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五十五章 龙门老人(上)

唐灵水灵灵的大眼闪过一丝灵光,喜道:“我明白了!这么看来那老头还不是很坏!”
任飘萍道:“好!把人留下!”眼望龙门老人。
任飘萍一干人这才消失在夜幕中。
龙门老人直摇头,道:“当年我的确去清国盛京寻找世子的后人,但是和世子交好的那女子和孩子已是被害死,万般失望之下四处游走,却是未曾想到一座破庙之内发现了一男弃婴,”说至此,看向此刻目瞪口呆的常小雨,继续道:“发现这男婴居然有着上佳的习武骨骼,当下心中一喜,我何不将授其武功将其培养成为世子的‘后人’呢?”
唐灵这时一撅嘴道:“哼!为什么就那么肯定是任大哥落败?指不定是你自己!”
任飘萍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陈世南,陈世南笑,道:“任少侠有事?”常小雨眼中的龙门老人似是被点了穴,睁大着眼,张嘴不闻其声。任飘萍道:“心照不宣吧!”陈世南道:“按说你制住那老家伙,和图书老夫当还你恩情,他们三人若是联手,只怕老夫很难逃出生天,霹雳弹也是算是助老夫了一臂之力,只是……”说至此,一顿不语,看着任飘萍呵呵而笑。
屋外,寒意正浓,北风肆虐,星和月怕冷似的一头钻进阴森森的云层,阴霾的夜空开始飘起无声的雪花。屋内,龙门老人突然道:“我这个老头很坏!”
常小雨一惊,道:“师傅?”
陈世南也不犹豫,道:“好!不过老夫有言在先,明日若是任少侠落败,倒时务必把人再交换老夫!”
众人不语,因为陈世南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因为陈世南两次和任飘萍对掌不分轩轾,又一人轻而易举对阵智远大师和柳飞絮丝毫不落下风。
任飘萍不语,笑,看向常小雨,常小雨这时情绪已是平静下来,嘿嘿一笑,道:“假若你的任大哥打败了一只跛了一条腿的狗,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智远大师和何振宇站在弘礼门外,望着柳飞www.hetushu•com.com絮远远追去的身影,智远大师道:“师傅,絮飞的轻功真是大有进步!比起任飘萍不遑多让。”呵呵笑,发自内心。何振宇一言不发,良久,道:“不想今夜竟是如此狼狈收场!”复又道:“传令下去!即刻清理景福宫内外,着下边的人今晚之事不可泄露半个字,对了,把夏博权和他同来的两名随从拉倒乱葬岗一起火化,要做的不留半点痕迹!”
陈世南哦了一声道:“欧阳小蝶不是吗?”
任飘萍忽然不笑,道:“前辈,你现在似乎缺少和在下讲条件的筹码!”
陈兴汉立时道:“请姑娘言语间自重!”只是说话的语气很轻。
……
陈世南不语,当即将龙门老人扔向唐灵,重重干咳一声,身形隐向黑夜,陈兴汉这才怏怏不快跟在后边,临末回头望了一眼燕无双才离去。
这家农户的屋子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两间耳房,一大间正堂,倒是很宽敞。
陈世南依旧在笑,hetushu.com.com燕无双正要反唇相讥陈兴汉,任飘萍笑道:“前辈是要让我加入拜金教一起共谋大事!”陈世南重重点头,道:“不错,如果是一家人的话,为彼此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
任飘萍声音峻冷之极,道:“她若是注定要死,前辈一定会死在她前面!”
已是子时三刻,这里是汉城南郊外的一家农户,龙门老人给了主人很多钱,那农户一家四口人很快便从自己的家里消失了,甚至不曾带走一样东西。
现在,陈世南正拖着那条腿,右臂还夹着龙门老人,可是他居然在飞奔。任飘萍、燕无双和唐灵紧随其后,当任飘萍赶上燕无双二女时,一手自唐灵手中接过常小雨便是一声不吭直追陈世南父子。燕无双和唐灵不语,因为她们知道任飘萍心中记挂着欧阳小蝶。
抱着全正民的金志东但见情形突变,也是撒腿就跑,耳边尚在回响着常小雨的那声:“大叔!快走!”胸口便是中了一箭,扑倒在地,本就奄m•hetushu•com.com奄一息的全正民迅疾便被内禁卫捉住。痛叫发自陈世南的口中,一支神机箭射正好在他小腿,那神机箭力道之大竟是穿透他的小腿。
柳飞絮的轻功当然很不错,要不在唐门怎么能甩掉任飘萍。柳絮飞很快就追上了任飘萍四人,却是远远地跟着躲着。任飘萍现在拦在了陈世南父子身前,陈兴汉一指任飘萍,怒道:“怎么?任大侠想要趁火打劫!”
唐灵看了龙门老人一眼,龙门老人看了常小雨一眼,低头道:“小雨,我真的是个坏老头,”一顿,道:“我根本就不配做你的师傅!我更是对不起先师!对不起世子!我该死!我该死!”常小雨不明所以,更是惶恐,道:“师傅,是徒儿的错,您老人家不要这样了,是小雨的错!”
燕无双不禁气道:“只是什么?!就是三岁小孩也懂得知恩图报!”
任飘萍点头,表情肃穆,道:“一个懂得尊重对手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
陈世南的瞳孔在慢慢收缩,陈兴汉怒道:“https://www•hetushu.com.com狂妄!先过了本公子这一关再说!”仓啷一声长剑拔出,陈世南斥道:“退下!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陈兴汉哼的一声转过身去。陈世南肃穆,道:“任少侠,老夫腿部中箭,给你一个公平的决斗,明日酉时灵珠台!”
柳飞絮望着任飘萍等人的背影,阴阴一笑,转身回景福宫。
唐灵极不情愿接住龙门老人,碍于常小雨在,解了龙门老人穴道,龙门老人站起,常小雨叫了声师傅便是哽咽,龙门老人沉默了半晌,道:“此地不宜久留,请随老夫来!”
现在,任飘萍已经处理好常小雨断腿处的伤口,唐灵和燕无双二女没有一个人会做饭的,倒是龙门老人很快就做好了冷面,还有一道辣白菜和海带汤。众人俱是饥肠辘辘,很快便消灭了所有饭菜,只是燕无双和任飘萍吃完后直喊辣,唐灵却是直呼辣得过瘾,却是想起什么来,一皱眉,道:“任大哥,陈世南明明是自己受伤怕输给你,约定明天,为什么说是给你一个公平决战的机会?”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