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苏若依的秘密

秦源回忆了下,说道,“她似乎从不佩戴这些。”
……
“你是说,我现在不好看?”
当年柴莽十七岁天下无敌,最终成就一代剑仙,而现在这个少年还比他小一岁,便有称雄天下之资。
他应该探索过很多次,没穿衣服时的苏若依了。
一把五六公分长的铜色钥匙,落到了地上。
啊,我果然太勤奋了!
姜应泰和一众剑庙高手,顿时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众所周知,皇城周围有剑庙布下的大阵,任何不走城门的擅闯者,都会被即刻发现。
按照常理,当有人穿过结界之后,通过结界能量的波动,能测出那人穿过时的速度、体型甚至大致样貌等信息。
底下众弟子纷纷单膝跪下,齐呼,“恭送总舵主。”
然而即便有天大的不甘,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执行了他们总舵主的命令。
惊得正站在城头喝茶的他,差点从城墙上摔下来。
没想到,这个小小的玩意,被她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还与嫁妆放在一起……她原本想的,大概是出嫁的那天用吧?
小妖点点头,“如果是从前的庄静所有,那么就很可能跟她藏信息的地方有关。”
秦源点点头,冲两人拱了拱手,说道,“多谢两位。”
秦源揭开银票,发现下面是一个蓝色的蝴蝶状的头绳。
秦源湿了眼眶。
两人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直到两个圣学会人上来,解开了他们身上的捆妖绳。
不由兴奋道,“这钥匙,看上去年代很远了!”
那是一件做了一半的男款锦袍。
“京城?”
这个房间,有太多关于他们的记忆了。
“伤得重不重?”秦源搂着她,轻声道,“以后不要这么拼命了,我现在只剩下你了……”
“咣当!”
过了许久,姜应泰说道,“会不会是剑奴大人回来了?毕竟,也只有他有这种速度!”
秦源召唤出意剑,带着小妖进入轿厢,随后往北飞去。
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
齐婶看到秦源和小妖回来,却没有自家小姐,不由一愣。
许凤龄也微微颔首hetushu.com.com,又叹了口气,说道,“我技不如人,今日也已战死。从今往后,你也再没有渭南许家这个对手了。”
“只要你做的衣服,再难看我都穿。”
原因很简单,对方太快了,快到什么信息都没留下!
连忙上去问道,“我家小姐呢?”
“京城!”
未穿衣服,温柔地躺在秦源的怀里。
这次也不例外!
一时间,全城如临大敌!
从此隐姓埋名。
小妖秀眉一皱,沉吟良久,终于恍然大悟。
齐婶摇摇头,“没有啊,怎么了?”
随后是九门提督姜应泰接报,说有人擅闯皇城!
这么多年了,像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秦源说道,“无论如何,我们先去她家里找找看吧。”
不过在衣柜里,秦源还是被一件衣服吸引了。
一回忆起往事,就止不住。
秦源细细一瞧,果然如此!
据说这些嫁妆,都是她这些年“卖血”赚来的——每年剑庙都会抽她几次血,然后给她一笔银子做补偿。
“除非有人能提醒她!”秦源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苏若依曾说,她小时候父母是普通的猎户,十二岁那年她家遭遇妖袭,她侥幸逃生,然后跟着逃难大军跑到一个峡谷,直到被范司正遇上……你不觉得,这太巧了?”
小妖也不由精神一振,坐起来说道,“那,我们是去哪?”
交代完,秦源就带着小妖进了主屋。
秦源转头,冲身边的余言行说道,“余长老,即刻救治伤员。你们且在此修整一天,一天之后化整为零,返回总舵待命。”
一念及此,他手指微微用力,顿时“嘭”地一声,将盒子的底部捏碎了。
“可是,庄家堡在三百多年前,就已经因为一场大火被烧了……后来那里经过数次重建,到如今早已没了原本的面貌。就算有东XZ在那,也应该早没了。”
“你确定吗?”
这两个站在整个人族顶峰的男人,显然已经预见了某些事情,而他们已无意再阻挡这些事情的发生。
秦源点点https://www.hetushu.com.com头,“那么,看样子就得去找范司正一趟了。”
而这样的精兵,据说在圣学会还有数万。
如果不算皇上和剑奴,朝廷只有两个一品大宗师。
绝对强悍的实力下,根本不需要鼓动,就自然而然能让追随者,燃烧热血。
秦源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于是只好说道,“她还有点事,晚点才能回来。齐婶,这段时间没有人来过这里吧?”
原来她一直记着,而且已经动手在做了。
但这一次,什么都没有!
“哎哟,这位官爷,您怎么硬闯啊?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府上?”
毫无疑问,这些圣学会弟子,已经把他们的总舵主,视为神明一般的存在了。
他们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不再有任何质疑。
眨眼间,就有五六个御剑的大宗师,从剑庙的楼阁飞出,前往事发之地。
秦源眉头顿时拧紧。
两人开始翻找可能隐藏信息的物品。
秦源连忙捡起来,细细一瞧,只见钥匙上微泛铜绿。
程中原和许凤龄也还了一礼,三人六目相对,千言万语,尽在此间。
秦源看了眼小妖那一览无余的身子。
数千里的路程,秦源只花了一个时辰。
这可能是他们能做的最好的选择——把朝廷给他们的,全部退回,把欠秦源的人情,一次还清。
最近是不是修炼过头,开始产生幻觉了?
程中原站起身来,对秦源说道,“数日前我与你道别时,说过不想与你兵刃相见,现在我依然这么想。自今日起,程中原已死,你不会再有这一号对手了。”
“难不成?”
小妖秒懂。
“没什么,你让大家在外面看着,如果有可疑人进来,立即告诉我。”
秦源忽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跟她说过。
而就在这时,只听屋外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然而,当一众高手赶到事发地后,全部都懵逼了。
旋即,两人悄然离去。
“确定,这是篆文,上面写的就是‘庄’字!”
果然,有块地砖的回音是空心的!
小妖秒懂,“你的https://m.hetushu•com•com意思是,她的每一世,其实都有人在守护?”
小妖轻轻摇了摇头,“我们能救出钟瑾仪的。还有,凤凰蛋……不是还能孵出小苏若依么?到时候,我们好好教她修行,让她比现在更强,再一件件告诉她我们一起经历过的事。”
但是现在看来,苏府中平静如常,应该还没有人来搜过。
“有人擅闯皇城!”
揭开地砖,发现底下藏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
程中原和许凤龄又看了眼狂热的人群,这些都是圣学会的精英,他们正如同迎接圣人般,为他们的总舵主而欢呼。
可盒子里,就这么点东西,没有别的。
“那,有没有可能他今天忘了呢?”姜应泰坚持自己的看法。
“滚吧!”
秦源眼神渐渐坚定起来,“你说得没错,我们能救出仪儿……弄不好,我们还能让苏若依从蛋里出来时,还是原来的苏若依!”
小妖微微一愣,“这,有可能吗?我怎从未听说?”
若秦源以这些为家底起兵造反,短时间内攻城略地易如反掌,届时振臂一呼,八方响应……
他们之所以这么急,就是怕皇帝和剑奴和他们想到一起去,从而比他们先手。
秦源撑出一副乐观的笑容,说道,“有没有可能,不是试过才知道吗?”
“没错,”秦源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认为苏若依在变蛋前,一定留了信息给她自己。或许她自己已经忘了,但我们去找一找,没准能找到。只要找到那些信息,就有可能找到破解变蛋轮回的方法。”
如今天下大乱,民生凋敝,各州州兵军备废弛,朝廷精兵亦早已不复往日之强大。
这还只是圣学会,没有算上墨岛,以及隐藏在坊间,无数的墨家弟子。
一些新物件就不找了,毕竟苏若依盗走凤凰蛋的时间,在几百年前。
路上也遇到过几个御剑飞行的三品大宗师,这些大宗师看到秦源的飞剑,基本都只有一个想法。
镇守九门的高手,第一时间就发现,有闯结界者!
程中原和许凤龄又各自一声苦笑。
首先映入眼帘的m•hetushu.com.com,是十几张银票,大抵这就是丫头引以为傲的“嫁妆”了。
就在秦源大失所望的时候,突然只听小妖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盒子的底有点厚?”
“对,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在吞下凤凰蛋之前,就已经委托了可以信赖的人,来世世代代地守护她!同时,那些人还负责在关键时候,把她是庄静的秘密告诉她!”秦源兴奋道。
两人说完这话,便意味着,一个要放弃自己的西南王之职,放弃手上的二十万精兵,另一个则要放弃经营数百年的渭南许家。
也对,十六岁就有此神功,眨眼间便能擒下两个一品大宗师,这种冲击力足以摧毁任何一个人的心理防线。
那是在定县,他第一次带她逛街时,给她买的。
“可是这钥匙,开的是哪里的锁?”
或许有人不稀罕“从龙之功”,但可能全天下,都没人会不稀罕从“仙”之功!
说他是未来的“仙”,试问谁会怀疑?
小妖化成人形。
小妖立即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清正司司正的嫌疑是最大的!其一,现在苏若依的守护人,看上去就是范司正!其二,要想守护住苏若依,普通人未必能做得到!也就是说,很可能每一代清正司司正,都会接到一个秘密的任务,那就是守护苏若依!”
小妖认同地点点头,随即说道,“可,她为什么要把那么重要的信息,藏在庄家堡呢?要是我,肯定会藏在一个没人能找到,也不可能失火,或者以为房子翻修而被挖出来的地方啊。”
“你要是把头发放下来,梳个女装,再配上这个头绳一定会很好看的。”
毕竟,他确实想不出,除了剑奴,还有谁能有这么快的速度了啊!
秦源顿时眼前一亮。
秦源一阵激动,连忙取出来。
“等下!”小妖又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一枚钥匙肯定不够!除非……”
飞剑全速飞行。
两人都相信,如果秦源此刻下令让他们攻向京师,他们必然会毫不犹豫地遵命。
小妖接过钥匙,细细看了眼后,说道,“在庄家堡!你看这里有庄https://www•hetushu•com.com家堡的徽记!”
先是妖精只杀她父母不杀她,然后她一个小女孩,在没人庇护的情况下竟然能在逃难人群中活下来。最后,那么多人当中,范正庆居然能精准地找到她!
“不可能!”一个剑庙高手说道,“我就在剑庙,根本没听说剑奴大人回来的事。还有,他老人家要是回来,为避免恐慌,肯定会先打开结界再进来的。”
秦源忽然又想起,在定县的妖域,面对蛇妖时苏若依好像说过,在床头下面有她的嫁妆。
怎么看,这都想一出事先安排好的戏?
警报之声,在剑庙各处响起。
而与此同时,剑庙之内的铃声也疯狂大作!
刚才那个光点,是什么玩意儿?
想必,那里藏了不少隐秘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或许她藏在衣服里面了呢?”
……
余言行点点头,“属下遵命!”
秦源定睛一瞧,果然发现钥匙的握柄处,有个小小的四方印。
这天究竟会不会变,当真难测!
鼻梁微微一湿,秦源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苏若依肯定能回来的。
秦源和小妖,径直降落在了苏若依府中。
“对,东西肯定不在庄家堡,她之所以要贴身留下此物,就是为了方便失去记忆后的自己,能重新想起……或者能重新相信,自己就是庄静!”
这些精兵的强悍毋庸置疑,刚才他们在那头狐妖的配合下,不夸张地说,足以击退他们两个一品大宗师。
“对!当初她吞下凤凰蛋一定是有目的的,但一吞蛋她就会忘记前世,所以她一定会写点什么来提醒自己!”
一把扯去锁头,打开木盒。
虽然上头的针线歪歪扭扭的,但可以看得出来,苏若依做得很认真。
顿了顿,她又推测道,“而这些信息,她一定会保存在自己的贴身之物上,比如从小就戴着的玉佩、金锁之类的?”
于是他立即将她的床挪到一边,然后在床头位置的地砖上,一块块地敲打。
抵达京师上空后,他甚至都没有下剑,而是径直从城墙上方飞了过去。
那人眼中喷着怒火,显然是不甘心就此放这两位血债累累的敌人回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