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你们瞅啥?

进去的时候,自然是开了隐身的,要不然他可不认为自己还能活着回来。
不过,到底是为人机灵的钟瑾元,很快就猜到了话中的玄机!
关键是,之前听说有三个拜妖会护法,而随便拉出一个就能跟南霸硬刚,另外对方的大统领可能很快就到,他就害怕极了。
原来贤婿(贤弟)也把消息告诉庆王了?
若是庆王能出席仪妹的婚礼,那钟家的门面,当真是天下无双了!
只是在院中稍稍转悠了一会儿,他就发现某处的妖息过重,于是抵近探查之后,立即就发现了被妖术掩盖的井口。
此贼,竟有两个未婚妻!
那些人,会不会就是妖人的帮手?
难不成,贤弟与庆王已经好到……把他不是太监,还与仪儿暗定终身、即将入赘钟家的事,也告诉庆王了?
回头还是悄悄提醒他一下吧。
至于莫名出现的老道一行,在他们眼里就成了可疑分子。
毕竟,景王跟庆王不能碰头,这是原则性问题。
钟瑾元一听,顿时觉得哪里不对。
和_图_书是立即正色道,“钟州牧此言差矣!钟家乃国柱之家,钟家有事,本王怎可袖手旁观?”
贤弟竟与庆王,竟有这般情义?
秦兄危矣!
自己亲妹,今天一整天都在家里啊,哪里被抓了?
庆王点点头,“秦兄隐约跟我提过!瑾元兄,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妨直说,我与秦兄是过命的交情,我还答应了秦兄,他大婚之日,送他黄金万两!”
“误会?”
一害怕他就摇人,这是本能反应。
秦源飞快地向前奔跑!
直接跳入井底,发现好像没有什么密道入口。
不过,就为了他一句话,庆王竟亲自出马,这是否过于离奇了……
试了三下,终于成功,进入了一个密道。
“我妹在家啊!”
钟载成忙道,“原来殿下也收到了消息。不过,对方妖人极强,殿下乃千金之躯,怎可亲身犯险?萧先生,你当速送殿下回去。”
心道,难不成贤弟所说的未婚妻,另有其人?
这种时候,双方交汇眼神的话,那基本https://www.hetushu.com.com就只能产生一种结果。
“可秦兄说他未婚妻……”
于是说道,“瑾元兄,这是后话,咱们还是等秦兄过来,尽快定下救出令妹之策!”
“殿下,你是不是误会了?”
……
痴情点头道,“是也是也!小宝说他未婚妻被妖人所抓,故而要我前来搭救!”
然而,钟瑾元虽莽,但也不是无脑啊!
庆王说到这里,终于猛地感觉不对了!
而且,现在你妹还在妖人手里呢,你竟笑得出来?
萧先生在旁,无奈地一笑。
南霸连忙道,“甚好,那我们便携手,一起灭了那些妖人!”
可是,秦源就是没出现。
心里虽骂骂咧咧,但庆王还是试图赶紧改口,说道,“那是本王听错了!”
墨隐的人,也已经在夕月楼周围埋伏完毕。
于是也施展了一个防偷听的结界,将小妖和南霸笼罩,接着就上前相认了!
老道这边,原本只有他们四个,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他的想法是,先找到苏若依他们,hetushu.com.com然后用剑仙锦囊将他们救出来,最后再让大家一起出手,使劲地摩擦那三个护法。
说实话,如果有足够的把握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摇这么多人过来的。
瞅你咋的?
不好,秦兄说的未婚妻,不是钟家那个!
不慌,各个方向,都穿墙试试看。
此时,朱雀殿的人已经全部到位,悄悄地占领了各个观察位。
庆王一脸迷茫地看着钟瑾元。
好了,现在两大阵营正式形成。
于是,给夕月楼集结的一众高手发了传音,让他们稍安勿躁之后,秦源先行进了四合院。
虽然都是秦源“摇来”的人,但如果秦源再不出现,很可能双方就要砍起来了!
但是摇人的时候,他还是保持了一点理智,那就是没有摇景王。
这些人,来此地作何?
庆王听罢,顿时确定,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
“我是痴情啊!哈哈,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两位!”
其他人碰头就碰头了,在他看来,没什么大不了。
好极,援军来了!
嗯,这就说得通了!
所以,在庆和*图*书王眼里,贤弟的事就是钟家的事!
“两位,可是寻仙会的?”
南霸和小妖顺着痴情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发现对面的眼神很不善。
如果穿不过,就会弹回来。
但很快小妖、南霸也相继到达了现场。
小妖咯咯笑道,“早看出来了,寻仙会就只有你一个老道。不出意外的话,是小宝叫你来的吧?”
南霸与小妖认识,见面就喊“小妖姑娘”,惹得小妖“咯咯”一笑。
能穿过,就能直接进到里面。
庆王、钟家父子和姜应泰等人,总归是朝廷体系内的,所以无论如何,都可以和谐相处。
再怎么说,也不能直接把秦兄推入火坑不是?
老道又不是傻子,一听就知道,那肯定是南霸与小妖。
秦源在听取朱雀殿报告后,自然也就关注到了那个号称“有去无回”的四合院。
钟载成和钟瑾元顿时都一脸迷茫,心想这怎么又变成了钟家的事了呢?
庆王亲自前来,很大程度上,也是给钟家门面!
痴情立即冲对面努了努嘴,说道,“那些官府的人,怕是https://www•hetushu.com•com来寻麻烦的,我们要小心。”
这眼神,瞬间就加重了钟家父子、庆王、姜应泰等人的疑虑和戒心。
不由笑道,“哈哈,好,好啊!若是殿下届时能莅临,我定要与殿下痛饮几杯!”
心想你妹嫁了个太监,你还这般高兴?
本王却一个都还没有!
因为钟瑾元他们的眼神很不和善,所以老道他们也很警惕地盯着他们。
南霸顿时一惊,“你是?”
秦源不出现,自然是不想让在场的人知道,他们都是自己叫过来的。
是亲生的吗?
你瞅啥?
于是,也投去了不爽而轻蔑的眼神。
庆王看到钟瑾元那吃人的眼神,就知道不妙了。
想到这里,他就把庆王拉到了一边,悄悄试探道,“殿下,这么说,我家仪妹与秦源的事儿,你都知道了?”
于是,组织了下语言之后,庆王说道,“钟州牧、瑾元兄,咱们就直说了吧。本王之所以亲自前来,是因秦……小秦子把一切都告诉本王了。”
钟瑾元顿时心绪一震!
钟载成、钟瑾元闻言微微一愣。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上一页