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这游戏有毒
要不怎么说这游戏有毒呢,玩一段时间确实觉得挺枯燥,也挺无聊,还非常受虐,但只要关掉它五分钟,就会又想打开。
当然,排行榜上的名字都是游客XXXX的形式,毕竟陈陌也不可能让每个玩家一开始就去填用户名,那样很影响游戏体验。
邱恒阳往下翻了翻,不由得震惊了,整个榜单竟然有543个人!
邱恒阳试着点了一下,发现弹出来一个排行榜,按照分数从高到低排列。
体验游戏环节继续进行,整个环节有一小时,这才过去十多分钟。
具体因为什么也说不太好,大概是出于“不能让我一个人受虐”的心态吧。
不过,在排行榜界面是可以自由修改自己的名字的。
“真是莫名其妙的游戏……我竟然还玩了这么久,尼玛。”
邱恒阳不服,邱恒阳要再来。
超级聚焦器失效之后,一多半的玩家退出了这款游戏,不过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玩家选择了“不推荐”,剩下的玩家都选择了“推荐”。
他先往下翻了翻,发现排行榜还在不停地变动着,好像是每五到十秒就刷新一和_图_书次,刷新得还挺频繁。
至于剩下的那些玩家们……当然是还在疯狂地刷分了。
邱恒阳不由得有点小得意,五百多人排第六,这成绩相当值得炫耀了!
这次邱恒阳已经有所准备,连续不断地点击屏幕,结果这个蠢鸟的飞行轨迹实在是太难控制了,邱恒阳侥幸飞过了两个水管,又一头栽倒在第三个水管上。
小鸟挂掉之后,弹出了一个Game Over界面,记载着这次的分数和最佳分数,都是0。不过分数下方还有个排名,显示邱恒阳目前的排名是“--”,显然是分数太低没有计入排名。
看到观众们的反应,陈陌心里有底了。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三位评委的看法。
林海注意到坐在旁边的史华哲脸色不大好,关切地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史华哲摇了摇头:“哦,没事。”
而且死了之后再点一下就又重新开始了,根本连考虑时间都不需要,不知不觉就已经玩了很多把。
“再玩五分钟,然后就去试玩其他游戏。”
第一次尝试就得了0分和-图-书,这种情况邱恒阳还是第一次遇到。
中年大叔犹豫了一下,点了“推荐”。
再往上翻,邱恒阳惊了,因为排行榜的第一名赫然是47分!
五分钟后,邱恒阳已经死了几十次。
林海感觉史华哲的目光有点闪烁,还遮遮掩掩的,不由得有些好奇。
700名观众里头,有将近600人都玩过了《FlappyBird》,不过这些人也就只有一小部分还在坚持,其他人都去玩别的游戏了。
没办法,这游戏实在是太容易死了,就算是全神贯注地玩,也很有可能会三四秒钟就翻车。
我不是针对谁,我的意思是在座的各位都是战五渣。
果然,绝大多数观众在体验了一下其他游戏之后,很快就关了,再次打开了《FlappyBird》。
到现在为止,《FlappyBird》上面的排行榜已经来到了589人,而且还有继续上升的趋势。
邱恒阳最好的成绩是12,这已经是连吃奶得劲都使出来才得到的分数了。
邱恒阳关掉排行榜,再度奋战了起来。
这是m.hetushu.com因为人都有从众心理,有些观众私下是认识的,都在互相攀比谁的得分更高;而且,观众们是能够看到其他人屏幕的,在看到这么多人都在玩这款小鸟游戏之后,一些本来没有受到超级聚焦器作用的观众也被吸引了进来。
嗯,这么说吧。这些游戏的画面、资源量、内容丰富程度都完爆《FlappyBird》,但是,真要比游戏时长和传播速度?
……
事实上,一款游戏的最佳盈利方式是什么,设计师应该在一开始就考虑清楚。
邱恒阳点了点头,这三个字让他对这位7号设计师的印象有了一点改观。
如果这三个评委意见一致,直接给自己否了?那也一样是没戏!
这个设计师知道在这里留一个“广告位”,就说明他有这个意识,比那些吭哧吭哧钻牛角尖的设计师要强得多。
很快,十分钟到了,超级聚焦器的效果结束。
除了个别一两个做得品质还凑合以外,其他的游戏陈陌根本看不上。要说和《FlappyBird》比?
再次点击屏幕,游戏又开始了。
邱恒阳是http://m.hetushu.com恒游网的创始人,也一直活跃在游戏研发的一线,所以对游戏的盈利模式、盈利能力特别看重。
邱恒阳简直想死,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变态的游戏能得47分?开挂了吧?
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大叔退出了《FlappyBird》,界面上弹出一个提示框:“是否愿意推荐这款游戏给其他人玩?”
邱恒阳显然是不服气的,更何况他现在才14分,只是暂时排第六名而已,随时有可能被赶超。
邱恒阳点击自己的用户名,改成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前几名都没有改自己的名字,大概还没有发现这个功能。
不过邱恒阳注意到,游戏结束界面上的排名,他赫然变成了第6名。
但,只要有一位评委认可自己的游戏,那第一名就非自己莫属了!
结果他不经意间瞄到了史华哲的屏幕,发现上面是《FlappyBird》的成绩面板:“本次成绩:4,最佳成绩:4。”
邱恒阳本来以为大部分人不会对这款游戏感兴趣,没想到喜欢这幺蛾子游戏的人比他想象中要多得多。
许多未入门的设计和*图*书师都有个毛病,就是在设计游戏的时候不考虑它的盈利方式。
尼玛!
陈陌也不担心,之前主持人介绍游戏的时候,他已经大致了解了其他参赛游戏的水平,基本上都是不堪入目。
林海也就非常知趣地不多问了。
除此之外,邱恒阳注意到这个界面的上方,占屏幕四分之一的位置有一片空白,上面写着三个字:“广告位”。
倒不是说这个游戏有多好玩,主要是为了刷分啊!
又尝试了十几次之后,邱恒阳总算是把成绩刷到了14,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意识模糊了。
一共才700个玩家,500多人都玩过这小游戏?这简直是逆天了啊!怎么可能?
“尼玛!”
结果看着排行榜上的人名不断上上下下,邱恒阳还真有一种“这游戏很热闹”的感觉。
对于这种休闲小游戏,是下载付费?还是内置广告?不同的收费策略对游戏本身是有很大影响的。
林海赶忙扭过头去,差点笑出声来,原来史华哲是为这个事情生气呢。也确实,整整玩了十分钟,最好成绩才4分,在排行榜上连前200都排不进去,这换谁都得气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