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杀人灭迹,娴熟至极

要是他还不知道对方也是武修,那他就是白痴了。
紫府乃真元储藏之所,小可为泉,大可为海。
什么?!
第四个月,姜药又开始修炼姜菜的《乔氏心经》。没错,乔菜才是她的真名。她当然不可能姓姜。
因为天藏灵穴是吸纳天地元气的,只有把这个穴位修炼好,他才能更快的吸纳元气,为己所用。
“该死!”邓九暗骂一声倒霉,手诀暗暗一打,撤了屏音诀。
按照最佳的修炼程序,此时应该给姜药灵玉,让他用灵玉慢慢修炼,冲破灵关,开辟灵脉。毕竟,光靠这里的天地元气,根本不足以冲破玄关。
他可是武士初期的修为,身藏十象之力,凌空一抓也有千斤。别说一个女奴,就是一头牛,也能被真元爪凌空擒获。
“武尊大人…”武士吓得脸色惨白,还来不及求饶,他的眉心就被一指洞穿,灵台顿时湮灭。
无声的火焰顿时熊熊燃烧,也就是个十几个呼吸的功夫,一人一马就化为灰烬,连地上的鲜血也看不到一滴。原地只剩下一具盔甲和长刀完好无损。
他知道武修厉害,可是想不到,武修杀人灭迹起来,竟然是这般操作。
卫容摇头,神色肃然:“话不能这么说。他实力再小,那也是地头蛇,凭我们四人,还是无法抗衡。再说,他头上还有黎山部,在丁等武阀中实力不弱,我们就更加难以对付。”
他不是怕这武士,他是怕麻烦。
于是,从第三个月开始,姜药又开始了修炼姜母卫容的《www.hetushu.com.com卫氏心经》。
神枢乃真元、神识、妙意沟通交汇循环之所。
近半年功夫,姜药一直在修炼心法。他的九大灵穴,因为修炼了四门不同的功法,而变得远比一般初学者强大。
姜药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就愣在那里。
地藏乃吸纳灵气之所;
梅玫也道:“是啊,邓大哥还是先去庄园干活吧,不然害虫一长大,很容易就被襄让的手下武士发现。”
打通九大玄脉,是最难的,也是最凶险的。
邓九等人彻底放心了。
邓九等人可谓又惊又喜。惊的是姜药的资质,起码也是乙等。喜的是,一年之内绝对能进入武士境界。
紫焰真火!
当然,他们不会告诉姜药这叫《乔氏心经》。只说是邓氏的另一门功法,免得姜药怀疑。
邓九告诉姜药,人体九大灵穴,每人的位置不尽相同。九大灵穴都是体内小微空间,与一般穴位完全不同。但九大灵穴的名称却都一样,分别是:灵台、神泉、紫府、神枢、识海、神窍、天藏、地藏、人藏。
邓九等人看见这武士上来就对梅玫和姜菜动手,脸色都变了。
姜药已经清清楚楚的感知到体内元气的流转,也感知到身体九大灵穴的具体|位置。
直到开始修炼武道心法,姜药才真正感受到修武的神奇之处。
“大人…”邓九立刻跪下,“奴才知错了,还请大人…”
初学者几种不同的心法都练,能最大化的扩充灵穴强度,最快的达到和图书武士境界。然而,实际上没人敢这么干。
没办法。他就算再有城府,可之前对修炼的认知完全是空白,怎么可能想到这是邓九等人的阴谋?
又一个月过去,姜药已经修完了九大灵穴,九大灵穴已经彻底生成。但是,他的紫府空空如也,却无一丝真元。
这个时间邓九等人根本等不了。
与此同时,武士的脸色也变了。
然而他话刚落音,脸色就变了。
原因是,仅仅生出九大灵穴没用,更重要的是打通灵脉,让九大灵穴相互沟通,形成一个能量循环回路。
这男人手一伸,抓过武士腰间的储物袋,然后“嗤嗤”两声弹出两道火线,立刻点燃了武士和万里马的尸体。
灵穴像是车站,灵脉就像是路。没有路,光有车站何用?
人藏乃滋润气血五脏之所。武修长寿,正是因为有人藏灵穴。修武能炼体强身,也是因为有人藏灵穴。
神窍乃元神所在,魂为阳神,魄为阴神。阴阳相融,化生元神。
只见不远处一匹黑色的万里马闪电般飞驰,转眼间就要过来了。
由于这个世界元气充沛,虫鱼鸟兽都能长的很大。庄稼里的害虫,几日不捉就能长到几寸长,而且幼虫滋生很快。所以农奴种地最累的,就是不断的给庄稼捉虫。
所以,他们选择了修炼最快,同时杀鸡取卵的办法:几种心法全部修炼,尽量扩充姜药的灵穴,先不帮他开拓灵脉。
“邓九。”卫容微微皱眉,声音有些沙哑,“你已经好几天和-图-书没有去庄园干活,别教襄让的手下找上门。农奴不干活像什么话?要是我们武修的身份暴露,那就麻烦了。你应该去干活。”
只见邓九伸手凌空一抓,武士连人带马就被他抓了过来。
在四人无微不至的教导下,姜药的进步可谓神速。仅仅三天功夫,他就修炼出气感,成功将元气吸纳入体内。
半年下来,姜药很是投入,对修炼越越来越着迷。虽然他还没有修炼出强大的力量,可那种体内的气感,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就像自我催眠一般,他认为自己越来越像个武修。
紧接着,他的万里马,也突然马头落地。
修习多种心法的武修不少,可那都是在根基稳固之后。而绝不是入门时期就这么干,那是找死。
原来他这一招真元爪,竟然没有抓过梅玫。不但没有抓过来,这女奴甚至动都没动。
灵台乃悟道之所,妙意之源。
姜药修炼到这一步,才算是入门了。
武士看见显露修为气势的邓九,刹那间呆住了。
可是,邓九等人哪里会管这些?
“武尊…”
痕迹很快被消除了。就像武士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姜药很是高兴,完全想不到这是一条取死之道。
“轰—”的一声,万里马瞬间就止住惯性,示威一般重重打了一个响鼻,然后用鼻孔高傲的对着邓九等人。
虽说她现在伪装农奴,但说出的话仍然是高高在上的武修口吻。
麻烦来了!
谁知武士的马鞭一指,“你们两人跟我走,以后不用养蚕了。至于你们和_图_书…”他指指姜父姜母和姜药,“看着她们两个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们三条狗命!再敢偷懒,必死无疑!”
“好大胆的奴才,竟然不去庄园干活。你们地里的虫子,有三寸长了。”黑甲武士露出一丝狞笑,“虫子养的那么大,就让你们自己吃了罢。”
这么神奇的手段,姜药当然不知道。
武士想逃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关心的无非有二。一是姜药必须一年之内进入武士境界,得以觉醒药灵;二是姜药的三情必须圆满,心魂无憾。
这个过程,资质好的需要几年,资质一般的,需要十几年,甚至失败。
识海乃神识储藏之所。
姜药呆呆看着这一切,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不错。小心总是好的。”一向看上去温婉贤淑的姜菜,此时也面露冷肃之色,“我们熬了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的当了这么多年农奴,再当一年又何妨?男|奴种田,女奴养蚕,这是庄园的规矩。”
还有,爹这一套手法,是不是太娴熟了些?
农奴身份带给他的阴影和绝望,也慢慢消散了。
天藏乃吸纳元气之所;
那武士又扫了扫梅玫,目中露出一丝炙热,“想不到,农奴中也有这么漂亮的女子,啧啧,难得,难得!”又看向姜菜,“这个也很不错!”
这天,四人看了一会儿姜药的修炼,来到院外。邓九打出一个屏音诀,将四人的说话声全部屏蔽。
他竟然…惹到一个武尊!
高大健壮的万里马在高速奔驰中冲入小院,卷起一阵狂飙,地上的积和图书雪飞舞起来,一股万里马特有的腥膻气味弥漫开来。
药灵觉醒和三情圆满这两件事,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他也知道大意了,但他不想被卫容指点。
刚刚撤了屏音诀,那汹汹而来的一骑就出现在院中。
搞明白九大灵穴之后,姜药对修炼的理解认识就更加深刻了。都不用邓九再提醒,他就明白眼下的修炼重点,就是先修炼天藏灵穴。
因为这是自毁道基的行为,属于拔苗助长,甚至杀鸡取卵。
邓九冷笑,语带不屑,“襄让算什么东西?区区丁等武阀的小小家臣,麾下不过上百武士,我们何须放在眼里。”
这武士说完,就对着数丈外的梅玫临空一抓。
马上的黑甲武士,漠然冰冷的眼神俯视着四人,似乎在看四个蝼蚁。
紧接着,武士就看见邓九面露狞笑的站起来,浑身的气息再也没有丝毫掩饰。
这样的武修,短则两三年,多则四五年,必定道基崩溃。轻则成为废人,重则身死道消。除非,能得到一种珍贵罕见的灵药治愈。那种灵药,一般人想都不要想。
邓九取了盔甲长刀,放进储物袋。这一切做的简直是信手掂来,娴熟至极。
第五个月,姜药又开始修炼《梅氏心经》!
神泉乃元气灵气凝华之所,化元气灵气为真元。
你道为何?
邓九有些不悦,“我还不需要你们来教我怎么做。襄让的手下,一般一个月才来巡查一次。前几天他刚来过,不会这么快再来。”
与此同时,邓九一弹指,一朵紫色的火焰,就出现在他指间。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