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以臭攻臭
“哎呀,我说呢,原来是周兄弟啊,你看看我这脑子……周兄弟,来二两?”
小岳岳忽然打了个哆嗦,偷眼看到师傅的目光有些异样,忙缩了下脖子,不动声色地躲到了于大爷身后,嘴里还念叨着:“师傅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如果是一般消费者甚至是卖臭豆腐的同行他都不会在意,相信没人能单凭成品卤水看破他的秘方;可眼前这个年轻人就不一样了,厨艺都快被乡亲们传成神话了。
说白了,就是心理问题。
周栋也是偶然间灵光一现,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先炸些臭豆腐,这叫改良大环境,等于是先对老郭进行一番心理暗示,这都已经是心理学的范畴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间!
周栋手里是不透明油纸包裹的臭豆腐,卤汁也是封在玻璃瓶内的,众明星倒没瞧出是什么东西,他也只是冲众人点点头,便一头钻进了厨房。
豆腐吴冷笑道,不敢比真正的好卤,也比那些用‘垢物’充当卤水的玩意儿强百倍!
“这蘸料……”
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忙碌,臭豆腐的卤水消耗最快,他家生意又好,按照半年出一批卤水和他家臭豆腐的销量计算,他最多间隔三天就要准备新的卤水,这样才不会在半年后断货。
要将尚未完全化冻的猪大肠削去内壁和肠衣,留下肉色晶莹的肠肉,而且每一片肠肉都是两个拇指盖大小、厚薄一致,这起码也得是特一级厨师才能有的刀功啊?
“也多没贵,就是大肠刺身。”
“酿酒?”
每次提起那些有娘养没爹教的黑心同行豆腐吴就有气,这帮王八蛋个个都该遭雷击!生了孩子活该没屁烟儿!
凤栖村的豆腐吴是如今这个时代少有的良心商家了。
豆腐吴一愣,有些警惕地望着周栋。
“大肠刺身?这个我还真知道,我也是个钢丝呢。还听说这两天郭老师也来了蘑菇屋?
老郭看了眼吃油炸臭豆腐吃到不亦乐乎的众人,暗暗咽着口水,可想了想还是准备按照周栋的提议,先苦后甜和图书,过了大肠刺身这一关再说!
同时,因为宿主在完成任务时堪破了味道变化之法,以臭攻臭,化臭为香,从此达到了‘香臭不分’的至高境界,为奖励宿主,传说级洗菜技能的附随技能不仅同样为传说级,且将会是最具实用性的传说技能。
夹起一片大肠刺身,映着阳光看了看,这不是很干净么?
“周小厨回来了,他手里面拿的是什么啊?”
周栋心中一喜,老爸这辈子别的不爱,就是喜欢小酌几杯,不过如今市面上假酒泛滥,稍微好些的粮食酒就要大几百甚至上千元一瓶。
这不是心理作用是什么?
不吃榴莲的人说榴莲臭,爱吃榴莲的人闻到这种味道却会忍不住流口水。
“恭喜宿主完成传说级技能突破任务,获得当世厨神才能拥有的传说级洗菜技能!
为什么这么说?臭豆腐最诱人的其实就是那股子臭香之气,要说口感也就一般,能比得上周栋精心特取的肠肉么?
做一名合格的食客,还是要懂些辩证法的,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绝对的香臭呢?
一想到这里老郭的胃就阵阵翻江倒海,不成啊,老郭我不能吃眼前亏,实在不行也只能牺牲爱徒了……
豆腐吴看着周栋,感觉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北方的臭豆腐能臭到什么程度呢?臭到一些不法商户用‘不可言状的垢物’来卤臭豆腐,食客们居然还能够吃得津津有味,回头等新闻上爆出了内幕,一个个却又恶心到吐酸水。
老郭很绝望,那可怜见儿的目光让黄老师都有些不忍心了:“老郭,这不像你啊,不就一盘大肠刺身么?咱宁愿吐死,也不能被吓死!”
有人曾经开玩笑地对豆腐吴说,你这十几年的老卤瓮恐怕就是直接倒进清水去,也能出好卤水吧?
这臭豆腐的卤水可是他家的祖传秘方,别看用的材料都是大路货,其实对各种材料的处理和配比都是大有讲究的。
老爸明明不缺钱,可就是舍不得和_图_书买这些好酒,他前几天买了瓶五粮液给老爸,还被埋怨不会过日子,硬逼着他退了。
豆腐吴笑道:“啥事儿?你要是想吃臭豆腐,叔送你几斤!”
豆腐吴这是家传的手艺,做生意讲良心,不会像一些黑心商家居然用某些‘不可言状物’冒充臭豆腐的卤水来欺骗消费者。
周栋冲豆腐吴一挑大拇指,凤栖村是真出人才啊,要不是豆腐吴提醒,自己都没想到还有这招。
按楚都的规矩,如果是跟父亲交情非常好的长辈,年龄又比父亲大,那是要叫‘大大’的,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叫个叔就成,这些天与李秀臣熟悉了,周栋也是叫他李叔的。
而且这可是传说级的酿酒技能,自己岂非就是酒神了?
“你要我的卤水?”
“刷刷刷!”
明白了明白了,小周你的想法很妙啊,这叫做以臭攻臭。
蘸满了卤水和臭豆腐沫,郭德冈将一片大肠刺身送入口中,这次居然有些期待。
“是村长啊,我这的味儿怎么了,这就是标准的臭香,城里人可喜欢着呢……这位小兄弟是?”
李秀臣瞪了豆腐吴一眼道:“小周对我说了,是准备用你的卤水做蘸料。
轻轻一咬,顿时臭香满口,和着臭豆腐沫和卤水,再吸上几口油炸臭豆腐的香气,老郭忽然感觉自己找到辙了!
经过这样处理的大肠刺身还能臭过臭豆腐?而且两者的臭气是如此相近,老郭为啥偏偏对猪肠有这么大的反应?
妙妙妙,肠中药!满院臭香皆不足,唯有大肠留其名!天生食材必有用,千呕万吐香复来!
李秀臣看看身后的周栋,脸不觉微微一红:“老吴啊,来客人了。哎呀,你家这个味儿哦,可真是够冲的!”
至于何老师程钰琪等人,还真是很少吃到这种北方臭豆腐,一开始还感觉这味道冲了些,不过随着空气中的臭香味越来越浓,他们也终于拨乱反正、由表面的臭味中寻觅到了那一股奇香。
没有臭,哪来的香?没有苦,哪来的甜?没有姑娘hetushu.com.com,哪来的色狼?
臭豆腐也是如此,大肠刺身就更是如此了。
与臭豆腐相比,这道大肠刺身既有臭豆腐的臭香,又有远远超过臭豆腐的口感,轻轻一咬,咯吱有声,慢慢品味,臭香满口!
“你少来。”
要是自己掌握了酿酒技术,不说为赚钱,给老爸弄些好酒喝还成问题么?
“高!”
周栋来找臭豆腐卤汁,就是要以臭攻臭,同时借臭豆腐这种‘熟悉的味道’,来抚慰老郭受伤的心灵。
而且北方的臭豆腐还可以直接凉拌着吃,口味重的食客甚至连沾在上面的卤水都不洗,直接浇上香油、酱油、辣椒油、蒜泥就开吃,却又别有一番风味。
他也是厨子出身,自然一眼就看出这是顶级刀功的杰作。
“怎么,忘记了?这不就是给祝爷爷做过粥的小周么,说起来咱村里的人可都欠了人家一份人情呢!你吴家当年也没少受祝家的好处吧?”
程序就是程序,毫无情商可言,什么叫‘香臭不分’?你丫是骂人还是夸人呢!
我再送你三斤臭豆腐,回头你弄蘸料的时候,在料碟里放些捣碎的臭豆腐会更妙,还可以先油炸一些臭豆腐,让这种臭香首先深入人心,小周你看这主意咋样?”
豆腐吴目瞪口呆:“真的假的,刺身我还是知道的,那东西贵的很呐。小周你这是弄的啥刺身啊?”
你就偷着乐吧,想不到你豆腐吴的臭豆腐卤水居然会成为刺身的蘸料吧?这属于整体提升了你家臭豆腐的档次!”
佛曰:香即是臭、臭即是香、佛就是狗屎、狗屎就是佛……
多好的刀功、多美的刺身啊,之前自己怎么就没瞧出来呢?
蘸料比先前丰富了许多,不仅有酱油、香油,还有捣碎的臭豆腐沫,稀释过的臭豆腐卤水……
这些肠肉去除了内壁和肠衣,片片薄如蝉翼,又被冰块镇过,当真是臭香盈盈、口感一流,咬一口咯吱作响,好像顶级的海蜇头一般。
居然有点好吃啊……
周栋笑道:“您的年龄比我爸都大了,hetushu•com•com还是叫我小周吧。吴叔,我找您有事,酒就不喝了。”
他做的大肠刺身先是经过大蒜改味,又以完美级洗菜技能尽可能去除了大肠中的腌臜味,最后还以上佳刀功去肠壁、去肠衣,只余中间肠肉,再用冰镇降温的方法物理控味……
因此他家的生意很好,每天都有批发商直接来村里取货。就靠着卖臭豆腐,硬是在凤栖村盖起了两层小楼,虽说楼上楼下臭气熏天,他却经常笑着对人说你们懂啥?这才是天下最香的味道呢!
就连吃法上也有不同,南方的臭豆腐需油炸,出锅后加以辣酱、香菜末子等提味,基本上出锅后就没有多大臭味了;北方的臭豆腐却是用发酵过的臭卤浸泡了最少三天以上,讲究的是越炸越臭、越臭越香,臭香臭香说的就是它。
“恭喜宿主,你已同时获得传说级酿酒技能……”
周栋是什么厨艺?连这样的勤行高手都要靠‘灵机一动’现找辙,而且找辙还找到村子里去了,这不就是抓瞎么?恐怕回头弄出的玩意儿还不如第一次的呢!
而且这臭香还有另外一种妙处,初尝时还有丝丝臭味,转瞬即香,你要是多嚼上几口,那就是越来越香,最后满口流香!
这种臭,绝对与猪大肠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你如果给郭老师吃大肠刺身他会吐,给他臭豆腐吃他会美滋滋地喝上二两;北方汉子不爱吃臭豆腐的还真不多,更别说老郭这种走惯江湖、吃过苦日子的人了。
“不是,我是想要些臭豆腐的卤水,也不需要太多,有个几两就成了。”
该技能虽与厨艺无关,却又与美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希望宿主能够善用之……”
忙碌了小半天才将新卤水弄好了,豆腐吴躺在葡萄架下的藤椅上,手边小桌就放着莲花白和猪头肉,喝一口莲花白、吃一块猪头肉,然后狠狠吸一口飘荡在空中的臭豆腐味道,这个美啊……情不自禁就哼起了荒腔走板的乡间小调儿,都是些哥哥妹妹什么的,也不管自己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和*图*书在有了臭豆腐的味道勾引造势,臭香大势已成,顿时与大肠刺身那仅存的一丝异味完美融合,他也将心态摆正,顿时就发现了这大肠刺身的妙处。
在分辨香臭这个严肃问题上,人类有时候就是掰扯不清,很多时候就是心理作祟。
豆腐吴将豆豉,食用碱、香菇、冬笋、盐、白酒、豆腐脑按祖传秘方配比好后,倒入一个个已经空出来的卤水老瓮。
……
真是要被自己感动哭了,做厨师都做到开始研究人的心理了,我容易么我?
周栋没好气地道:“能不这么啰嗦么,这个附随技能究竟是什么?”
“这个老骚情,都多大的人了还唱这个……”
就拿臭豆腐来说,如果你把臭豆腐藏在某个爱吃此物的哥们儿家里,然后隐瞒真相,这哥们儿会恶心的不行、四处寻找臭味所出。可一旦他知道这是臭豆腐的味道,心中就立即舒坦了,然后怎么闻怎么开心,真香!
臭豆腐又分南北两派,南方的臭豆腐看着像是黑炭头,其实并不算太臭;北方传统臭豆腐如果洗去卤水,看上去白白嫩嫩的,却可以迎风臭出三里地去。
老郭下筷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果说第一片大肠刺身还有迟疑,后面简直是怕人抢他的美味一般,转瞬间就将十几片薄薄的大肠刺身吃了个干净,居然还有些意犹未尽,望着周栋道:“兄滴,还有么?”
没过多久,一股诱人的臭香就从厨房内冒了出来,让郭德冈于老师这几名北方明星眼睛一亮:“臭豆腐!”
“瞧你那点出息,以为谁都会惦记你家的秘方呢?”
老郭现在也想明白了,先前只是他的心理作祟,总爱胡乱联想,险些就错过了美味!
郭德冈那是多聪明的人?
别说,这种熟悉的味道让他刚才还在翻江倒海的胃安静了不少,居然还升起了一丝食欲。
这些老瓮都是他用了十几年的好东西,里面的老卤水一旦用光,就立即用来发酵新卤,十几年下来,就像是多年养成的极品紫砂壶一样,简直就是宝贝,别人出多少钱都不会卖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