有宿慧,是前世留下的玲珑宝脉才能令她如有神助!”
银发少年双手抱拳朝松近勇行了个礼:“江湖决胜,招式占三分,胆魄占三分,脑子占三分,运气占一分,她招式再强,也只有三分胜算而已,其他的见面才知道。”
“喂,洪宗主你培养的弟子当初也号称天下奇才。如果他和这位小武曲星喂招,谁更厉害些呢?”松近勇半带hetushu.com嘲讽地问。
“哼,他还差得远呢。”洪熙绝虽然嘴里强硬,但是眼中却露出一丝温热的神色。
“小师叔,容师侄给你指点一二哈,”白媚笑嘻嘻地说,“这不是恋爱,是发花痴。你看的这几招,我觉得使出可太辛苦了,这一招出手起码耗掉五成内力。呐,还有这一招,这起手蓄劲就要耗掉三成内力。你这要是一口气使出来,敌人没死,自己就耗干了,那简直就是用生命在舞剑啊。”
“熙绝,你这辈子能教出这么一个徒弟,也算是了无遗憾了。”柳青澜微笑着说。
“好什么?你难道不想他大红大紫吗?”白媚吃惊地问。
“吃啦,就不放弃治疗。”少女兴冲冲地转过头,朝来者眨了眨眼睛。
“当然不想,这样只有我一个人是他的知音就很好。他整个人……都是我的。我要找到他,然后让他一生都为我写剑。”少女仰起头来,手臂一挥,踌躇满志地说。
“哎哟,你这剑痴模式又启动啦?得了,我去找师叔祖,你慢慢玩吧。”白媚打了个哈欠儿,东倒西歪地朝着落月留香阁正堂走去。
落月留香阁的剑池畔,一位穿着淡青色春衫的十和-图-书七岁少女正盘膝坐在一块呈飞鹰状的青石之上,手里捧着一本装帧精美的图册,聚精会神地观看。
“一直以来,麒门全体都坚信,真正能够进化成为神命天星的少年,只可能在麒门出现。因为在一千年前,就是麒门从魔族手中拯救了雁之大陆。麒门济困扶危的传承,一直延续到今天。但是,看到乘风会会长带来的消息,祖师发现,天下格局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神命天星的人选很可能另有其人,他嘱咐我们,在大赛之时,麒门千万不要以命定候选者自居,以免在沦为江湖笑柄!无论这一次神命天星的得主是谁,我们麒门都必须倾尽资源,加以培养,不得怠慢。”靳奇沉声说。
看着他阴沉的表情,七宗院的宗主们都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一直以来麒门剑宗就以天下为己任,剑宗弟子在派中走动,也是趾高气昂,一副救世主的模样。现在落月留香阁的女武曲星一出世,连祖师都不待见麒门剑宗了,今后剑宗的弟子们日子肯定不会像以前这么好过。
洪熙绝抬眼看了看身后满头银发的少年,脸色阴郁了下来。
“……”洪熙绝默然半晌,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他和-图-书背后的银发少年。
“嗯。你看这几招,还有这几招,我的天啊,这简直就是剑舞,如果把这几招真的使出来,那该有多么惊心动魄,多么销魂噬骨,多么美仑美奂。媚人,我想……我又恋爱了。”少女闭上眼睛,柔肠百转地说。
“哎呀,小师叔,经你这么一说,那些基情什么的,让我的心思都动了。难怪你想要到麒门去学剑。你想要去找那个麒门的怪胎。”白媚眯起眼睛问。
“哼……”洪熙绝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他的话让议论纷纷的各位宗主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也从昔日的同僚口里听到过更邪的传言,说是每天和这位小武曲星喂招的,就是落月留香阁开山四杰之首蓝湘芸。而且据传言说,她已经跟不上这位小武曲星剑法上的变化了。”影宗宗主闭口佛影雄忽然开口。
“不,我……我要看完他新出的这部剑法,我希望在今晚就学会。”少女神经质地摩挲着剑谱,双目发光地说。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整个江湖的少女看过这本剑谱后,不蜂涌入麒门去寻找他,为什么麒门还没有被慕名而来的江湖人士踢破门槛。为什么乘风会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来调和图书查他的真实身份。我对他所知道的一切就是他的笔名:此人已死,呃!对于一个能写出这么美的剑法的人,这个笔名实在太烂了。”少女手拂图册,连连摇头。
“小师叔,我已经在缩地台那里等了一柱香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看闲书,师叔祖叫你赶快过去,呼……”来人是一个全身裹着棉被,头上戴着睡帽,脚上穿着毛绒拖鞋的芝族少女。她抱着枕头张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将头靠在少女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就开始打呼。
“很好!很好!”少女的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
“唉,小枫,你不要太自信了,这一次选拔主要还是以力为凭的试炼较量。你虽然一直刻苦学习行走江湖的经验和知识,但是你这么多年来,你只能施展麒门基本剑,又如何和这些学富五车的天才们对抗?做人还是谦虚点好——”洪熙绝带笑打量着黑着脸不说话的松近勇,心里感到异常舒畅。
“哦?”众人更感到吃惊。蓝湘芸可是天下会状元台的剑法状元,她的这位小师妹居然比她还会玩剑?
“白媚……你去跟师父师叔说,我今天不去了,要看完这本西岭秋枫诀才去。”少女抖开白媚的头,就要继续去看图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