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心系君兮君奈何
二、指路

王霸的一次扯谎,结果滹沱河当真一夜结冰,他在后来跟人绘声绘色的说起这件事时,一直拿“滹沱冻结”与“白鱼入舟”相提并论,久而久之,这件事已被渲染得神乎奇迹。
众人皆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正欲过去寻访老人问路,哪知前头山路上,一名白衣老者态拟神仙般的向我们缥缈行近。
信都郡仍属更始汉朝,居然没有投靠邯郸!
“单单老者一人么?”
我无措茫然的左右观望,却发现自己身边除了牵马的冯异再无他人,他……这是在对我行礼,还是对冯异?
“老丈!”刘秀原要下车拜见老者,却被邓禹拦阻,同时祭遵、铫期、王霸等人也都有意无意的成品字形状将刘秀乘坐的轩车守护住。
如有神助!今时今日,我总算真正领会这个词给人带来的震撼力了。跪拜在地上的那些随从们在前一刻还是灰心丧气,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颓丧模样,现在却是一脸誓死效忠的表情坚定不移的望着刘秀。
那老者并不言语,只是捋着自己雪白的胡须,满是橘皮皱纹的脸上和蔼可亲的笑着,笑容和*图*书却似乎别有深意。
老人直起身,手却未曾放下,身子微侧,竟是面朝我所在的方向,又是一揖。
打探的人很快一溜烟小跑回来,笑逐颜开:“禀大司马,是位白衣老者!”
老人年近花甲,须发皆白,粗布长衫,风采卓然,仙风道骨,叫人见之顿生好感。可他这副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位山野村夫,如此突兀的出现在这种杳无人烟的地方,着实让人起疑。
我的双腿被冰水冻伤,膝盖以下完全没了知觉,痛觉延续到了大腿,每日疼得我坐立难安。这两天一直是冯异在照顾我,几乎吃喝拉撒我都得找他。一开始我还心存别扭,但刘秀身为大司马,是队伍的领军者,不管到哪都得由他主持大局,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只绕着我打转,做我的私人保姆。
邓禹倒是一逮着空暇便来陪我聊上两句,只是冯异防他跟防狼似的,只要他一靠近,便会毫不客气的沉着脸。
相传周武王伐纣,与八百诸侯在孟津会盟,兴兵灭商,在渡过孟津之时有白鱼跃入武王乘坐的行船,从此便留下一个“m.hetushu.com.com白鱼入舟”的故事,传至后世,白鱼入舟被引喻为殷亡周兴一种吉兆。
其实不能怪他们几个过于谨慎小心,就连精神萎靡不振的我都已隐隐觉察出这位白衣老头的来历不简单。瞧他的年岁明明已相当老迈,然而精神矍铄,走起路来步履轻盈,完全没有老年人那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过得片刻,不等人发问,他突然举手朝刘秀深深一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不由让人震惊,那种无法捉摸的神秘感更加浓郁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神人也!”也不知谁多嘴,居然当真把我心中所问的答案给念了出来,顷刻间眼前伏倒一片,数十人接二连三的拜倒。
我当然知道冯异在担心什么,从那日我知晓他看到我与邓禹的分钗之约起,我就知道他会成为捍卫刘秀利益的坚强后盾。
眼里热辣辣的,我差点又没能忍住眼泪,刘秀无意似的回眸冲我一笑,欣慰之色在他眼底闪烁。
一上午的时间全花在走走停停,进进退退的寻找出路上,现在河北遍布刘子舆的爪牙,别说我们这会儿迷路不和_图_书知身在何处,就算真了解自己所处的位置又如何?我们无路可逃!既无法逃回洛阳,也不知该去投奔谁!
这个消息太过振奋人心,结果分心之余,谁都没再去留意那个来历不明的老人,等到有人回过神想找他再问个清楚时,却骇然发现老人不见了!
我们……迷路了。
这场雨足足下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停止,大家勉强打起精神重整出发,然而失去了方向的逃亡队伍就像嗅觉失灵的猎狗,不知何处才是生路。
但是过河之后,我们并未因此脱困,马上面临新的状况——天寒地冻,一路蓬断草烂,满目的萧瑟凄苦。茫茫四野,鸷鸟休巢,征马彷徨,地阔天长,却远不知归路在何方。
我将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滚过,最后落到刘秀身上。原指望他比别人冷静些,面对这种事情能够客观些,可惜我错了!
在这种走投无路的绝境,还有什么比听到这个消息更让人振奋的?
我满脸黑线,在这个谶纬盛行的封建社会,再没有比万能的神仙更能合理的解释各类离奇事件,从而愚昧大众,消除众人疑虑www.hetushu.com.com
我竟忘了,刘秀再冷静理智,他毕竟仍是个两千年前的古人,是个受古代文化熏陶的汉代男子,而不是我这个从小接受21世纪科学教育的现代人。
“有人!”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一名随从大叫一声,顿时弄得所有人神经兮兮的竖起戒心。
原先还有个耿弇堪当北道领路人,可是自从上次逃亡后他便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生死难料。
冯异将私藏的一点麦饼用水泡开,加了些不知名的野草,烧了一大瓮的麦饭,邓禹负责生火,众人将湿衣脱下烘烤,草庐内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绝望气息。
最后在这种无可选择的环境下,我不得不学会自我催眠,漠视冯异的性别归属。时间相处久了,我渐渐发现就算是开口跟他讲要上茅厕这种窘迫私密之事,我竟也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脸皮堪比城墙。
临时躲避在一处废弃的茅庐内,看着庐外的无声的大雪渐渐变成飘摇的细雨,听那雨声打在茅庐顶上的沙沙声,怎不叫人倍感凄凉。
众人皆是一愣,也不知是谁先发出一声惊喜的狂笑,然后大家兴奋得一齐跳了起来,欢和_图_书呼雀跃,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他跟我不一样!我们之间……终究隔了两千年前的差距!
需知汉代礼仪相当讲究,尊老敬长,是为做人道德最基本。那老头实在没道理在荒郊野外,对一群陌生而落魄的年轻人如此屈尊行礼。
我们终于平安渡过了滹沱河,虽然冰破的时候,有一些没来得及上岸的随从跌进滚滚河流,生死未卜,即使侥幸逃过劫难的人也都是元气大伤,然而总体说来,能活着过河总比死在河里,或者落在邯郸追兵手里要强出百倍。
行完礼,那老者突然伸手朝南一指,发出从头到尾第一声,也是唯一一声呐喊:“努力!信都郡为长安守,离此只余八十里!”
来时蹊跷,去时诡异!
刘秀因王霸的急智表示赞赏,当即任命他为军正,赐爵关内侯。这些以更始帝名义所封的官职对处于风雨飘摇的众将而言,效用或许还不如赏赐一块麦饼。
我背上一寒,虽是无神论者,脑海里却没来由的冒出一句熟悉、滑稽的电影台词——神仙?妖怪?谢谢……
“是,并未见他人踪迹。”
“何人?”刘秀从轩车上站起身,目视前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