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 龙卧河东
第0002章 你想泡我妈
果果如同好奇宝宝般,盯着徐云左看右看。
“妈的,小子,是你自己找死……”为首的大汉说着,反手抽出别在腰间的甩棍,挥手朝着徐云扑了过来。
“嘻嘻,超人叔叔,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呀?”果果问道。
“老子都告诉你名字了,还叨逼叨的跟这儿墨迹,你丫就是欠抽。”
阮清霜歉意地朝徐云道:“如不介意,去店里坐坐吧,我给果果熬点药膳。”
徐云避也不避,直到甩棍离他脑袋还有几寸的时候,他这才有所动作。
“我要不去呢?你砍我?”徐云眉头一拧说道。
“啊!小心……”阮清霜吓得惊叫一声,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虽然完全被吓住了,但还是不忘出声提醒徐云。
徐云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这丫头是朝自己要见面礼呢,当下他立即从兜里掏出一百递给了果果。
徐云并没有罢手,脚尖一探垫在为首大汉腰下,随即用力向上一挑,二百多斤的壮汉好似毛绒玩具般被挑飞两米多高,在空中做了一个标准的抛物线,然后步了吕宝的后尘,脑袋径直栽在了水泥地上。
徐云扭头看了眼纹身大汉,笑道:“怎么?几位也想要十万听听响?”
徐云的手指与砸下来的甩棍相碰,发出一声清脆响声,声音不大,但周围所有人都如同九雷轰顶般呆立当场。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们比鸡能干净到哪去?”徐云淡淡地说道。
四狼帮三字眼一出口,http://www•hetushu.com围观的群众们纷纷向后退了一步,脸上都泛起一丝惧意,显然四狼帮在周围的恶名甚大。
这一变化,莫说周围人的惊诧,就连拿着甩棍的大汉也愣住了,他刚才那一棍用了多少力气,他自己一清二楚,就算是根棍子,砸不住也能砸个坑,更别说人的两根手指头了,可偏偏还真就被拦下了。
“呵呵,呵呵……看你没多大呀,女儿得六岁了吧?”
“……”听到这番话,周围人一阵无语。
徐云朝阮清霜投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迈步走到为首大汉的正对面,笑道:“本来我对开赌场和搞鸡窝这种凭本事吃饭的人还不算太反感,不过现在嘛,呵呵……我给你两条路,一条路放完狠话夹着尾巴滚蛋,另一条路就是跟吕宝一样,然后让120来请你们滚蛋,你们选一个吧!”
为首大汉只觉手腕连同胳膊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带着猛地朝下一旋,身子不由自主地也随之被带得翻了个跟头,后背狠狠地摔在了水泥地面上,顿时把他疼得双眼直冒金星,脑袋也感觉到一阵天眩地转。
随着话音落地,一声怒吼传来徐云耳中。
“哼,小子,我知道你能打,不过今天老子是来收债的,债收完了,你想打,咱们随时约地儿干一场!”
徐云呵呵一笑,挥了挥手道:“举手之劳,看不惯一群大老爷们儿欺负一个弱女子。”
和-图-书“嗯?你他妈敢拿我四狼帮跟鸡窝比?”为首的大汉眼瞪如铜铃,眸子里的怒火几欲喷出来,身后的小弟们也是个个怒气冲天。
果果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笑嘻嘻地道:“超人叔叔,你当我爸爸好不好?”
“哼!”为首的大汉冷哼了一声,目光凶狠地盯着阮清霜道:“吕宝欠赌场里的钱,你到底还不还?”
“吕宝欠你们的钱,你们找他要,跟我没关系。”阮清霜嘴上说着,脸上还有些惧色。
“小事一桩。”徐云笑了笑。
“小子,说话客气着点!老子可是四狼帮的人,不想被上千人追着砍就他妈闭嘴乖乖滚一边去!”为首的大汉怒道。
“好啊。”徐云哪里会拒绝,果断直接地答应了阮清霜的邀请。
“小子,有种留下个名号来……”
徐云一脸无语,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么?
徐云一听这话,眼前一亮,古有千里送野爹,今有十里当干爹,只要拿下这个小丫头,以阮清霜对她的怜爱,何愁泡不到手?
“……”
“不要否认啦,我能看得出来。”果果认真的说道。
“谢谢你,徐云。”阮清霜落落大方的走到徐云面前说道。
果果那灵动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几下,胖乎乎的小嫩手往徐云眼前一伸:“给我一百块钱。”
徐云不屑地撇了撇嘴道:“要账的不找债主,反找无关人,往小了说叫找错了人,往大了说那就是骚扰……”
“妈妈,我饿了m.hetushu.com!”果果咬了咬胖乎乎的粉嫩手指头说道。
“……”
三人回到药膳店里,阮清霜将果果放在椅子上,然后拿起桌上的围裙,转身进了厨房。
霸道,直接,简单……
阮清霜美眸中充满了感激之色看着徐云,原本苍白的俏脸也恢复了许些红润。
“我,这个,尼玛啊!这肿么一回事啊?难道看错了?上当了?”徐云在心里欲哭无泪道。
阮清霜用纤细的手指划落脸上的泪水,迈步走到徐云身前说道:“谢谢,谢谢你……”
“妈妈,妈妈……”
“超人叔叔,刚才你揍坏人的时候好酷哦!”果果一脸兴奋地说道。
“好,小子,咱们走着瞧,四狼帮……啊……”
没等为首的大汉反应过来,徐云夹住甩棍顺势向下用力一甩。
想着想着,徐云和果果聊了起来。
一大一小聊的很嗨,徐云问了些事情便知道了果果被收养的前后。原来阮清霜前几天出去买食材,路过一家废品回收站时,看到了脏兮兮的小果果,母性泛滥的她迷迷糊糊地就把果果带回店里,当亲生女儿养了起来。
四狼帮的人都被打了,围观的群众们知道很快四狼帮就得来报复,所以纷纷事不关已悄悄散开了。
那气势汹汹砸下的甩棍,居然被徐云轻描淡写般随意一夹给阻住了。
徐云不讨厌小孩子,相反还有那么一点喜欢,每当看见她们幸福的玩耍时,他还会有种羡慕感,自己小时可没这种待遇http://m.hetushu.com,每天站桩学武,还在负重长跑……
不知怎么的,阮清霜下意识朝身边的徐云看了过去。
为首的大汉正放狠话时,徐云很不爽地迈步跃到他身边,抬腿就是一脚踹中他的肚子,直接把大汉的话都给踹回了肚里,只留下一连串拉长音的惨叫声。
“呃,呵呵,好啊!”徐云佯装思考一番应道,这小妖孽实在是讨人喜欢呀。
直拳,挑阴腿,啪啪的大嘴巴子齐上。
随着声音落地,徐云整个人几欲石化,因为他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如同乳燕归巢般扑进了阮清霜的怀里。
看到老大的下场,躺在地上的混子们纷纷疼得呲牙咧嘴爬起来,有的捂着脸,有的抱着肚子,有的紧夹着双腿,互相搀扶着挤进了围观的人群之中。
惊愕,震惊,骇然……
“哟嗬,今各儿还遇见英雄救美的了?”纹身的大汉之中为首的一名面目狰狞的男子说道。
只见他右手食指和中指猛地向上一探,如同毒蛇袭鼠般,速度快的几欲在空中留下残影。
不到半分钟,剩下的五六名大汉全部躺尸般趴在了地上,个个如同死狗,打也不动,拖也不走了。
啪!
“啊?”阮清霜俏脸不由地爬上一丝红晕,“这是我干女儿。”
徐云扭头一看,却是刚刚和吕宝一样栽得满脸开花的大汉,“徐云,想报复随时来找我,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下次可就没这么舒服了!”
刚刚徐云的一巴掌和一脚,着实令他们看和_图_书傻了眼,惊爆了氪金狗眼,但回过神来的大汉们却是没将徐云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徐云也就是能打而已,自己身后可是站着上千人的四狼帮呢,完全不用怕他一个人。
阮清霜哪里想到他们居然如此的不讲理,一时间又惊又怕,她孤零零在河东市,有谁能够帮她?
“不想死的赶紧滚,想死的继续躺尸!”徐云淡淡地说道。
“超人?”徐云顿时感觉自己的内裤穿反了,但接下来果果的一句话,却是让徐云觉得比内裤穿反了还要蛋疼!
“脸是自己的,钱是四狼帮的!瞧你们一个个被打的样儿,老子看着都替你们爹妈心疼的慌,戳!”徐云说道。
徐云顿时如枯木逢春,沉船遇涨潮般恢复了生机,老脸泛了泛红,笑道:“挺好,呵呵,挺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稚嫩的童音突然间响起。
这句话如同滚滚惊雷在徐云耳边乍响,差点直接把徐云心里美女的期望轰得渣都不剩。
“看来你以为有这小子护着你,你就敢欠四狼帮的债了是吧?今各儿老子就把话撂这,你要不替吕宝把钱还了,老子就把你这个破药膳店给拆了!”为首的大汉恶狠狠地说道。
阮清霜朝徐云抱以歉意的微笑,满脸爱惜地摸了摸那小女孩的脑袋,“我女儿果果,有点调皮,见笑了,不好意思。”
“就这么两下子还出来要债?抢银行的都比你这技术含量高,擦!”徐云嘴里嘀咕着,身形一闪冲进扑来的混子们中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