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看向床底的脸!

“当然,老头子活着,对于狐王的好处很多的。所以……就麻烦狐王,届时与老头子一起,送那几位仙体,上路吧。”
千娇百媚的女子躺在幔帐之下,玲珑白玉的手心里,悬浮着一颗幽蓝的石头。
……
她这情报怎么来的?
“我现在心跳的好快!”
老道、小妖闻言顿时一阵扶额。
忽然,一缕长发从床沿垂了下来,遮住了几丝光亮!
“狐王尽管提,但凡老头子有的,都可以给你,呵呵呵……”
那头,老者跟着嗓音粗粝地一笑。
“如今剑奴重伤,倒是一个好机会!不过这样的话,就非家父一起不可了!你们且稍等,我与家父三千里传书一封,今夜便可收到回复。”
更过分的是,它还拐弯抹角地提醒秦源,敏妃摸起来,手感也不比这妖女差!
郑重地补了一句,“但家父从不打女人,尤其是女孩子。”
阿大假装自己有呼吸一样,屏住了呼吸。
它强烈要求,等着妖女睡觉,就提剑去剁了她!
在场的都是修仙者,各有神通,也没必要互相打听,要不然万一人家不想和-图-书说,岂不是尴尬?
小妖、秦源、老道闻言,顿时都松了口气。
先由小妖确定大统领在南城出现的位置,然后由老道提供一个法宝,供大家隐藏在附近。
……
这个问题确实很关键。
并且向秦源传达了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
南霸的爹,可能是世界上最难当的,而老人家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嗯,人的尸体不能直接放进纳石,只能先装进乾坤袋,才能放进去。
然而,南霸却有自己的想法。
我特么就不该客气那一下,让你说话!
“咯咯咯,”小妖笑着补充道,“我有三个迷阵,可迷惑他们至少几息,足够咱们跑了。”
小妖满意地一笑,“老东西,知道就好。所以你最好活着,才能带本妖王去找那东西。”
小妖嘴角抽搐了下,默默吐出一句,“谢谢。”
南霸却是一脸淡然,“不是冲动,这事儿我期待很久了。而且,就算打输被擒,家父也会救我的。”
见秦源对它的意见不怎么感兴趣,它急得开始引经据典,什么色字头上一把刀,女人如衣服和图书,纸人如手足之类的……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
秦源无语地叹了口气,赶紧劝道,“南霸兄,不要冲动,跟剑庙打架的机会有的是,不用挑现在。”
“闭嘴,你根本没有心脏!”
这点秦源倒是不否认,可它作为一个纸人,知道得是不是太多了?
分工停当,即行散会。
“有狐王大人在,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毕竟乾西宫底下,还有只狐妖王,也整天被它们欺负。
说明还是会打的!
那就没事了,就让他三千里传书吧,他爹只要在信里告诉他,这么做容易挨揍,他就会老实了。
秦源微微点了点头,看向南霸,礼貌性地问了一句,“南霸兄有何高见?”
无论如何,四人的计划就这么定下了。
过了会儿,床悉悉索索地微动起来。
而就在这时,阿大忽然发现屋子里已经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
基于共享了秦源的意识,它知道这段对话意味着什么。
老道立刻说道,“既然有那么朝廷的大宗师,我们就不着急出现。老道有一物,可将大家藏于其中而不被发现。等那www.hetushu.com.com大妖人一死,我们便即刻冲上去抢宝,再逃之夭夭。”
老道、秦源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小妖,自然知道她是在说笑,但还是忍不住腹诽,这妖精占便宜倒是利索!
待朝廷的大宗师将大统领杀死后,众人一起冲出来,然后秦源、小妖各自施展神通迷惑敌人,为大家争取逃跑时间。
秦源一拍桌子,说道,“那就对了!你想啊,你要是跟剑庙的人干起来,咱们作为你的朋友,怎可自顾逃命?所以干脆,咱们一不做二不休,咱直接杀到剑庙去,把剑奴给剁了!”
“咯咯咯,老东西,别怪我没提醒你,明晚你若是出现在城南,寻仙会那几个人,要来寻你麻烦了。”
秦源、小妖、老道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而南霸,如果在接到他老爹书信后,能放弃跟剑庙的人打一架的想法的话,就负责将尸体捡入乾坤袋,然后藏到纳石。
就在此时,一张带着诡异微笑的脸,猛地出现在床底。
你要说抢圣宝,大伙儿就立刻精神了。
“呵呵呵……狐王放心,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那蕴妖和-图-书镜么?事成之后,老夫自然会给你的。有了它,狐王就不必再受仙气吞体之苦了。”
床底下,阿大屏住呼吸……哦对,它没有呼吸,只是一动不动地听着床上那妖女说话。
南霸点点头,认真道,“自然!”
阿大没有五官的脸,默默地扭转,假装有眼睛似的,瞪眼看着床底外的那一抹亮光。
“呵呵呵……是寻麻烦,还是要取老头子的命啊?”
众人一脸讶异地看向小妖,但也没人多问,她到底用什么办法。
南霸想了想,说道,“那我,便替大家断后吧,正好看看剑庙有何了不起,敢号称剑修圣地!”
记得最早那会儿,她似乎说过,关于大统领,她还可以提供很多情报。
沉默了会儿,秦源问道,“南霸兄,令尊经常打你吗?”
阿大一惊,知道再躲已经没有意义了,于是立即举起纸剑,朝那张妖媚的脸砍去!
“那可说不准。本狐王也没说一定要帮你啊?”
“咯咯咯……”小妖捂嘴一笑,又添了一句,“既然剑奴都剁了,干脆连皇帝一起剁了!然后……你们谁有兴趣当皇帝,就当https://m.hetushu.com.com吧。我当个皇太后就成。”
对于剁狐妖,阿大很有信心。
然后又黑着脸问道,“但是南霸兄,你拿不拿我们当朋友?”
南霸摇摇头,“半年未曾打了!”
“都有,没准还抽了你的妖筋,拔了你的妖皮。”
秦源和小妖,自然是在正话反说,劝南霸不要跟剑庙的人动手。
秦源则直接冲南霸拱手表示道歉,“你没冲动,是我冲动了。”
却只听小妖笑道,“这有何难?等我消息吧,不出意外,今晚我应该能确定大统领出现的位置。”
却只见南霸又想起什么,看向了小妖。
醉星楼。
那边,苍老的声音传来。
“老头,那可是我会道友啊,里头有一个愣头青对老娘掏心掏肺……还有一个小愣头青,摸过老娘的……得加钱!”
这时,秦源又道,“现在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朝廷有六十个大宗师,可迅速找到那大统领,而我们没有。如果不能先朝廷一步确定大统领的位置,届时他们打起来,那么多大宗师在,我们要想悄悄接近、不被发现都不可能,又如何在现场隐藏呢?”
但秦源总觉得小妖不太寻常。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