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书法

徐秀才将五指握笔法一一仔细讲解,并给白贵做了三四次示范,然后让他自己握笔,等运笔的时候,再加以指导。
毕竟先生也会感到厌烦。
乾隆时期,有大臣上书说,顺天府乡试贡院大殿匾额的三个大字“至公堂”是严嵩所书。在贡院这样为国选拔俊才的堂皇之所,怎么能能容忍严嵩的字迹挂在上面。但乾隆下令命满朝文武书写,以及自己书写,都比不上严嵩的字,最后只能叹口气,仍然让严嵩的字继续挂在上面。
岁贡生是秀才成绩优异者,可入国子监读书。
“你随我过来。”
写《警世通言》的冯梦龙,青年高中秀才,后屡试不第,也成了贡生入国子监读书……
徐秀才这才回首,看向一旁等待的白贵。
练习书法也有合适与不合适一说,例如女子力气小,就学学蝇头小楷或者清秀的柳体,而类白贵这样手指关节骨骼粗壮有力的人,最适合的就是雄浑有力的颜体。
以往他们是最晚出去玩耍的,但今日却和_图_书有些不同,在课堂上鹿兆谦有些恶了白贵,他们和鹿兆谦关系不错,也不能偏帮,所以此次出去趁着这闲暇的休息时间缓和二人关系,也是不错。
这句话还是挺受用的,是个有孝心、知进取的好学生。
显得可悲!
白贵略躬一礼。
徐秀才虽然只是一个秀才,但知识渊博,非一般的大学教授可比。
周元有若侍童一样,双手捧着打开的书卷,俯身倾耳,极为恭敬,等徐秀才解完疑惑之后,深深一揖,然后重新入座,继续温书。
(小先生制:是1932年陶行知在山海工学团推行的方法。顾名思义,是在儿童教育中采取大的教小的,会的教不会的。也是为了应对教育时缺乏老师的窘境,陶行知也将小先生制看作是普及教育“攻破先生关”的有效手段。陶行知,也是杜威的弟子。)
以往他在教习别的孩童之时,一些入学不久、礼仪未深的蒙童往往会打断他,抢先询问,让他很是不悦。
因为www•hetushu.com•com秀才是站在功名的最低端!
背诵温书的学童都是长长舒了一口气,邀伴出去玩雪,或者出去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也是极好。学堂里面搭着火盆,暖和,却也有些沉闷。
“不了,先生刚教额如何写字,额得学学,怕忘了。”
其他时间再学,就会打了折扣。
前世他参加高考的时候,因为写作文的时候,通篇潦草,所以专门下功夫练习一月硬笔书法,硬是在高考的时候,语文比平常分数多得了二十分,相当于一道半的数学大题。
徐秀才走到白贵的桌凳旁,拿起毛笔,蘸着清水,轻声说道:“凡学书字,必先执笔。今日我教你五指执笔法,所谓的五指执笔法,就是通过各个手指按、押、钩、格、抵运使毛笔……”
直到这时,一堂早学结束。
有如第一桶金,不可轻易浪掷。
但凡想要取得好功名,字是首要的。
如果还有下次,估计徐秀才就会推脱给其他学子,让他们教习。
在《知否》里hetushu.com.com的孙秀才,淑兰的前夫,家中一穷二白,等中了秀才之后,盛大伯家中赶着将女儿嫁去,田产、铺面、房子、奴仆等等,嫁妆丰厚。
“回先生话,额不会用笔,害怕不能按期完成先生给额布置的任务,还请先生教我。”
而且,这一次也是给徐秀才好印象的时候。
闻言,徐秀才脸色和缓。
他如果说请先生教我用笔,虽然可以,可就落了下乘,现在陶行知虽然还没有推行小先生制,但在学堂里由较大一些、早受蒙学的学子教授后来者,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惠而不费的事情,也可给学生一个激励。
举人就可到吏部报缺补官,进士直接授官,这举人和进士能骂,但总感觉心里的底气不怎么足……
同样的,由较大蒙童教授,也可巩固知识。
他眼角略带满意之色。
国朝重字,历来如此。
此世也应然如此。
标签就是“穷酸”!
这是于教育普及性和教师方便而言,对于受教的孩童,可就不那么友好了。
和图书“弟子谨受教!”
徐秀才看了一眼白贵的手,赞叹道。
鹿氏兄弟也合上了书,笑道。
一辈子中不了举!
“贵哥,随额们一起出去玩吧。”
“你有什么问题?”
现在刚入学来了一个知礼的孩子,他也心中舒服。
可以说,成为秀才,已经打败全国百分之九十的人了。
可实际上呢,满勤自入关以来,总共二百六十年,童生的总数大概在两百万到三百万之间,秀才只有四十六万人!
另外鹿氏兄弟是他的主家,他和他们玩也是十分的拘谨,与半大少年玩弄又有什么意思。
刚下课的时间用来温习知识,是最有效的。根据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在一个小时内,知识的遗忘速度是最快的。
还有掌虚、掌竖、腕平、管直等一一讲述。
白贵疏远的笑了笑。
“唔……,你学的不错,筋骨有力,很适合练习颜体,为师那里还有颜鲁公(颜真卿)的几幅临摹碑帖,你将这些字练熟了,为师可做主送给你。”
今世前世都有卷面分,所以字如和_图_书其人,不可不重!
临摹的碑帖也不贵,在西安城的碑林,就有历代书法大家的碑帖,品类最全。
随后又讲解了书法的几个要领。
一点错漏,后续可就要花费成倍的功夫才能弥补。
但……
现代人提起秀才,总是一脸的轻蔑,认为他们是食古不化的老夫子,思想僵硬的老顽固,只会机械背些四书五经。
指实——握笔要有力量,外侧四指相互靠拢,骨节向外,密实而不松散。内侧拇指中部骨节向外凸起,虎口圆如马镫形状。这样五指一起用力,执笔坚实有力,又有助于运笔,松紧适度。
“谢先生教!”白贵躬身送徐秀才起身离开。
他练习毛笔字尚短,脑袋里想着徐秀才的敦敦教诲,这些经验知识可是极为宝贵,马虎不得,这一次他能借口以完成默写任务请徐秀才亲自教授书写,那下一次呢?
就比如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只需动动脚前去临摹即可。
写《聊斋志异》的蒲松龄,也是清朝秀才,屡试不第,直到七十一岁的时候才成为岁贡生!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