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控制不住地想点开这个游戏!
之前他已经测试过,这个虚拟屏幕只有他能看见,所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能随便使用了。
史华哲现在还憋着火,看到大屏幕上介绍FlappyBird的时候,他差点就要站起来,要求取消这个7号设计师的资格了。
只有唯一一种无聊透顶的玩法。
以一个知名主持人的专业素养,竟然也完全找不到这款游戏的可夸赞之处,最后只能干巴巴地重复了一下它具备联网和排名功能。
就连三个评委也是一样。
林海一脸懵逼。
男生迟疑了一下:“行啊,但是这游戏好玩吗?”
显然这三位评委都有同一个想法:“还有这种操作?”
这种人到底是怎么通过预选的,主办方没有好好审核他的能力吗?
男主持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响彻全场。
还是说……关系户?
俗话说,尽人事听天命,现在就是听天命的环节了。
女生说道:“好玩不好玩,玩了才知道啊。再说不是有联网排名功能吗?咱们看看谁分高。”
游戏的画面和大屏幕上的http://www.hetushu•com演示视频一模一样,简陋至极的像素风,那个小鸟看起来就是个球,两个无神的大眼睛加上香肠嘴,还有两个小翅膀,怎么看怎么蠢。
邱恒阳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正在平板电脑上确认这游戏是不是真的这么简单。
“7号设计师,参赛作品:FlappyBird。”
超级聚焦器的效果还真是立竿见影,这五百人全都鬼使神差地打开了《FlappyBird》,玩了起来。
“……”
“……”
邱恒阳之所以会玩,倒不全是超级聚焦器的影响。他在主持人介绍这款游戏的时候,就敏锐地发现了一个问题。
史华哲:“……”
这种游戏都能参赛,这设计师到底怎么过的预选?
“好没意思啊,我们换一个吧。”女生说到。
主持人继续介绍其他游戏,这件事就成了一个小插曲,被许多人一笑而过了。
那个蠢肥的小鸟如同快要溺死的咸鱼一样挣扎着往上飞了那么一丢丢,然后立刻一http://m.hetushu.com头栽下,撞在水管上死翘翘了。
坑爹呢这是?!
女生说道:“这个游戏好像能联网,还能排名,要不,玩一下这个?”
男生点点头:“行!”
邱恒阳试着点击了一下屏幕。
带着这个疑问,邱恒阳点开了那个蠢肥的小鸟图标。
看来他不是唯一一个。
“在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点击屏幕控制小鸟的飞行,穿越一个个障碍物。每穿越一个障碍物,玩家即可获得1分。”
观众席上,一个学生打开平板电脑,准备找一款游戏来玩。
屏幕上方有个0,那应该是分数。
一对情侣本来正在玩着一款双人联机的飞行战机游戏,结果女生突然感觉到一阵无聊。
陈陌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偷偷打开手环的虚拟屏幕,使用超级聚焦器。
本来他根本没想碰《FlappyBird》这款游戏,结果鬼使神差地,手指不由自主地点了上去。
大部分的玩家们没有第一时间开始玩,都在看着大屏幕,等主持人介绍这些游戏http://www.hetushu.com,遇到觉得不错的才会去玩。
……
参赛选手身上没有号码牌,这样也是为了防止舞弊,不用担心选手身份影响评委或者观众的判断。
嗯,好歹是个网游呢。
学生还是点击屏幕,开始了游戏。
虚拟屏幕上出现一个倒计时,10分钟,在这10分钟之内,这500人的注意力会被全部吸引到陈陌的游戏上。
“这不就是那个简单至极的坑爹小游戏吗……感觉不好玩啊。”
主持人的声音明显卡了一下,很显然,他最后想说一些比较冠冕堂皇的话吹一下这款游戏,然而失败了。
“游戏具有联网和排名功能,嗯,排名功能。”
两个人一起点开了《FlappyBird》的小鸟图标。
游戏开始画面很简单,提示玩家只要点击屏幕就可以让小鸟往上飞,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提示了。
惨不忍睹的像素风。
做完这一切之后,陈陌坐在座位上静静等待。
“哎?”
很多人已经在偷偷观察,这位7号设计师到底是何方神圣m.hetushu.com,真的不怕传出去,被整个游戏圈传为笑柄吗?
史华哲脸色铁青。
从大屏幕上的演示视频来看,这确实勉强称得上是游戏,但……也太勉强了!
邱恒阳:“……”
毫无任何操作可言。
两个人的目光在二十个游戏上一阵搜索,结果鬼使神差地定格到了《FlappyBird》那个又肥又蠢的小鸟图标上。
另外两个评委,林海和邱恒阳也在玩《FlappyBird》。
场间的观众传来一阵嗤笑声,确实,之前的几个游戏中,有比较简单的,但也没有简单到这种程度的游戏啊!
毕竟史华哲的年纪在三个评委中是最年长的,人的年纪大了就容易保守,在他看来,这也能算是游戏?简直就是胡闹,是对游戏设计师们的侮辱!
然后,陈陌把三名评委和多半的观众都锁定,正好五百人,把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聚焦到自己的游戏上去。
史华哲点击了一下那个蠢肥的小鸟图标,进入了游戏。
这种比赛竟然都有了黑幕,痛心疾首啊!
有点懵逼,但是他竟和-图-书然隐约感觉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强烈地呼唤着:玩一下吧,玩一下吧……
陈陌此时正襟危坐,一脸的淡定。
谁要去玩啊摔!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能做得多差劲。”
参赛选手们也都扑哧一声乐了,本来焦虑紧张的情绪完全得到了缓解。
但是生气归生气,史华哲竟然发现自己的视线好象有点不受控制了,平板上二十个游戏的图标,他就是觉得那个蠢肥的小鸟非常醒目,好像占据了整个屏幕一样。
别说,还有些谜之萌点。
为什么如此简单单调的小游戏,要费那个力气去做联网和排名功能?
谁也看不出来他就是那个7号设计师。
他还有点不太好意思,感觉玩这种游戏挺掉价的。结果偷偷地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另外两个评委,他们的游戏画面竟然也是《FlappyBird》!
男生点点头:“好啊,我也觉的挺没意思。但是,玩哪个呢?”
再看三位评委。
“算了,玩玩看吧。”
感觉完全没有必要。有这个精力,不如多制作一两个关卡,或者多开发一两个角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