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四十五章 欲难自禁(下)
燕无双只好转身,转身一剑直刺兰花的咽喉,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兰花’姑娘正是翠烟门夏雪,此刻摸着那隐隐作痛的伤口,冷哼了一声,上官离道:“这个我就做主了,只要任公子交出刀和刀谱,今天的事就全当没有发生过。”
燕无双根本就是在学任飘萍,胡诌一气,她哪里知道燕云天要来南京城,只图快些先解了任飘萍的毒,只是这时忽然想起了欧阳尚情,举目便是向屋内望去。只是那里还见得着欧阳尚情的影子,却是瞥见床上粉红被子里分明裹着两个人,被子在动,被子里的人当然也在动。燕无双忽然也在想象,想象时燕无双的一张脸已是难堪之极,上嘴唇已是将下嘴唇咬得渗出点点血迹来。
上官离大嘴裂开道:“我只要‘龙舞十八斩’的刀谱和青龙偃月刀,至于夏姑娘,原本要的是任飘萍的人头,好替她师兄出口气!”
现在燕无双鱼肠hetushu.com.com剑已是抵在兰花的咽喉,而兰花的双掌距离燕无双的身体还有三尺有余。燕无双冷笑道:“说吧!你给他做了什么手脚?”兰花倔强不语,冷冷地看着燕无双一张让女人看了都会嫉妒的脸。
欧阳尚情已是闭起了眼,尽管那被窝里是一片黑暗。任飘萍的手正在不是自己所渴求的欲望驱使之下不老实地游走于欧阳尚情的身体,只是他忽然在想:他脑中想象的那些东西是谁的呢?欧阳小蝶?欧阳尚情?抑或是……燕无双?或者是唐灵?……或者谁都不是!那只是自己想象当中一个完美的却永远不可能存在于现实当中的一个女子所有……
燕无双心思,口中道:“夏姑娘?师兄?”
那夏雪似是不甚乐意,却也是默认了没有说什么,燕无双当下莞尔一笑,道:“这个只怕要问任公子了,只是你也知道,他这个人不喜hetushu.com.com欢被威胁,刚才你也看见了,他的身上既没有刀也没有刀谱,所以不如先给了解药,再说云天这两天也快到了,到时让云天替你要不也行吗!何必闹成这个样子!你说呢?!”
上官离道:“这位正是夏雪夏姑娘,她的师兄便是那被任飘萍废了武功的冷秋雨!”
燕无双爽朗一笑,收剑道:“好!你说!”
任飘萍依然在想:那黑暗之中躺在你身边的那个女子似乎是谁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你的想象。想至此的任飘萍忽然只觉全身犹如一下子掉进了冰窖一般,火,急速而退,欲,已是荡然无存。
上官离这时对着燕无双道:“燕无双,真不愧是绿凤堂堂主,好快的剑!不如我们都住手坐下来谈一谈!”
而现在,任飘萍在低头,轻吻。黑暗无法阻挡欲望的双眼,任飘萍一下子就找到了欧阳尚晴颤栗而抖动的双唇,上唇滚烫,下唇渴望,温香软玉和图书……任飘萍的舌已是有些唐突狂乱地侵入到欧阳尚晴有些慌乱无助的丁香嫩舌……欧阳尚晴又是一声嘤咛,却已是晕眩,而任飘萍灵台之上明知不可,却是再听到这声嘤咛,双手已是不由自主地按压在欧阳尚晴虽不算十分丰满但却绝对坚挺的胸部……
任飘萍的呼吸变得粗重,欲望之火在不可遏止地燃烧。他知道这个不听使唤的欲望是什么,可是它竟无法阻拦。因为在变硬的那一刻,欧阳尚晴似是下体被戳的有些微微的疼痛,不自主地嘤咛了一声,而那嘤咛的一声充满着惊愕、娇嗔、羞涩,或者还参杂着轻微的反抗或是无言的默许,或者是一种鼓励一种欲望。
上官离不禁叫道:“燕无双!燕姑娘!”
燕无双道:“哦,原来是翠烟门的‘昙花羽’冷秋雨!”
燕无双甫一出得门外,张口大吸一口新鲜空气,上官离已是一掌拍到,同时口中叱道:“燕无双,你不要以和*图*书为本小姐怕你,我是看在你是燕云天的姐姐的面子上不想与你计较!”
上官离只觉燕无双一席话说的不无道理,何必闹得这么僵呢!却是看见嘴角渗着血迹的燕无双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屋内那张床,不由得一声轻笑……
黑暗无法阻挡想象,任飘萍忽然发现这想象绝对不是个好东西,因为任飘萍正在想象:欧阳尚晴明媚而娇美的容颜,完美而羞答答的销魂曲线,翘坚实小臀部、嫩白而纤细的美腿……
上官离和夏雪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一眼屋内那张床,竟是一时没有了办法,各自心道:总不能此刻就去打扰人家的好事吧!反正煮熟的鸭子还怕他飞了不成!只是这时门前通道尽头处闪出一个人,正自慢慢向二人走来,口中嘿嘿阴笑道:“上官姑娘,师妹,是不是大功告成了!?”
燕无双这才明白眼前之人竟是筱矝的大师姐,对燕云天极为痴情的上官离,当下道:和图书“原来是你,也好,我们先收手!”话落,上官离欣喜收手,而燕无双正欲收起鱼肠剑,不料那兰花的连环掌这时拍到。
任飘萍在想,这衣服看来除了御寒遮羞之外,还可以遮挡隐藏内心的欲望,包括那本能的欲望。原来有些欲望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而这些欲望恰好相反,不是你所极其渴望想要的,但却同样势不可挡。
赤裸裸趴在欧阳尚晴身上的任飘萍只觉那淡淡的兰花香味已是在自己体内煽动起一股原始的欲望,欲望在蠢蠢欲动。欧阳尚晴并不是高耸但挺拔极富弹性的胸部隔着衣服在任飘萍强壮的胸膛之下慢慢膨胀变硬,同时变硬的还有欧阳尚晴两大腿根之间任飘萍突兀不听使唤挺起的下体。
任飘萍死死地掐住那欲望的脖子,却终是被它一如野马挣脱。
轻笑声在燕无双的耳边响起之时竟是如此刺耳,尴尬羞愧委屈愤怒顿时齐涌心头,重重地冷哼一声,娇躯一扭,身形急速而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