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分“赃!”

钟瑾仪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另一个好消息是,现在小妖在服用了南霸带来的一颗丹药后,也没什么大事了,毕竟她受的主要还是外伤,恢复起来更快。
大伙儿拼命,说白了就是为了这个小小的布袋子,谁不知道谁啊,还有什么可装的?
嗯,钟载成身上的剑还没有拔出呢,方才让他拔他说什么都不拔,非要先等秦源醒过来再拔,结果现在所有人看到他都躲远远的,生怕碰到那把剑。
小妖:她不是处|子之身!小宝是个假正经!
倒是钟瑾元,见他醒来后,兴奋得有点像是快要哭出来。
随后,一件轻飘飘的东西,便落到了地上。
兄妹俩吃尽了生活的苦,一向都是谨小慎微的,所以当看到那么多大宗师一个个地到来时,他们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千万别得罪这些人,否则秦源性命不保!
至于大宗师,在兄妹二人眼里,大概就跟地上的神仙差不多了!
他老钟家才不会因为对方修为或者地位什么的,就动结交的心思——毕竟相比结交,老钟家明显更擅长结仇。
因为这些人来的时候,他们可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个个全都是御剑而来!
再给他们安顿安顿,怎么说也得住个三进出的大宅,然后配几个佣人,以彰显钟家大气的门风不是?
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不以为我钟家人嫌贫爱富、小家子气呢?
也不想想那是谁,那是他亲大哥和亲妹妹,世上最亲的两个人!
钟瑾元有些失望,但感应了一番后,情绪稍微好了一些。
楚南红说完这话,又悄悄给钟载成递了一个眼神,显然她这么说是有特殊用意的。
童叟无欺、买定离手,开抖!
钟载成竟然破天荒地完全领会到,这个眼神的深意了。
秦源心想,怎么弄得非吃这顿饭不可似的,难不成钟家也知道结交江湖朋友了?
二弟(二哥)在外面,到底是做了多大的官,才能结识那么多大能啊?
钟瑾元立即看向秦源说道,“贤弟和_图_书,你主意多,你说说该如何分配?”
秦源微微一笑,“你的意思是,可能前面的人抖完了,后面的人就没了是吗?那就这样,我们一起抽长短签,以此来决定顺序。若是排在后面的,得到的宝贝少了,那也只能说是天意,宝贝与他无缘。”
嗯,这也是秦力能发挥的最大想象力了,要是再往大点想,那就得怀疑十六七年前,秦家隔壁有没有一个姓钟的叔叔了。
不由心中微微一暖。
“竟是法家半圣的囚符!还算不错!”
人家现在千里迢迢跑来京城,住在如此寒酸的二进院,她这个当弟妹和嫂嫂的,竟然当做没看到!
这么说,二弟三生有幸,竟拜了钟载成当干爹?
于是说道,“伯父、伯母,我可能还不便走动,就不用麻烦了,大伙儿在这随便吃点吧。另外,伯父你的剑还是赶紧拔|出|来吧,虽然您铜皮铁骨不碍事,但总归是伤身体的。”
可,堂堂钟家,怎么会与二弟一个太监,如此的熟络?
小妖想了想,说道,“那不成,我们有五个人,先抖的定然占便宜。”
嗯,楚南红现在直接称呼秦源为“源儿”了——就冲方才,钟瑾仪得知秦源生命垂危,独自一人在院中垂泪,她这个做娘的就知道,这门亲事是不会有什么变数了。
哦,不对,应该还有苏若依、敏妃、苏秦秦。
再说,今日大统领何以能对抗六十位大宗师,且差点让这六十位大宗师全军覆没?不就是因为这些圣宝、法宝吗?
“哈哈,我贤弟果然是福大命大,真的挺过来了!贤弟,你现在脉象趋稳,没事了,肯定没事了!”
所以,这肯定就是天下两大家之一的钟家,没错了!
讲真,他们现在再看这些人,当真是有些心里发颤。
法家在这个世界已经式微,在百家中连显学都算不上,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法家的囚符会的人少,能解的人更少,因而半圣囚符,定然很具杀伤力。
话音刚落,只听“咕咚”一声https://www.hetushu.com.com,便掉出来一物。
小妖托着下巴,说道,“话说,我们该如何分配这些宝贝呢?我听说强盗抢到东西以后,时常会因为分赃不均而打起来呢。”
若不是她真心喜欢的人,她是断不会如此的。
就算他们不是修者,也起码知道一些常识,晓得那些能御剑飞来飞去的,可都是大宗师!
这时,看到兄妹俩就要出去的楚南红,笑着说道,“两位不必麻烦了,既然都是源儿的好朋友,那就同去我们府上吃个便饭吧,府上有厨子,也轻便一些。”
但这次,想必她为自己哭过。
待钟载成他们一走,秦力和秦小芙也出去之后,老道就兴冲冲地关上了门,然后嘿嘿一笑。
不对,二弟一受伤,他们就举家前来探望,这岂是熟络,这分明就是拿他当亲儿子一般啊!
秦源想了想,说道,“要不然这样,我们一人拿一个号,然后轮流去抖布袋,每次只能抖出一个宝贝,谁抖出来的归谁。”
老道、南霸、秦力、秦小芙就不必说了,钟家一家四口人也全部都在。
看着老道那得意的样子,钟瑾元也忍不住了,立即拿起布袋子抖了抖。
倒是秦力反应过来了,连忙说道,“哎哟,你看我这脑子!是是是,大晚上这么多好朋友过来,我竟一杯水都没准备!都饿了吧?芙妹,咱们赶紧去弄吃的!啊不对,咱们弄一桌席,怎么也得庆祝一下!”
老道立即将手放于砚台之上,细细感受其蕴藏的灵力,片刻之后就猛地一拍桌子,笑得牙不见眼。
其实他也就这么皮一下,不过“吃席”是蓝星上的梗,在场的人自然都不知道。
那眼神,很像是饿极了看到食物的哈士奇,眉头一皱眼珠子瞬间聚焦的那种。
秦源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屋子里站了很多人。
此时的秦源,自然没兴趣去钟家赴什么宴,毕竟他还惦记着“分赃”呢。
正说着,只见门口冲进来一人,大笑道,“我贤侄醒啦?哈哈,贤侄,和_图_书贤侄你感觉如何?”
简直岂有此理!
……
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不得熟络熟络?
四人不由都下意识地瞪大了眼。
四目相对。
“我看行!圣宝与主人本就讲缘分,强求不得。”钟瑾元立即表示同意。
于是秦源去外头找了五根树枝,弄成不同长短,让众人挨个抽。
那东西一出来,登时屋子里一片金光闪耀,熠熠生辉。
好家伙,这玩意儿跟小妖一样不矜持,怕不是个大宝贝?
“哈哈,竟是儒家半圣的砚台!好极,好极!若是用此砚台研磨朱砂墨,老道的符文必将更上一层楼!”
那是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四四方方的,看着像个砚台。
真正让钟载成想请大伙儿吃席的,是秦力和秦小芙!
所以,她很想问问,他老秦家,是不是又打算再添一房?
“二哥,你总算醒过来了,呜呜呜~~”
众人一听深以为然,毕竟宝贝有好有坏有强有弱,谁也不想自己拿差的不是?
钟载成早听钟瑾元说了,老道、南霸、小妖等人既是秦源的好友,也是寻仙会的人。
秦源醒过来了,两兄妹也终于跟着回了魂。
正好,小妖也看了她一眼。
钟瑾仪:风尘气太重,不像是正经姑娘!
秦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坐起身来,笑着说道,“感觉挺好的。就是一睁眼看到这么多人,还以为都是来吃席的。吃席的话,我要坐小孩那桌。”
老道问道,“这一抖,若是抖出来好几样呢?”
小妖拿起布袋子,嘴里念念有词,“给老娘一个比他们都强的圣宝,要不然老娘撕了你这布袋子!”
只见他立即点头道,“夫人说得甚是。依老夫看,诸位就去我钟府吃个便席吧,府上也有厢房,大伙儿累了一夜,吃完睡下便可。”
不过这不是他请这些人吃饭的主要理由,顶多也只是觉得他们同去并无不可而已。
结果,特么的,他自己的是最短的!
“那就第一个落桌上的归他,其余的全部再放回去。”
“仪儿,你怎么也来了?”和图书
所以,钟载成秒懂楚南红的意思,与其说请大家吃饭,还不如说,是请未来贤婿的大哥、小妹吃饭。
老道第一、钟瑾元第二、小妖第三、南霸第四、秦源第五。
接下来就是小妖了。
两个女人,都不约而同地眉头微微一皱。
嗯,钟瑾仪刚刚听钟瑾元说,秦源是为了救一个女人而重伤的。
方才老道、南霸、钟瑾元、钟瑾仪,都一个个排着队给秦源搭过脉,几人一致认定,秦源脉象平稳,已无大碍。
六品,在他们眼里就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了。
之前老道他们住在这里的时候,从来没有展现过修为,因而这是兄妹俩第一次见大宗师,更夸张的是,一见就见了一堆!
老道拿起布袋,轻轻一抖,还真只抖出来一个宝贝。
秦源忽然发现,她的眼角,竟然有一道浅浅的泪痕。
秦小芙和秦力见秦源醒来,也是喜极而泣。
钟家在京城五六处大宅子呢,是用来干啥的?
钟瑾仪却并没有什么欣喜之色,只是站在床边,双手抱胸,声音微冷地说道,“出门时,我与你是怎么说的?”
“二弟,你感觉怎样?”
秦源从来没见过钟瑾仪哭的样子,毕竟这女人的性子就是这样,哪怕你把剑架在她的脖子上,或是用尽洪荒之力变成皮皮虾,她都不会哭。
虽然现在知道他们并无恶意,甚至看上去,好像都是秦源的朋友,但心里的那份紧张和小心翼翼,依旧没有消退。
后来父亲得罪仇家被杀,一听对方是六品宗师,兄妹俩就一度觉得报仇无望。
呼啦啦,秦源、钟瑾元、南霸和小妖四人,立即就围了过来,趴在桌上盯着那袋子。
小妖、南霸和老道也觉得可行,于是便应承了下来。
众人一看来人,纷纷靠到两边,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那个女人就躺在旁边那张床上,她看过了,长得……还不错。
换句话说,在不久的将来,就是她仪儿的夫兄和小姑子!
秦小芙抹了抹眼角的泪,连忙破涕为笑道,“好的。二哥你再躺会儿,我和www.hetushu.com•com大哥马上去准备!”
钟载成、楚南红这就回去了,钟瑾仪见秦源确实没有大碍,也做出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跟着出了门。
从怀中掏出一个布袋子,放到了桌上。
钟载成听秦源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强求,说道,“那行,贤侄你好好养伤,咱们改明日也无不可。”
那是一张圣页,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文字,泛着金色的微光。
这边,秦力一听对方自称“钟府”,而且还要请他们一起去赴宴,当时整个人就懵了。
但是在出门之前,她还是看了眼另一张床上,那道妖媚的身姿。
好家伙,要不是方才看在秦源昏迷不醒、实在没心思想其他的份上,他早想教育钟瑾仪一番了!
在京城生活的,谁不知道,整个京城只允许有一家“钟府”,其余的哪怕你姓钟也当了大官,也只能自称“钟宅”?
别说什么都是大能要不要矜持点这种蠢话,要知道霸水遗迹迄今为止只有大统领一人进去过,他到底得了多少圣宝、法宝,怎能不惹人遐想?
遇事不决问贤弟,现在是钟瑾元的一贯策略。
秦源看着众人,胸膛微热,心想天底下能这般对我的,大概都在这了吧。
到时钟家的门面何在?
倒也是件好事。
秦源的大哥和小妹就在京城,而且据说还跟她提过一两次,她竟然漠然无视!
大宗师什么概念?想当初他们的父亲在武馆当教头,那也不过是八品的修为,就这在老家已经是不容小觑的人物了。
唯一遗憾的是,她现在又一脸冰冷,想来是没什么兴致,再与他来一场劫后余生、相拥而泣的感情戏了。
这都几个了?钟瑾仪都懒得数了,因为她感觉自己可能刚刚数完,就会冒出来新的。
秦源苦笑了一声,说道,“记得,你让我小心。可,没办法,当时那情况,我总不能躲在一边吧?”
环顾一圈后,秦源自然是把目光停在了钟瑾仪身上。
当然了,顺便也跟秦源的大哥聊一聊,仪儿与秦源的婚事,毕竟长兄如父,这种事当然要跟他大哥谈了。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