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五十六章 龙门老人(中)
龙门老人见状急道:“小雨?小雨!”手在常小雨眼前一晃,见常小雨眼珠不动,手足失措道:“小雨,你怎么了?师傅错了,师傅错了!”任飘萍等也是疾呼:“小常?”“常公子?”“常大哥?”“……”
众人的确疲惫,都睡了去。
任飘萍、燕无双和唐灵三人似是不忍心继续听下去,各自把头拧向一边,却又同时情不自禁看向常小雨,常小雨宛如一座泥塑动也不动,双目空洞无光,以至于任飘萍三人根本不知道他在看向哪里。
龙门老人闭眼,叹气,众人俱是无语。
唐灵惊愕,道:“燕姐姐,任大哥他……”燕无双叹了口气,拢了拢刘海,道:“算了,男人总有男人发泄的方式!”
任飘萍呃了一声,常小雨闭目道:“在‘赛江南’我本可以救难前辈的!”任飘萍嗯了一声,常小雨继续道:“当我发现刘浩轩知道我能救而不救难前辈,我……”任飘萍接口m.hetushu.com•com道:“所以你就放了一把火烧了赛江南,也烧死了刘兄弟!”常小雨沉默,良久道:“我知道你知道的!你知道我必须掩饰自己的身份,因为那一夜我所施展表露出的轻功和刀法是‘常小雨’所不能企及的!”
二天清晨,天刚亮,任飘萍睁眼,常小雨睡得很香,昨夜还睡在一起的龙门老人却是不见踪影,任飘萍穿上衣服,悄悄走出屋外。雪还在下,地面的雪足有一尺厚,两旁房屋的烟囱袅袅升起淡蓝色的炊烟,如梦似幻。
任飘萍点头道:“那拜金教教主怎么是……”龙门老人呵呵一笑,截口道:“你说的是拜金教教主陈脂胭怎么会是陈兴汉的母亲。”
龙门老人道:“千真万确,元末大汉政权建立者汉王陈友谅死后,其次子陈理被朱元璋流放到我国,陈世南正是陈理的后人,其人嗜武如狂,天生是块练武的材料,当年先师在世https://m.hetushu.com.com曾说过,假以时日陈世南武功必将超过自己。由于潜心钻研武学,是以成家很晚,至晚年才得一子,便是那陈兴汉。”
任飘萍心道只怕是龙门老人武功已废,自己脚步声太轻,吓到他了。任飘萍走至龙门老人身前,笑道:“前辈睡不着?”龙门老人点头道:“小雨现在好像平静很多了,多亏了你这个朋友!”任飘萍道:“应该的!”龙门老人叹了一口气,道:“老夫曾对少侠……”任飘萍截住龙门老人话头,道:“不是都过去了吗?”复又道:“前辈,有些话想问……”却是沉吟着不语。
龙门老人似是吓了一跳,猛地一回头,道:“呃,任少侠啊!呵呵……早早早……”
常小雨眼望苍茫广袤大地,雪花纷飞,一把扯开衣服,露出健壮的胸膛,任凭寒风裹着雪花狠狠地刺进自己炽热的肌肤,一片,两片,……无数片,不知过了多少时候,www•hetushu.com•com常小雨忽然哈哈哈大笑,高声道:“老狐狸!我是常小雨,不是李征稷啦!”
漫天雪花,刺骨的冷,累了的任飘萍将常小雨放在田间脚下的一块青石上,站在常小雨身后,一言不发。
任飘萍看着常小雨,他懂,他知道此刻常小雨需要什么,一步上前,推开燕无双和唐灵,抱起常小雨,直向屋外而去!任飘萍知道此刻自己就是常小雨的双腿,他知道常小雨需要狂奔,需要发泄,需要冷静,需要独处,所以任飘萍一路狂奔。
龙门老人现在就坐在院落前的一颗松树下,衣服上落着薄薄一层雪,显见出来一段时间了。任飘萍走到龙门老人身后,道:“前辈!早啊!”
龙门老人道:“少侠有话但讲无妨,老夫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
所以现在常小雨不快乐,所以常小雨现在看着自己摊开着抖动的双手道:“这么说我不是朝鲜国人,是汉人,可是我为和_图_书了朝鲜人杀了那么多的汉人!”复又双手猛捶断腿伤口,道:“我该死!我该死!……”
常小雨眼珠动,苦笑道:“师傅,既然已经错了就让他错下去,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为什么!”
任飘萍笑道:“是!你本就是常小雨!你一直就是常小雨!”
回,龙门老人、燕无双和唐灵围着火炉在等。三人见任飘萍和常小雨二人脸上表情愉悦,一颗心算是落下。龙门老人迎上前,道:“小雨……”欲言又止,常小雨向往常一样应了声,道:“师傅!”龙门老人一愣,点头嗯了一声。任飘萍见唐灵连连打哈欠,不禁心疼,道:“忙活了一夜,大家都休息了!”
常小雨道:“好!”
龙门老人嗫嚅着干裂的双唇,道:“小雨……”燕无双和唐灵一人抓住常小雨的手,道:“常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常公子,知道真相不是更好吗!此间事了,我们就回国!”
任飘萍望着这个对武林之事无https://www.hetushu.com.com不知晓的老人,心中本是有着很多疑问,却是一下子不知道该先问那个,随口问道:“那个陈世南真的是陈兴汉的父亲?”
常小雨忽然低头,道:“你可以原谅我吗?”
常小雨一愣,道:“你是说我的腿?”任飘萍痛楚,道:“我不该犹豫……”常小雨笑,转身看向任飘萍,道:“还有吗?”任飘萍道:“温一刀!”常小雨道:“奶奶的,你还真啰嗦!”
任飘萍嗯了一声,常小雨又道:“你知道,在白鹭洲我本应当和你并肩作战的,可是……”任飘萍道:“还有吗?”常小雨抬头叹气道:“去白云庵其实我是想擒住欧阳小蝶做人质的。”任飘萍闭眼,道“嗯,还有吗?”常小雨道:“在牡丹山庄,你昏迷之时我曾……”任飘萍忽然打断常小雨,道:“那你可以原谅我吗?”
任飘萍只好不罗嗦,道:“有些冷了,回去?!”
有时候假象远比真相可爱,并不是所有的真相都要去追求,快乐才是需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