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他厌恶与模特公司的联谊。
她好心好意的劝着。
明明怕见着,又想见着。
经理室的门被人在外面轻轻敲了两下,许是敲门的人有些急促,压根没等里面有什么反应,立刻推开了门。
他抬头,看着门外穿着立领毛衣的老姑娘,雪白的脸颊,清润的微笑一如她提出分手后再见到自己的模样……依然是温和,明亮。那样清爽的笑容,一时间让温卿之有一点恍惚的感觉。
小扇似的睫毛微微扇动了下,温卿之强撑着力气,眼睛微微张开一道缝隙,但见那个略显纤瘦的身影利落的从饮水机边拿出个一次性杯子,然后接了杯温水,立刻端到自己身边,似乎想要喂自己先喝口热水。
就在这时,小婉折腾完手上的药箱,忽然站了起来。
年轻男子的隐忍怒意的声音,透着丝丝冰寒之意。
没来由的,小婉忽然觉得此时的温卿之,俨然有一种不可侵的正气与寒意。
她上前了两步,拧着秀气的眉头,思量再三,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悔了!
明亮的玻璃茶几下层,有一个小药箱。
可今天,小婉却总觉得什么地方很奇怪。
涓涓暖意随流水灌入腹内。
熟悉周围餐饮馆,并且经常光顾这些餐饮馆的人,数不胜数。然而,知道自己没吃饭,并且还送来如此温补的粥类,就只有一个人。
温卿之一听这声音,愣了下。
是以,温卿之隐约的害怕,害怕小婉此时表现出的善意。
仿佛是没有察觉出温少浑身是刺的敌意,小婉把温开水放在边上的玻璃茶几上,忽然回头,问了这么一句。
小婉不由分手把药箱拖了出来,然后翻找了半天,有纱布、酒精、红药水、风油精等等乱七八糟的常用药。
眼前的女孩,分明与初见时没有多大差别。
小婉认识的很多男同事,包括陈君那个看来温和无害的小伙子,在追到秀茹之前,也不能免俗的经常跑去和模特公司联谊。
离她提出分手,已过了五天。
所以,温卿之才不信小婉真会这么好心。
是以,无论偶遇或者交代工作上的事情时,都能心平气和安安静静的正视温少。而温少——你当他借着温妈妈的手,吓退小婉,心里能没点儿想法?
温卿之还当她知难而退,可冷不丁被问了这么一句,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答道:“没吃。”
然而,也不知是小婉最近吃得好、睡得足导致体重增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老姑娘整个人不由自主朝拯救她的那人身上扑去……
然而今儿个,温恶少的行为很是反常。
依然是落针可闻的沉默。
温卿之扭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冷然斥道:“我说过这里不需要你。”
当时,小婉以为他气得肝疼,才会一直捂着肝胃之处。
这搁网上,五个字可以代表刘会计的工作状态——
温卿之多聪明的人,自然明白小婉那么淡定的提出了分手,一定早就猜出上次带她回家见父母是怎么一回事儿。小婉越不在乎自己当初用温妈妈吓退她的事情,他就越觉得心中有愧。
她郁闷的恨不得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打开盒盖,温暖的粥香味顿时飘入鼻端。
她回过头,问:“你早上吃什么的?”
然而,小婉进来了,刘会计却依然一尊大佛似的杵在那里,并没有分毫尴尬的意思,反而笑眯眯的瞅着温卿之,没点儿眼水儿的道:“温总,今儿个晚上哥们请客,与佳美模特公司联谊,您也一起来吧。”
虽然胃部依然是灼烧似的疼痛,却觉得手脚渐渐有了一点儿暖意……比起刚才,舒服了许多。
在她刚上班的时候,公司刚好经历了最可怖的财政赤字,那些日子,纵她不过一个刚毕业的小新人,却也要独挑大梁。一年到头没日没夜的加班,不懂不会的连个可以问的前辈都没有,全是自己一点点的去图书馆查……
难道就一点都不怨愤自己?
老主顾订餐?
她见多了温卿之用这样的目光看自己。
“您好和_图_书,请问是XX大厦12楼的温先生吗?这是您点的鸽粥,一共是二十二块八,请您签收一下。”门外,一个穿蓝色工作服、带着“满记粥铺”LOG帽子的大男孩站在那儿,手里提着白色的快餐盒,笑容满面的说道。
鼻息间,女子特有的幽香传入鼻端。
刘会计当真仗着上面有人,连如今现任上司的喜好都拧不清,还特意揭了温少的伤疤往上面撒几把盐。
刚想把水杯丢到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小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甚的时候,才见温卿之松开咬紧的牙关,狠狠吐出一口气。
自己才来这家公司没多久,连周围有几家餐饮馆都没摸清,怎么可能是老主顾呢?可对方又实实在在找到这儿,喊着自己温先生也没错。
都沦落到这副悲惨境地了,却偏偏还要费劲力气,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气若游丝,笑道:“黄小婉,你以为做这些,自以为是的来讨好我,关心我,我就会喜欢上你了吗?呵呵……不可能啊。”
文件被狠狠丢掷在桌上。
可出人意料的是,温卿之仿佛压根没听见这句话一样,淡漠道:“我的私事与刘会计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你没什么事了,就赶紧走吧,不要影响大家工作。”话说到这份,是个人都该赶紧闪人,免得自讨没趣,偏出了刘会计这样的“活宝”。
伸手,从茶几上拿来小婉留下的“宅急送”号码,还在犹豫到底吃些什么,门口继续传来敲门的声音。
她不由略微惊愕的移目,明亮的黑眸闪动了下,疑惑的睇着天光下清美如诗如兰的俊秀年轻男子——呵,温卿之该不会是因为自己在旁边杵着,所以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嫖”,故意这么说的?
眼见温卿之还要骂下去,小婉在外面忍不住轻轻咳嗽一声。
温卿之的反应果然慢了许多,竟一连许久,也没发现她没有离开经理室。
我爸是李刚。
然而,没人理她。
霎时间,一股热血狠狠冲上了老姑娘的头顶。
根本不是因为愤怒而发抖,而是疼痛。
他自以为风流倜傥,对着温卿之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看得通透,才觉得他可怜又可笑。
说完,她“蹬蹬蹬”跑了出去。
心口处,竟因此而生出了微微的痛意。
依然是清冷的沉默。
在小婉认为,刘会计这招美人计使的合该不错,温卿之与他臭味相投,指不定晚上就一起鬼混去了……
毕竟是家教甚好的,只冷冷掠了刘会计一眼,按捺住不悦,道:“晚上我还有事。”
经理办公室内,桌子被敲的“砰砰”做响。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温卿之也不是吃素的主儿。
“温总,我……压疼你了吗?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自己居然胖的可以当核武器来砸人了……”
所以啊,这一个接一个的想法,矛盾着呢。
“不关你的事。”
没来由的,一阵略微复杂的空虚感,如潮水般袭上温卿之的心间。他忍着胃疼,深吸一口气,张开眼,静默的看着被塞在手中的水杯。
可现在,温卿之满肚子的火气全在这份错漏百出的销售报表上,压根没注意到门口多了一个略显单薄的纤瘦身影。
这种和模特公司之间的联谊,小婉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有女同事在一边的时候,就算男同事们下班后要去打打野食,也说的斯文隐晦,像刘会计这样在女同事面前谈论这些,如此露骨垂涎的,还真是少见。
温卿之没理她。
温少心里禁不住有些发虚。
“请您在这里签个字。”
胃疼这种事儿,小婉深受其害,颇多感慨。
若是在以往,小婉恨嫁不得,也许还真存那么分心思。
恰好,他肚子的确饿了。
“这里没有胃药吗?”
她手忙脚乱的爬起来,一个机灵弹跳到一边,一波波热血冲上了整张小脸,某姑娘又羞又愤,慌忙整理着略微凌乱的衣衫,连连道歉。
小婉利落的拆开包装盒,然后从里面剥出https://m.hetushu•com.com两颗药丸,直接塞到温卿之的手里,道:“这药治胃疼挺好的。你不要兑水吞,直接嚼着吃。”
温少再次愣了。
骂到一半的句子,就这么噎在嗓子眼,连着动作,也微微顿了一下。
可如今,她心如止水,平淡如青山淡墨,丁点儿的波澜都不起。无论温卿之用怎样的言语去激怒她,她都没有任何不快。
声音一字字,似从牙关中蹦出。
温卿之这辈子最耻辱的一件事,莫过于女朋友劈腿。
经理室内,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静的……连落针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嘿,刚好赶上刘会计心情好,干活了!
没多大工夫,一碗鸽粥就彻底下肚。
公司都是他叔父开的,人家老板都不介意侄子白领薪水不干活,公司里自然没人敢真的和他较什么真。
到底干了亏心事,虽算不得玩弄人家感情,但至少是亏负于小婉的。
年轻男子紧紧阖着双眸,浓密漆黑宛如小扇一般的睫毛轻轻覆下,衬得他原本就如玉般清美的容颜竟有几分祸国殃民的美丽。
他利索的在上面签了名字,付清了粥钱,打发掉送饭的小哥。
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刘会计,你如果不想做这份工作,直接交辞职信。这份报表我上个礼拜一就交给你了,我怎么和你说的?让你核对一下上季度的营业数字。我给了你充分的时间,你交来的东西什么样的?单九月的销售额,你漏算几个小数点?”
重点是……看上去温雅如竹的年轻男子竟在不察下被她整个人扑倒了沙发上。
胃疼被缓解过后,才觉得腹内空空,果然还是得吃些什么。
“中午呢?”
年轻男子应该是疼狠了,咬着牙关,一点点儿,细细的抽着冷气,他紧闭着双眼,乌黑的墨眉拧成了直线。
温卿之深吸了一口气。
有胃病也就罢了,怎么药箱里一种胃药都找不到呢?
小婉离他这么近,近到他可以看清她低下的小脸,眼角下方那么小的一枚泪痣,近到……他的呼吸间,尽是她的气息,近到……忽然间他觉得那张清秀的容颜,饱满可口,让他有一种咬一口的冲动。
这不,温卿之在这里气得敲桌,可人家倒好,态度吊二郎当,压根不觉得出错是什么大事儿。
“黄小婉,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刘会计笑嘻嘻道:“温总晚上还是来吧,佳美模特公司的可都是高档货,一水儿的腰细腿长,肤白貌美。温少喜欢清纯的,也有有几个在A大上学,还没毕业,水当当粉|嫩嫩的。喜欢妖娆的,也有火辣性感的尤|物……真看上哪个,尽管往家带,只要别玩的太过火,怎么着都可以……”
沉默。
像温卿之这样的主儿,素来喜欢被人往最坏的方面去想,纵表面看来他对你温文尔雅,微笑有礼,骨子里却不知打着什么坏主意。
这个天气,纵是开了空调,但是走廊与外间也透着微微的寒意,绝对不会热到出汗的地步,可小婉秀气的鼻尖、额上,都沁出了晶莹的细小汗珠。
就在她即将狠狠扑入仙人掌勾刺尖锐的怀抱时,一只大手已牢牢抓住了她的胳膊,拉扯间,将她往沙发那儿一拽。
眼前猛的出现一张俊秀的面容,那俊脸的主人奇怪的看着自己。
原来温卿之还没来这儿的时候,刘会计工作就不认真,经常出错,弄的会计室总为他那点破事儿焦头烂额,接二连三的加班。
温少愣了愣,一股莫名。
依旧是冰冷冷的俩字,明明痛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却依然固执得不愿意接受人家的帮助。
一个绵软之物紧紧压在了他的脸上,软得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小婉没说话。
老姑娘的脑袋,狠狠撞上了温卿之的下巴。
一低头,骤然发现自己的胸部竟然压着温卿之一张俊脸之上。
见到了,还想看看她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如果您真是因为胃疼,还是吃点药吧……”
难道……
https://m.hetushu.com•com胃疼的时候,天崩地裂,日月昏暗。
“咚咚。”
是。
“嘭!”
某姑娘真心觉得愧疚不忍,诚心诚意的道着歉。
这位祖宗是把活给干了,可干的怎么样很是愁人啊。
大男孩利落的掏出小本子以及中性笔,示意温卿之在上面签个名字,“没关系,老主顾订餐,如果您手上没零钱,下次给也可以。”
温卿之一手握着杯子,一手捂着还在抽痛的胃部,幽黑的眼眸清亮如两丸浸在水银中的黑曜石,略微失神的看着手中的杯子。
“砰!”
沉默。
小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小婉的性格,有时候虽然很多事,但是她决定不沾不碰的事情,绝对不会多惹是非。
“也没吃。”
无他。
当然,这不是重点。
不管这工作人员是送错的地址,还是认错了人,温卿之都没有纠正的想法了。
然而,当时的温卿之把桌子敲得“砰砰”响,声色俱厉的训斥着刘会计,所以小婉的注意没放在他的小动作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柔软的沙发被两人重重压出了暧昧的凹陷。
似有谁用针尖扎在了最柔软的心脏处,痛得近乎麻木的感觉,让她指尖都蜷缩起来,扎在了掌心。忽然间觉得,曾经那个怀抱着美好期待,以飞蛾扑火的姿态去争取婚姻的自己,在外人看来原来多么可笑。
雪白的粥熬得极是漂亮,鸽肉虽切得不大,却着实有料,上面撒着新鲜的葱花,看起来颇是美味可口。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如果小婉和以往那样,和自己闹腾,给自己使绊子,爱理不理或是任何一种激动反应,温少都能安安心心的看热闹。
随着一声闷哼,老姑娘忽然觉得什么地方很不对劲。
“啪!”
而且,小婉进来的时候就发现温卿之脸色很白,一开始以为小雪初晴,在天光下映衬着他脸色如雪。
沉默许久后,蹦出的简洁回答:“没事。”
温卿之心底似被什么轻轻的拂过,那样的温软,竟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胃病传来灼烧似的抽痛。
两餐没吃,他当自己是铁打的人吗?
经理室外,是一片偌大的空地,被落地窗隔着室内,细腻洁白的新雪茫茫的一片铺展其上,令人乍见之下眼前一亮,只觉天地一片皎白明润。
不知不觉间,整杯水已经喝完了。
“温总,我已经把达喜放在药箱里面了。你既然有胃病,喝酒之前就嚼两片达喜吧,胃疼的时候也可以吃。另外,只吃药,饮食不规律照样缓解不了你的胃病,你如果不喜欢公司食堂的饭菜,这里有附近外面地点的电话,到餐点你自己点餐吧。还有就是,既然胃疼,今晚公司同事聚餐,您还是别来了,免得又被灌酒。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两餐没吃,肯定是胃酸分泌过多,所以才会胃疼。喝点温水,可以稀释一下胃酸。也免得你疼的要死要活。你等我一下,我那里有胃药,给你拿点上来。”
骤听见小婉的声音,温卿之的眉头狠狠皱了皱,几乎是下意识掷出一句:“不关你的事,出去!”
真的是被自己砸了那么一下,砸出内伤内出血了?
再看温卿之,还真吃不准温卿之会怎样恼火。
大门轻轻的滑上了。
小婉是想通透,再不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和理由而烦心。
就这么有一顿、没一顿,逮着了暴饮暴食的结果,好端端个姑娘生生饿出了胃病。
分明如此美妙的一副卧美男图,却透着微微的违和感。
小婉听他这么一揭短,当即愣了愣。
小婉抱着一沓报表站在经理室的门外,第一眼就看见了温少拍着桌子训人这么个场景。
资料往刘会计那儿一丢,这样算是打发了。
“我知道温总不喜欢我,可身体是你自己的,有病不治不是给自己罪受吗?温总你这里有药吗?我帮你倒杯水,你先吃点药缓缓。”
翻遍了,却也找不到胃药。
也许是太过愤怒,他握紧敲桌的拳,竟微微有些发颤。
可现在和-图-书的小婉,清秀的眉目间透着隐忍与坚定,没了从前的轻浮与跳脱,让他不由自主的信任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
就在小婉抱着资料,准备等温卿之撵掉自己与刘会计“从长计议”的时候,但听温卿之倏的拳头重重敲了桌子一下。
这时候的温少,固执得可怕。
然而,这位原本就皮肤黝黑,生着一副贼眉鼠眼不讨喜的模样,露出这样的表情之让人觉得格外反胃。
“黄小姐?回下神。在想什么呢?”
女孩低着头,在整理药箱。
“咝!”
温卿之顺其望去,但见端正娟秀的小楷抄写着餐饮内容与电话,种类颇是频繁。
小婉停下步子,走到沙发前,温卿之还维持着刚才被扑倒的姿势,靠在沙发上,一手紧紧捂着胃部,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看得出,小婉跑得应该是很急的。
长期这么下来,忙得焦头烂额,好容易有扒两口饭的时间,还得风风火火跑去相亲。
温卿之愣了愣,旋即眼神清明下来。
真的没事?
达喜的效果着实不错,两颗药丸咀嚼下肚,分明灼烧似的胃部竟减缓了疼意,让他有余暇去观察小婉的表情,甚至……去想别的事情。
小婉张了张口,刚准备汇报自己这里的工作进度。
雪色映着年轻男子清美宛如白玉的容颜,更衬得他额角光洁,刀削似的乌眉下,黑眸宛如雪亮的利刃,俊秀不可方物。
便是知道了,恐怕也容不得他这样的存在……
小婉眼观鼻,鼻观心,心中万分无奈——
老姑娘把资料放在桌子上,正准备提步离开,忽然想到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
倒抽冷气的声音,和小婉低声呼痛的声音,交叠在一起。一瞬间,方才所有的旖旎与遐思,宛如一场晨雾被阳光毫不留情的驱散开来。
“我……”
如今想来,温卿之那个时候恐怕就是胃病发作,所以敲桌的时候,右手才会一直的发颤。
然而,这厮毕竟心理阴暗。
是以,当看见温少脸上再次出现这样轻蔑厌恶的神情时,不知为何,小婉只觉有一种很莫名的情绪——毕竟,与自己而言,温卿之代表的是自己最后一段相亲,最后一段恋爱,最后一段失望,最后一段死心。
连温少自己都没觉察到,自己竟是乖乖接过药丸,配合的塞进嘴里。
两人暧昧的交叠在一起,滚落在沙发。
可刚才被刘会计气了这么一顿,如今温少再看见小婉,真的事没有丁点儿多余的想法,只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转了目光,冷冷看着刘会计,道:“你先回去反省一下自己的工作态度到底对不对,销售报表重新做一份,三天内交给我。”
饱足后,才有闲情来想是谁会这么恰到好处点了鸽粥送过来。
温卿之刚来不久,不知道里面的弯弯道道。
那个人……
就在温卿之清润的眼神渐渐蒙上了如水的春色,他不受控制的往前倾了倾,想要将那一瞬的冲动付诸实际——
正因为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听,去看,所以温卿之那点儿花花肠子在小婉眼中,就宛如透明一般,脆弱的没有任何遮拦。
可也不知他忽然想到些什么,在推开水杯的一瞬间,又握紧了杯子,捏的杯中的水,几近溢出——
“这是达喜。”
然而,当她的目光触碰到温卿之时,立马推翻了自己阴暗的想法。
是以,温少交代刘会计工作了。
如今,看温卿之的模样,分明就是胃病发作。
疼起来,一口气都喘不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疼,撕裂似的抽痛从胃病一阵阵扩散开来,疼得她好几次都昏厥过去。
这才将一次性杯子送至唇边,一小口,一小口轻轻啜饮着温热的开水。
小婉如梦初醒,这才发现刘会计已经走了。
从她进经理室开始,温卿之的手一直捂着胃部。
老姑娘撇撇嘴角,阴暗的想着。
思绪中,有那么一瞬的恍惚。
对方笑笑,好像习惯了这样的玩笑,压根不担心对方不付账。
年轻女孩www.hetushu•com.com白皙柔软的脸蛋因跑得频繁,呈现出健康的红晕……宛如,熟透了的红苹果,水嫩清秀,格外可爱。
黄小婉……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分毫没有丁点儿留情的意味。
她眉目清淡平和,额角散落下细碎的刘海,平和宛如初春清晨洒落在湖光上的一缕阳光,温暖而无害。
可怜的后背免受了仙人掌的“拥吻”。
不得不说小婉选药,选得很是到位。
若是在寻常,温卿之恐怕早就若无其事的站起,然后轻讽几句,也就过了。
“温……温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厌恶这种不正当的“拉皮条”后隐藏着的肮脏交易与关系。
“啊!”
再一抬眉,示意小婉进来。
一个小薄子被推到茶几上。
眼前的年轻男子乌黑的眉紧紧拧着,犀利如电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已然瑟缩的刘会计,攥紧的拳,因为愤怒微微发抖。
平素,就求着这位祖宗别突发奇想想干个什么活,免得出了篓子,整个会计部都要跟着遭殃给他补错漏。
“温总……您,没事吧。”
大哥,就算你准备“拉皮条”,用美女攻势来讨上司的欢心,可不可以私下去说。这儿毕竟还有其他“闲杂人等”。
“你这样的工作态度,对得起你拿的工资吗?”
小婉不安的想着,一边平复了下自己方才出糗后的心情,轻声说道:“是这样的温总,我们办公室的年度总结已经整理好了,明年的计划也拟定好了,这些是整理好的资料。”
年轻男子清冷的声音,此时竟透着微微的虚弱。
小婉额角继续抽|动了一下,然后不由分说把水杯强制性塞温卿之手里,硬声道:“喝水。”
刘会计已经一屁股将她挤开,兀自跑温少面前,乐呵呵的道着:“温总今年二十八了吧,听说刚和女朋友分了?”
现在仔细想想,那样的白,分明是病态的苍白。
温卿之额角的青筋不由自主抽搐一下。
是!
温少原本对粥类没多大爱好,可是吃了一口,立刻觉得鸽肉的鲜美顺着味蕾绽放开来,竟好吃得不可思议。
小婉犹豫了下,终是小声问了句:“温总,您是不是胃疼?”
二十二块八的鸽粥,又不是付不起这个帐。
他张了张唇,想问小婉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昨夜刚下过一场小雪。
然而,对方离开的干净利落,压根不在经理室多逗留一刻,更不会留给他问出疑惑的时间。
可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毕竟太过震撼,吓得她倒退几步,脚步踉跄间,竟绊到一边的沙发,整个朝着身后巨大的盆栽仙人掌狼狈的摔了过去。
依然是一段沉默。
就在小婉在反思自己什么地方惹恼他的时候,才听他缓缓吐出一句话:“放那里吧。”
这样轻蔑中透着浓浓不屑的目光,一如圣诞广场自己怒斥洛安安后,温卿之投来的眼神,没丁点儿差别。
小婉乍听到那么一声敲桌,惊了一下,还以为温卿之要撵自己,可没想到听到的竟是这样一段话。
“我没点粥啊……”
“出去!”
“错了改改不就好了,温总别生气啊,气坏身子就不好了。”刘会计是老板的嫡亲侄子,素来仗着有叔父撑腰,不拿领导当回事儿。
“刘会计,你对这份工作不满直接说,公司外面等着应聘这个职业有经验的老会计多得是。我不知道你算错报表是第几次了,算错了不知道弥补,反而在工作时间和领导讨论无关紧要的事情。我看你这种不上心的态度,想必经常犯这种错漏。我不知道你的前任上司怎么能容忍你这样的蛀虫待在公司,但犯在我手里,这是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后一次。下次,你如果还是这种态度,自己交辞职信走人吧。”
可越是担心见着小婉,越是好奇这姑娘那么火爆的性子,如今收敛成小绵羊是要闹哪一出好戏,于是……又盼着见到。
为什么要对自己好?
这一来二去,就有点怕见到小婉。
老姑娘额上立刻划下三条黑线。
偏偏,这姑娘从说分手那天开始,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