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抓小偷
王小军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不过你跟不该提钱的人倒是说到这个问题了——看不出啊,我以为你是那种为了武学苦心孤诣的人,真没想到你居然没忘了收学费。”
王小军乐呵呵道:“谢王大爷投喂!晚饭又有着落了。”
“你们都见了?”
谢君君边洗牌边道:“不玩能怎么着?范爷教育我们:不要哭泣,坏人会笑。”他从椅子扶手上的塑料袋里掏出几个李子甩了甩上面的水递给王小军和胡泰来,又奉上一个温柔似水的眼神,“胡哥是吧,正式谢谢你,以后你去弄头发永久免费。”
王小军点头:“嗯,行有行规,你师父是讲究人。不过我很好奇你打算收她们多少钱?”
唐思思小口咬着包子道:“就锻炼成你这样?”
王小军道:“他要你的底店干什么?”
王小军叹气道:“我跟千万富翁之间就差一个掌门了。”
“瓜兮兮哦!”唐思思忽然开口道,“理发馆是临街的底店,你这属于住户,而且你们这种二三线城市的四合院又不值钱,谁疯了花一千万买个大平房住着玩?所以买主就不好找。”
王小军也小声道:“人老精鬼老滑,在漫漫的人生路上咱都是新手,得跟人好好学!”
“你怎么知道?”王小军愕然,唐思思无声地指了指麻将桌所在的方向……
王小军耷拉个脸道:“要是有钱咱们晚上本来能和_图_书吃炖排骨的。”
胡泰来也跟着憨笑:“我就说你是富二代嘛。”
谢君君喷了口烟,冷艳道:“我就是给你们交个底,让你们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你们的情我领了,我就不相信都现在这个社会了还有人强买强卖,他庞通对外身份也是不大不小的企业家,他要是想把事闹大我奉陪到底。”
“为什么呀?”胡泰来插了一句。
原来中午那五个人是本地房地产老板庞通派来的,原因是他想买谢君君的底店而谢君君没有答应,而且拒绝过多次他的加价。庞通算是市里的知名人士,除了房地产以外其它什么行业赚钱就做什么,是那种手眼通天人脉很广的生意人,可想而知手底下肯定是养着一帮闲人的,恼羞成怒打砸上门也就不奇怪了。
胡泰来又拿起一个包子道:“我一直有个事儿闹不明白,铁掌帮是你们王家创立的,就算你爷爷之后还有你爸,那你也应该是第三继承人啊,退一万步说,论资排辈你大师兄在你之前,那你小师妹是怎么跑你前头的?”
王小军笑道:“您是看走眼了,瞧那派头就知道是跟家里闹别扭的豪门千金,估计气消了就走,打水这种事还是交给我,毕竟我才是您老三位和小一位的御用使唤人。”
“呃……”王小军尴尬道,“难道是想锻炼锻炼我?”
胡泰来急忙小声道:“现在怎和-图-书么办?”
这会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远处的天边淡淡地挂了一弯月亮,王小军起身去开院子里的灯,刚站起来突然一矬身又蹲下了。
唐思思不屑道:“能干什么,你觉得他是来给你大扫除的吗——当然是贼!”难为这姑娘居然也没有半分慌乱。
唐思思简洁道:“出去转转。”
……
胡泰来和唐思思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就见东边的墙上赫然冒出个人头来,他们三个身处树荫下,院子里又没开灯,所以这人没发现自己已经暴露了行迹。他灵猫一样整个人都翻到墙上,再一闪跳进了前院,所有经过未发出一丝声响。
唐思思险些笑出声来,王小军愤然道:“妈的,他倒嫌起我们来了。”
胡泰来马上把手捂在胃上,愁苦道:“我中午就没吃饱。”
“万?”
“没想好,要是你你打算收多少?”
王大爷打出骰子,盯着牌堆道:“小军,一会我回的时候你跟我走一趟,你大娘蒸包子碱大了,给你准备了一袋。”
胡泰来道:“你这不是也挺迷信的吗?”
王小军提着从王大爷家拿的包子,满脑子却是在想别的事儿,唐思思也不知从哪回来,跟他一块进了门。王小军把包子放在中午吃饭的石桌上,胡泰来转眼就吃了两个包子,点头道:“除了有点黄以外味道还是不错的——小唐姑娘下午去哪了http://www.hetushu.com?”
“哟,老哥几个又玩上了?”王小军打了声招呼,几个老头是他这常客,他不在的时候自己开门进来张罗也是司空见惯。让王小军意外的是谢君君居然也在。
谢君君一招手:“讨厌!”
两个人到了家门口前后脚进了院子,前厅里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麻将声,老头们啃着李子,专注地打着牌。
唐思思冷静道:“最主要的是就算卖了也不是你的钱吧?”
谢君君道:“加到最后才跟现在市面价位差不多了,可问题是我压根也没打算卖!”
王小军顿时泄了气:“庞通怎么不来找我呢?没事,他不找我我可以去找他,这个人我一定得找机会见见。”
“你干什……”胡泰来一句话没问完就被王小军用手势制止了,他压低声音道,“有人!”
“二百多将近三百吧。”
王小军拿着一个包子支在嘴边却又不吃,眼睛望着天井念念有词,胡泰来问他:“你想什么呢?”
三个人藏在旮旯里注视着前边的动静,胡泰来忍不住伏在王小军耳边道:“咱这到底是谁打算偷谁啊?”
王小军小心道:“我要说你真是条汉子不冒犯你吧?”
胡泰来小声道:“我现在知道你的油嘴滑舌是跟谁学的了!”
“不急,看他想拿什么。”一副小猫抓到老鼠后要戏耍一番的得意和强大主人翁的自信不羁范儿。
王小军猫下hetushu.com腰,顺着墙根来到前后院的走廊间,胡泰来也受了感染,鬼鬼祟祟地跟在他后面,王小军冲最后头的唐思思使劲往下摆手,示意她不要被人发现。
“问句题外话啊——”王小军道,“你那个底店现在值多少钱?”
“呃,别客气。”
王小军道:“收得少了我不愿意干,收多了怕她们打我,所以你的问题在我这没有意义。”
王小军无语道:“你会聊天吗?”他发现这个姑娘按样貌来说是那种甜美型的,甚至不说话时脸上都梨涡浅现的,可是说起话来冷飕飕的。
饭点牌局散了以后仨老头都走了,谢君君特意留下跟王小军解释了中午理发馆的事情。
屋里的白衣人大概正在翻箱倒柜,就听他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哎呀,这铁掌帮怎么这么穷啊?”
王小军问:“他开的价怎么样?”
王小军梦呓似的道:“你看我给你算啊,谢君君那个店是不到100平,值300万,我们家这个院子加上屋子起码顶他三个吧,也就是说能卖个900万?”王小军自己也吓了一跳,“我啥时候这么有钱了?”
胡泰来拘谨道:“这也不是我要收的,我临走前我师父交代过,我是正经出师,以后再拜别人为师不用等他的同意,收徒弟也不用征求他的意见,不过拜师礼要行,学费一定要收。”
谢君君点了一根细长的烟,翘着兰花指抽了一口道:“因和*图*书为我这个店挺挣钱的!来我这的都是回头客,换地方就是一大笔损失,而且干买卖这事儿挺邪乎的,就好比开饭馆,在这个地方火了你换到别处,哪怕是同样的掌柜大厨,装修得更豪华也说垮就垮了,我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
谢君君道:“说是要开一家玉石店,我听人说他是特意找风水师看过,说在我那块地盘上卖玉的绝对可以暴发,这不是搞封建迷信吗?”
谢君君瞪了他一眼道:“难道是块?”
胡泰来对此倒是不大介怀:“事情咱们已经做了,心里舒服就行了,钱不钱的无所谓。”
“咱们看看他要干什么?”王小军童心大发道。
“谢老板还有心思玩吶?”王小军无语道。
跳进来那夜行人身量不低,面目看不清楚,最显眼的是他居然穿了一身白衣服,这货打量了一下四周,首先冲进了前厅,就是白天老头们打麻将的地方。
王小军打头慢慢挪到大厅门口,三个人仍旧是半蹲着伏在门后,胡泰来小声问:“要不要来个瓮中捉鳖?”
李大爷道:“还打什么水呀,有钱有势的大美妞可不好找,你得把握机会一步登天!”老头说完霸气地把牌一翻,“屁胡!”惹得另外三家纷纷抱怨。
张大爷把头凑向王小军神秘道:“新来那姑娘是怎么回事?”
张大爷道:“我还以为是你新招的服务员呢,想让她给打壶水硬是一个白眼把我撅回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