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四十四章 欲难自禁(中)
钻进被窝里的任飘萍忽然觉得很温暖,很自在,露出的那张微带忧郁的脸上似乎又恢复了他那与生俱来的无所谓,笑道:“嗯,真暖和!”
门外怒目而睁站着的正是那一路寻来的欧阳尚晴和燕无双。
燕无双一剑挥出,上官离轻笑撤爪变掌,却是见那紫烟飘至眼前。燕无双和上官离同时屏住呼吸,只是这一瞬,燕无双同时挥剑削向上官离的右手。上官离变招不及,撒手放开欧阳尚情,只身向门外疾撤,同时不忘右掌发力,于渐浓的紫烟之中向欧阳尚情劈出一掌。
燕无双见此正要替欧阳尚情接下这一掌,却是腰际间掌风霍霍,燕无双只好先求自保,转身透过浓浓紫烟中,兰花双掌连环而拍。燕无双功力本是高过对方许多,只是如今屏住呼吸,又不敢全力而为,生怕吸入那一丝一缕的紫烟,当下也是向门外退去,而兰花紧追不放向门外迫去。
燕无双在‘雅静https://m.hetushu.com.com阁’自是见过裸体的男人,只是此刻笑的同时脸上还是一抹羞赧涌起,却是听到任飘萍这句话,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耳旁却是听到上官离的声音:“任飘萍,这种时候,你竟然还不忘风流一下,真是无耻之极!”
但闻上官离一声娇斥道:“放肆!”同时身形一侧,让过直刺而来的匕首,右手一翻直拿欧阳尚晴握着匕首的右腕。只是上官离这一让,让出的是任飘萍坐在木墩上双手捂住下体赤裸裸的身子,任飘萍想笑,却是笑得比哭还难看。而欧阳尚晴当下啊的一声,红云腾地一下升起,自脸上迅速晕及耳根,再到那原本雪白的粉颈。
啊的一声惊叫的欧阳尚晴便在此刻脑海一片空白,右手腕已是被上官离牢牢抓住,只是欧阳尚晴惊叫的同时,另一声来自兰花口中的惊叫同时而起,原来燕无双心中担忧任https://m.hetushu•com•com飘萍的安慰,一招击出,已是极尽杀手之狠、稳、准三字要诀,鱼肠剑寒意凛然,甫一至兰花身前,未待兰花做出任何反应,手腕发力,力旋,鱼肠剑已是抖出五朵剑花。那兰花只觉自己上盘竟是全部笼罩于鱼肠剑的剑芒之中,当即身形暴退,却依旧慢了一步,鱼肠剑已是挑起一串血珠自兰花右肋处飞出。
欧阳尚情陡觉手腕脉门一松,睁眼,眼前紫烟一片,疑惑间,上官离的掌风已是直逼胸口,当下不及思量左掌迎上,却是感到内力运行受制,心知自是之前自己闭眼不知而吸入了那紫烟所致。思忖间,已是被上官离的那一掌击飞。
欧阳尚情被震飞之时并非完全失去功力,借力使用‘卸’字诀,倒也是没有受伤,只是现在她忽然脸很烫,唇止不住颤,一颗心小鹿乱撞,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只因为任飘萍的那种特有的成熟男人的气息https://m•hetushu.com.com正在丝丝缕缕沁入她的鼻息之中,只因为任飘萍适才接住她的双手正有力地握着她纤细柔弱的腰肢,只因为任飘萍现在就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上。
任飘萍心急如焚,却是全然无计可施。欧阳尚情眼一闭,竟是一脸的决绝,燕无双见状,鱼肠剑动,急切上官离左手,而就在此时,那兰花冷哼一声,右手一抖,一蓬紫烟顿时迅速在这小小的房间弥漫飞舞了开来。
燕无双和任飘萍几乎是同时一皱眉,心知欧阳尚晴这刚而不折的性情必是要吃的大苦头,果不其然,生得丑的人自是忌讳别人说自己丑,是以那上官离大嘴张,一如血盆,冷冷怒叱道:“找死!”声落,左手成爪状,飞向欧阳尚情的娇美面庞。
受伤退后的兰花忍痛倚在墙上,止住血后,脸上虽是被任飘萍先前那句话逗乐的笑容,右手却是悄然自怀内缓缓拿出了什么东西紧紧握住手上,冷冷地看着燕无双,而和_图_书那上官离正在屋内铺着大红的波斯地毯上扫视寻找‘龙舞十八斩’刀谱,但闻此言,鹿眼一撩,右手微微发力,张开大嘴道:“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可以对本小姐颐指气使!信不信我立刻便叫你变成丑八怪!”
上官离和兰花惊怒同时而生,而欧阳尚晴和燕无双身形已是飞起,燕无双袖中鱼肠剑一抹寒光掠出,兰花已是只觉寒意袭身,与此同时,欧阳尚晴袖中匕首直刺上官离的心口。
任飘萍并不理会上官离,看着燕无双二女,打趣笑道:“你们怎么想起到这种地方来?”燕无双又爱又恨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任飘萍一眼,已是醒过神的欧阳尚晴气道:“你……你……”气得不知该说什么的她忽然看向上官离,叱道:“放开!”
欧阳尚晴被上官离这么轻轻一捏脉门,全身登时疼痛难忍,却是忍着叱道:“你敢!丑八怪!”
燕无双一击得手,瞳孔寒芒中,欧阳尚晴已是落在上官离手中https://m.hetushu.com.com,而任飘萍捂着下体丑角一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那粉色床榻之上,拉起那粉色被子急忙盖在身上。四女虽是立场各不相同,却是看着这一幕中的尴尬可笑甚或有些落魄荒唐的任飘萍,不由得笑了起来。
原来二人寻到翠烟楼时,被告知没有她们所描述的男子来过,二人本是女子,也不好意思一个一个房间去找,正待离去,却是听到任飘萍的那声大喊,自是一声冷笑,直向声音奔去,一帮小厮又如何拦得住燕无双二人,是以二人很快就来到兰花门前,只听得几句,欧阳尚晴便是火冒三丈,一脚踹开了门。
飞,落,直向任飘萍躺着的床上落去,而正在用被子捂着口鼻观望的任飘萍见状,已是知道欧阳尚情只怕已是中了那紫烟的毒,毕竟欧阳尚情和上官离二人的武功当在伯仲之间。当下张开双臂,将欧阳尚情接住,迅疾用被子把欧阳尚情和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门大开,任飘萍、上官离和兰花三人同时睁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