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 龙卧河东
第0001章 极品老板娘
“你,你无耻!”娇俏的美女气得几欲晕过去,上两次他前来索要赌资也是以此来威胁她,今天又是如此。
趁着吕宝犯愣的时候,徐云抡圆了巴掌,照着吕宝的脸狠狠地掴了下去。
狠!真狠!真他娘狠!
想起当年父亲为自己订下了荒唐婚事,家人不但不帮她反对,还监视她以防逃跑,想起这几年来奔波劳苦的逃婚,家里人在电话中所说的那些恩断义绝的话,想起最近吕宝三番五次的威胁,周围人漠视围观,无一站出来替她主持公道的情形,一时间阮清霜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噙着的泪水悄然滑落。
砰的一声闷响,吕宝惨叫一声,身子如同发射出去的炮弹,径直地从围观群众们头顶飞了出去。
青年好似早就知道这极品美女会喊报警,当下脸上毫无慌色,继续哀求道:“别啊嫂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你帮帮我吧……”
杨柳腰、小翘臀,马尾辫高高扎起倍儿显清纯。
阮清霜贝齿紧咬着双唇,俏脸上已无血色,美眸中更是噙满了泪水……
“才两万?”徐云一幅嫌要得少的模样。
徐云并不喜欢管闲事,当然极品美女的闲事例外,当下他迈步朝着那极品美女走了过去。
“窈窕淑女先欣赏,火辣爆妞得泡上。苦学三年隋杨广,就差大被共大床……”
……
“唉……这乖女子的命真苦啊。”一名围观的老大爷叹息道。
和-图-书所有人都被徐云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巴掌惊呆了,就连那几个膀大腰圆的纹身大汉也个个看傻了,一个嘴巴子把百十多斤的人给抽飞,这得要多大的力道?
吕宝早已被欠下的赌资挤得要发疯了,此时见有人说替阮清霜出钱,他立即扭头看了过来,“你,你要替我嫂子给钱?”
“还什么还?不用你还。”徐云笑吟吟说道。
“他大婶,你不就在这呢吗?上去抽那小子呗!”旁边一名谢顶男子挤兑道。
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忧郁充斥着慵懒气息的美眸,诱人的红唇,不论从哪个角度去品评,不远处的女子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极品美女。
阮清霜看到吕宝被眼前的男子一脚踹飞,心里即惊又喜,甚至还有着一丝解脱,一丝希冀……
“最后一次,嫂子,你再帮我最后一次!”青年老脸红了一下,见眼前女子依就没有吐口的意思,随即哀求的脸色陡然间变得阴沉起来,威胁道:“行,你见死不救是吧?那我就把你在河东市的事儿告诉我哥!!”
河东市是千年古城,多年来国家对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也使河东市环境优美清静,是个非常适合休养生息的地方。
不用问徐云也能猜得出那女子是从事哪一个行业的,尼玛,浪费时间呀!
“少跟我攀亲戚,你还要不要?”
“你这脸真他妈不是一般的厚呀,抽得老子手都麻了和图书。”徐云说着,身形一闪,如猛虎下山般一跃间扑至吕宝身前,右手一探抓住吕宝的胳膊,随即用力向下猛地一拽。
就在徐云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时,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娇喝。
吕宝压根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脸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抽中,身子也不受控制随着那巨大力道一旋斜飞了出去。
围观的群众们议论纷纷,徐云挤在人群中渐渐也从周围人口中得知了事情前后。
“这不好吧,哥一向说话算数,既然说给你了,你不要,那就是不给哥面子!”徐云说道。
那极品美女叫阮清霜,开了间药膳馆,平时靠着经营药膳为生,而她有一个小叔子,就是生得贼眉鼠眼的青年吕宝,嗜赌如命,经常输光了钱就跑阮清霜这里来索要,苦求无果就以将阮清霜的下落告诉乡下哥哥来威胁,并且屡屡得手。
“不能借给他!”阮清霜用尽力气朝徐云喊道。
“你又来干什么?”
“嗯?”吕宝疑惑起来,他没有看见徐云有任何的掏钱动作,那钱在哪呢?
“啧啧啧,来这破地转悠了十几天了,终于逮着一个还算能看过眼的妞儿……”徐云嘴里嘀咕着,迈步跟在那女子的身后,一边看一边点评着。
砰咚……沉闷的落地声响起,吕宝栽了个满面开花,身子瘫在不远处的马路沿上不知死活。
傍晚时分,徐云一如既往的出来闲逛,上身套件印了美女画的背心,下身一条色和*图*书彩鲜艳的沙滩大裤叉,脚下踏着人字拖,一身地摊货儿最多三十块钱,一边走一边哼哼着不知道从哪剽窃来的歌词。
徐云也懒得再多说什么,伸手揪住吕宝的衣领,如同拎小鸡崽子般将他拎了起来,然后抬腿就是一脚。
“五万?少点,估计你不够用吧,我给你十万怎么样?”徐云笑道。
“嫂子,考虑的怎么样了啊?要不我现在给我哥打个电话,相信他肯定会很欣喜的跑来找你的……”吕宝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说道。
“嫂子,嫂子,你救救我吧,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贼眉鼠眼的男子满脸哭丧模样,苦苦哀求,几欲给极品美女跪在地下。
徐云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徐云差点愣住了。
“你……”阮清霜气得浑身直哆嗦,话也说不出来。
啪——!!!
“一巴掌五万,还差一下,清了呗?”
徐云笑了笑,朝阮清霜投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笑吟吟地搓了搓手:“接好了!”
“啊?不不不……”吕宝差点吓傻了,拼命地挣扎起来。
“不多不多,两万就够,两万!”吕宝完全没有思索以徐云这身打扮能有多少钱,此时他满脑子里只有一个钱字。
砰的一声,吕宝硬生生从半空中径直地摔在了地上,登时摔了个七荤八素,胃里酸水直往外冒。
此美女毫不为之所动,甩开青年的手,娇喝道:“求你不要再来hetushu.com烦我了,上次我帮你还赌债后我们就两清了!那可是你自己说的!”
随着声音的落地,徐云身边围观的众人纷纷让出了一条道,生怕被误认为是自己喊的。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众人都不由地摸摸自己脸颊,替他感觉嘴巴子疼。
“不,不要了,我不要了……”吕宝被一巴掌抽醒过来,急忙挥舞着双手喊道。
“要,要啊……”
一声脆响骤然大振。
“这么不禁打,没劲儿!”徐云摇了摇头,一副不爽地语气说道。
现场除了徐云以外,唯一还清醒的只有阮清霜了,倒不是她有多么的镇定,而是刚刚她压根刚从对吕宝的愤恨中清醒过来,看到眼前吕宝被抽飞的一幕,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根本就没当成真的来看……
那妇女白了一眼,小声道:“你他妈当老娘傻啊?那小子好抽,他身后的那几个一看就是混黑社会的,这种人你敢惹?”
跟随着走了几十米,徐云渐渐失去了兴趣,因为他发现那女子站在不远处的酒吧门前不走了,而且还点着一根香烟。
只是此时的那极品美女好似有些麻烦,在她的身子右侧站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生得獐头鼠目的男子,旁边还有几个五大三粗纹身的汉子左右呈包围的趋势。
徐云毫不在乎,满脸笑吟吟地朝吕宝走了过去,而在他走去的过程中,惊诧的围观群众们纷纷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望向徐云。
阮清霜骤闻有人要替她出钱,心中又和图书惊又疑惑,甚至还有着一丝感动,倒不是因为能用钱堵住吕宝的嘴,而是她被吕宝威胁了三次,每次围观的人都没有一个站出来替她说句公道话……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你要多少钱,我替她给你!”
女子的娇喝,如同玉珠落盘般清脆悦耳,充满了一种独特的韵味。
“谁说不是呢?这都三回了吧,那小子真不是好东西,呸!这事要搁老娘身上,看我不弄死他!”一名大婶级别的妇女愤愤不平的说道。
吕宝一听不用还钱,顿时感觉刚才说的数少了,满脸诌笑地跑到徐云面前,改口道:“兄弟真他妈的够大方,嘿嘿,以后你就是我亲哥……”
“我不是你嫂子,我也没钱再给你继续去赌,你马上离开,不然我报警了!”极品美女俏脸气得泛白道。
这句话一出口,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发出一阵唏嘘,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哟,这腰细的,擦勒……”徐云正哼哼着小曲,视线中突然飘过一个腰肢纤细,走起路来屁股扭的极为诱人的女子。
“啊?真的?”吕宝惊诧了一下,满脸谄笑,屁颠屁颠的朝徐云跑了过去,一边跑嘴里还一边说道:“钱回头我嫂子替我还你哈……”
围观的群众们听到这句话,不由地一阵恶寒。
吕宝见状眼前一亮,急忙补充道:“呃,算错了,算错了,五万,五万就够了!”
徐云打了个响指,道:“你没有听错,说吧,你要多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