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再相见

顾家则炸开了锅。
顾圭璋还记得轻舟小时候,眼睛就很灵活,照顾她的乳娘李妈说,轻舟很早慧。
车夫停下,顾轻舟微讶。
“我要回家!”
不由分说,就把顾轻舟从黄包车上扯下来,送入了自己的汽车里。
抬头,触及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清澈莹然,甚至能倒映出他自己的影子。
至于将来退亲,顾轻舟保证让二少主动提出,二少抛弃她。
陈嫂慈眉善目,是顾家厨房里管饭的。
所有人都震惊看着顾轻舟,包括顾圭璋。
顾轻舟躲闪不及,先应承着他。
这时候,一辆奥斯丁轿车倏然靠近她的黄包车。
退亲,还用打扮顾轻舟吗?
车上下来两个高大壮实的男人,拦住了黄包车。
他唇齿见旖旎出雪茄的清冽香醇,唇略有略无撩过她的,干燥冷冽。
“我不会……”顾轻舟低笑。
汽车很快开走。
她姐姐顾缃正在担心抢夺她的婚姻无望,岂能善待她?
顾轻舟果然擅攻心计,一番话就把督军夫人的考虑全部点明、顾虑也全部提到了。
顾轻舟微笑了下,没有因为两位姨太太的话而忐忑和_图_书,她说:“你们误会了。”
她说不行,他就凑得更紧,几乎就要吻上她。
“学学就会啦。”陈嫂鼓励她。
男人手臂强壮有力,几乎把顾轻舟提起来,顾轻舟挣脱不开。
两辆黄包车,一前一后。
秦筝筝恨得咬牙:“不是说退亲了吗,怎么督军夫人还给你送衣裳?”
陈嫂的黄包车在前头,顾轻舟的在后。约莫跑了十几分钟,街上倏然有点乱,汽车全挤在一块儿,顾轻舟的黄包车落在后面了。
秦筝筝也把礼服接过去。
说罢,又觉得不妥。
顾轻舟道谢:“阿爸,那我走了!”
车厢里都是男人清冽的气息,还有烟的香醇。男人上车就点燃了雪茄,青烟缭绕中,他深邃的眸子敛光,什么也看不真切。
“您依诺承认二少养在乡下的未婚妻,世人该如何褒奖您的高风亮节?”顾轻舟鼓励督军夫人,“两年之后,让少帅寻个借口退亲,到时候世人只会说,‘到底是乡下丫头,没见识,怎么配得上少帅?督军府已经仁至义尽了’。您看,您和少帅重情重义,名声只会增加,不能减www.hetushu.com.com少,您更能获得百姓的敬重,少帅获得将士们的敬重!这两年里,我保证低调不惹事,不借用督军府的名义给您脸上抹黑,您可以信任我。您公开承认我的身份,我们互赢。少帅娶十个八个姨太太,都是男人的风雅,您承认我的身份,也不耽误少帅风流快活,他也是愿意的。”
“不承认?”男人低声笑,“没事,先去吃饭,这时候都饭点了,吃完饭慢慢聊!”
顾轻舟就抱着她的礼服,回屋去了。
不是说退亲了吗?
他穿着青蓝色的大风氅,深色西装和马甲,身子微倾,双手撑在黄包车上,俯身看着顾轻舟:“小贼,找你可不容易!”
顾轻舟心中猛然乱跳:他知道她偷走了那支勃朗宁,所以叫她小贼。
她当着所有人逼问。
在那倒影里,他看到一个伟岸的父亲,那是女儿眼中的他。
只是,陈嫂要急死了。
秦筝筝和顾缃也深感不妙,脸色紫涨,特别是顾缃,急促望着秦筝筝,希望从母亲脸上寻到安慰。
她正要说点什么,男人随手丢了雪茄,就把她抱到了自己和-图-书腿上。
顾圭璋忍无可忍,看着妻子女儿的丑态,怒道:“都回屋!”
往事一桩桩浮上心头,顾圭璋铁石心肠竟觉得对不住她,心中难得犯软:“让你姐姐陪你去……”
她们先在门口叫了黄包车。
“陈嫂,你带着轻舟小姐上街,就咱们附近这几条街上,去吃吃咖啡,看看电影,买两套衣裳鞋袜。”顾圭璋道。
督军夫人考虑了下,竟然觉得顾轻舟所言非常有道理,就同意了。
男人失笑,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走,带你认识认识我!”
可惜,尺寸不太适合高挑的顾缃,只能顾轻舟穿。
今天海关衙门休息。
她要督军夫人当着全城权贵的面,承认她是督军府二少的未婚妻。
顾轻舟的单纯与茫然,显出了秦筝筝和顾缃贪婪的嘴脸。而秦筝筝这席逼问,更是毫无遮掩。
快到午膳时候,顾轻舟下楼,对坐在客厅看报纸的顾圭璋道:“阿爸,我……我第一次进城,不知城里什么模样,我能出去看看吗?”
“我也不知道啊。”顾轻舟一脸茫然。
顾圭璋一整天都在家,屋子里静悄悄的,就连麻药和图书过后疼得哭的顾三,也只是咬着唇掉眼泪,不敢喧哗。
轿车上伸出一只军靴的大长腿,稳稳落地,高大轩昂的男人,下了汽车。
可顾轻舟说了一番话。
督军夫人一开始觉得匪夷所思,她是不会公开承认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顾轻舟咬牙,挣扎着要下来,却被他箍得更紧。
她两个妹妹,半夜拿剪刀杀她。
有了对比,轻舟更合顾圭璋的心意。
为了让顾轻舟看上去更体面些,督军夫人甚至主动送了套洋装礼服给顾轻舟。
三十块!
这是意大利定制的,原本是要给督军府的二小姐做生辰礼。
顾轻舟拳头攥得紧紧的。
她声音柔柔软软的,更像顾圭璋想象中的女儿——女儿就应该温柔似水,可他家中那三位呢?
那个男人——在火车上的那个男人!
顾轻舟起得早,跟她闲聊过,她挺喜欢顾轻舟的。
可秦筝筝自己脸色更难看。
“吃完饭,我送你回家,你阿爸姆妈不会怪你的。”男人铁了心道。
顾轻舟跟着陈嫂出门。
“……陈嫂!”顾圭璋喊了佣人。
大姨太和二姨太嗤笑,幸灾乐祸,凑到顾和_图_书轻舟身边:“瞧瞧这礼服,是意大利空运过来的,督军府果然财大气粗!轻舟小姐,以后富贵了,可别忘了娘家啊。”
陈嫂赶紧擦干净手,接过了钞票,欢喜说了句是。
她稍微换了套干净衣裳,就带着顾轻舟出门。
督军夫人估量了下顾轻舟的身段,尺寸和二小姐差不多,就叫人送来了顾家。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穿着深蓝色粗布斜襟衫,进了客厅。
说罢,顾圭璋从钱夹子里,掏出三张粉红色的现钞,递给了陈嫂。
“你是谁?”顾轻舟很快镇定下来,假装不承认,“我没见过你!”
他揽住她纤柔的后背,摩挲着她的腰,脸凑在她的脸侧:“小贼,我的勃朗宁呢?你胆子长毛啊,那玩意儿你也敢偷?”
督军府办舞会,是顾轻舟的主意。
三十块钱,足够顾家半个月的生活费,老爷今天好大方!
顾轻舟使劲躲。
“去圣母院路。”陈嫂对车夫道,扭头又对顾轻舟说,“轻舟小姐,圣母院路有家电影院,对面就是咖啡店,不仅可以吃咖啡,还能跳舞呢。”
顾圭璋心烦。
总之,这个家对她而言,应该是虎狼之窝。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