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逃入江城!
张小鱼像条鱼一样在大街上游走。
当贪狼石和张小鱼的皮肤接触时,异变陡生,狼头突然变成一道绿色流光,竟然钻入张小鱼体内,而张小鱼的身躯像是被高压电触到一般,剧烈而急速的颤抖,口中发出痛苦至极的嚎叫。
张小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里高兴不已,知道这个小家伙已经上钩了。他伸出手来,对小男孩儿说道:“把汉堡放到我手心里,你眨一下眼睛,汉堡就会在我手心消失,你怎么找都找不到。”
小男孩儿抬起头看着张小鱼,说道:“好啊!”
“轰隆隆……”
他想嘶吼,他想骂娘,他想破坏自己触碰到的一切,将他们捏得粉碎。然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张着嘴巴哀嚎……
小胖子更加得意了,指着张小鱼说道:“你的肚子咕咕叫,你就是想吃我的汉堡!”
这座城市的名字叫做江城,张小鱼所在的地方就是江城步行街。
女人咆哮的声音越来越弱,张小鱼的肚子也越来越饿。
有位前辈说过:“行走江湖,三种人不要招惹,和尚、http://www.hetushu.com女人和小孩儿。”
张小鱼东张西望,想着从哪里找钱来买点吃的。不管是吃碗面还是吃两个馒头,都是需要用钱来买的……
当弗雷泽教授和几名侥幸生还的研究人员站起身来的时候,发现实验室内一片狼藉,玻璃器皿炸的四分五裂,而72号实验对象,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越多的地方,他就越是安全,因为他也没办法确认,后面有没有人追上来。
这种极致的痛苦,让他丧失了一切能力,他无助地蜷缩身体,如同扔进油锅里的虾米。
“把这个黄皮猴子拖出来,活体解剖,哪怕拆了他的骨头,也要将贪狼石给我挖出来。”
张小鱼今天一下子得罪了俩。
关于他生命体征的各项指标,发了疯一样向上攀升,一路飙到最高值……
白衬衣,小西裤,穿着安踏走猫步。
“不信我们就试试。”
张小鱼气急败坏的模样,指着小胖子说道:“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我一个大人,会骗你一个小屁孩儿的和图书半个汉堡?口水嗒嗒的,你就是送到我手里求我吃,我也不会吃的。”
“你不会是想骗我的汉堡吧?”小胖子将手里的汉堡藏到身后,一脸警惕的盯着张小鱼,问道。
“妈!”
“真的假的?”
这不是他要的结果,对于这个科学狂人来说,内部蕴含无穷能量的贪狼石,承载着他无穷的野心。虽然前面71个实验对象失败了,但是,72号却快要成功了。他相信,假以时日,他一定能找到人类进化的密码,成为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主宰。
天地良心,他真的没有偷过别人的内衣,他要人内衣干什么?又不保暖。
“谁说我饿了?我就是……放了一个屁。”
张小鱼落荒而逃。
没有身份,没有住处,就连身上这套混搭风格明显的衣服,都是在路边民居随手扯下来的。还被人当作偷衣贼追赶了半天,嘴里喊得是“那个偷内衣的贼又来了”。
“你这个王八蛋,老娘撕了你!”
弗雷泽教授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在实验室内回荡……
“贪狼呢?怎么不见了?”回www•hetushu.com过神来的弗雷泽教授急怒攻心,跳脚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贪狼石,怎么就钻到这个黄皮猴子体内,变成一块刺青了?”
就在此时,和贪狼石融合的张小鱼,身体发生了异变,随着贪狼石骤然闯入,他的体内短时间内迅速聚集了庞大的能量,像是随时都会喷发的火山一般,蕴含着巨大的破坏力。
“谁敢欺负我儿子?”一个足有两百斤的胖女人听到儿子的喊叫声音,丢下手里正在买的肉色丝袜,朝着张小鱼就冲了过来。
那道绿色流光完全消失不见,张小鱼的疼痛感也跟着消失,而他白皙的胸膛上,出现了一块仰天长啸的绿色狼头刺青,霸气而狰狞。
张小鱼感觉身体像是要被生生撕裂一般,那道突然钻进身体的绿光滚烫而火热,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狠狠插进他的灵魂。
……
包括弗雷泽教授在内的所有实验人员,望着这诡异的变化,瞬间石化,现场鸦雀无声。
像是为了响应张小鱼的这句谎话,肚子突然间咕嘟咕嘟的叫唤起来。
http://www.hetushu.com贪狼石的脑袋如同捕猎时的蛇头般极速颤动,似乎在极力摆脱张小鱼身上的某种神秘的吸引力,挣扎了许久之后,终于不情不愿地偎了上去。
“赶快切断电源,启动自保模式……”弗雷泽教授命令道。
从恶魔实验室里逃出来后,张小鱼就一路狂冲,朝着霓虹闪烁的地方跑,朝着人多的地方跑。
这是张小鱼此时此刻的真实写照。
“来不及了,教授,仪器马上就要爆炸了,趴下,快趴下……”两条人影快如闪电,将弗雷泽教授扑倒在地。
张小鱼拦住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一脸和蔼可亲的模样说道:“小朋友,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不好了,72号体内能量太庞大,咱们的仪器快要承受不住了……”一名实验人员喊道。
张小鱼没有想好。
“Fug Bad!(真他妈的糟糕!)”弗雷泽教授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怒道,“联系‘灯塔’,他是我安插在江城的一颗钉子,现在,是时候启用这颗钉子了。告诉他,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72号给我抓回来,活要见人http://www.hetushu•com,死要见尸。”
一声巨响传来,庞大的仪器承受不住汹涌的能量,瞬间被撑爆。巨大的爆炸波,将那块号称能防得住穿甲弹的玻璃器皿炸的四分五裂,整个实验室剧烈地晃了三晃,十余名没来得及躲避的实验人员,顷刻间被炸成了一堆碎沫,真正的连他亲娘都不认识了。
火光中,一个赤裸的人影,如同捕食的猎豹一般窜了出去,很快在烟雾缭绕的出口处消失不见……
当然,也可以用智商来骗。
下一步怎么办?
可是,贪狼石消失了,意味着他所有的野心和梦想也随之消失,这是他绝对不能承受的。
必须要找点吃的了,无论是偷还是骗……
张小鱼指了指小男孩儿手里的半个汉堡,说道:“我可以一秒钟让它消失。”
他们从来没想过有人能从里边逃出来,所以出口的大门压根就没锁。
灼烧灵魂的疼痛持续了一分钟,虽然短暂,对于张小鱼来说,却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想好的是,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
从黑夜跑到了白天,从红日初升跑到了夕阳西下,终于跑到了这座城市的这条大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