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化臭为香
他还在相声里调侃于老师的爸爸王老爷子来着,于老师被砸挂砸的多可怜啊,周栋这算是替于老师报仇雪恨了?
包括于老师在内,众明星齐齐后撤,都怕老郭回头忍不住喷了,再弄自己一身可就不好了。
程钰琪更是捂住小嘴,满脸惊惧,就算是从小吃惯了肥肠的她也看不下这种生吃大肠的操作。
经过七天喂蒜,不仅去除了大肠内的细菌,还改变了大肠的味道,除了大肠本身的腌臜气外,还有股浓郁的蒜味。
“当然是要郭老师您吃到满意为止了。”
坐在湖边一块大青石上,程钰琪脱了高跟凉鞋,把一双雪白粉嫩的小脚丫泡在温暖的泉水中,一面泡脚,一面哼哼唧唧地唱着某首来自家乡的小曲儿。
周栋一脸笑容地道:“说起来这道菜还是在郭老师您的相声里出现过的,没错,就是大肠刺身!”
郭德冈此刻是万念俱灰,要不是还惦记着干爹的事情,他肯定会当场耍赖。
郭德冈一听眼泪都快下来了,还几天,你这是要让我连吃几天大肠么?我的天,咱上辈子可没仇吧?
“这是两头猪的大肠,准备多些是怕我一次两次试菜不成功,恐怕得多做几次,有备无患嘛。”
周栋没回话,望着蘸料出了半天神,猛然一拍大腿道:“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郭老师你等我一会儿,看我给你‘化臭为香’!”
“呵呵,周弟总算是把新菜品的食材弄来了,等等,这莫非是猪肠……”
剩下的两挂大肠,已经按你的要求初步清洗了一遍,然后就用冰块镇上了……嗐!不用你过来了周弟,这点小事当哥哥的还能搞不定么?我已经到凤栖山区了,你给我个具体位置的定位就好。”
周栋的目光从她脚上移开,摇头道:“恐怕帮不了你,我不会抓蛐蛐,总是分不清蛐蛐儿和油葫芦,会被人笑话的。”
这真是坑人者人恒坑之,走多了夜路遇到鬼啊!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明星,明星也不过就是在电视和*图*书上多露了几面的普通人而已。
“先试试看吧。”
“……”
大肠可不是三文鱼,得有多少细菌啊?他不相信周栋会拿人命开玩笑。
一是要在大肠刺身的下面放置冰块,用降温法有效遏制味道散发。
“呵呵,能不能问下周老弟啊?你准备让我试吃的菜是……”郭德冈终究还是没忍住。
“好家伙,周弟你可真是交游广阔,原来这些天都呆在蘑菇屋啊?”
再比如上升到健康人道的高度,装个肚子疼什么的还不是毛毛雨?等我老郭恢复了健康再吃你的大肠刺身行不行?等到我的健康恢复了,估计这些猪肠也就不怎么健康了,拖呗……
程钰琪在车上的时候就闻出味道不对了,赵副科长前脚一走,她后脚就打开纸箱查看,只见箱子内是装在塑料袋内的两挂大肠和十几个用来镇压温度的冰袋,有些雀跃地道:“你是要做周氏肥肠粉么?不对哦,这可不算是新菜,难道你要做改良的肥肠粉?”
周栋打开箱子,取了两挂大肠出来,老郭一看小心肝砰砰乱跳:“兄弟,你这是准备了多少啊,我一个人怕是吃不下这么多啊?”
天气这么热,就算有冰袋镇住,猪肠的味道还是难免会散逸出来一些,老郭是干什么的?当下脸色就是一变。
黄老师原来并不是节目上表现的处处皆算计,生活中也就是个有点小机灵的中年油腻大叔;何老师这个救场王原来也有糊涂的时候,需要别人来帮他救场;小岳岳原来不只会萌贱搞笑,是真心的孝敬师傅,这才是他成功的秘诀吧?于老师原来真的很会玩儿,在这初夏时节的阿姐谷旁,硬是被他几耳朵就听出了一只蛐蛐王,经过两日蹲守才成功抓住。
现在两只猪都已经宰杀完毕,猪肉送去了你家的把子肉馆,猪肝猪肚猪肺什么按你的要求给青翔的何老师送过去了,他听说是你送的,非要给钱,我可没敢收。
周栋认为自己做了个正确的选择,至少hetushu.com.com在蘑菇屋的这几天,他过得非常快乐。
我也想弄只蛐蛐,要是能赢于老师就好了,你帮我抓怎么样?”
程钰琪见这家伙盯着自己的脚丫子看,也是非常开心的,却哪里知道周栋正想着做菜的道理?曼声道:“周小厨,你会不会抓蛐蛐啊?于老师那只蛐蛐据说是什么蟹头青,牛的不行,黄老师何老师辛苦抓到的蛐蛐都输给他了。
半个小时后,忧心忡忡的老郭看到了一脸严肃的周栋端着盘子向他走来,盘内堆放着冰块,冰块上有十几片不名肉片,看着倒是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郭德冈心中稍定,这还成,回头我捏着鼻子赞声好不就行了?关键是要忍住不能吐,还得做出吃到了顶级美味的享受样子。
“呼啦啦!”
周栋取了一截大肠,将剩下的又放回箱中,拿冰块镇上,还不忘对热心过来帮忙的大华说:“大华,你帮我找根绳子,把这些大肠吊在井里,不用入水,靠近水面就行,天太热,光靠这些冰块撑不了几天的……”
周小厨你知道不?在娱乐圈郭老师可没少‘坑’人,能‘坑’到他的可不多呢,我看好你,雄起!”
“不是肥肠粉,是大肠刺身。”
事到如今已经不必再隐瞒些什么了,何老师快步走过来打开了篱笆门,大华欢喜地招呼着自己和程钰琪,正在院中劈木柴的小岳岳也停下了手,紧张且有些好奇地望着自己手中装了大肠的箱子。
周栋道:“赵科,东西交给我就行了,你们辛苦了。”
“行,那郭老师就请稍等,我很快就好。”
因为唱的快了,周栋也听不清歌曲的内容,只觉她声音娇嫩、十分好听,又看到她脚趾上并没涂抹红红绿绿的指甲油,十分的素洁干净,天然去雕琢,很合何爷爷说的食之正道,心里就觉得非常欢喜。
尤其是程钰琪这个川妹儿,性格火辣的像是最狂暴的山城火锅,有时调皮起来,却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原来你不是要https://www.hetushu.com.com用黑暗料理坑郭老师啊?”
“哦,是这样啊……”
蒜味没关系,关键是如何去除这连大蒜味道都无法掩盖的腌臜气,周栋准备从三处入手。
“周老弟啊,你做的大肠刺身不会是生的吧?”
周栋看了眼窗外探头探脑的老郭,可不好让人家等太久,钝刀子杀人不是他这种老实人应该做的事情。
“那不能够,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老郭不是那种人!”
周栋走到凤栖村口才给赵副科长发了定位,等了不到半小时,就见到一辆面包车呼啸而至,周栋和程钰琪上了车,带着他将车一直开到蘑菇屋前。
“哦,你恐怕不太合适,还是等我在郭老师的帮助下试制新菜成功吧……”
周栋则紧紧盯着老郭,就见这位相声宗师先是被芥末味冲的眼眶发红,呆了几秒,忽然变得面色古怪,过了一会儿,身子向前微倾、下巴往脖颈方向猛收,嘴唇抿得紧紧的……
老郭苦着脸道:“这个建议很不错……”
“郭老师,请品尝。”
程钰琪顿感没趣、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不会又是二十四桥明月夜、梅花炒饭那样的顶级美食吧?那还让郭老师尝什么啊,我来帮你品尝就好了。”
这丫头分明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啊?周栋有些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谁说我要做黑暗料理坑郭老师了,你别瞎猜好不好?”
“不用等明天了。”周栋拿起手机就拨了出去:“李村长,请问咱凤栖村有没有……”
“师傅!”
郭德冈脚下一滑,差点没摔了,幸亏被于老师拉了一把。
道辛苦有时是江湖客套,有时就是主人逐客,赵副科长自然明白,忙让同来的肉联厂工人将一箱猪肠搬下车,跟周栋客气几句就挥手告辞了。
程钰琪还想再说,周栋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来电的正是那位一口一个‘周弟’的赵副科长:“周弟啊,按照你的要求,两只藏香猪都喂了七天大蒜,最后四天更是只让它们吃大蒜。
在程妹子眼中,有https://www•hetushu.com•com了大肠不做肥肠粉,那就是犯罪啊!
郭德冈和于老师已经完成了今天的积分任务,正坐在亭子内喝茶聊天儿,老郭看似风轻云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偷偷瞥了周栋几眼。
“那就行了,郭老师您稍等,大肠刺身很快就得。”
一路上赵副科长就没少从后视镜里偷窥程钰琪,被妹子结结实实地瞪了好几眼,这会儿看他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还想走进蘑菇屋跟明星们合个影、要个签名什么的。
以老郭的脑子要真耍赖你也没辙,比如‘有事弟子赴其劳’?把小岳岳推出去也在讲,这叫弟子撑门户,梨园行武术界都有类似的说法。
这个问题很关键,关系到鉴定权的归属。
周栋拿着一截大肠和两个冰袋走进了厨房。
顿时全场静默,明星们万分惊愕的望着周栋,今天可算是涨见识了,老实人闷骚啊。
郭德冈还是抱了一线希望,他也算见多识广,知道在岛国有一种北极贝刺身,岛国人把这种刺身做的红白相间、十分漂亮,就因为它是熟的,否则根本不会有这种卖相。
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大肠刺身’之父应该就是郭老师吧?
“不过郭老师是否真的满意,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咱们可不许演戏骗人。”
“没错,新鲜的猪肠,这就是我新菜的食材。”
让程妹子去吃试制中的大肠刺身,周栋多少还是有些不忍心的。
老郭脑袋一低,嘴巴对准了塑料袋:“呕……”
程钰琪见周栋说什么送货不送货的事情,连忙穿上鞋跑了过来:“周小厨周小厨,是你准备了七天的食材到了吗?走,我跟你去看看。”
至于蘸料,周栋想来想去,还是准备用酱油和芥末,酱油蘑菇屋里就有,芥末则是他早就准备下的。
好嘛,还挺细心。郭德冈一听死的心都有了,尼玛这猪还吃了七天大蒜?这得多大味儿啊?哭丧着脸道:“我不忌蒜……”
大肠刺身究竟能不能让老郭满意,关键就看他的洗菜技能和刀功https://m.hetushu.com.com是否可以最大程度消除大肠的异味了。
周栋笑了笑,宽慰他道:“郭老师你放心,我已经按照老京都做蒜肠的传统方法,让猪吃了七天大蒜,最后四天更是只吃蒜不吃别的饲料,您应该不忌蒜吧?”
“那行吧。”
“周……周老弟啊,我想问清楚了,这怎么才算试菜成功呢?”
二是用碱水清洗并配合完美级洗菜技能,尽可能消除异味。
周栋把一盘大肠刺身轻轻放在茅亭内的石桌上,同时把酱油碟和芥末放在老郭面前:“我不知道郭老师习惯不习惯吃芥末,建议还是加点儿。”
“果然是猪肠!”
好容易吐完了,跑到井边漱了足足五分钟的口,才晃晃悠悠走回来,远远指着周栋道:“老弟……咱可不能这样坑人啊……”
看到师傅明显不对,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手中已经多了个撑开的塑料袋。
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就这么定了!
“没趣哦。”
周栋点点头,川妹子都是吃肥肠长大的,估计程钰琪见到生猪肠还不至于当场就吐,一起就一起吧。
边说边用轻微颤抖的手弄好了蘸料,夹了片大肠刺身,蘸足了酱油和芥末后,一咬牙一跺脚塞进了嘴里。
于老师冲老郭使个眼色,两人走进周栋,距离一近,就连于老师也闻出味道来了。
程钰琪玉足拨动水面,仿佛发泄般打起了好大的一片水花儿:“对了,好像今天就是第七天了,你做的新菜究竟是什么啊?最好是黑暗料理!哈哈,一想到郭老师被你坑的样子,我就好想笑。
郭德冈苦着脸道:“兄滴,真不着急啊,要不咱改明天?”
要不怎么说小岳岳能在德于社拔份儿出头呢?就是有眼力!
三是用极为高明的刀功,在大肠没有完全化冻前就迅速削去大肠内壁和肠衣,只保留中间部分的肠肉。
周栋从不认为自己做的大肠刺身是黑暗料理,他可是态度很端正的,就算是大肠刺身,在他的手中也要成为顶级美味;当然,在走向成功的路上,郭老师或许要做出一定的牺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