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初窥门径

怎么可能?
她离姜药很近,让姜药闻到一股深山幽兰般的清香。
姜药上前接过拨浪鼓摇了两下,“这是阿姐当年给我做的玩具。”
在学会云水诀的那一刻,姜药就感觉身体发生了某种变化,就是对周围看不见的空气,有了某种奇妙的感知。
这是对“微”的认知。
“我觉得做的很好,一辈子也舍不得扔掉。”姜药笑得很温暖,神色也浮起一丝追忆。
看似都是修炼九大灵穴,开拓玄脉,可其实有无数种方法和导气路径。
姜药很聪明,他不需要邓九解释就知道,九大灵穴相当于九个数字,根据数列原理,能随意组合成无数种功法。
阿姐说,玫玫为自己熬夜做鞋子,被针伤了手指头。问题是,她一个武修,能被小小一根普通铁针所伤?
邓九不但要抽时间检查姜药练习云水诀,还要天天去庄园干活,一个人干父子两人的。
“阿姐真为你高兴。”姜菜的一双大眼睛弯弯的,声音也很好听,“小药,你站起来看看窗外,看看有什么不同。”
“…记住心法,超然物外,运行云水诀,意随心走,气随意动,先修炼出气感,再掌握元气聚散法门…”
慢慢的,他感知到体内某些地方清凉,某些地方微微发热。
“玫玫!”姜药喊了一声。
姜药总算听明白具体怎么做,点头道:“儿明白了。”
“对了,玫玫晚www•hetushu.com.com上熬夜给你做鞋子呢,手都被针伤了。人家对你可是一片心意。你们成亲之后,可要对她好才是。”姜菜转移话题说道。
她不知道姜药心中此时在想什么。更不知这个药郎,内中装着九曲回肠。
不过,他修炼的最大动力,还是在于摆脱农奴的悲惨命运。
就这么自己在房间之中,一遍又一遍的练啊练。修武的第一步竟然是这般,实在是颠覆了姜药从网文中看到的修炼套路。
这速度,当真令四人感到有些吃惊。
更神奇的是,每学对一个手势,姜药自己都心中有数,就对云水诀奥妙感悟增加一分。
姜药站起来,推开窗户看向不远处的山峦,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只要一打出法诀,就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
姜菜很熟练的拉开一个橱柜,看到一个简陋而陈旧的拨浪鼓,拿起来一边摇着一边笑道:“还记得这个么?”
但姜药却乐在其中,甚至乐此不疲,就像他当年研究华夏上古文字符号一般。在别人眼中枯燥之极的事,他却能发现莫大趣味。
至于三个女人,也天天采桑,养殖灵蚕。灵蚕的丝产量极低,只有普通蚕子的百分之一。这么金贵当然也是缴纳给领主的。武修大人穿的衣服,主要是灵蚕丝纺织的布料。
到第六天,一整天姜药才又学对一个动作。
姜菜和*图*书暗叹一声,心中有点酸涩,不知为何眼睛有些湿润。
经脉图案,显然就是运气吐纳的意象图了。
姐弟之间很是温馨。
“药儿,菜儿,爹回来了,快来吃饭吧。”姜母来到门口,双手在围裙上麻利的一擦拭,“今天有一条鱼呢,娘熬了一窝鱼汤。药儿,你去叫玫玫来喝鱼汤。”
是阿姐为了让我对她好,编造美丽的谎言么?
“我娘熬了鱼汤,让你一起去喝。”姜药有些憨厚而又赧然的笑道。
邓九用手在帛书上一扒拉,上面就出现一段文字和密密麻麻的经脉图案。
姜药来到玫玫的小小院子,看到她正在洗桑叶。女郎全神贯注的干活,似乎浑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她那专注的样子,比这烂漫春光更加令人着迷。
邓九等人松了口气,明白就好啊。
“呵呵。”姜药有些赧然的笑了。
玫玫娇俏的白了他一眼,“看看你的头发,发髻都绾不好。”说完将姜药拉到石凳上坐下,像小媳妇那样给他整理头发。
“…感知到体内的异常么?那是九大灵穴所在,只有学会云水诀后,才能感知到灵穴存在。九大灵穴,每人的位置都不尽相同。药儿,你终于完成第一步了。”邓九说道。
转而一想,忽然发现这两天胃口好了不少,原来是因为云水诀。
阿姐,算是和自己这具身体一起长大的。就是和他本人,相处也快www.hetushu•com.com九年了。
玫玫端详着自己给姜药绾好的发髻,女郎那般般入画的眉目带着淡淡的欢喜。“药郎倒真是生的好看。”
姜药看看带着阳光气息的新鲜桑葚,停下动作拿起来一颗,“阿姐你吃吧,女子要多吃果子才好。”将桑葚递到姜菜嘴边。
五天下来,姜药已经学对了三十二个手势。现在他演示一套云水诀,在普通人看来,已经和邓九等人毫无二致。只有武修才能分辨出来其中细微的差异,知道他还是有十四个手势做的不对。
“啊?”玫玫欢喜的抬起头,“你来啦!”
姜药自己也拿起一颗扔到嘴里,“阿姐,为何今年的桑葚,格外甜美?”来此八年,姜药对这桑葚当然不陌生,可觉得今年的特别甜。
“以后你头发我来给你打理便是了。嗯,这个发髻看着才清爽神气。”
姜药不禁暗自皱了皱眉。他云水诀还没完全学会,五识就有所提升。可玫玫是个实打实的武修,竟然发现不了他来?
无论什么原因,总归是…不真实。
姜药觉得很有意思,修炼的好处果然多的说不过来。不光寿命那么长,就是享受生活的乐趣,也远比普通人强啊。
倘若不知道云水诀奥妙的人,就这么天天练习这一套手势,估计早就无聊的呕吐。
“是么?”姜菜又拿起一颗尝尝,“我觉得还是一样…我明白怎么回事了。是云水诀hetushu•com•com的缘故。你的云水诀快要成了,已经改善了你的味觉,所以你才觉得今年的桑葚特别甜。”
这,正常么?
一丝喜悦从少年略带稚气的脸上浮现,“阿姐,我觉得看的更清楚了一点,视力好了些。”
完全就是突然见到男友的那种女孩子情状。
姜菜的神色微微一凝,随即笑道:“小药越来越心疼阿姐了。”张开朱唇很自然的吃下桑葚。
邓九不厌其烦的连续解释了几遍,有些担忧的问:“药儿你记住了么?”
少年一边走,心中一边升起疑云。
在四人的悉心教导和姜药的努力下,仅仅二十七天,姜药就学会了云水诀。
“小药。阿姐采了最新鲜的桑葚,你尝尝。”姜菜走入姜药的卧室,将一花篮大如红枣的桑葚放在姜药面前,笑容就像室外的春光那样明媚灿烂,还带着青草般的淳朴。
再美好的东西,一旦虚假,就不再美丽。比如:文物。
他的手中,不知怎么忽然多了一册薄薄的帛书,“这就是我们邓阀的传世功法《邓氏心经》。上面有导气入体的法门。从今日起,你就开始修持心法,这是第二步,也是极为紧要的一步。”
她根本就是在装。
姜药眼睛一亮,竟是如此么?
这么处心积虑的讨好自己,有点过了。
她早就发现自己来了,她的手指也绝无可能被针所伤。
回想起之前她那下意识的厌恶眼神,姜药越发断定和图书,玫玫是在给自己演戏。
一家人和和睦睦,其乐融融。沉浸在云水诀中的姜药,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虑。
姜菜点头,“云水诀学对了四十个以上的手势,五识都会有所改善。等到你完全学会云水诀,五识感知最少提升三四成。你如今不光是味觉和视觉,就是听觉嗅觉触觉,也比以前强一些了。”
少女白|嫩的玉手衬映着少年漆黑的头发,犹如画卷。少女微带软糯的声音,也在少年耳边悠悠荡漾。
春天来临,整个山村鲜活无比。鸟语花香,山明水秀,到处是生机勃勃的希望。倘若不是农奴日日悲惨的劳作、动辄死于非命的厄运没有丝毫改变,那真的是世外桃源。
为何要装?
姜药打开帛书,发现灰蒙蒙的一片混沌,不由抬头看向邓九,“爹…”
那一段文字是:“…三息一滞,转而下沉,变息七分,吞吐九窒,在转三分,奔突灵台,敛神凝之…”
姜药答应一声,就去附近的小院子叫玫玫。
接下来整整五天,姜药每日只做一件事:练习云水诀。
“做的真丑。”姜菜扑哧一声,神色有些赧然。
养蚕之余,三个女子也抽空指导姜药练习云水诀,可谓无微不至了。
意思很是晦涩,文字类似华夏大篆,但又绝非华夏大篆,而姜药偏偏还能看懂,不以“文盲”为障,显然这心法上的文字不是一般的文字表象,而是一种道念。哪怕不识字,也能识得。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