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005年,夕阳无限好
2
还在偷偷看林向屿的胡桃被他一推,猛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她站直了身子,回过头狠狠地瞪了林向屿一眼,然后不好意思地说:“是这样的,我刚刚升高一的时候数学也特别差,于是我自己做了个错题本天天看,错题不在多,但一定要是典型的例题,然后就是一定要反反复复地看这些错题。什么时候学习都来得及,永远别放弃。”
胡桃瞠目结舌。林向屿用膝盖抵上抱着的书本,把它们向上抬了抬,侧过脸对胡桃扬扬下巴:“别愣着,一起来啊!”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通风报信大喊了一声:“阿童木来啦!快跑!”
无论胡桃再如何挣扎和痛苦,决定命运的六月还是到来了。
“有花堪折直须折!”他一边轻佻地笑着一边轻而易举地从胡桃手中抽出钢笔,“别写啦,走,带你挣钱去!”
胡桃作势要踢他的车轮,可惜林向屿身手敏捷,已经先她一步骑走了,他穿着白色衬衫的背影在阳光下越来越远,下一个转角,终于消失在了胡桃的视线里。
“三块!”
“考试别大意,不要犯低级错误,不要像一诊的时候那样,答案写到密封线里!”
胡桃一脚向林向屿踩过去。林向屿“咝咝”两声,http://www•hetushu•com抱着膝盖装作很疼的样子。
“就是就是,少丢我们的脸了!我们可是全市优秀班级!”
等胡桃和林向屿来到高二的走廊,场面已经如火如荼了。先到的许成最是卖力,站在被丢在外面没人使用而全是灰尘的桌子上,他把试卷卷成喇叭形状,扯着嗓门喊着:“卖书啰卖书啰,便宜又好用的辅导书啰!”
“买一赠一,亏本大甩卖!”
正好过来帮忙的白冬远用胳膊肘顶了顶林向屿的后背:“有没有搞错啊,没看到人家小妹妹对你有意思吗?”
“高考真题模拟,假一赔十!”
林向屿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喂喂喂,话说清楚,我可不是耍帅,我是真帅!”
林向屿坐在讲台前的凳子上负责指挥,他大大咧咧地坐着,手里甩着粉笔,一下一下的,瞟了一眼旁边的资料:“这堆这么多的是什么?语文?真头疼,你们赶紧先拿下去卖了吧!”
“月考试卷,一块一套!全校最低!”
“可是做错题本好浪费时间。”
学校里一片绿意盎然,天空蔚蓝,经过操场的时候能看到低年级的学生们在做广播体操,许成看到了,非要装模作样地摇摇头:“老了http://www.hetushu.com,老了啊。”
胡桃说完,大家不禁不约而同地拍掌。林向屿拍了拍她的头:“说得不错。”
一个人没分到几块钱,每个人却高兴得像是中了头彩。胡桃跟着林向屿、白冬远和许成去小卖部,男生自己贴钱买了冰可乐,胡桃选了半天,选了一支娃娃头雪糕。林向屿买了两篮子的零食小吃,两份一模一样,结账的时候胡桃跟在他身后,知道他是买给自己和许然然的。
胡桃瞪了林向屿一眼:“谁卖的谁收!”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不要绕道!”
“……”
“往楼下跑!笨!”
自从母亲去世后,胡桃性格变化很大,不太爱凑热闹和参与班级活动。她一夜长大、失去至亲、寄人篱下,远远地望着同龄人,她仿佛成为了生活的旁观者。
高三年级其他班的人听到风声,都不想复习,也一窝蜂地跑下来卖书了,市场竞争太过激烈,一时场面火爆到不行。
他们走在路上随意聊着天,话题总也逃不过毕业和高考,许成用手枕着头望着天空:“不知道啊,我成绩这么烂,英语选择题都只能靠蒙。有书读就不错了。”
一听到“阿童木”来了的警报,大家顿时一哄而散,抱着和*图*书书的,拿着钱的,跟夜市上小贩们撞上城管的架势差不了多少了。
六月七日高考,学校按照惯例,要设考场,提前几日放假。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大家都很浮躁,没有人静得下来。同学们正左顾右盼地闲聊的时候,不知道谁大声提议了一句:“干脆把课本和笔记本都拿到高二去卖了吧?”
胡桃笑着拿起最上面一本,拍了拍,迎面向众人走去:“少在那里耍帅了你!”
胡桃从来不会拒绝林向屿,她跟着他走到讲台边,他抱了一摞书,努努嘴指了指桌子上的水:“美女,你负责拿水啦。”
小学妹赶紧拿出钱要递给他,林向屿摇摇头,拍了拍胡桃:“回神了,收钱还不积极点?”
林向屿回过头来,伸出手指比了个数字:“听到了吧?三块。”
“到底谁朽木脑袋了?”林向屿似笑非笑地向胡桃看过去,“刚刚是谁嚷嚷着一本两块,两本五块的?”
林向屿淡淡地回答:“是吗?”
说做就做,大家立刻把柜子和抽屉里的资料全部翻出来,按照科目在讲台上分类,不一会儿就堆起了一座山。
林向屿一脸无辜地眨眨眼:“我负责卖书,你负责收钱,分工合作啊。”
大家在教学楼后的操场上集合,把卖和_图_书书得来的钱都交给了生活委员,她清算了一下,卖了一百多块钱:“平均分了大家自己去买零食吃。”
“阿童木”是教务处主任,被大家戏称为“四十多岁的老处女”,留一头短发,有点像阿童木,于是在学生之间都这么传开了。学生们都很怕她,她只有一个必杀技——请家长,芝麻绿豆大点的破事,也要请家长。
全班嘻嘻哈哈地闹了这么一下午,放学的时候却又都依依不舍起来。胡桃刚背着书包走到门口,林向屿就骑着自行车从她面前飞快地掠过,刮起的微风吹得他衣袂飞扬,胡桃还没反应过来,他在前方不远处画了个弧线又绕回她跟前:“走啦,考试加油。”
“你也是。”
“没事没事,学长这个多少钱?要不我原价给你?”
“这个嘛,”林向屿故弄玄虚地摸摸下巴,忽然将胡桃往前一推,“这位美女学姐最有发言权了。”
“大家分头跑!”
林向屿和胡桃在高中部知名度挺高,有低年级的学生认出他们,一拥而上,留短发的女生眨着眼睛问:“学长,这里有你的书和笔记吗?都卖给我吧!”
“少说丧气话了,还没试过就放弃,可别说我们是同学!”
“啊,我找找,”林向屿把书放地上,随便翻hetushu•com找着,“喏,这本是我的,不过我劝你还是别买了,我的语文书至少九成新,也就写了个名字。”
“你不要手抄啦,直接把题目剪下来贴本子上。错误嘛,谁都不想面对,可是只有逼自己面对了,才能有进步。”
“一个人坐这儿干吗呢?”
“这个主意不错!”
“哈哈哈,哪儿能啊,”林向屿笑笑,提高了音量喊,“许成,教科书你们卖几块?”
胡桃抬起头,看见是林向屿。她撇撇嘴,把试卷上的空栏指给他看:“‘莫待无花空折枝’上一句是什么啊,记不得了。”
大家都兴高采烈的空当,白冬远扔了瓶矿泉水给林向屿,然后一边拧着瓶盖一边用手指了指胡桃在的方向。林向屿看过去,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凳子上,埋着头在纸上涂涂画画,在杂乱喧嚣的教室里一下子显得另类起来。
“含泪清仓大甩卖!”
许成“嘿嘿”一笑,有些感动地别过头,将手中的可乐瓶子高高一抛:“说得对,谢谢你们,大家都要努力啊!为了明天加油!”
有女生举着手抢着问:“学长!我最讨厌数学了,上次考试才考十八分,我是不是没救了?”
胡桃冲白冬远耸耸肩:“他呀,朽木脑袋。”
“年级前十独家笔记,堪比《葵花宝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