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心系君兮君奈何
三、影士

程驭与尉迟峻面面相觑,半晌,程驭轻轻一笑:“你们聊吧,老夫先走一步。”不等我挽留,他竟是扬长而去。
难道……他不曾来?或是已经走了?
就在我们得“仙人指路”后没多久,在前往信都郡的路上遇上了邳彤派出的两千精骑接应,沿途一路护送至信都。任光亲率部将李忠、万脩,等人出城相迎。不久邳彤也从和成赶来相会,为刘秀接风洗尘。
那段时间刘秀很忙,整天和部将们商量着是冒险带着少量的信都兵力冲破重重关隘,杀回洛阳,还是继续留在河北,以命相搏,保全二郡?
“老先生精通医术?”
我嘘唏长叹,其实邯郸政权已然做大,现在不管是真子舆还是假子舆都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河北的豪强愿意相信王郎是子舆,他就是真子舆,假作真时假亦真。
我心中一凛,程驭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隐隐有股世外高人的仙风道骨。我本不信阴家能网络到这种淡泊高人效命,果然听他口吻,不过是受人所托。指路也好,救命也好,都算是还人情债,只是不知这个所托之人,是阴兴还是阴识?
角落的影子终于动了以下,作揖行礼:“程驭见过刘夫人!”
“什么?他……已经迁都了?”
“现下时局如何?洛阳那边可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诺。”
然而这两郡的兵力却是异常薄弱,孤城难守,信都郡犹如刀尖行路,岌岌可危。
“你们是谁?”听他的口气似乎并无恶意,若是真有歹意,我双腿伤废,无法移动,他们要对我不利,当真易如反掌。
如果一直治不好,是不是我下半生就得一直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我的跆拳和图书道,我的理想,我的抱负,我的希望,甚至我的……爱情,都将统统化为泡影。
“略知一二。”
“这十四位异姓王,除朱鲔表示自己非刘姓宗室,不肯领受外,其余皆已受封,不日将传檄郡国,大赦天下。”
尉迟峻应了,随后将室内的蜡烛一一点上。房间能见度大增,程驭一身白衣,长髯飘飘,我嫣然一笑:“那日承蒙老丈指出生路,大恩大德,阴姬在此拜谢!”
程驭的一番话令我精神大振,喜出望外道:“若能如此,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先生……”
尉迟峻显然没能领会我心中的痛恨源自何处,他虽然机敏能干,却远不会明白那一个个令人厌恶的名号之后,掩藏着我多深的憎恨。
尉迟峻低头道:“小人专事河北诸务,原先对外的身份乃是饶阳城南门长……”
刘玄如果在这个时候迁都,代表着我们回洛阳的可能性降为零,刘秀若不想死,只得全力坚守信都。
“谁?”我下意识的将手伸入枕头底下摸剑,房里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刘秀或者其他我认识的人,这种外来入侵的危险气息让我整个神经都敏感得颤抖。“什么人?!”
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却没法猜透他的心思。
程驭笑道:“老夫对影士之事不便插手,此番前来,只为受人所托,替夫人疗治腿伤而已!”
逃亡将近月余,终于让溺水垂死挣扎的我们又缓了这口气,虽说信都也并非是个理想的安身之所,但好歹不用再过风餐露宿的逃难生活。
“诺。”尉迟峻躬身上前,左手摊开,掌心露出一物。我愣住,盯着那东西看了老半天,低头从自己的腰佩解下www.hetushu.com.com那块阴兴送我的银质吊牌。
“回姑娘,昨日收到消息,汉朝更始帝已迁都长安!”
门上轻轻一响,我心微微一跳,赶紧翻了个身,脸朝内背朝外。这道门外日夜有人守卫,只是大门却始终未曾上闩。
“难怪那日迟迟未见追兵……”我喃喃自语,因为太过激动而脸色潮|红。如此说来,在下博城西,程驭突然现身来了招仙人指路,也并非是什么如有神助等等虚幻无边的怪诞,他本是有意前来助我们脱困,所以特意等候在下博。
“子山已混入信都军中,刘夫人可借机将他调到身边做事,今后有他在,想必定能助你一臂之力!”
刘子舆称帝后,河北豪族望风而从,唯有参与过昆阳大战的信都太守任光、和成太守邳彤二人领兵固守城池,不肯归降邯郸政权。
虽然还不是太了解,但我似乎已经有一点点接近它的系统内部了。忍不住低头摩挲着那块银质吊牌,想着临走阴兴送我时的古怪表情,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暖意。
声音不高,是个男声,一声简简单单的称呼令我呼吸一窒。我的身份向来隐藏得极好,就算是一路逃亡,同行的人也没瞧出丝毫破绽。
“兹!”那人晃动火绒,一丝光芒在漆黑的房内乍然跳起,照亮了四周丈圆距离。
他指着角落里那人说道:“这位乃是程老先生!”
“程老先生并非影士,他离开是为了避嫌。”尉迟峻一本正经的回答,“邯郸称帝的刘子舆并非成帝之子,他原是邯郸城中一名卜卦算命的相士,姓王名昌,人称王郎。赵缪王之子刘林投奔刘秀不成,心生怨怼,是以找了王郎冒认和*图*书成帝之子,两人兴风作浪,已招揽北方各郡兵力不下数十万。”
“这些……这些原该是他的……都该属于他……”我握紧拳,一拳捶在床上。
借着火光,很清晰的看到一张年轻的脸孔,五官端正,面相淳朴,只是我对这张脸毫无印象,不像是刘秀军中的将士。
伯升,看着我!终有一日,我定要叫这些害死你的人血债血偿!这笔血债要从他们身上一个个的讨回来!
他来瞧我,却始终没有打扰我,每次他都以为我沉浸在睡眠中,殊不知我因为伤痛睡眠极浅,房间里稍有异动我就立即惊醒了。他不点烛,也不说话,只是坐在我的床头默默的看着我,有时候会待一晚上,有时候却只停留短短几分钟。
“姑娘……”衣袂窸窣,那个离得稍近的人影向前踏了一步,敛衽行礼。
他们都忘了你了……
我两眼发直,在听着那些熟稔人名后,手指收拢握成拳头,指甲深深掐入掌心,疼的却是心:“他们……也配封王?”
“不敢当的!”程驭笑道,“老夫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子山!”
阴家的情报网……影士……原来竟是如此神奇!
等了十多分种,等得我一颗心按捺不住怦怦狂跳,房里却没有任何动静,连进房的脚步声,或是些许呼吸声都没听见。
这些原是你拿命拼回来的!原是你应得的!可是……他们现在却享受着你拿命换回来的江山,一个个封王拜侯,荣耀扬名!
邯郸离信都很近,危机并没有消散,无论是走是留,未来的希望都是微乎其微的渺小。
“姑娘是指大司马刘文叔?”
“是。李松担任先遣,护送文武百官尽数迁至长安。更始帝入和图书住长乐宫,封赏刘姓宗室六人为诸侯王,又封了十四人为异姓王。”尉迟峻抬头瞄了我一眼,见我未有表示,于是继续补充道,“这六人乃是定陶王刘祉、宛王刘赐、燕王刘庆、元氏王刘歙、汉中王刘嘉、汝阴王刘信……”我仍是没吱声,尉迟峻索性一鼓作气,“十四位异姓王分别是比阳王王匡、宜城王王凤、胶东王朱鲔、淮阳王张卬、邓王王常、穰王廖湛、平氏王申屠建、随王胡殷、西平王李通、舞阴王李轶、襄邑王成丹、阴平王陈牧、颍阴王宗佻、郾王尹尊。”
我猛地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漆黑的房间内有团黑影一闪,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反应给吓了一跳。我刚想笑,却突然意识到有点儿不对劲——房间里除了我和那个吓得弹跳的黑影外,还有一个影子,靠在墙角一动不动的站着。
疲乏的躺倒,顾不得等尉迟峻离开,泪水已然难抑的自眼角落下,沁湿枕巾。
“啊?!”
两物相比,除了尉迟峻手中之物材质乃是木胎漆器外,大小、图案、文字无一不同。我倏然抬头,睃了眼尉迟峻,又侧头扫了眼程驭,心中的困惑已然解去大半。
他在说话的时候,我分心想着其他事,没仔细听清他说了些什么,等他讲完,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刘子舆真的是成帝的儿子吗?”
“那日小人无意间瞧见姑娘腰间吊牌,始知姑娘乃是主公遣至河北与小人接洽之人,只是当时情况危机,由不得与姑娘相认,多加解释。小人为助姑娘顺利走脱,于是杀了那名驿吏,又命手下影士在城中放了几把火,扰乱秩序……”
我的腿伤比想象中要厉害许多,请了城中许多医生前来诊治,效果m•hetushu.com•com都不算很理想。困境时满脑子想的只是要如何活下去,温饱问题得到解决后,我开始为久治难愈的腿伤揪心。
他如何知道我是女的?既能知道我是女的,那我的身份理应也瞒不过他,为何他不喊我“夫人”,反称我“姑娘”?
这个声音听起来十分耳熟,脑子里灵光一闪,我脱口惊呼:“是你!”
逃回洛阳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程驭的看病手段与普通医生一般无二,末了,同样开出药方。他没把写有药方的木牍给我,直接交给了尉迟峻,并且细细嘱咐了服药的细节。
“姑娘!”他手举着火绒,突然双膝落地,竟是朝着我跪下,拜道,“小人尉迟峻拜见姑娘!”
白天的时候刘秀一直不曾露过面,甚至连邓禹、冯异、邓晨等人也找不到人影,他们丢下我一人住在传舍,虽然每天都会有医生来探诊,但这种压抑的封闭式生活马上就让我感到一种欲哭无泪的绝望。伤痛拖得越久,我的情绪越消沉。
更始二年二月,寒冬已经逐渐远去,可我的心却仍困在冰冻中没有走出来。
我闭了闭眼,黯然:“我累了,明天我会想办法把你调到身边。”
天下的人,还有多少记得你?还有多少记得你刘縯——刘伯升!
我把身上的被褥掀开,正欲卷起袴管,尉迟峻猛地把头侧向一边,程驭阻止道:“夫人把手递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我不明白他搞什么玄乎,决定以静制动。
夜深了,又一个无眠的夜晚。我闭着眼睛,耳朵却凝听着门外的动静,为了避人耳目,刘秀白天脱不开身有时便会在晚上悄悄过来。
那人笑道:“夫人好耳力!”顿了顿,指使尉迟峻,“子山,把灯点上吧。”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