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8章 酷刑与激烈

可男人的汽车一路出城。
这变态就放开了顾轻舟。
顾轻舟咬牙。
男人摆摆手,不理会。
她又恶心又害怕,眼泪簌簌的滚,又被这变态吻住,脑子里逐渐模糊,她晕眩了。
“喝酒吗?”男人自己不怎么吃菜,酒倒是一口一口的,见顾轻舟也不吃了,端起酒盏问她。
第二天早起,他就把这事忘得精光。今天还有集训,他吃过早饭就赶去营地了。
他把一个人活活剥了皮,那惨叫声,顾轻舟这辈子也忘不了。
城外有一处守卫森严的监牢,牢中宽大复杂,场地上沁出暗红,似无数人的鲜血浸染。
他洗了澡,解开了顾轻舟的手铐,要带着她离开。
为了那支勃朗宁手枪……
“别跑!”男人一把将顾轻舟圈在怀里,抱着她看。
男人的随从兴奋道:“团长,人抓到了!”
他最变态的是,他压住她的脑袋,逼迫她跟着看。
中午绑架顾轻舟的时候,男人让下属拦住了那个黄包车司机,问他是从哪里出发的。
他不顾四周投过来的目光,将她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包房。
而其他囚犯,都被男人派人押在旁边,观看着剥皮,震慑他们。
顾轻舟恨极,在火车上的那个晚上,应该顶住被他割喉的恐惧,大声嘶喊暴露他!
顾轻舟摇头:“我不会喝酒,我要回去了……”
最后,这个变态居然亲自去把那没皮的血人钉在木桩上,顾轻舟看到那个人在痉挛,https://www.hetushu•com.com他皮都没了,却还没有死……
顾轻舟骗他说她姓李,男人也没反驳。
顾轻舟一脸的泪,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刚刚看到一个活剥的人皮,哪里还有精神听他说话?
回到车上,他有点疲倦了。
“怎么,不喜欢?”男人挑眉反问。
男人坐在椅子上,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让顾轻舟坐下。
“嗯,娟儿,好听!”男人接受了,轻声笑着,粗粝手指按压她的唇,想吻上去。
他粗粝的手掌在她的周身游走,顾轻舟哭了,浑身没了半分力气,任由男人捏扁捏圆。
十分惨烈,可谓人间炼狱!
吃了几口,顾轻舟兴致阑珊,吃不下去了。
监牢的一隅,关着八个高大精壮的犯人,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
顾轻舟厉哭:“你这个变态,变态,神经病,变态!”眼泪经不住又滚落。
顾轻舟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放下就吻她,将她抵在床头旁边的墙壁上,吻得疯狂,吞噬着她柔软的唇,几乎要将她撕裂入腹。
每次杀人,他浑身亢奋,精神特别足。
团长?
男人带着顾轻舟去吃饭。
“是处吗?”男人声音嘶哑,压抑着粗重的呼吸。
顾轻舟头皮发紧,转颐愕然看着这男人,难道审讯要用到如此酷刑吗?
他离开顾轻舟的唇,顾轻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时,男人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将顾轻舟拷在床脚上。
hetushu•com.com司机是他的老下属,轻声问:“少帅,是回督军府,还是去别馆?”
“拿烙铁烫。”男人云淡风轻道。
“放开我!”顾轻舟嘶叫,使劲挣扎捶打,再也没有了之前假意迎合的耐性,“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变态!”
“好,太好了!”男人很高兴,丢了手里的酒盏,拽起顾轻舟,“走,带着你去看审犯人!”
上了车,男人拍顾轻舟的脸:“回神,吓到了?”
一个小时之后,这变态终于从女人身上起来。
顾轻舟的乳娘李妈妈就是岳城本地人,她的岳城菜比这馆子更地道。
顾轻舟被男人捏住下颌,逼迫她看着场地里活剥人皮,耳边全是犯人凄厉的叫声,顾轻舟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死死咬住唇,才没有跟着尖叫起来。
她不是伎女,她不要进这种地方!
活了十六岁,她好似把人生最黑暗的都见识过了。
顾轻舟更想要那支勃朗宁,装傻又太刻意了,抿唇不答。
她耳边嗡嗡的。
那边,果然很快就架起了刑架,男人吩咐将囚犯架上去,有个刽子手磕破了囚犯的脸,一块皮肉翻出来,高大精壮的囚犯惨叫,顾轻舟才彻底明白:不是开玩笑的。
剥了皮之后,男人亲手将那个没皮的犯人,钉在木桩上。
顾轻舟就被锁在床边,他做了什么,她全知道,然后她彻底崩溃了。
最变态的是,这么可怕的事,他居然看的血脉贲张!
顾轻舟https://www.hetushu.com.com听到审犯人,就以为是去警备厅。
这男人是当兵的。
拜托是开玩笑的,拜托不是真的!
男人听了这话,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笑,搂得她更紧了,轻轻咬她的耳垂:“做我的伎女,不委屈你!”
真的要活剥一个人。
“去顾公馆!”男人道。
奥斯丁轿车转头,回到了男人自己的别馆,是一处很精致小巧的法式小楼。
她回城是有目的的,她需得完成,而不是来做某个男人的伎女!
简直是魔鬼!
顾轻舟挣扎着手铐,拉得一阵乱响,却无法脱开,她厉叫:“你做什么,你这个变态,你这个人渣,你放开我!”
他们进了监牢。
“为何要抱我?”顾轻舟迎上了他的眸子,问道。
他的手长期握枪,磨出一圈粗粝的老茧,压在她柔嫩的唇上,酥酥麻麻的触觉,顾轻舟想躲。
“这么小,应该还是处。”男人的呼吸更加急促,“你承受不住的。”
顾轻舟更想哭,可是眼睛里已经流不出半滴眼泪,她的魂魄像离体了,她一点力气也没有。
男人却越吻越深。
顾轻舟想骂又想笑,她似乎经历了地狱般的一个下午,他却轻描淡写问她是不是吓到了……
顾轻舟道:“李娟。”
“去准备,剥了他!”男人随意指了一命囚犯。
他却把她锁在他床边的柱子上。
顾轻舟头皮一紧。
“嘴巴紧?”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般想了想,突然转头问和-图-书顾轻舟,“见过活剥人皮吗?”
“去别馆。”男人揉了揉额头,道。
故而,他就知道顾轻舟是顾公馆的小姐。
男人不管顾轻舟的歇斯底里,只是将那女人推在床上,动作野蛮凶残。
“我又不是伎女。”顾轻舟蹙眉,“好人家的姑娘,这样搂搂抱抱?你们岳城人都这样?”
到了堂子门口,他居然将顾轻舟扛在肩上,一起带入。
“是程副将的意思,程副将想要除了您……”
“烫了,他们嘴巴紧!”
他重重拍了司机的后座,“去堂子!”堂子算是比较高级点的伎馆。
吓到了?
他的呼吸更重了,重到一下下的,似只发|情的猛兽。
她的初吻!
顾轻舟想吐,已经吐了三四次,胃里什么也没有了。
“不,不!”顾轻舟回神,看到是伎院,又闹腾起来。
“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他声音难得的温柔,酒香溢出:“知道不知道我在火车站找了你三天?”
他真的太变态了!
“真叫李娟?”
回去的时候,男人很亢奋,上车就紧紧搂住了轻舟。
“我要回家!”顾轻舟后背一层薄汗,声音都在发抖。
她正要推他,甚至要恼怒扇他耳光的时候,雅间门被推开了。
男人将她放在顾公馆门口,就开车离开了,并没有送她到屋子里。
男人轻笑,好似听了个玩笑话。
“我说,我说!”剩下的犯人全吓疯了,个个争先恐后交代。
她不想看他杀人,更不想看他行房。
顾轻舟hetushu.com.com回神,压抑心头乱跳的悸动,又踢又打,从喉咙间骂变态!
他堵住她的嘴巴,顾轻舟愣住。
回到别馆,负责打扫和煮饭的孙妈告诉男人:“少帅,夫人今天打电话来了,明晚督军府有个很重要的舞会,让您回去一趟。”
他用力拽过她,将她抱着坐在他腿上,她身子轻柔,雪肤明眸,年纪又小,像只软萌的兔儿。
她手指发僵,用力才能蜷缩起来。
轻舟哇的一声,吐了一地,后面的审讯再也听不见。
“少爷……”旋即,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进了包房。
下车时,已是黄昏,晚霞谲滟披下来,顾公馆覆盖着一层锦衣。
男人还把舌头顶进来,温热的舌撩拨着,让她无处可退。
最地道的岳城馆子,一间僻静的雅间,他点了几样岳城名菜,要了一坛花雕。
男人却重重拍她的屁股:“乖!”
她声音尖锐刺耳,男人微微蹙眉,吻住了她的唇。
“是!”
“团长,审了一个小时了,屁也没问出来!”下属禀告道。
她身后跟着男人的随从,一步落下就要撞到人身上,只得拼命小跑,跟着男人的脚步。
顾轻舟原本就头晕目眩,被他扛在肩头,脑袋回血,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整个人似踩在云端上,再也没力气挣扎。
他果然是岳城军政府的人。
顾轻舟不想看,她吓得手脚全软了。
司机道是,加快了车速。
顾轻舟有点冷,她缩了肩膀。他们不是去警备厅的大牢,而是去军政府的大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