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所有我以为已经被放弃的希望终会再次盛放,所有我以为被辜负的梦想终有一天会闪闪发亮。

陆霜01

我愣了一下,有些错愕。
每天除了跟护林人一起去巡查,回到住处,我就开始查阅各种报道所需要的资料,一边采访,一边整理。
我夹起里面的一块烤五花肉塞进嘴里,他们的手艺不错,烤得还挺香,我问了一句:“那你为什么要提议来这里?”
说真的,这一次的行程对于我来说算是受益匪浅。曾经的我一直执着于人和人之间周旋,我觉得能够透彻地了解人性,在社会上站稳脚跟,我就能很好地活下去了。
夏行风顿了一下,目光有些躲闪,两颊飘起了两朵难以察觉的红晕:“我觉得你在这里可能会无聊,所以就来看看。”
夏行风看着我,忽然沉默了。
“这些烧烤就是帮了我大忙,最近在这里和-图-书吃素吃得快成尼姑了,感谢你帮我开了荤。”我一边说一边又夹了一只鸡翅,接着说道,“如果现在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报答当初我出手帮过你,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心,当时只是看那些人不顺眼而已。”
只听一个并不陌生的男声回答道:“我是夏行风。”
夏行风的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苦笑,转而又恢复常态,摆出一副对我做的事情很感兴趣的样子。
其实之前在医院见过面之后,因为那个案子的关系,我们的联系变得频繁起来。他也知道我在哪家报社实习,也时不时邀我出去吃东西,理由是报答当年我的出手相助。
我不反感他,也觉得他报答的理和图书由是成立的,于是一来二去,我们现在成了不错的朋友。
小王的一句话好像把我点醒了,一直以来我仗着自己的小聪明和天赋,看不上余南笙的认真和努力。但是或许在沈郁希眼里,我欠缺的就是这认真的干劲吧。
我的生活重心一直都是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更多的力气去关注别人,更不用说关注自然环境。曾经我觉得那些环保斗士都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生存和保护环境面前,大家当然会先选择生存,环保似乎是离我们特别遥远的一件事。
夏行风微微一笑,帮我把手里的盒子打开,然后说道:“他们也不想跑这么远,是我提议的。”
护林人李叔借了一盏油灯给我,我就借着油灯翻资料、做笔记https://www.hetushu.com.com,认真得像是个小学生。
他见我还不开门,于是苦笑着补充了一句:“我真的是夏行风,今天我和同学一起出来露营,听你们报社的同事说派了你来林场做采访。我们烤的东西吃不完,想到你在附近,就送过来分给你吃了。”
我放下笔,警惕地问了一句:“谁?”
夏行风没有走,抿了抿嘴唇,似乎有点儿不甘心:“我就是想帮你做点儿什么……”
“你在找资料吗?需不需要帮忙?我对环保还是有点儿了解的,也许可以帮得上你。”
因为是深山里,供电十分不稳定,有时候晚上会停电。
说实话,我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大概是交不到朋友了。余南笙对我来说更像是个对手,我在和和图书她的较量中逐渐成长,虽然现在已经不讨厌她了,但还是会不自觉地跟她比较。而沈郁希呢……我想靠近他,但他总是离我很远。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都快整理完了,明天就可以收拾东西回报社。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说起来,能毫无顾虑地相处的朋友,算下来也只有夏行风了。
想到他曾经斥责我爱走捷径,我还觉得不满,现在想起来,真的有点儿好笑。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小王看我仿佛打了鸡血一样,忍不住感叹:“阿霜,你这么拼命,我都快以为跟我来的人不是你,而是余南笙了。”
难得他出来露营还惦记着我。
我起身去给他开了门,接过他手里的便当盒:m.hetushu.com.com“你和你同学也太有闲情了,跑这么远来露营。”
但是,这一次的深山之行,看着生长了上百年的老树被盗伐,原本郁郁葱葱的山坡露出了黄色泥泞的地表,森林越来越贫瘠,动物也越来越少,我居然心疼起来。这是我过去都没有过的感受,但是现在它扎根在了我的心里。
这里离市区上百公里远,他没事跑来干什么?
因为森林植被保护的专题报道,我在偏远山区待了半个月,和摄影师小王一起,跟着护林人一起吃住。每天记录植被被盗伐的情况,还有环保局和毁林建厂的商人之间的冲突。
闻言,我先是愣了一秒,夹肉的动作停住了,良久才咳嗽了两声,说道:“我在这里挺好的,过得特别充实,你看,还有那么多资料没看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