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南霸他爹是谁?

安排好这些以后,秦源就去了长乐坊十号,自己的家。
“行了!”敏妃赶紧喊住她,“小秦子可不傻,他既然会去,就定然有他的办法。男儿当有凌云志,我们拦也没有用。”
这下,轮到敏妃沉默了。
苏秦秦心里呵呵,您倒是端得住呢!
只是秦源以前也没用过他们,所以不知道这方面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水准。
南霸又淡淡道,“去陇西了。”
你要说擒下堪比范正庆的大统领易如反掌,那天底下除了剑奴,大概就只剩下程中原和百里暮云了吧?
秦源和老道对视了一眼。
进了院子,他看到不光老道在,早已经联系好的南霸也在。
您那是不想换吗,您那明明是怕他没了这个理由,以后不来找你了吧?
秦源就不吭不响地拿出两张画像,一张给老道,一张给南霸。
敏妃无奈地叹了口气,“每次不让他来的是你,抢着给他盖章的也是你。你可知道,那大统领是何等修为?即便是我哥,若是遇到他也九死一生!”
再这样下去,别说整个成华和_图_书宫,就是外头的左相也要被你牵连!
苏秦秦发现敏妃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于是很认真地解释了下。
那南霸的爹,到底是谁?
我的敏妃娘娘啊,您要是普通人家的大小姐也就算了,我也不跟你争,你当你的大夫人,我当我的小丫鬟给你陪嫁都成!
先去了染布作坊,找到了王琪,将手绘的大统领画像给他,吩咐他从现在起,所有在外头的朱雀殿殿员,全部出动,查找大统领。
京城一百多个坊,几乎每两个坊就有一个朱雀殿殿员,照道理说只要大统领出来,就一定能看到。
朱雀殿那边交代完,秦源又跑去找到了墨隐。
苏秦秦吓得小脸一白,“有这么厉害吗?那、那小秦子很危险啊!这种事,应该剑庙管才对,我去把他追回来!”
秦源正经道,“所以你们见到他务必小心,切勿独自动手!”
现在的秦家老二,和以前相比,几乎是另外一个人。
可问题是,程中原如今是镇守西南的异姓王,相当于朝廷的人,应该https://www.hetushu•com.com也不会生一个要打剑庙的逆子吧?
这时,南霸问道,“他修为如何?”
“主要是……他出宫不是去浪,是做为国为民的大事,那我们就要支持他,娘娘你说是吧?”
特么的,小妖又不在,你跟咱爷们跟前吹牛有个毛用啊?
“我为何要生气?”敏妃风淡云轻地反问道。
秦源和老道顿时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向南霸。
荀馥接过画像后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了句“墨隐领命”,便悄然离去。
想了想,秦源试探着问道,“那天那黑衣老者,不是令尊大人吗?”
“人我见了,这是他的画像,接下来你们就划分片区,没事就去街上逛,看能不能遇到他。”
两兄妹对秦源现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就是明明秦源对他们很好,几乎每次来都会给他们钱,但总觉得和他隐约隔着某种距离。
“我见过,还跟他交手过。”秦源淡淡道。
三十六个墨隐的统领叫荀馥,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中年人,甚至连口音都是和*图*书本地的,仍在大街上几乎没人会多瞧一眼。
南霸摇头道,“那是我二叔。”
“小宝,你怎生知道他长什么样?”老道瞪眼问道。
秦力和秦小芙看到秦源回来很高兴,不过也知道他要谈正事,就很识趣地跑去做饭了。
苏秦秦便叹了口气,没多会儿又气呼呼道,“算了,不管他了,每次他都自顾自来,自顾自去,随便他!”
其实他本来是想问“令尊大人是谁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刺探人家的身份,也太没礼貌了,于是只好改了问题。
敏妃淡淡一笑,说道,“他没跟你说悄悄话,生气了?”
你要是真对他无所谓,就同意啊!
说完,苏秦秦半带挑衅地看着敏妃。
秦力和秦小芙也聊过这事,后来两人得出一个结论:秦源现在身份不同了,自然不能像以前那般小孩模样了,他们应该高兴才是。
话说,剑奴应该不会忙里偷闲去宫外生个要攻打剑庙的逆子,而百里暮云唯一的傻儿子秦源已经见过了,那难不成这南霸的爹,就是程中原?
秦源一看就很和-图-书喜欢,“墨隐”嘛,当然要隐得像不存在一样。
墨隐,听其名就知道,他们除了打架,更大的作用还是在隐蔽的地下战线上,那肯定就包括了情报刺探。
玉泉宗、青云阁都在陇西,而且……正在被挖掘的圣山,据说也在陇西境内,只是无法确定具体地点。
陇西,可是是非之地啊。
几息后,她“嗯哼”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一脸严肃地说道,“后宫六司的管事太监都尽心竭力,做的好好的,换他们作甚?去,把裁缝叫进来,那些衣裳本宫还没看完呢。”
想了想,说道,“要不然,回头您给他升个六尚司的管事太监得了。这样他出去,就可以自己盖章,不用来找我们了。”
说着,他又伸手摸了摸秦源的天灵盖,“你竟还能活着回来?嘿嘿,别是个妖术傀儡吧,待老道辨别一下。”
“当真?”老道一脸不可思议,“小宝,你为何总比我们快一步?不过……”
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南霸他爹真的那么厉害,而且还去了陇西,那陇西最近可能要发生大事了。
秦源和*图*书啪嗒一下打在他的手上,“说归说,别动手动脚的。”
苏秦秦叹了口气。
可您都是马上要做皇后的人了,心里还装着别的男人,这算怎么回事啊?
南霸也点头道,“然也!”
言归正传,秦源和老道、南霸三人进了屋子,开始聊正事。
……
南霸叹了口气,“可惜家父不在,否则拿下他易如反掌。”
“那厮的修为堪比清正司司正,没准比他还略强几分,要不是司正突然出现,我差点就没命了!”
不像以前,秦源见到大哥总会撒娇,见到小妹总是憨笑。
“什么悄悄话?”苏秦秦局促道,“我、我那是生气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态度,把咱这当什么了?娘娘,您不生气啊?”
秦源顺利出宫。
秦源忍不住,又问,“那么,敢问令尊大人……为什么不来?”
老道先说道,“那大统领已经入京,照道理京城就屁大点地方,大家一起找总能找到他的踪迹。不过,现在大统领长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却是有些难了。”
老道和南霸看着那张栩栩如生的画像,脸上都一片惊讶。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