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济人危难
霹雳姐冷眼道:“你想怎么着?”
王小军背着手侃侃而谈道:“情书这种东西你就压根不该交给老师,不管给谁的,这种事情内部消化就好了,哪怕你看写信的人顺眼截了胡也行啊。”
“我没开玩笑,你这两招要是真管用以后多俩妞跟着你,万一她们要是觉得你耍流氓,追着你打也算化解了陈静的危机。”
牛宝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忽然撒开手里的绳子大声道:“小黑,上!”他脚边的藏獒眼中精光一闪,冷丁扑向了胡泰来的咽喉。
“我们宝哥跟你说话呢!”
陈静咬了咬牙,她扬起手,最终只在霹雳姐脸上摸了一把。
霹雳姐咬咬牙对陈静道:“你打!”
胡泰来认真道:“你真的想跟我学功夫?”
“怎么了你?”胡泰来问。
陈静讷讷道:“对不起。”
王小军和胡泰来两个人意气分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心情都不错,毕竟教训了牛宝算是做了件好事,连带着王小军也有种济人危难的豪情。他走着走着忽然一拍大腿。
胡泰来愤然道:“没有万一,她们肯定会追着我打!”
胡泰来拍拍王小军手背道:“这次交给我吧。”他大步走上前道,“人家姑娘都说不去了你们还死皮赖脸纠缠什么?”
霹雳姐点头道:“都没问题!”
王小军道:“一码归一码,还是都整明白了比较好——”他指指陈静道,“她把别人的给你的情书交给了老师她是因为不知情,你打她是不是不对?”
“别管闲事!”牛宝两个跟班一左一右指向胡泰来,胡泰来压根不看他们,伸出两hetushu.com只手在他们肩膀上一搭,两个跟班就像两堆雪融化似的歪下身子,随后呲牙咧嘴地再也站不直了——他们被胡泰来这一搭同时脱了臼。
霹雳姐扫了她一眼道:“差多少我替你交了!”
⑵壁咚:指男性将女性逼至墙壁前,忽然把手或手肘支上墙壁,发出“咚”的一声使其无路可逃,为表白的一种方式。之后可手托墙体俯视女方,作用于平时对自己有好感的女性效果更佳。颜值不高者不要轻易尝试,身高只到女方胸部者者不要尝试,你系女方杀父仇人时不要轻易尝试。
自打牛宝几个人出现以来,王小军和胡泰来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两个人在好长一段时间内都沉浸在惊喜中不可自拔,几乎要相拥而泣:“可算是有坏蛋出现了!”
牛宝吃了一惊,后退了一步惊惧道:“别找不自在,你知道我是谁吗?”
霹雳姐嘴一撇道:“这算什么事,看你面子我就不追究了——但是我要跟你学功夫!”蓝毛也附和道:“我也学!”
胡泰来道:“学功夫可是很辛苦的。”
王小军插口道:“我这位大哥是出了名的打完才问你是谁,你就做好挨打的准备吧!”
在场的包括霹雳姐和陈静都发出了惊呼,谁都知道藏獒这种狗凶猛堪比野兽,而且凶性发起来连主人都控制不住。
胡泰来看看王小军:“你不怕我连累你啦?”
胡泰来忙问:“这是什么招式?”
霹雳姐怒道:“牛宝你别得寸进尺,我霹雳也不是好惹的!”
就在这时旁边的小巷m.hetushu.com子里转出三个吊儿郎当的青年来,后边两个跟班穿得花花绿绿,头前那个胳膊上戴着各种串儿,头发打着啫喱,小墨镜在鼻尖上耷拉着,看着就一副现世公子哥要出来调戏妇女的样子,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牵着一头双眼血红的藏獒,这狗有小牛犊子大,因为好吃懒做身材臃肿,但威势逼人。三人往这边晃晃悠悠地来了。
蓝毛道:“还有我。”
霹雳姐盯着胡泰来道:“是不是这事儿不完你就不能教我功夫?”
霹雳姐道:“你要不打我还得堵你!”
霹雳姐冷笑道:“你不使劲我也不记你的情。”她扭头问胡泰来,“现在行了吧?”
胡泰来站在原地丝毫不动,觑准藏獒的势头霍然出拳,一声闷响之后那小牛犊子似的大狗被从空中击落,身体抽搐了两下就僵毙了,它从前额到鼻子都被打得稀烂,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
……
牛宝装腔作势道:“你看见我这只狗没?纯种藏獒,花10多万买的,你别看它看着傻,让它咬谁就咬谁!”果然,那狗听到“咬”字,猛的抬起头,用血红的眼睛扫了一圈周围的人。
王小军对陈静道:“你也打她一个!”
果然,被两个跟班暗含威胁的一指蓝毛也没了声音。
陈静低着头不说话,也不动手。
霹雳姐似乎认识这几个人,皱了下眉头冲蓝毛道:“咱们走。”
胡泰来道:“我们是受这位陈同学的父亲之托,来给你们和解的。”
王小军一摆手道:“人家跟你道歉了,你打人一耳光的事儿怎么说?”
王小军笑嘻嘻和图书地解释完,胡泰来真有点恼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胡泰来不卑不亢道:“我叫胡泰来——”他左右一扫找到王小军,正准备说话,王小军已经懒洋洋补充道,“我是王小军,想找他就来铁掌帮……我们是住在一起的!”
牛宝愣了一下,撒腿就跑,两个跟班也歪歪斜斜地跟了去。
⑴摸头杀:男子轻抚女性的头顶,达到掌控、迷惑、吸引对方的目的,成功时可令女性瞬间变乖巧,颜值不高者不要轻易尝试,另,目标为秃子时不要轻易尝试。
蓝毛瞪眼道:“你算哪根葱?”
王小军这边和胡泰来扯皮,那边三个女孩也逐渐事态升级,霹雳姐一直没再动手,蓝毛却不依不饶地推推搡搡,一边嚷嚷道:“今天你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就别想走!”
蓝毛怯怯道:“学费贵不贵啊?”
王小军无奈道:“反正我不说你也要说的,你这种大侠最怕得罪了人别人找不到你。”
胡泰来道:“想学功夫得正式拜师,交学费。”王小军诧异地看了胡泰来一眼,根据他对他的了解,胡泰来似乎不是个能随意跟人谈条件的人。
被惊呆了的牛宝两腿发颤,接连后退几乎撞在两个跟班怀里,他看看地上的死狗,有一句话他倒是没说谎,这狗确实是用10多万买的,可出钱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个他也惹不起的人,牛宝尽力控制住发抖的声音喝道:“你……你敢留个万儿吗?”
王小军接着对陈静道:“先不说早恋对不对,总归是你把别人的东西弄丢了,你先给人道个歉行不行?”
霹雳姐大大咧咧道:www.hetushu•com“我不是说了嘛,我不追究了。”
胡泰来手足无措道:“该怎么办,你快拿个主意啊!”他面对五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时也没这么狼狈。
霹雳姐连珠似家道:“我要跟你学功夫!我要跟你学功夫!你比那些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强太多了!”
霹雳姐故作镇定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对陈静道,“今天放你一马,你也滚吧。”
王小军对胡泰来的功夫是有心理准备的,但三个女孩不一样,胡泰来轻描淡写地打死一只藏獒,这是违背普通人知识储备的。
陈静瞬间满脸通红,王小军道:“我这可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的建议。”
胡泰来一拽他道:“行了,走吧。”陈静目送着二人的背影走远,继续低头沉思。
“不用想……”霹雳姐刚说几个字就被胡泰来阻止了,他道:“就这么定了。”
在现场,惊呆的不光是三个小混混,还有三个女孩儿……
“哇!你会真功夫!”反应过来的霹雳姐冷丁抓住胡泰来的胳膊叫了起来,猝不及防之下他被闹了个大红脸,微微挣扎了一下硬是没夺回手臂。
蓝毛忍不住道:“你敢!”
王小军面色决绝道:“这样吧,你先给蓝毛来个‘摸头杀’⑴,然后再给霹雳姐一个‘壁咚’⑵,说不定能起到扭转乾坤的奇效!”
“我忽然想起来,你跟该提钱的人没提钱——陈长亭电话也没留一个,我们以后去哪找他?”
霹雳姐和蓝毛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之后,陈静有些局促地说:“谢谢你们……”
胡泰来道:“这样,我给你们一天考虑时和*图*书间,想好了明天来铁掌帮找我。”
王小军道:“你先放手,先把你们的事儿说清楚。”
霹雳姐道:“我们什么事?”
公子哥细长的胳膊一乍,油腔滑调道:“诶,怎么看见哥哥就走啊?”霹雳姐换了两个方向没能走脱,刚调头就被两个跟班扯了回来。
胡泰来道:“不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王小军笑眯眯道:“其实你知道你真正错在哪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哦我刚才算错了,你要是因此打动了陈静的芳心,你以后就有三个妞了。”
王小军也道:“打!”
胡泰来点点头。
蓝毛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这句话外强中干,显然宝哥在更高一级的食物链上。
……
陈静疑惑地看着他。
牛宝嘿然道:“哥不打女人,可这狗就不一样了,你要让它主子不满意了,它一口还不把你的漂亮小腿咬掉?”牛宝的跟班起哄道:“就算咬几个大血窟窿也不好看啊。”
霹雳姐哼了一声道:“十几年的学都上下来了,我还有什么苦不能吃?”
被称为宝哥的混混头仍旧笑嘻嘻道:“霹雳这是教训小师妹呢?这妞长得不错,看我面子就算了,走,都跟哥喝酒去。”
胡泰来道:“你们听他说完。”这会他的形象正笼罩在伟光正的余晖里烁烁放光,蓝毛顿时闭了嘴。
宝哥脚步浮动就是不放,似笑非笑道:“别说得这么冷漠嘛,哥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正好有缘,你有两个姐妹我有两个兄弟,咱们开个房来个‘大家乐’多好?”两个跟班嘿嘿淫笑起来,陈静见状想走也被他们拽了回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