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6

我感觉到光线忽然变得暗淡,像是被什么物体遮蔽,我抬起头来。即使眼泪还是占据着视线,但曾庭的脸,千真万确地出现在面前。
转开视线避免脸颊持续升温的同时,我发现教室窗外,直直地站着小澈和陆文,还有钟慎言。
还有生日那天,和小澈钟慎言一起遇见他们后离开的我。
回忆如困兽
“嗯。”
大概是我的脸色灰败得太明显了,唐少浩完全地注意到了,他又笑笑:“放心,他只是把刘姿羽当成很聊得来的朋友,精神上很投契,不是男生女生之间的那种喜欢。”
我看过的小说里写过,每个人都有一个躲不开的劫。
不像我,只是一个曾庭偶尔心软犯下的错误。
这是我一个人的曾庭。
我们在告别的演唱会
“拜托,曾庭那人,又不是翩翩贵公子,又不是帅到惊动寰宇,我都不知道你们这些女生喜欢他什么。我以前也看过几个女生对他表白,不过都被他的迟钝和冷赶跑了。你大概是坚持得最久的一个,说说看你到底喜欢他什么?我也研究一下,增加我的桃花。”
“男朋友的事情,不要记在本子上,要记在这里。”他右手的食指微微弯曲,轻轻地点了点我的太阳穴。
我瞬间想起钟慎言警告过我,“宋晴汐你的眼光能不能含蓄收敛一点”的事情。
我选择了像做贼一样,从后门溜进教室的时候,根本就是踩着早自习的点。接收到班主任对于我“近似迟到”的行为而严厉投射过来的目光的同时,我也无可避免地看到了曾庭回过头来,看着我露出一抹笑容。
他的笑容越来越靠近,在我眼眸里刻下永远都不会被遗忘的距离。我怎么也止不住眼角不断凝聚垂落的水滴,然后感觉到他的唇,贴上我的唇角。
真的以为情歌还不都是骗人的 真的忘了变成哑巴有多久了
我听到了身后小澈和钟慎言的呼喊,还有曾庭叫我名字的声音。但我不想回头,也不想停留。我不想在他们,在他面前再掉任何一滴眼泪,再丢一次脸。
“啊?”
生命宛如
“为什么?”我看着他,喃喃地说。
一起坐摩天轮的时候,他的笑容,真的就留在心里,留在过去好了。虽然仍然很可笑的,还有那么一小点微弱的火苗,总希望至少他能回头看看我。
钟慎言这厮还一开始就和我明言:“我邀请了全班同学,所以曾庭和刘姿羽会结伴同行,携手参与,你做好心理准备。”
寂寞太久而渐渐温柔
“理由嘛……一言难尽。”
可是不甘心是一回事,被不甘心弄得自己超级不快乐又是另外一回事。
唐少浩倒是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对我笑笑:“怎么?找曾庭?”
只是。
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不是一再给自己心理建设,做好这只是一个恶作剧,是会随时被上天收回的玩笑的准备了么。
你写给我
“你不用找我,我不会有事的。”站起来,我瞪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是不会为了你去死的,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放心吧。”
“曾庭,趁我还没发火,别玩了。”我甩开他的手,尽量让声音平缓,显得不那么怒气冲冲。
刘姿羽的歌声很好听。
他让我一直都找不到爱情的答案,他是我和其他人相遇的休止符。
我又不是第一次为了你哭!
“为什么在我终于下定决心要丢掉你的时候,你才告诉我你还是在意的?”
潺潺的溜走
还好我有
真的好害羞啊……可是也不能不上课……
我一定是醉了。一定。真实的世界里,我大概是已经陷入昏睡了。
“哈?!”
精神伴侣,这不是更恐怖么。
放弃,换边。
虽然唐少浩有企图制止我,但女生一旦坚决的时候,男生其实完全是束手无策的。
至少他到明年,也还是想要和我在一起……毕业以后的事情再说好了。我继续寻找问题:“我只是问问,当做参考哦——你喜欢什么样的约会?”
钟慎言伸出手,看那姿势就想揉我头发,我敏捷地闪开:“适应什么?”
“这么惊讶?”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像弯月,倒是很好看。“你的注意力一直都倾向于放在曾m.hetushu.com.com庭身上,有点明显,不难发现。”
我伸出自由的右手,轻轻地指在曾庭的眉心:“曾庭,你知道吗?世界上啊,总有些事情,我没有办法改变,也没有办法抗拒,只能接受。”
“你看看你浪费了我多少青春!赔偿给我啦。”
我的 天长地久
“他说晚点和刘姿羽一起来。”
她唱的歌更美好。
命运好幽默

“努力不喜欢你啊,笨蛋。”
他上浙大,我们就要分开了吧?
所以我算是有了名分?所以这欢喜,和玩笑拉远了距离?真好。
“比如?”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柔,很像那个已经如同梦境的摩天轮上的感觉。
十指紧扣 默写前奏
他的手指慢慢地伸展,若有似无的抚过我脸颊。阳光炫目的光线里,他的睫毛轻微起伏的线条,带着沉静的力量。
短短副歌 心还热着
因为走进去,必然要面对他。
以前我不觉得自己是个长情的人诶。喜欢的东西喜欢的歌都是转瞬就换掉的,为什么对着曾庭就这么不干不脆?
他伸出手,再次揉乱了我的头发:“让你放在钱包里啊。你要记得跟人家炫耀,这是你男朋友。”
我闭上了眼睛。
好吧,既然话都挑明了说了,就干脆的end掉,画个句点吧。在曾庭眼前扬了扬手,我对他说:“送首歌给你。”
我觉得鼻子好酸,好像又要哭了。
你和我
换一颗红豆
所以不要一踏入有我的空间,就露出在戒备的表情。
以往我会拉着小澈一起去,但是现在,我只能怔怔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纹丝不动,看着曾庭站起来,笑着,向我这边走过来。
静静的 相拥的河
一旦放弃防备,认真地接近,坦率地彼此了解,那些最开始的距离,冰冷,以及隔阂,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没有。”
“是。”我侧过身,恼怒地瞪着他,“不喜欢。”
钟慎言似乎也打算配合我醉死在当场,醒来就恍如新生的计划,干脆地又叫了半打啤酒放在我们附近的桌上。
所以我一直被束缚在这里。
明明你就不在乎我会怎样。
我决定先放着他们不理。目前首要的任务,是巩固和男朋友的关系,加深对男朋友的了解,这才是正道。
“没有!”
“我当然知道。”唐少浩顺手拿过一罐可乐,拉开拉环,递给我,“我和他可是同学第五年了。别看他平时多聪明的样子,面对感情真的是迟钝得很惊人。”
我下一首情歌
虽然一直抱怨着“生日除了唱K就是唱K还是唱K总是唱K真是超级没有新意的”,但是钟慎言的生日,又恰好是周六,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出席的。
……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那就坐下来多说几句。”我丝毫不放弃抗议的姿态,“我有时间。”
“喂,你这么说……我会怀疑你给过他暗示而他没有接受的。”我摆出惊悚到的表情。
“比如我喜欢你,可是你根本不喜欢我。”我笑着,仍然用力地试图让他松开我的左手腕,“所以我现在要努力一点。”
就是很简单的,看到他的笑容,就会傻傻地跟着笑;看到他开心,就觉得真好;看到他皱眉,就毫无办法地跟着慌乱起来;被他冷冷地对待,就心痛到不知道怎么形容。
原来我错了。
或者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我这么喜欢他,他却不喜欢我。
不可以太认真。也不可以被曾庭看出我的太认真,这样才能在公布“只是玩笑”的时候,态度自若的全身而退,保持着完美的尊严下台——几乎整堂早自习,我都在想着这些在班主任那里一定会被归为邪恶的心事。
我的心脏跳动得那么轰烈,仿佛下一秒,就会因为太过于汹涌,而崩裂。
到哪里去找一个人代替你?这个问题,是我曾经压抑地在暗夜里哭泣的理由。
时间变得缓慢而封闭,所有意识都被封闭在一个短暂梦境里。
很用力。
说起来我没有想过我居然会害怕见到曾庭——虽然这种害怕大概应该和“害羞”画上一个等号。
所以现在,所有的秘密,他和_图_书和我,都被分配到同一个位置了么?
我绝对醉了。在醉意给予的幻象里,我能够说真心话的,对吧?
说不熟吧……倒也不算。虽然我的注意力用在同学上的话,除了曾庭还是曾庭,曾庭之外被迫还会注意到刘姿羽,很偶尔很偶尔还会分一点给钟慎言,但是毕竟同班都快半年了,感觉还是很亲近的,同学嘛。
“呃……没……”我吞吞吐吐的回答,满是心虚。
而现在,我会努力地割开眷恋,踏进一个新的世界,没有曾庭任何存在感的世界。不完整的,属于“宋晴汐”的世界。
真的,很好,对吧。
也磨成沙漏
但无法逃脱这样的简单。
一整个宇宙
看向左边,是正在开心点着歌的陆文和姚小澈。
“和你一起约会就行了。你知道我是很认真的想要和你相处,就够了。”他的笑容还是和早晨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一样,但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他笑容里充满的深意像什么阴谋,而是再明确不过的都是宠溺。“对了,周六不要约别人,我们去拍大头贴吧。”
倒是有一个新鲜男生——副班长唐少浩。
“双保险,安全第一。”我继续,“喜欢的科目?”
“稀罕。”我撇撇嘴。
啤酒很不好喝,又苦又涩,灌急了还马上就觉得反胃,但给我一种自虐的快|感。
“真的没有?”
放开了拳头
头顶的发旋和肩线的角度,笑的时候微微眯起的眼睛和上翘的嘴角。
我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很多的,我知道。
“以前错过了,以后不会了嘛。”双手合十举在和眼睛平行的前端,看起来一副很有诚意道歉的姿态的男朋友,还是需要给予原谅的。
就是这么简单。
铃声响起的同时,教室里就无秩序地热闹起来。大部分起晚了来不及吃早餐的同学,这个时间都是冲往小卖部补充养分的。
真的醉了,就能把那些想要忘掉,却怎么也忘不掉的事情丢掉了吧。
一开始,曾庭从来就没有过主动的回应。即使曾经和我牵手,那也不过是当时的气氛和我的压迫造成的误会。所以他没有放在心上,他甚至还留下足够的情面和足够的退路,让我自己离开。
粉红泡泡倒是有,只是在姚小澈看着陆文的眼睛里,不在我这里。
舍不得
妈呀就连纠缠着他以至于被他冰冻的时候,我也坦然自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早晨居然怕走进教室。
我握紧拳头。指甲在掌心里按出一片火辣的感觉。
我的第一首歌
是那么熟悉,却又陌生的温度。
我慌乱地抹掉眼泪:“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陪我唱歌
“你又知道了。”我小声念叨。
“哪,曾庭。”终于稍微镇定了狂喜的情绪,我小小地咬一口三明治,微微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笑真是超级好看的,看多久都觉得,真是帅气。
可是如果那个人不是他,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都是些什么朋友。虽然我没有跟他们汇报我和曾庭的进展,但是昨天晚上我才把曾庭搞定的诶,就算汇报,你们也要让我有时间吧。
真的和以前我追逐的那个他,有些微不同,笑容里充满深意,很像有什么阴谋。
我知道我忍不住大哭起来。我知道我连包包也没有拿,就冲出了房间。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点歌,插歌,一切都简单快捷,话筒很快就被递到我手里。
“A。”
闪过的念头
是我不曾对他使用的,强硬的姿态,因为他过于用力而制造的疼痛让我知道,我并没有陷入昏睡,我在现实里。

一边唱一边看着曾庭微笑的她,很好看。曾庭回给她的微笑,也很好看。
我一直以为,对他来说,我和那些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是一样的。
嗯,也许还应该采用钟慎言的建议,“放开心怀看看身边其他的男生,也许会找到更合适的,然后哗啦一下,就爱上了,就对上眼了,然后就哗啦一下,彩虹,流星,粉红泡泡到处飘扬了”。
清唱你的情歌
曾庭和刘姿羽进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的视线飞快地掠过整个空间,落在我的眉心。很有重量,像是戒备的感觉。而他身边的刘姿羽笑颜和-图-书如花,一看就像两个人是天作之合。
曾庭你都没考虑过要和我在一个地方上大学哦?不过……如果我这么要求,我就太自私了。
“春天。樱花很美,明年樱花开的时候,一起去看吧。”
“那你现在有喜欢的人?”
“我承认,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是不在意你的。是什么时候被逼得……不对,应该说是被潜移默化而开始注意你,我真的不知道。”他再次伸出手,握住我的手,语气自然平缓,表情依旧明朗,“而一旦开始注意,我就发现有很多种我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因为你而扰乱我。看到你和钟慎言,还有那个学长很亲密的样子,我就有些不舒服。看到你会时不时注意我,就觉得很开心。你生日那天我完全不知情,钟慎言却可以陪着你,我发现自己有些嫉妒。你说不要再喜欢我了,我很失落。还有,看到你喝醉,还有看到你哭,我心里很痛。是真的痛,像是心被手揪着,转了几圈,拧成一团。”
“……你会不会太坦白了。”
也许这又是一场会被淡化抹掉的幻境。也许这是另外一扇地狱之门,缓慢开启的过程。
我的劫,是曾庭呢,还是我自己的执念?
轻轻哼着 哭着笑着
宋晴汐,你要冷静。
是那么熟悉,那么熟悉的触感和动作,还是会让我心动,和心痛。我对这样的自己,真的生气起来。
“什么为什么?”
我已经不敢再去确认的答案,我以为真的已经放弃的部分,我以为真的都过去了的坚持,现在却理所当然地,用幸福的形状,铺展开来。
他说女朋友,女朋友耶。嘿嘿。
刘姿羽叫住了他:“曾庭,我去小卖部,要帮你带什么?”
“如果真心要找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能找到的。你说过吧,这是你的秘密基地,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里。”他不再站在我前面,遮蔽我的视线,而是在我身边坐下来,“原来周六学校这么安静。”
只是如果作为发散粉红泡泡的对象……太扯了一点。我打算默默的,不动声色的,再转开视线。
我知道自己的手在发抖。
“大头贴?拍它干吗?”
“你的血型。”
还来?!老天爷你够了吧?
我努力深呼吸,曾庭走过来,我前面坐着的同学不在,他自然而然地在空着的座位坐下,笑容一点都没有减淡:“吃早餐了么?”
看看,看看,这什么朋友。
延续这么久的纠缠,就算受伤再重,也应该痊愈了啊。那些所谓的专家不是说现在高中生的恋爱平均时间只能保持三个月到半年么,我都黯然神伤多久了我,失恋痊愈的数据有没有个标准的?
我一直以为,他对我,并不是特别的。
但,即使只是稀薄的假象,我却仍然,无法不沉沦。
他给我一种深刻的同情的目光。那种同情的目光,让我觉得受伤害。
用力地深呼吸,把那种酸涩到极点的感觉压下去。就算现在的眼泪好像和悲伤无关,但还是不想让他看见。
相视的笑容里,一切都像有了基本的形状。
光想到这一点,就有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努力什么?”
他的这一面,只有我才能看到,他只会在我面前毫不防备展现出来端正外表下偶尔的抽风,偶尔笨拙的小天真感。
还是应该翻过去这一页,开始新的片段——这样的决心下了不止几千几百次了。这一次,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
“你就这么走了,手机钱包什么的都不带,很让人担心。”他侧头看着我,笑笑,然后伸出手,揉乱了我的头发。
泪一滴滴被反锁
“我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约会了。”他忽然跳回前一个问题。
我放下三明治,从包包里掏出我随身记录心情的宝贝小本子,翻到新的一页,慎重地写下“血型:A”。
“哇,你果然很讨厌我,你看看我手上都有你的指印了!”我看着眼前的他控诉,“所以我也要讨厌你。”
“你最喜欢哪个季节?”
反正曾庭已经习惯了,还说过“真实的宋晴汐原来很可爱”这样肉麻的话。
我把注意力转到右边。
“和我相关的事情?比如?”
哪怕只有一次。
“什么?”他伸出手,揉揉我的头发。那么宠溺而温柔的姿势。我很久没有感受,却一直刻在记忆里,总想能够再重温一次的温情。
青春的上游
那些藏在心里的,长久的寻找、等待、期盼和无m•hetushu.com.com法放开,这一刻终于有了明晰的形状和明确的方向。
反而更自由
“当然要坦白,对你嘛。”新晋男朋友实在太到位的配合,让我觉得脸上开始发烧了。
即使这个世界那么多选择,那么广大,心里眼里,也只是看到了他一个人。就算不断被拒绝,不断受伤,经过了这么多,我还是一直赖在他周围。
——“如果我的坚强任性,会不小心伤害了你,你能不能温柔提醒,我虽然心太急,更害怕错过你。”
用力拉回自己的左手腕,不肯放开我的曾庭和我的距离,因此而近得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分明身边这么多人,这么多。想要找人陪伴,想要不孤单,其实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我怕太超现实的快乐 只是你借给我的
说好不再见
定格一瞬间
我现在确定,这是真的。
可是这里有一个问题——他说想考就能去考,我呢?我怎么都不可能考进浙大啊……《恶作剧之吻》里发愤图强最终达成目标的女主角叫做袁湘琴,不叫宋晴汐。
“你不是成绩很好么?”
曾庭摇摇头,对她笑笑,暂时停顿的脚步又移动起来,千真万确是向着我的方向。
也该告一段落
我的灵魂二十一公克 因为你而完整了 完美了
永远 天长地久
更加深入的渗透进他的生活里,就像忽然发现一个广阔的,全新的世界。比如曾庭原来有个兴趣爱好,摄影。
走到走廊的尽头,在人群里即将转弯消失的我。
“我说,宋晴汐。”钟慎言靠近过来,看着我。比我高12厘米的身高轻易地就对我形成了压迫感,“你要不就狠狠地对曾庭发顿脾气,让他知道你还是非常在乎,要不就咬紧牙真的放弃他不再自己纠缠,每天看你摆着这张不死不活的脸我真是觉得够了。所以这次你就直面惨淡的人生,从我的生日开始新生吧。反正你要是受伤了,我的肩膀和胸膛会随时借给你的。”
“你不觉得你也该适应了么?”
看到了,却还坚持着“他也许会喜欢上我”的错误信念的我,有点可悲,对吧?
曾庭和我不会有任何延续,我真实地、清楚地看到了。早就已经看到了。
我睁开眼,对上的是曾庭的眼睛。
哪怕只是一秒。
慢动作
“A型血,难怪你平时这么严肃。”小小抱怨了一句,我继续问题,“星座呢?你什么星座?哦对……我知道你什么星座,你生日我知道。”
我仍然瞪着他:“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玩了。”
所以我就说了。
让爱的人都沉默
虽然并不多么擅长恋爱,不太懂得爱情的种种,我也能看清楚凝视着我的那双眼睛里,有着多少的认真,和多少的紧张。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的,另一个程度的曾庭。这样子不常见的曾庭,给我一种莫名的,亲近的感觉。
“那不代表我有多爱念书。”
再辛苦,等再久,也没有关系。
你看,我还听到了曾庭的声音:“宋晴汐,不要喝了。”
他给我看他积累的作品,他拍的照片有着纯粹的感觉,简单的,生活化的,有温暖的色泽。
他们完全是一副看着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的神态,盯着我和曾庭看,目光里的情绪除了那么一点点替我而有的欢喜之外,更多的是带点被惊吓的责备感。
算了,反正现在这样的要求和质疑,我也说不出来,pass。
无可奈何的时候,还是喝醉比较好。举起啤酒罐,再灌下去一口,手里这一罐就已经空了。我扬扬手,示意身边的唐少浩再给我一罐。
眼角余光,我看到刘姿羽探询而狐疑的目光锁定了我和曾庭这边。我当然无暇顾及她的疑惑,我现在可是完全理解了那句曾经被我嗤之以鼻的老套说辞——心像乐开了一朵花。
“能不能……把和你相关的事情都告诉我?”
真是够了,点个歌还要两个人一起研究,两个人一起研究点什么歌还要牵着手。
“我没打算玩。”他仰起头,看着我。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一片明朗的模样,“我不想看到你哭。”
它们不再只能塞进心里那个空荡冰冷荒凉的黑洞里去了。
“喜欢的www•hetushu.com.com地方……浙江。我想要考浙大。”
情书再不朽
天空,云,落下的雨,海洋,水滴,沙滩特有的痕迹,路,行人,夜晚的灯,还有,我。
他松开了我的手腕。
离开逼仄狭小的KTV的房间,世界就忽然变得很大,大到有些寂寞。
“既然没有,那就和我约会吧。”他握住我手腕的手略微移动了一下,就变成牵住了我的手。
已经够多了。已经够了。
其实也不得不承认,钟慎言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还好你还没有真的丢掉我,不然终于发现很在意你的我,到哪里去找另一个宋晴汐?”
我一直以为,我好好的放起来的秘密,是他根本不想要知道的。
我这一首情歌
我就在他们默契而自然的笑容里,一口一口地灌着酒。
可是那然后呢
明明说好不再因为曾庭难过的,但是心里仍然有细密的针慢慢慢慢的扎着,不停息的绵密地痛起来。
“无所谓。我又没有约会过。”
“你喜欢什么地方?大学想考哪里?”注意力回到曾庭身上,我继续发问。
时光是琥珀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缱绻胶卷
看看,看看,班长大人,资优生,眼界就是比我宽,浙大好像全国排名第三?
“没有就是没有。”
还好我有
他唇角勾勒的笑容,也显得恍惚而朦胧:“你说没有喜欢的人,那就表示,我还有机会让你再喜欢上我吧?”
“你都没有良心的,你都不知道我生日!”在他面前终于撕掉小心翼翼的面具,而暴露出偶尔张扬跋扈的模样的我,举着他不为我所知的,拍下的我的照片,气势汹汹地兴师问罪:“我一辈子就一个生日诶,你都不知道!”
我接过三明治,却没法吃,我必须咬紧嘴唇力图控制笑得大概变形得超级严重的脸啊。
明明你就知道,我是不会怎么样的。
曾庭和我不会有任何延续,我真实地、清楚地看到了,早就已经看到了。看到了,却还坚持着“他也许会喜欢上我”的错误信念的我,有点可悲,对吧?
曾庭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平静无波,他稳重温和的另一边,有孩子气,会撒娇的一面。天真天然的样子,偶尔会开玩笑,偶尔会作弄我,并不会让人觉得他不再是那个戴着“班长”、“优等生”光环的曾庭,反而更加有了一种让我沉沦的特质。
去露营时孤独站在海边,远离他和刘姿羽,看着无尽的海洋尽头的我。
将要下雨的下午,坐在我的秘密基地,托着腮帮看着操场,表情里都是寂寞的我。
“为什么?”理直气壮地,我表示抗议。
喜欢他什么……我真的想过很多次,但我找不到理由。
“我就知道。早上一看到你就发现你精神不振。”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三明治,还有一盒牛奶,细致地撕开三明治的外包装,甚至递到了我嘴边:“我在身边的时候,我女朋友不可以挨饿。”
只是我的左手腕被人抓住了。
天哪学校为什么没教过我这个时候要怎么去控制我的呼吸和心跳?缺氧的感觉太明显了,救命啊。
“你找我?为什么?”我彻底擦干净了眼泪。虽然眼睛的红肿无法掩饰,但是反正他也不是不知道我是大哭着跑出来的。
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里面有一句非常煽情励志的台词这么说:伤痛是为了被治好,所以才存在的。
可不是欢喜得像是开满了花么。
“宋晴汐,你不喜欢我了?”他说,语气里带着笑意。
轻轻的
我一定醉了。
白云飞走苍狗与海鸥
他眨眨眼,居然有一点撒娇可爱的模样,不太像平时大家看见的,那个端正温和的曾庭了。
仿佛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有着阳光的下午。如果我的眼泪不是一直流的话。
昨晚他送我回家的时候,是有反复叮嘱说,早上要吃早餐,以避免低血糖。但是整晚都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睡着了又显然睡眠时间不够,所以起晚了,我也没办法嘛。
重播默片
转身打算走人的我,被他拉住了。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