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妞儿

弹簧的小刀比划着,说着不打人,可锋锐的小刀比拳头还要可怕啊。
是以,XX小学素来是他们下手的好地方。
“哼哼,等老娘逮着你,烤成炸知了,看你还这么叫!”
水流遍地,离水的金鱼在被烈阳晒烫的地面上挣扎着,蹦跶几下。
其实啊,那都是表象!
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你当她能有什么忧国忧民的深思熟虑?
搜身的男孩儿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从天上忽然砸下个黑影。就听一声“闷哼”过后,再没声音。
某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还以为自己摔下来的姿势太过于诡异,吓哭的小姑娘,连忙扶起这孩子。
某人从树上栽下来,本以为这回必然要摔个鼻青脸肿,谁知道摸摸胳膊腿,嘿……居然还在。
再让她出个手,自己还有活路吗?
“好嘞!”
“啪!”
伸手抹了一把汗,小妮子乌亮亮的眼珠儿转转,不知想到些什么,鬼主意又打到了“烤熟的知了好不好吃”这个严峻的问题上。左右看了两眼,确定没别个人,她索性把裙子利落的扎了个结,抱着树干就往上爬。
毕竟做坏事还是怕被逮着,那个被砸的男孩一昏过去,就听着另外一个胆子小的一声惊叫,跑的比兔子还快,哧溜一下就不见了人影。
平素大大咧咧,不思考也就罢了,一思考起来,面无表情,乌亮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倒还真www.hetushu•com•com有几分阴沉的气势。
而且一出手,就弄昏一个!
“云哥,有突袭!快跑!”
六月的天,正午烈阳高照,热浪滚滚,便是在树荫下避着,都能感受到热意似乎都要把皮肤灼伤。偏偏,那一笼树荫中,知了还没完没了的叫着。
“小妹妹,哥几个手上有点紧,想找你借点钱。”抢过路小学生的零花钱,这种事儿,少年阿飞小混混们做得分外利索。都是十五六岁的男孩儿,坏事做多了,也就习惯了,手头上太紧的时候,专捡软柿子捏。
和一般被打劫哭哭啼啼的女孩儿不同,小女孩紧紧的捧着手中的金鱼缸,分明吓得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了,偏偏一句话都不说。
今儿个被打劫的小女孩,约莫八九岁的模样,粉妆玉琢,扎着两条可爱的小辫子,抱着一盆小金鱼,看上去便是乖乖女,特好欺负的样子。
她惊魂未定的站起来——
两相对比之下,妞儿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小婉,并且希望这个爱笑的姐姐会有空常常陪伴自己。
什么是软柿子,那些矮冬瓜似的小学生,打架没力气,跑又跑不快,被欺负了还不敢和大人说,自然最软不过。
她抬起小下巴,看了一眼,只看着模糊的几个人影往这边走来,被小矮墙挡了一半,人影看不真切,她悻悻收了目光。
缘分https://www.hetushu.com.com,兜兜转转,终是会回到原地,续写未完的故事。
那厢,某人上树逮知了,逮着分外欢乐。这厢……几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打劫保护费,也打劫得格外痛快。
虽然还哭得惨兮兮的,却终是安下心了。
这树还真高啊……
“小妹妹,你没事吧?”
几个男孩儿一开始其实并没想要打劫她。
直到……一个女嗓高声呼唤,“小婉!黄小婉你跑哪里去了!”
简单又执着的妞儿在遇见小婉后,一眼便认出了这是十年前,那个热心又爱笑的小婉姐姐。
一大一小,蹲在水管旁边,惊喜的看着袋子里畅游的金鱼,兴奋的大呼“活了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某人这才反应过来,一转头,就看见个粉妆玉琢漂亮得和洋娃娃似的八九岁孩子一脸崇拜的对着自己……哭?
某个在树上抓知了,抓得浑然忘我的小姑娘,两耳都不闻树下事了,忽然听着有人这么一哭,吓了好大一跳。
不说话,依然不说话,小女孩抖抖抖,捧着金鱼缸,一步步后退。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最爱面子。
“他妈的给你痛快不要痛快,黑子,你去搜她的身,有多少钱全部都弄出来。”
然而,十五岁的小婉忙忙碌碌,要做的和想做的……做到的与做不到的事情那么多,种种杂事填充了那些看似煌煌光焰、实则惶https://www.hetushu.com•com惶无聊岁月,竟然忘记那次的偶遇,让自己收获了一个孩子全心全意的崇拜与欢喜。
“哎,好热啊。”
树下,托腮坐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白衬衫,红格子的小裙子,清秀的小脸上,一双墨亮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分外可爱。
没错!
——哎,好热啊,今早才喝的水,都变成汗出掉了!
“……”
“知……知……”
两人灰头土脸,却都觉得很有趣。
虽然没说话,可小女孩眼底的笑意,竟是掩也掩不住。
煞有介事的小小叹息了一声,小姑娘心中不安分的小想法,如沸腾的开水一般,此起彼伏的“咕咚”着细碎的泡沫。
她选择性无视,才不会承认自己肯定是胖了,这才会砸晕倒霉的少年。
毕竟这个小女孩看着眼生,不像是XX小学的学生……摸不准她后面是不是有哥哥姐姐之类的靠山会不会来为她出头。可……见她买金鱼,一掏便是百元大钞,买东西连价都不问一下,男孩们终于按捺不住了。
她绝对想象不到,无心的偶遇,解决了妞儿被打劫的燃眉之急……到后来为妞儿的金鱼找水源,救活它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对一个九岁,已是自闭,孤独又无助的孩子心里,有怎样重大的意义。
我了个去,这是武林高手啊!
男孩只看见女孩满脸阴沉的看着自己手抖下,丢在hetushu.com.com地上的弹簧小刀,彻底被她的气势镇住了。
“我妈喊我了,小妹妹,你带着金鱼赶紧回家吧,我也要走了哦……”
粗粝的石子擦在柔嫩的掌心,瞬间磨出了一道道血印子。
“哐当”一声脆响。
这孩子的确是对着自己在哭的……
心一跳,手一抖,脚下一滑……某人抓着知了,狼狈的从树上栽了下来。
——老妈去寻人,怎么寻了那么久?
“对不起啊,我好像把你的金鱼缸砸坏了……不过我知道前面有自来水管,先用袋子把金鱼装里面吧……”
“你他妈到底交不交钱,不要逼老子动粗!”
到底少年阿飞没耐心,好言好语哄了一阵,迟迟不见小女孩乖乖合作,终于忍不住露出凶恶的嘴脸,高声怒骂。
本来,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女孩都绝望了,鼻涕眼泪一大把中,看见一个神武无比的姐姐从天而降,居然打跑了坏人……
“小妹妹,你不要害怕,我们要钱,但是绝对不打人。”
值得一说的是,这妮子最是天然呆。
“哇咧!”
她抹抹汗,趴着树丫上面,竟似离地万丈……知了呢?知了在不远处,扇动着翅膀,叫的震耳欲聋,分外欢快。
就这么,居然小女孩不提,她也只字未提那个昏厥在地的某不良男孩……
随着欢快的一声吆喝,那个叫黑子的男孩儿开心的跑过去,伸出脏乎乎的手,就准备在小女孩口袋里翻值钱的东西。
https://m.hetushu.com.com那么灿烂的笑容,足以让妞儿铭记十年,直到再次重遇小婉。
嗯?
小女孩儿不说话,抿着粉嘟嘟的唇,害怕的小手抖哆嗦了,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方才一直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女孩,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撇撇嘴,大声的哭了出来。
小女孩终于出声了。
适逢,洛安安有意无意流露出的轻蔑态度,让妞儿有些害怕,又有些自卑。
再一眼,才看见地上翻滚的金鱼……以及被自己砸晕的不良少年。
可是,这个被叫做“云哥”的不良少年不知道啊。
——知了叫的好烦,听说知了可以炸着吃,味道可好了。
某人利索的把金鱼装袋子里,然后带着小女孩忙里忙外,弄了水,救活了奄奄一息的金鱼……不知不觉,一中午就这么过去了。
其中一个男孩儿终于耐心用尽,一下子打飞了小女孩手中的金鱼缸,骂骂咧咧道:“云哥,和这丫头废话什么,拖久了麻烦,直接动手!”
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不良少年云哥连作案工具的刀子都不要了,慌慌张张的逃跑了。
离着稍远,不知是谁,闹腾着一些动静。
十五岁的小婉,邂逅了九岁的温妞妞。
细究来,不过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有钱又好欺负的主儿,可不就是这丫头!
挥手,笑容灿然的与小女孩道别。
她“啊”的一声惊呼,什么都不顾,下意识就想去救回自己的宝贝金鱼……却被男孩一下推到在地。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