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005年,夕阳无限好
3
林向屿态度坚决,大家看着墙上的时钟,时针指到八点,四个人一个一个打电话,林向屿是第一个,660分,意料之中,QQ群里的喝彩声快都把手机震爆了。
这一年高考题考得刁钻,得益的最大群体是金字塔尖的优生和垫底的差生。前者大多发挥正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后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反正都是猜题,平均分越低,对他们而言越有利。
另外三个人笑得在水里前俯后仰,游泳圈上,哆啦A梦正在开心地吃铜锣烧。白冬远浑身湿透,他的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发亮,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的好友们。林向屿和胡桃用手臂压住游www•hetushu•com泳圈的一左一右,游泳圈撑不住,连同白冬远一起沉下了水。
“这个不卖的,真的不卖。”林向屿哭笑不得。
树影婆娑,胡桃漫不经心地想,这命运,对她还真的是一点不给甜头。
蝉鸣声此起彼伏。
许成连忙捂上眼睛,嘴里念叨着:“非礼勿视。”
胡桃笑嘻嘻地游过来,抓起一个哆啦A梦的透明卡通游泳圈,从白冬远的头顶上罩下去。白冬远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抱住游泳圈,大口吐水。
交卷铃声响起来的一刹那,胡桃的笔滚过课桌落在地上。
屋里开着中央空调,丝毫感觉不到夏日的炎http://m.hetushu.com热,胡桃的头开始沉沉地疼,心口堵得难受,前途好似一片灰暗。
她一动也不动地坐着。
林向屿拍了拍她的脑袋,指了指空中飞着的气球:“米奇都知道笑起来才讨人喜欢,别哭丧着一张脸。事在人为,问心无愧就好。”
在那阵绵软的风吹过的瞬间,胡桃忽然有一种感觉。
语文作文遇上命题作文,《我最爱的人》,胡桃写不下去,强忍着没在考室里当场大哭。她坐在靠窗的座位,窗外是一排绿意盎然的梧桐树,头顶一排老旧的电扇,怕吹走试卷,监考老师不让开。
胡桃转过头,一脸茫然地看着m.hetushu.com林向屿。
“扑通”一声,白冬远挣扎着露一张脸在水面上,大呼救命。
“不行,”林向屿推了一块蛋糕到她面前,“这个必须自己来。”
见胡桃走过来,他松了一口气,好不容易突出重围,郑重其事地将气球交到胡桃手里。
她轻声说:“425。”
要是让妈妈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胡桃想。
于是泳池里又传来白冬远的哀号。
胡桃“不负众望”,高考栽了个大跟头。
胡桃满心的郁积顿时一扫而空,看林向屿将气球的绳子捆在自己的小拇指上,主动交代:“我觉得考得不好。”
正值夏日,林家的泳池每天换水,胡桃m.hetushu.com的泳衣还是以前买的,白冬远不会水,坐在太阳伞下看小说,冷不防,脚边冒出许成和林向屿的头,两个人一人扯一只脚,把他从岸边拽到了池子里。
属于他们的夏天,结束了。
等高考成绩那天,一帮人聚在林向屿家的别墅里蹭饭。
晚上吃过晚饭,保姆阿姨将饭后的甜点端上来,四个人一边啃着西瓜,一边说起高考。班级的QQ群都要炸开了,人人都在里面求爷爷告奶奶,烧香拜佛,誓言从头做人。
“我死定了,等会儿你们帮我查。”胡桃垂头丧气。
对不起,她想要道歉,却不知道该向谁说这三个字。
林向屿和胡桃相视一笑,伸出手,在空中击了个m.hetushu.com掌。
不只是林向屿,白冬远和许成都怔住。以胡桃以前的成绩,考不上全校前十的大学,考所重点大学总是没问题的,这一跤摔得太厉害,但又有谁忍心责备她。
老师经过他们身边,一张一张试卷收上,再回到讲台上,“咚咚”地抖两下,然后扎上密封线。
“会死人的!”
第二天下午考完理综,胡桃从考场走出来,林向屿站在考场门口,拿了只米老鼠的大红色气球,旁边围了一圈小孩子。
白冬远从一模到高考都是一个分数,成了林向屿外的第二个奇迹。许成只有四百分,却也不算发挥失常。胡桃是最后一个查成绩的人,机械的声音重复念了好几遍,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