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钱细水

“我和你说啊……你最好……啊?你要过来啊?我们在XX酒店三楼……”
细水说不上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只是凭着一股子怨念,势必不让她好看。
腰细臀大好生养,呵呵,这丫头身材很不错啊,儿子眼光果然不错,手脚再利落点儿,老温家恐怕明年就能添丁抱孙了。
钱细水,素来是A大男心中的女神,A大女梦想中的目标……她们会和周围一切的人攀比财富家庭,却独独不与钱细水谈这些俗事儿。倘若,钱细水某时某刻心血来潮与左右的人说了几句话,那人都似有了莫大的荣耀,足够他高兴许久。
单只是远远望上一眼,都知这女子身上的光环围绕。
——儿子,在哪呢?
五星级酒店
只是从那以后,她便醒了,悟了,想开了,怀愧了……说起来,这一切的一切,还真要感谢黄小婉。是这姑娘,宛如一撮火苗,给温家寒冰似的气氛,带来了温暖与缓和,让自己冰封的心,终是融化了。
细水愣住了,傻乎乎的报出了地址。
想到这儿,细水禁不住嘴角露出一抹好笑。
这些年,使了这么多小性子,祸害了儿子,弄得养女自闭到现在……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至于自家的老头,当年的确做过一些对不起自己的事儿,可这些年,什么事儿不顺着自己……
她现在呐,早已是越看越顺眼。
她年轻的时候,有优异的成绩,有美丽的相貌锦上添花。岁月渐逝,她老了,依然有美满的家庭,疼爱她的丈夫,以及……一双成器优秀的儿女。
儿子是什么性格,细水也清hetushu.com.com楚。
除开……钱细水。
这……真是个单纯的姑娘。
谁想……
若是一个月以前,钱细水指不定跑来落井下石,狠狠讥讽几句了。偏偏,这事儿发生在细水反思前半辈子荒唐事儿的时候。
——吃饭。
细水那一瞬,真的有天旋地转的感觉。
小婉和儿子那点事儿,其实细水真的不清楚。
可她吹她的牛,夸着黄小婉,林薇薇有什么好得意?她林微微当是自己夸小婉,是因为她林薇薇的关系?
好运似乎从未离开过钱细水——
她俩可差点就成了婆媳……
可抬头的瞬间,一眼看见了张熟悉的清秀脸蛋——
记不清当日,她是怎么过去的了。
可安安的话,能信几分?
可这个头,都出了,想要悔一步,她钱细水丢不起这个人。
眼皮略略一抬,就知道是林薇薇和许柏丽又掐上了,这俩学妹,从大一就喜欢争,喜欢吵,那么多年过去了,竟是丁点儿没变。
她只是从安安那里得知儿子和黄小婉走的很近,是小婉勾引的儿子,两人如胶似漆,感情正好!
一开始那个热情如火,大大咧咧总是出些小纰漏的单纯女孩儿不见了。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心沉如水,微笑疏离的大姑娘。
还不等她收了线,电话竟然接通了。
自己想护的人,被外人这么排挤,她坐不住了,当即淡淡的丢下一句:“吵什么?谁说薇薇的女儿没人要。”
若不是一开始便带着偏见,对她百般挑剔,其实小婉这样的女孩儿,应是很讨自个儿欢心的。亲儿子都没给自己www.hetushu.com.com买过礼物了,她还记着,似乎还记了个小本本,写着自己的喜好……
说起钱细水,当年的A大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家世显赫,那是投胎好,含着金钥匙出生……可成绩好,容貌好,就是大伙儿羡慕也羡慕不来的了。
思及此,细水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明亮。
细水不是傻子,加上近来相同了,智商不再被嫉恨愤怒所左右,自然能理智客观的看待问题。
至于黄小婉……
然而,她到底是聪明人,当年卿哥儿和洛安安谈朋友,都没这么积极,今儿个卿哥儿这么主动紧张,莫非……
那姑娘白白净净,生得清秀可爱,一双墨亮的眼眸儿此时透着几分无奈,尴尬的站在那儿。
手机从手提包里一拿,拨出手机号码以后,细水骤然反应过来——自己又犯了老毛病。她喜欢的姑娘,不管好坏,一律喜欢往儿子那儿塞,也不管儿子喜不喜欢。
在这样大年三十的日子,不在家里和家人团聚,跑来参加这个校友会,只因细水近些日子总是揪着一颗心,烦心的事儿那么多——
她知道安安这话的真实,应该打个折,再打个折。
“不信?不信我现在就给卿哥儿打电话。”
……
她说话的声音其实也不大,当时的气氛却一下安静下来。
钱细水的身边少见人踪,便是相熟的女伴,都没有一个。
钱细水多好的记性,过目都可不忘,何况这丫头与自己的缘分多奇妙啊!
细水明亮灼灼的目光移到了一脸尴尬中透着几分惊愕的小婉的脸上,忽然间想明白了什么,嘴和_图_书角忍不住翘起了一个笑容。
“小心高成了老处|女!”
儿子前阵子才和自己抗议过……今儿个怎么又犯了?
人过中年的钱细水,虽然见着岁月的痕迹爬上了眼角眉梢……然而,眼底几分骄纵的锐意,却是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老话怎么说来着?
当时,儿子恐怕就是借着自己的手,让黄小婉主动提的分手吧?
在细水说“黄小婉是我老温家的儿媳妇”时,细水自个儿心里也在打鼓,她真不确定儿子喜不喜欢小婉。
本以为养女是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指不定安着什么心……谁知道自己这么严苛的对待她,这丫头还心心念念小时候打碎了自己的金鱼缸弄死了金鱼……这一念,竟是这么多年,妞儿太单纯!记得的是自己的好,从来没有起个丁点儿坏心。
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到最后快哭了的模样,她记得黄小婉当时的每一个小动作。
“我们卿哥儿欢喜小婉,那是不知道小婉是林薇薇的女儿,不知道小婉会来校友会。卿哥儿年轻人,与我们老头儿老太太说不到一起去,自然不爱来。倘若卿哥儿知道小婉在这,半小时不到,一准儿巴巴的跑过来了。”
钱细水懒得管她们的闲事,起身就准备走。
谁想,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下,很快,传来卿哥儿清润的嗓音,“妈,你们在什么地方?我这就过来了。”
“我女儿那是眼光高!”
“细水,你说假的吧,卿哥儿那么忙……”
钱细水喜欢独来独往,很少参加校友聚会。
便只是有她出息的同学会,都仿佛蓬荜生辉,添了许多光彩。
和图书自己无论怎么挑刺,唯独没见着黄小婉有丁点儿的不耐烦或是厌恶。
钱细水晃了晃手中的红酒,一口饮尽,正准备出去透透风,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噪杂的嚷嚷声,说什么……
她心里打着鼓儿,已经预料到儿子想也不想的拒绝,会让自己出多大的丑儿,她都准备接下来暗示几句,怎么着也把儿子弄过来再说。
当日,她便是刻意要找黄小婉的麻烦,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可这丫头心心念念的,依然是搞好“婆媳关系”,越挫越勇,勇往直前。
变了的,是性格,不变的,是她依然如昨的单纯。
再感情,黄小婉这是没嫁出去,被人欺到了脑门上。
儿子不在?
“个子矮怎么了?总比有些人家的闺女到现在都没人要,好一点。”
是以,当看到许柏丽居高临下用言语讥讽着黄小婉时,不知道为什么,细水下意识的就不舒服了。
——呃……小婉在我这儿,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手机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接下来的话,自然是不经脑子,想也不想一句句往外飞,目的就是护着小婉,不叫其他人把这丫头欺负了去。
不再那么跳脱浮躁,多了份安静与深思。
然而,黄小婉一点儿也不在意。
直到妞儿生日,再次见到了黄小婉……她无意之中,揭破了一个真相,让自己知道了妞儿原来从来没有怨恨,没有厌恶过自己。
想到这茬儿,细水心就虚了,当即就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日子一天天的过。
恁多的思绪热热闹闹的挤上心头,钱细水心里也虚着。
感情,黄小婉是林薇和*图*书薇的女儿。
黄小婉变了。
水晶吊灯洒落一地柔和的光线,中心自助餐点的位置,雪白的桌布铺展着,上面放置着各色的水果蛋糕小点心。衣着华贵的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笑风生,讨论着什么感兴趣的话题。
对于黄小婉,细水对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初见时候,那个笑容灿烂,没心没肺的那一刻。
呵!笑话!荒唐!
本来想让儿子娶了安安,与那人做了儿女亲家,便能弥补自己年轻时候的遗憾。可洛安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做的那些事儿,让儿子寒心,自己总不能明知道那是火坑,还眼巴巴把亲儿子往里面推。
那刚好。
当初处心积虑要拆散的一对,现在看来,何等般配。
再听林薇薇和许柏丽争吵的话题,钱细水一下就明白了。
威胁暗示的话还没说出来,忽然听见卿哥儿这么干脆利落的回答。
水晶杯中的红酒,在这个角度折射出水红的光晕,宛如琥珀。
免得大话揭穿了,不好收场啊。她钱细水可不想闹这种乌龙。
脚步就这么顿了下来,她沉下气,静默的看着那边两人吵的风生水起,小婉的脸色红了又红,尴尬的似乎想要找个地缝儿钻下去。
二十多年过去了。
愤怒嫉恨中的自己,伤害了一个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小姑娘,难怪……连儿子都说自己毁了妞儿。
这不是黄小婉,又能有谁?
人算不如天算。
再见的时候,是被安安拉过去挑刺的。
哎呀,吹牛吹大发了——
与初见相同,无论自己做怎样过分的事儿,黄小婉便是疏离了,安静了,眼底却依然没有丁点儿厌恶与不耐烦。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