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讲解

第六遍的时候,白贵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一口气背到了这里。
他现在也能完整的背下来千字文,可却足足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这句话是圣人对南容的评价,如果国家有道时,他就可以有官做。如果国家无道时,他可以以自己的仁德免去刑罚。”
只不过背对着白贵,白贵也并未看清楚丝毫。
然后拉开长条凳,慢步轻声的走到正在检查周元学习进度的徐秀才身旁,他不发一言,等徐秀才耐心给周元讲解论语。
窗外,二十余步的距离,是祠堂所在的街巷,偶尔有鸟雀落下。
鹿兆谦脸色一僵,他看着书桌上摆放翻开的千字文,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别扭。
剩下来的时候,学习这千字文的一千个字,直到现在,还未通透,所以徐秀才没有让他学习四书,虽教授了其他的蒙学教材,例如《弟子规》和《三字经》,但直到https://www.hetushu.com.com现在,还没能放下千字文,还处在蒙学阶段。
徐秀才坐在长条凳的另一边,手里拿着藤条做的戒尺,眯着眼睛,细细品味,竟然一字也不差,更让他意外的是,白贵有些颇为标准的官话。
鹿兆谦的解释合理了。
“没道理,不可能的啊!”
他离开时,一步一顿,眉眼都带着笑意。待看到沿途的蒙童有些懈怠的时候,又绷着冷脸,低声呵斥、
尽管因为自从他去私塾读书之后,和白贵的交情淡了,但总的来说,也算自家人,没有胳膊往外拐的道理。
用了多少时间,不到一刻钟。
“黑娃,你说的不错。”鹿兆鹏点了点头,可还未待鹿兆谦高兴起来的时候,他又话头一转,“但即使这样,也是贵哥厉害,在学堂外面能听见你我诵读,记下来,这才是了不起。”
这仅仅只是一个秀才!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鹿兆鹏正要劝慰白贵,https://m•hetushu•com•com可怎么想都觉得鹿兆谦这话有些嫉妒的意味,说实话,他也有些嫉妒白贵的好记性,认真读书的人没有哪个不嫉妒记性好的人。
“为何孔子这么评价南容,朱子说:‘以其谨于言行,故能见于治朝,免祸于乱世也。’”
徐秀才眼角余光注意到了在其身侧的白贵,他故作不知,继续给周元讲解经义,“朱子在《四书集注》里面有过对南容的解释:‘南容,孔子弟子,居南宫。名绦,又名适,字子荣,谥敬叔。孟懿子之兄也。’”
“恬笔伦纸,钧巧任钓。”
“南容在《论语》的第十一篇第 六 章,也有讲述,‘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只是希望不要成为王荆公笔下的伤仲永,这样……就是他这个做先生的失职了。
前世书法无大用,写的也是硬笔字。
“布射僚丸,嵇琴阮萧。”
徐秀才缓缓解释道,他引经据典,将这段话解释得条理清晰。
毛笔蘸https://www.hetushu.com.com水。
虽然千字文只有千字,可初学者也是极为吃力,想要从头背下来,没有几天的功夫是不可能的。
在旁注意观察白贵举动的鹿氏兄弟,还有鹿兆谦,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望着他。
但写毛笔字可是不同,如果自学毛笔字,自己不清楚握笔手法,运劲手法,写出来的字旁人或许一观,觉得尚可。但落在大家眼中,就是错漏百出,徒惹笑话。
“《毛诗·大雅·抑篇》中提到说:‘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意思为如果白圭如果有瑕疵,可以把它磨掉,但要是言语有污点,说错话了,就再也不可为之了。”
这里正是徐秀才刚给给他诵读的部分,他背的时候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这千字文额也是背了九天,这才全部背下来的……”
徐秀才冷着脸,轻咳一声,“五日过后,为师要考你默写。”
白贵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但嫉妒是一回事,表现于外和-图-书就是另外一回事。
“天地玄黄……”白贵正要运笔写字,可是徒然想起自己并“不会”使用毛笔,也不能说不会,前世练习过一段时间的毛笔字,是小学老师布置的课外兴趣,只不过坚持了一个星期就放弃了。
“何谓‘邦有德’,朱子说:‘不废,言必见用也’。”
白圭听的也是暗自叹服,他可是看清楚了,徐秀才虽然稍稍有些停顿,可是不过片息,就继续侃侃而言了,丝毫也不见怯场,忘书。
至于后面的部分,徐秀才还未曾讲解,他也并未擅自涉猎。
“是,大少爷。”
可白贵呢?
他从书包里拿出事先准备的黑漆木板,还有一葫芦水。
“呵!你们还真信他是个神童啊。”鹿兆谦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嗤笑了一声,指了指窗外道:“这千字文是咱们学堂用以发蒙的第一本书,平日里学堂都在诵读,白贵前些天一直在学堂外面徘徊,听到这些,然后记诵下来,所以才有了这次。”
这件事他虽然不放在心里,不过也没有说https://m•hetushu.com.com什么谅解的话。
水倒进了砚台里。
徐秀才将戒尺在左手上重重一搁,抬了抬有些酸的手臂肘,轻飘飘的起身走了,距离白贵五六步远的时候,折回身,严肃道:“记性尚可,今日为师给你讲解了千字文的前半段,你要知道骐骥一跃,不能十步……也就是不能好高望远,一步步脚踏实地,后半阙先不要看,先将这上半部分的字,一个个认识清了,记住了,再看下半部分。”
不少人确实看到白贵前些日子一直在祠堂门口徘徊,不多,却也偶尔能看见几次。
“贵哥,你别往心里去,黑娃也是好心……”
在门口,有孩童扫出一块空地,用树枝架起一个竹编簸箕,撒下一些零散的苞谷粒。
正对着窗户的鹿兆谦看到,很正常。
口音这方面,他倒是并未多想。
所以也就听之任之了。
他一直用的官话教学,刚才给白贵诵读的时候,也是用的官话。
记性再好,如果不能脚踏实地,也就废了!
鹿兆鹏喃喃自语。
白贵顿了顿,将毛笔放在砚台上。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