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恶魔实验!
一开始,张小鱼自己是浑浑噩噩的,因为那个时候,也就是他刚刚被抓进来的时候,他是个脑域有缺陷的“白痴”,而白痴的世界,自然是混沌不清模糊一片的。
没日没夜,每时每刻。
这个实验室的主人,名叫弗雷泽·费尔顿,他们都称呼他为‘弗雷泽教授’。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笑得最放肆地那名实验人员像是被人掐住脖子的公鸭,笑声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哈……”两个人放肆地大笑,声音在实验室内回荡,甚于一切嘲讽。
从那些研究人员的言谈中,他获悉了,这块闪烁着绿色光芒的狼头石,代号为“贪狼”,据说是一块天外陨石,来历不明。
“……101、102、103、104……127、128……”
这时,弗雷泽教授带着他的助手匆匆赶来,和实验室的其他研究人员一样,他身穿绿色防护服,戴着帽子和口罩,只能看见那双灰褐色的眼睛,深邃、阴鸷、顾盼之间如同鹰隼。
哪能逮着一个受害者一直强奸下去的?还有没有礼仪廉耻了?
两名实验人员快步走过来,谨慎地观察着显示仪上的指标变化。
前面已经爆和*图*书了71个了,凭什么自己就不能爆呢?
“教授,您看……”
但凡有一丝血性,也忍受不了这种程度的侮辱,张小鱼刚好是个有血性的人。
显示仪上的数字指标一路攀升,报警器叫声响亮急促。
实际上,他完全记住了传输到他脑海中的知识,只是,每当研究人员试图得到他积极的反馈时,他都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然后听着这些家伙气急败坏地骂街,心里暗爽不已。
有人说,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是白痴。
为了试验72号脑域的进化程度,研究人员拼命往张小鱼的脑海中灌输各种信息,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甚至文学艺术和哲学神学、古今中外的经史典籍、语言礼仪,一股脑儿都往他脑子里塞。
弗雷泽教授创建了这个恶魔实验室,启动了一个名为“爱因斯坦”的基因计划,妄图破解人类进化的密码,而这块绿色陨石,似乎是这次爱因斯坦实验的关键所在。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鱼,一条卡在网眼里拼命挣扎的鱼。
下定决心的张小鱼,开始为逃脱牢笼做一切准备。
顺着那名实验人员所指,弗雷泽教授目http://www.hetushu.com光转向玻璃器皿内,他的双眼瞬间瞪大,脱口道:“我的上帝!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白痴没有思想,没有欲望,也就没有痛苦。
是的,他能听懂这些人骂街。
“72号体征极不稳定,我感觉情况不妙,必须马上通知弗雷泽教授。”另一名实验人员吩咐助手立刻联系弗雷泽教授。
张小鱼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血液像是滚烫的汽油,似乎随时都能燃烧起来。他的双眼血红,瞳孔中仿佛灌注了猩红色的墨汁,在灯光的照耀下,狰狞而恐怖。
但是,随着身体各项指标飙升,他越来越强壮,越来越聪明,有了意识,有了欲望,自然也就有了越来越深刻的痛苦。
他愤怒了!
张小鱼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像那71个先烈一样爆体,他现在没有闲空去深究这个问题,当前最大的目标,应该是——越狱!
贪狼石似乎感受到了这股火热的杀气,“腾”地飞上了半空,摇摆着,颤动着,大张的狼口仿佛在吞食着这股杀意,愈是如此,便愈是欢喜激动,在空中摇摆地更剧烈了。
他们以为张小鱼听不懂,即便能听懂,他们也不在乎。但是张www•hetushu.com小鱼听得清清楚楚,而且明白每一个字母的意思。
显示仪上的数字攀升的速度加快,报警器不停发出烦人的声响。
一直沉寂的贪狼石,居然飞在半空中跳起了舞,两名实验人员呆若木鸡,大张的嘴巴,足足能塞得下两只鸵鸟蛋。
滴滴滴滴滴滴……
三年了,不,确切说,是796天,他就被关在这个比鱼缸大不了多少的玻璃器皿中,和身边这块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狼头石一起,被研究、被观察、被翻来覆去的摆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随之而来的,就是显示仪上各项数字的逐步飙升……
“便宜这个黄皮猴子了,你瞧,他居然在瞪着我……”另一名实验人员轻蔑地笑了笑。
这个念头起初像一点星火,随后便熊熊燃烧,以万马奔腾之势席卷整个草原……
“我的上帝!这家伙脑细胞总量和活跃程度这么高,如果这个时候给他测测智商,那不是要超过爱因斯坦?”一名实验人员惊呼道。
有一股战意在脑海中蒸腾,泼天的怒火在胸腔中燃烧,他的血液如奔流的长江大河,狂飙突进,速度越来越快,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异样,但他的体内却和*图*书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
于无声处起惊雷!
逃,逃出去,逃出这个像地狱一般的地方,重返人间,自由自在地生活……
研究人员期望72号进化过的大脑,能像电脑的硬盘一样,可以存储这么大的知识量,并随时能够调动使用这些海量的信息。
那块一直静静躺在张小鱼身边的贪狼石,突然间兴奋起来,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般,狂暴地颤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择人而噬。
“黄皮猴子会咬人吗?他们应该不是肉食动物,而是像大猩猩一样喜欢吃香蕉。”
浑身赤裸着,体表插满了塑料管子和各种颜色的金属线,而那些管线的尽头,连接着那台庞大的综合分析仪。
要么就等着被爆体。
都说人生就像是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躺下来好好的享受吧!
当张小鱼还是个白痴的时候,他确实不知道痛苦,尽管那时也不知道快乐。
尽管实验室里的科学家来自世界各地,但张小鱼的脑海中储备了世界上所有的语言,包括只有极少数人使用的吐火罗语,所以实验室里的所有事,对他来说都不是秘密了。
张小鱼之前确实是这么想也这么做的,一次两次享受,三次五次享受,百http://www.hetushu.com次千次的时候,张小鱼就受不了了。
“哈哈哈,你瞪着我们做什么?你这个低等的黄皮猴子,哪怕你智商超过200,身体强悍如金刚,你也还是个劣质生物而已。这个玻璃容器是防弹的,狙击枪都打不透,难道你还能跳出来咬我一口?”
“滴滴滴滴滴……”
当那些穿着绿色防护服、戴着口罩的研究人员,把那块闪烁着翡翠般光芒的狼头石,和他绑在一起时,沐浴在绿色光芒中的张小鱼,有一种徜徉在母亲羊水中的错觉,暖洋洋的,很舒服,舒服地让人想问候对方的母亲以及全家祖宗十八代。
张小鱼并不是第一个实验对象,他的编号为72,在他前面的71个倒霉蛋,初一接触贪狼石,在强烈的辐射下,很快便血液沸腾,最后爆体而亡。
“怎么了?出了什么急事非要让我过来?”弗雷泽教授的嗓音沙哑、低沉,像是晨昏聒噪的老鸦。
张小鱼当然不想做硬盘。
然后,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他的意识越来越清醒,回忆愈来愈清晰,他甚至想得起婴儿期吸吮母乳时的感觉,也记得八个月时第一次被火焰烫伤时的疼痛……
张小鱼眯着眼睛,百无聊赖的盯着显示仪上逐步上升的数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